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上元

上一章:第六十一章 惦记 下一章:第六十三章 痛苦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六十二

新年给南若留下的第一个印象是冷。

守岁完睡不到四个小时他就被渣爹叫醒,今日大朝会,銮仪卫需作为帝国的门面去站台。

以往南宫家哪有机会参与大朝会,南宫云林这会比南若还兴奋,指挥着下人跑前跑后。

南若昏昏沉沉一个指令一个动作,让抬手抬手,让抬脚抬脚。

就一套銮仪卫礼服,硬生生被南宫云林搞出十几种搭配,一会儿嫌里面的羽绒袄太厚显臃肿,一会儿又嫌腰带上没有镶嵌宝石不贵气,总之从头到脚都能挑出毛病来。

“可以了,快伺候老大洗漱,免得误了时辰。”费了半晌功夫终于满意,赶忙叫小厮端洗脸水进来。

“我自己来。”南若自己洗漱,收拾完朝穿衣镜瞄了一眼,别说,渣爹审美还真不赖。

銮仪卫的礼服是偏鲜亮的红,毕竟是门面,力图叫人眼前一亮,作为总旗,他的礼服上可绣七品走兽彪,礼服出自宫中八局之手,绣娘皆技艺顶尖,配色分布既靓丽又不失威严。

七品官员配素银带、二梁梁冠、青丝网银绶环的三色花锦绶,鞋子倒是没有严格规定,只白袜黑履就成。

渣爹给他在冠上装饰了两支褐带翠的羽毛,还有心机的在脑后帽子尾端点缀了一颗指甲盖大的珍珠,胸口搭了绿宝石镶金胸针,红配绿出乎意料的好看且高级,胸针还是郑皇后引领的风潮。

南若捂住胸针又松手比对了一下,别说,这胸针还真是点睛之笔。

穿衣镜里的少年俊爽挺秀又风姿华贵。

然而美丽是要付出代价的。

为不显臃肿只在里面穿了件羽绒薄马甲的南若站在含元殿的御道边,迎着吹来的冷风不敢张嘴,因为一张嘴便能听到牙齿打架的声音。

真特喵的冷。

而他至少还得在这里站两个小时!

大朝会上除了百官觐见,还有各国来使,所谓万国衣冠拜冕旒,说的就是今日。

周边大小国家来使在这一天向皇帝献上贺表贡物,许多小国使者只这一日才能有幸见到永昭帝。

一队又一队穿着迥异的来使从面前走过,许是他们郑重又崇敬的神色,又或者是庄重宏大的礼乐,随着礼官站在高台上扬着下巴一声声“宣XX国来使觐见”,南若心情莫名变得激荡。

不能否认,郑皇后的出现给大燕注入了更多生机,大燕至今已一百六十二年,已经到了一个朝代的中后期,先皇在位四十三年,在郑皇后出现之前实在算不上明君。

若非朝臣们还算靠谱,加上当时的太子贤明,说不定便会闹出什么变乱来。

结果好好的太子被先皇听信假道士谗言说废就废了,导致太子没几日就横死宫中,虽后来悔恨追封,可有什么用。

之后非但没有吸取教训,依旧忌惮长成的儿子,养蛊似的叫十几个皇子互相斗,搞得朝堂乌烟瘴气,最后收不住赶忙将永昭帝推上太子位顶缸。

若非永昭帝当年心一横登位,说不定他这个太子也得再废一次。

先皇时周边各国早已对大燕虎视眈眈,像草原蒙人时不时便会掠劫边民,北宁侯战死的长子二子便死在与蒙兵对战中,那一仗可谓惨烈,先皇被吓住,根本不给北宁侯再战的机会,匆匆答应蒙人将公主下嫁签和。

嫁去的便是被郑皇后“传教”过的宝寿公主,十多年过去,草原建立起了互市,各种牛羊制品源源不断向大燕输送,大部分都安定了下来,甚至有些小部落已经成了大燕的养马场。

随着近几年鼓励两族通婚,等两三代后,草原便不再是问题。

除此之外各种各样的新(火)鲜(枪)事(大)物(炮)都使得大燕盛名远播,周边国家一个个安定下来,俯首称臣。

甚至随着一次次开海远洋,一些海外国家也陆续派遣了使者来。

说盛世不是虚名。

可是这样的盛世又能持续多久呢?

