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惦记

上一章:第六十章 婚事 下一章:第六十二章 上元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六十一

腊月天寒,京城雪花纷飞,驻地里不见来来往往的旗丁,全躲进了营房里烤火。

南若一路听着各营房里热火朝天的打牌搓麻将声到自己营房前,好在没叫他失望,徐心泉正带着一帮旗丁围着火炉听人说书。

说书人精彩绝伦的配音叫南若听得愣了神。

听了一会儿发现说的是前朝李家军的故事,便没有进去,叫魏思远将徐心泉叫了出来。

“总旗!”徐心泉面露喜色,回头看了眼营房,解释道,“外头天冷,属下减了操练时长,想着闲着也是闲着,便叫说书的来打发时间。”

“不错。”南若赞了一声,总比聚在一起赌博的好,“走,不打扰他们,去一旁说话。”

又让魏思远叫走邵怀亭和唐岗,了解了一下他走后驻地的情况。

大都是些琐碎小事,并没有什么大事发生,刘守与伍永并没有趁他不在找麻烦,还窝在家里养伤,也没有哪个千户百户为他们出头,倒是被他从小旗贬为旗丁的周千找人疏通,换去了别的营房。

“随他去吧。”

南若没在意,他只需管住手下的小旗和自己的家兵,旗丁如何,那是小旗需要操心的,一环管一环,他不需要记住每个旗丁,旗丁出错,他只找小旗就是,小旗自会管住手下的旗丁。

这种旗丁跳槽找人补缺的小事,是徐心泉他们要头疼的,他只看结果,不关心过程。

进入数九之后,天寒地冻,各营房都按照往年的规矩停了操练,只徐心泉三人带着旗丁坚持,其他愿意来的便来,不来也不强求,包括已经报名参加考校的。

不过大概吊在前头的胡萝卜实在诱人,坚持来的还不少。

南若沉吟片刻,道:“既然我与谭镇抚都回来了,考校是该着手办起来,通知下去,考校会五日后举行。”

五天时间足够他们做准备了。

交代完,南若将魏思远留下给他们讲江南见闻,自己亲自跑了镇抚司一趟,和谭瑛通了个气。

顺便又找了四舅赵荣,将这一个多月社团积攒的秘(八)闻(卦)拿走,看看有没有什么可用信息。

如此过了两日,忽然宫中传来消息:安乐郡主晋封安乐公主,同时赐婚北宁侯第五子周瑄,三年后完婚。

南若听到消息时正在渣爹院子里接受每日一教子活动,闻言飞快在脑子里搜寻北宁侯的信息。

北宁侯乃大燕开国功勋之一,如今的北宁侯周昌掌将军印镇守北宁,膝下六个儿子,长子二子战死,三子四子任指挥掌事,五子周瑄体弱未参军事,留在京中照顾祖母,六子没什么印象,应当年纪还小。

周家门风正直,南若对周瑄的印象也不错,中秋宫宴时还和他说过几句话,是个温文有礼的小少年。

对安乐来说,是桩不错的姻缘。

只是永昭帝怎么忽然想起了安乐?封公主意味着坐实了安乐是他女儿的流言,岂不是变相告诉大家他和康怡郡主在她还未和离前就有了首尾?

建昌侯头顶被揣测了十年的绿帽这下戴了个结实,此刻怕气得想死。

这个节骨眼上赐婚……

南若迎上渣爹鼓励的目光,说出自己的揣测:“陛下是想用安乐公主安抚朝臣?”

儿子不选妃了,就拿个女儿顶上?

正好安乐也到了定亲的年纪。

等等,想起原文打三折,南若忽然反应过来,也许安乐真的是永昭帝和康怡郡主的女儿呢!

可若是,这些年永昭帝对安乐郡主的态度实在不像对亲生女儿,尤其和长乐比,差远了,但又没忘了给她安排个好姻缘。

不由探寻看向渣爹:“安乐究竟……”

南宫云林摸着下巴,也很八卦的样子:“我也想知道,不过瞧着圣上是不会说出真相了,行了,别管那么多,不论真相如何,如今只记着安乐是公主就成,往后该远还远着些,这些乱七八糟的事你别掺和。”

