第六十四章 翻转

上一章:第六十三章 痛苦 下一章:第六十五章 三年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六十四

年节过完第一件事:太后病重。

永昭帝以孝子著称,据说第一时间撇下郑皇后与一双儿女,快马加鞭赶往福宁宫。

南若想起上元那夜太子和傅卓匆匆而去的情形,不由担忧起来,傅太后如今是太子最大的后盾,若她出了事,太子的处境怕更艰难了。

原文里没有提过太后具体是哪年出事,但按照太子造反时间推算,应该也就是这一两年。

偏渣爹这个时候被召进宫伴驾左右,一直没回来,南若想跟他打探消息也没法。

如此过了两日,总算传出消息来,先是钦天监一番测算,云里雾里一堆术语,总结一下就是太后突然发病是被冲到,需要一个属虎且二月生的人为她出家祈福两年,关系越亲近越有用。

而恰好,郑皇后就是二月属虎。

一国之后好好的哪能出家,可偏太后病的越来越重,郑皇后主动站出来表示愿意尽此孝心,永昭帝大为感动,便选了个折中的法子,找个同日生的替身代她出家,郑皇后则留在宫中作住家居士,为太后抄经祈福。

而就在郑皇后设起香坛的第二日,太后病情便大为好转。

南若正为这一通操作咋舌时,又一道圣旨传下:太子二月正式入朝。

南若便明白了,傅太后这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他还奇怪太子选妃没成傅太后一直不吭声,原来在这等着呢。

这是掐准了永昭帝爱面子的软肋,也算准了郑皇后为维护名声会主动站出来,不,不全是,恐怕里面还有永昭帝和郑皇后的拉锯,而且太子入朝怕也不仅只是傅太后所愿,永昭帝本身也有这个意思。

果然渣爹从宫里回来一点头:“差不离是你想的这样,不过太后身体确实不太好……”他满脸疲倦,轻声透露内幕,“已经是在熬日子了……”

原来太后早在五年前就病了,跑去山上礼佛除了不愿见郑皇后也是为了避开人,不见人,外头便不会知道太后生了病,只要太后稳固,傅家和太子就稳固。

这一回老太太病情越发严重,眼瞧着瞒不住才回来。

“……娘娘已经瘦的不成样子,强撑着一碗一碗的汤药硬往下咽。怕圣上和太子担忧,生生扛到年后才发作……”南宫云林声音伤感,“……你当圣上叫我去宫里做什么,叫我陪娘娘说话……”

南若明白他的感受,傅太后虽脾气急了些,可为人护短,凡被她划到阵营里的会拼命护着,永昭帝和渣爹交好,在老太太看来就是自己人,当年没少给南宫家壮脸面,赵氏手里许多御赐的首饰便是来自傅太后。

南宫云林能说会道,昔年时常进宫给老太太逗趣,即便后来他跟着永昭帝走偏向郑皇后,老太太也没怪他。

毕竟傅太后既太子的祖母也是永昭帝的母亲,儿子孙子手心手背都是肉。

“娘娘还记着你,叫我改日带你去福宁宫给她瞧瞧……”

“好。”南若应道,傅太后对小若谷也不坏。

傅太后这一手确实厉害,一下将局面翻转,可南若却更担心起太子来,这对他来说怕是一个大刺激,刺激得好,或许了悟想明白过了这个坎,可一个不好,怕只会对太子的病雪上加霜。

犹豫再三,写了封信托傅卓捎去给太子。

·

椒房殿。

郑皇后正跪在桌案前抄经,袅袅佛香在空气中缭绕。

榴锦和茜锦一个裁纸,一个磨墨。

茜锦揉了揉发酸的手腕,快言快语道:“到整点了,娘娘快起来歇歇腿。”

榴锦看了眼座钟:“还差半格。”

茜锦便道:“是奴婢看差了,只想着快些叫娘娘起来歇息。”

郑皇后神色淡淡,一笔一划认真抄写,浑然没有将二人的话纳入耳中,直到整点报时声响起才搁了笔,伸手叫两人扶着起来。

“娘娘慢着些……”榴锦小心翼翼松开郑皇后的胳膊,“奴婢叫人送热水来。”

朝外唤了一声,很快蜜绫和两个小宫女端盆进来。

榴锦和茜锦蹲下来一人一边撩起郑皇后的裤子,露出发青的膝盖,蜜绫忙拧了毛巾给热敷。

郑皇后长舒了一口气。

茜锦忍不住道:“娘娘这回遭了大罪,每日都这样可不成,这是要将娘娘身子拖垮……”

“说什么呢!”榴锦忙拍了她一下。

茜锦愤愤:“奴婢就是替娘娘委屈。”

郑皇后淡淡道:“无妨,既要诚心祈福又怎能偷懒,只求我的诚心没有白费,佛祖保佑叫太后长命百岁。”

从前她不信神佛,可经历穿越后宁可信其有,若真有神佛,她诚心诚意希望让太后长命百岁,长命百岁的享受满身病痛。

当年她满心欢喜想着讨太后高兴,凡是中老年会喜欢的她都绞尽脑汁叫人做出来送上去,她对前世生母都没有这么尽心,结果呢,横挑鼻子竖挑眼,谁都能入她眼,唯独她不能。

以为她不知道当年她流产太后也在背后插了一手?