看着侍卫们骄傲自豪的神情,南若心里却突的划过一丝悲怆,仿佛穿透时间看到了有朝一日这座华美的宫殿被兵马闯进来,烧杀抢掠不复存在。

前世已经存在的事实告诉他,没有哪个王朝是永存的,兴起灭亡灭亡又兴起,像是一个轮回。

一阵冷风吹来,南若被吹回神,不禁暗自失笑,不知猴年马月的事,哪轮得到他一个七品芝麻小官在这里伤春悲秋。

大朝会结束,南若终于不用再美丽冻人,几乎迫不及待出宫,可惜他们在外面站台,没欣赏到帝后一年一回的盛装模样,还有太子,只远远看到个背影。

出宫文官们上了轿子避风,武官还得再骑马一阵,等回到镇抚司,南若觉得脸都快冻僵了,休息片刻又得进宫去参加晚宴。

只凭銮仪卫总旗的身份他是没资格参与的,奈何他有后门,帝后点名叫他去。

于是新年给南若的第二个印象便是渴。

宫里没有厕所,是的,没有厕所,总不能在宫里修粪池,所以只能靠马桶,连郑皇后也没辙。

这种数百人大集会,马桶都得靠抢的,还得顾忌身份官位该让便得让。

所以大都少喝水,能忍则忍。

饭菜也很少有人动,只意思意思夹几筷子,一个个都影帝似的满脸带笑欣赏曲乐歌舞。

南若心里给美丽冻人的舞娘们点了个赞。

所幸这种宴会帝后不会待太久,两人相携离去,气氛松了不少,一些上年纪的宗亲勋贵也陆续离去。

夏侯淳立刻过来和南若说悄悄话。

“等五月我就能搬出宫住了!”他一个冬天又胖回来的圆脸上满是兴奋。

“恭喜。”南若也替他高兴,他现在深感皇宫不是久待的地方,待久了正常人也不正常了,能早搬出来便早搬出来。

夏侯淳托着脸满怀憧憬的絮絮叨叨讲他出宫要做什么要吃什么要去哪里逛。

南若一一答应下来陪他去,他没忘记刚穿越过来时是这孩子第一个对他展露善意。

夏侯淳说着忽然话音一拐:“我都定亲了,谷哥儿你什么时候成亲?”他压低声,“我看你还是劝劝你爹别等长乐了,早点找个小娘子定下来,你现在是官身,又受皇伯器重,不愁找不到好岳家,要是再拖年纪大了想找也难……”

南若:“……”

他现在收回刚刚的承诺还来得及吗?

东拉西扯聊了一会儿,夏侯淳凑过来道:“差点忘了,荣王托我告诉你太子哥哥没事,只是受了点风寒,我前两日也偷偷去看他了,没什么大碍,看,我就说吧,皇伯不会跟太子哥哥闹得太凶……”

鉴于傅卓有言在前,南若持保留意见,或许荣王和夏侯淳看到的只是太子和永昭帝愿意给他们看的。

不过今日太子在大朝会上出现,说明父子两还是缓和了一些。

元日宫宴后南若便再没机会进宫,忙着跟随渣爹四处拜年,亲属长辈要拜,南宫家用联姻拉出来的关系网也需要他去拜,还有上司同级等等,即便人不去,礼也得到,如今他有了官身,便可以亲自写贺贴。

如此忙忙碌碌到上元,中间虽说收假了几日,可基本只去点个卯就能走人。

上元灯会,一年一度的盛况。

南若前世对这种人挤人的活动素来能躲多远就躲多远,什么五一十一从不去凑热闹,若如今只他一个,绝不会出门找不自在,可现在下头一溜儿弟妹眼巴巴看着他,只能打起精神给他们当保镖。

倒不是他同情心泛滥,只是他如今担着长兄的名,便得做长兄该做的事,小若谷当了十多年好兄长,他不能说翻脸就翻脸,何况他还想培养老三几个给他做帮手,拉近感情没有坏处。

带上护卫小厮,浩浩荡荡去正街看灯,这条街正对皇宫,每年上元节二十四衙门都会负责摆出各种稀罕花灯,许多都是贡品,百姓只有上元才能得见。

南若一手牵着七娘一手牵着小八,一边吩咐老二看好四娘六娘,一边叫老三带好老五,时不时点个名,就怕一个不注意走丢被拐走。

一路上热闹没看到多少,只顾了看孩子。

身心疲惫。

如果他有一天恐生恐育,包括渣爹在内都是罪魁祸首。

这厢南若焦头烂额,那厢太子和傅卓正在攒楼上透过望远镜欣赏这满城美景。

“是不是出来散散心好多了?”傅卓扭头朝太子道,他私下与太子说话比在人前要随意许多,“别总憋在宫里,当年谈太医便说了叫你多外出多四处走走。”

太子眉间透着倦怠:“这不是出来了。”

傅卓没好气:“我若不叫你你会出来?”

太子露出一个包容的无奈笑容。

傅卓一脸你明白就好,心里的忧虑却未散去分毫,这些年尽管表哥一直在遮掩,可他不但是伴读,也是他亲表弟,怎么可能一点都觉察不到,这两年发作的越来越频繁,实在叫人担忧。

圣上便是捏准了这一点不给表哥选太子妃,叫表哥非但不怪他还得感激他。

虽说叫人气愤,可表哥确实没法在这个时候迎娶个太子妃进东宫,一旦暴露,还不知会引起多少风波。

傅卓心中发愁,这次去江南他偷偷暗访了不少名医,可没有一个能有办法的,陌院使医术高明,可谁不知道他是皇后招揽来的,叫他知晓,岂不是亲手将把柄递到皇后手里。

可眼瞧着越来越严重……

正想着镜筒里忽然出现一道身影。

他目光一亮,正所谓众里寻他千百度……

他努努嘴:“瞧我看到了谁!”

太子顺着他的方向看去。

少年盈盈含笑的面庞恰在灯火阑珊处。

推荐热门小说穿成男配长子,本站提供穿成男配长子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穿成男配长子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六十一章 惦记 下一章:第六十三章 痛苦
热门: 死神大人他C位出道啦 长相思3:思无涯 快穿之炮灰男的逆袭 17栋男生宿舍 身患绝症后我爆红娱乐圈 云中歌3 冰糖炖雪梨 病弱omega反派C位出道 穿成台言男配伤不起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