你还知道你们乱啊。

南若其实很想问问他对郑皇后究竟是什么想法,不过想也知道不会跟他说实话,便放弃了。

从安乐开始,永昭帝仿佛月老附体,接下来几日每天都有赐婚的旨意放出来。

先是夏侯淳这帮宗亲,单身的几乎都被他赐了婚,除了夏侯淳得宠被赐婚贵女外,其他全都是民间选来的采女。

然后是勋贵朝臣,凡是参与甄采的贵女全被赐了婚。

南若专门铺了张纸,将永昭帝赐婚的男女双方列了个表格,一点点慢慢分析,他从前没有培养过政治嗅觉,那就多学多观察多思考,总能锻炼出来。

直到考校会上,他还在边鼓掌边琢磨。

考校会举办的非常顺利,报名的不少,但坚持下来的不多,大部分来当了个陪衬,但也有小部分表现突出,叫人眼前一亮。

至少谭瑛和其他来凑热闹的千户们眼睛亮了,连连拍手喝彩。

最后决出的前十全部被他们瓜分带走,南若只能退而求其次选走了十一到十五。

而后当着全营的面,给前二十得到优字评价的每人赏银百两,并归园会员一张,且直接提拔第十一名为他第五个小旗。

出身普通的旗丁们不约而同露出了羡慕与懊悔,包括一些世职勋贵,他们也不是所有都家境富裕,京城空有名的落魄勋贵不少,家里出个赌徒,再多的积累也经不起败。

即便不眼馋那一百两,也眼馋归园的会员,拿出去有脸面。

南若要的就是这个效果,他一点都不担心人才被瓜分,大不了再操练就是,又不是什么技术型人才,并不难得。

考校会办完眨眼就到了腊月二十,朝里朝外陆续休假,大燕春节前后加起来有二十天假期,按照部门不同各有划分,銮仪卫不负责守门,所以假期从腊月二十开始到初五,然后十三到十七。

忙忙碌碌忽然闲下来,南若一时有点不太适应,正准备找点事做,忽然傅卓找上了门。

“怎么,我不找你,你就打算一直不找我们?”傅卓上来先发制人埋怨了他一通,“都说了咱们私下各交各的,不妨事,我已经跟圣上提过了,你放心吧。”

南若亲自端茶给他:“你想到哪去了,不是因为这个,是我最近确实忙,这不正闲下来打算去找你们,你就来了。”

傅卓揶揄道:“我还当您贵人多忘事,忘了我们呢。”

“打住啊。”南若道,“差不多得了。”

东拉西扯寒暄一番,傅卓似乎也没什么正事来找他,纯粹就是路过进来看看他在不在。

南若陪着聊了半天,想了想,还是问了声太子如何。

如今他不方便常进宫,更不方便向内侍们打听,免得传到帝后耳中,先前荣王说他看完太子会跟他们说,可他最近一直没进宫,见不到荣王。

正好傅卓肯定知道。

傅卓叹了口气,道:“殿下不太好,你也看到了,圣上这回根本没想给殿下选妃,殿下白白担了名声,这回去江南又吃力不讨好,回来还差跪坏了腿……”

这么严重?

南若蹙起了眉。

傅卓唉声叹气:“殿下固执,旁人轻易劝不住,反正我是劝不住,这不,前几日又跟圣上闹僵了,我这两天去见他都得偷偷摸摸,不能被圣上发现。”

南若慢慢品味过来,太子跪晕是为了江南的事?他还没放弃?

一时怔了怔,想起长眠的杨焘,心情复杂,太子比他以为的更有担当更有勇气。

但在永昭帝那里,这件事显然已经翻了篇。

傅卓忽道:“要不你劝劝殿下,叫他跟圣上服个软,过几日便是大朝会,总不能大朝会太子不出现,后头还有宫宴。”

南若摇头:“你都劝不动,我就更劝不动了,太子心中应当有数。”

他不觉得太子是不顾大局的人,他这么做肯定还有别的缘由。

傅卓建议:“试试呗,你随便写点什么我带去给殿下,叫殿下知道还有人惦记着,说不定心情会好些。”

南若狐疑的看了他一眼,怎么觉得他好像有点不怀好意,但确实有点担心太子,思考再三,写了篇关于考校会的小作文。

搁了笔抬头,似乎看到傅卓一言难尽的眼神。

“没了?”他问。

南若低头看了一遍,好像是有点过于官方,想了想,添了句愿殿下早日康健。

怎么感觉好像更官方了。

“算了,就这样吧。”傅卓有点无力地摆摆手。

收好信纸,他又问:“还有没有什么话让我带给殿下?”

南若迟疑片刻,道:“山上的花还需要殿下去打理。”

“花?”傅卓疑惑。

傅卓竟不知道?南若诧异,看来当初是他误打误撞碰见了,摇摇头:“没什么,你说给殿下听就是了。”

既然太子没告诉别人,他也不方便代他说。

傅卓挑眉:“成。”

而后笑呵呵道:“往后有什么不方便的,我帮你们联系,放心吧,我一定封好嘴,谁问都不说。”

这倒是个办法。

南若颔首,不过总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太对。

送走傅卓,春节飞速拉近,南宫家上下忙碌了起来,南若第一次在这里过春节,各种各样的风俗叫他稀奇又新鲜。

一转眼到了除夕,从清早开始天空就飘起了雪花,到晚上大雪纷飞,南宫家的大小主人们聚在一起守岁。

南宫云林带头跟几个孩子玩起了牌,女孩们则由三姨娘带着。

零点的那一刻,从皇宫开始,宏亮的钟声一个城墙接着一个城墙响起,响彻整个京城。

南若到窗边看着光照下簌簌落下的雪花,压下所有的思念与伤感,对月举杯,端起酒一饮而尽。

古时月照今世人。

新的一年开始了。

推荐热门小说穿成男配长子,本站提供穿成男配长子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穿成男配长子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六十章 婚事 下一章:第六十二章 上元
热门: 重生炮灰农村媳 诈欺大师 东北小老板的南方媳妇 欧美风聊斋 火爆天王 名草有主(你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逃生游戏boss是我老公 狐狸的报恩 妻子的外遇 凶鸟猎食图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