她害的又岂止她一个,康怡陷害她的那个死胎她想了好几年都想不通,后来才琢磨过来是太后在里头捣得鬼,她只想要有傅家血脉的皇子!

如今老太婆遭报应了,可见老天有眼!

郑皇后心头畅快。

蜜绫又拧了条帕子换上,小心斟酌道:“公主方才差人来问娘娘安。”

“唤她过来——算了。”郑皇后眉间浮起倦意,“告诉长乐,叫她这些日子乖巧些,看住她别叫她去找陛下吵闹,她也该晓事了……”

从前她总想着此世女子艰难,不忍心苛责甜娘,叫她在父母跟前时能快快乐乐,可如今怕是不成了。

既然夏侯俨要她避着她就避着,横竖也就这两年,成全他的母子情深。

郑皇后目露嘲讽。

正好出了江南的事,她本就想着沉寂一段时间,免得惹他心疑,可惜此世男子多瞧不起女子,夏侯俨绝不会想到她的真正目的是什么。

真期待那一天到来,她要好好看看夏侯俨的脸色。

·

福宁宫。

太后睡下,太子满身疲惫走出来。

傅卓轻手轻脚迎上去:“如何?”

太子示意出去说,两人到外面廊下坐下来,今日天气晴好,冬末午后的阳光在人身上照出暖意。

“比前两日好了许多,若按这个方子继续吃下去,能缓解些痛楚。”太子道。

傅卓松了口气:“能减轻痛楚就好。”见太子满眼血丝,劝道,“你也别熬坏了身子,该歇息就去歇息,有宫人在,还有我,我会照顾好娘娘,你还得为入朝做准备。”

太子抬手揉揉眉心,长袖下滑露出手腕一截。

“你……”傅卓眼疾手快抓住他的胳膊将袖子撸起来,果然看到了一道道划痕,看颜色明显才划下不久。

“怎么又——”他急急道,左右一打量,又飞快将袖子放下来,压低声,“不是说再没发作过了吗,表哥你又诓我!”

太子沉默,布满血丝的双眼透着漠然,耷拉下眼皮,淡淡道:“最后一回。”

是他失控了,回过神来手已经划了下去。

傅卓胸膛起伏,不知该朝着谁发泄,最后只恨恨冲着桌子磕了两下。

怪谁呢,娘娘如此为表哥殚精竭虑,表哥当然不能怪娘娘,还得满怀感激,否则便是狼心狗肺,可事先有谁问过表哥是否愿意!

这几日伺候娘娘,她每一声痛苦的呻/吟,都像是巨大的山压下来,连他都感到窒息。

“表哥你走吧。”他忽然道,“走得远远的,越远越好!”

这样下去迟早有一天会出事!

太子哑然,掀起眼皮朝他投去安抚:“你放心,真的是最后一次。”

他差不多也该想明白了。

傅卓知道自己说了蠢话,泄气:“这话我都听了不止一回,你叫我怎么信?”

太子忽的看着他似想说什么。

“怎么了?”傅卓疑惑,大眼瞪小眼,冷不丁福至心灵,从怀里摸出一封信来,“你是想问南宫?差点忘了,他托我带信给你,我贴身揣着就怕丢了……”

话还没说完手里的信就被抽走,肉眼可见紧绷了几日的人放松了下来。

傅卓心头隐有明悟。

太子打开信逐字逐句看完,看到最后唇畔竟泛起了笑意,精神似都好了几分。

傅卓更肯定了心中的猜测,心中暗暗做下决定。

·

帝后与太后之间的事南若还摸不到边,于他而言开年的第一件大事是抄家。

永昭帝似下定了决心要将銮仪卫打造成锦衣卫,过完上元便正式任命谭瑛为銮仪卫指挥使,并给予銮仪卫侦查逮捕的权力。

头一个撞上来的,便是参知政事薛惟仁。

御史台开年第一参,联合中书省参议告发薛惟仁受贿鬻官,陷害忠良,且内宅不修纳妾超制等罪名,证据确凿。

永昭帝下旨命銮仪卫抓人查办。

谭瑛当即整合手下旗丁,策马直奔薛府,南若不但在其中,还被谭瑛叫到身边着重关照。

“待会儿进去可别心软,别忘了咱们的职责。”

“是。”南若应道。

谭瑛带着一众校尉力士如狼似虎直闯而入,一路见人就抓,但凡反抗直接踹倒殴打。

南若只迟疑两秒,上前一脚将门踹开,面对满屋尖叫惶然的女眷,冷声道:“下人跪地,主子全部带走!”

偌大的薛府不消片刻便繁华倾覆,薛惟仁被校尉如死狗般拖出大门,参知政事等同副相,一朝犯事也不过尔尔。

南若看了眼高高的牌匾,策马扬鞭而去。

推荐热门小说穿成男配长子,本站提供穿成男配长子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穿成男配长子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六十三章 痛苦 下一章:第六十五章 三年
热门: 男神的新衣 永无乡 永恒天帝 乡村如此多娇 以牙之名 横滨第一魔术师 睡醒成了影帝的猫 何日君再来 天已微凉 乡村直播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