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圣旨

上一章:第五十四章 生死 下一章:第五十六章 恨意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五十五

南若一行整整齐齐来,凄凄惨惨回去。

带去的护卫十个只剩三个,南若一边叹息,一边庆幸没有带初二初四来。

他们几个也不好过,傅卓差点醒不过来,后背被匪徒匕首划了深深一道,险些见骨,整个人是被抬回去的。

裴定高跳船时崴了脚,一直忍着没有吭声。

南若左脸颊被箭头擦伤,胳膊上也被砍了一刀,这一刀他自己竟然没有发现,大约是被冻得麻木了,还是裴定高提醒他才反应过来。

这还是那帮人明显手下留了情,约莫是碍于他们的身份没有下死命令,否则他们只怕根本逃不出去,直接派几个人带炸/药来冲着他们的包间炸就是了。

一行伤伤残残被军卫护送回衙门,太子已经带着大夫等着,抹药的抹药,包扎的包扎,路上已经换了衣服。

裴定高忙拿出揣了一路的东西交给太子,长出一口气:“这下总算安心了,臣这一路就怕将东西遗失。”

南若这才发现傅卓当时给他的是一个镯子。

太子摩挲两下轻轻一捏,镯子裂开露出里面的空心,捻起一根线,抽出了一张绢帛。

“带江筠娘进来。”

江筠娘神色紧张的进来,太子直接摆手免了她的礼,拿起镯子:“这可是你的东西?”

太子的态度叫江筠娘略放松了些,道:“是,也不是,这镯子本是郑大哥的,就是你们要找的郑则,他送给奴家,本是叫奴家在里头藏些银票以备不时之需。”

“后来有一日他来找奴家,给了奴家一张绢帛,叫奴家收好,还交代奴家,若京城钦差来之前他还未来取回,便叫奴家留心,若钦差找来画舫,便将东西交给钦差。”

她原本想着同三位公子来见太子,亲自交到太子手中她才放心,才不枉费郑大哥……

心头一急,磕头:“奴家求殿下派人寻一寻郑大哥,哪怕……”

哪怕尸体也成。

太子朝一旁的周保道:“带她去见谭镇抚。”

江筠娘欣喜的去了。

南若却明白过来,郑则不是失踪而是出事了,否则这会他已经出来见人,而不是带过去看。

他木着脸,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百分之百的利益足够让人践踏一切人间法律,死一个平民算什么,他们连官都逼死了。

绢帛上记载的,是一本账册,记载的是织造局近五年真正的账目,相比明面上交给朝廷的数额,足足多出了三倍!

裴定高倒抽一冷气,磕巴道:“那不就是万万……”

南若也被惊到了,即震惊居然这么赚钱,又惊他们私吞近乎上亿的银钱要做什么?

难道……造反吗?

如果要养军队,确实费钱。

可她是怎么做到在永昭帝眼皮底下养私军的?难道一整个省的官员都心甘情愿帮她遮掩?

这不可能!即便官员不怎么忠于皇帝,也绝不会忠于一个后宫女子,哪怕她是的皇后!

除非……

南若顺着郑皇后的思维,想到了大燕之外。

穿越者可没有只在领土内的局限,深通自古以来四个字,也不会觉得大燕之外就是蛮夷,大燕之内她不方便做什么,之外可操作的就多了。

但她怎么能确定这些人一定忠心呢?

就不怕养虎为患?

虽然已经隐约猜到郑皇后有效仿武则天的意思,可她这波操作实在有点费解。

其实发现她有问鼎帝位的野心时,南若心里第一反应叫了个好,大概是同为穿越者,哪怕立场不同,也会有种同类感,比起打三折原文里那个恋爱脑的女主,他宁愿郑皇后野心勃勃。

有一种恨铁不成钢的“女儿”突然争气了的感觉。

为什么不行呢?如果可以,他也想!

若这个世界是乱世,他会毫不犹豫招兵买马广积粮,既是保护自己,也是放手一争。

他相信大多数男人都有一个帝王梦。

只是他开局太低,和平年代加上身份限制,更不想制造不必要的战争,除非他离开大燕,去新大陆从零开始,但这么做风险太大,他连大燕都还没摸明白,这已经是相对熟悉的地方,其它地方怕先一个水土不服就将他撂倒。

何况不管原文是不是打了三折,这是他最熟悉的,与充满危险的未知相比,他更愿意待在安全有保障的舒适区,至少眼下是。

但是郑皇后实现野心的操作实在有些……

若弄死皇帝太子拥立荣王垂帘难度比较大,她大可以干脆利落地带着私兵离开大燕圈地自立,在皇宫走不了,出来巡游难道就找不到一点机会?

难道也跟他一样,愿意待在舒适区?可她这都穿越快二十年了,要钱有钱,要人有人,名气声望也不缺。

或许是他猜错了,这些钱并没有拿去养私兵,而是单纯存了起来?

这话说出来他自己都不信。

也许一人一个想法,他这样想不代表郑皇后也这样想,可能她有自己的计划。

南若想不出,便也不过多纠结,专心听太子吩咐。

鉴于他们受了伤,接下来的事就没有了他们参与的份,乖乖留在院子里养病。

南若虽然遗憾,也只能应下。

不过隔日打听到昨夜画舫着火造成的伤亡人数,他叫来初二初四,吩咐他们去城中南宫家的所有铺子,从米面瓜果到家具杂物到优惠券体验券等等,全部准备一份,以太子的名义,挨家挨户送去慰问。

又叫来画舫老板。

老板姓戴名花,是的,就叫花,他祖上几代都是经营画舫的,此世许多行业大都是世职,代代相传,倒不是垄断,而是像他们这类很难改行,出身便限制他们只能接替祖业。

他自己给自己起了个别名叫戴二七,因为字谜二十七人谜底为花,恰好他生辰也是二七。

戴二七将自己的名字讲得妙语如珠,叫人即觉得有趣,又容易记住。

南若更觉得他是个人才,而且出事时没有第一时间逃跑,虽说有碍于他们身份的因素在里面,但至少他留下了,且更说明他顾虑周全。

“怎么昨日不这般介绍?”

戴二七卑谦道:“小人身份轻贱,哪能在几位公子面前卖弄。”

是怕他们真是纨绔,担心惹上是非吧。

实际上画舫里最不受欢迎的反倒是纨绔,因为纨绔充满了不确定性,谁也不知哪日就会惹出事来,一个不小心闹出人命,画舫定得大出血一回。

南若也不戳穿他,道:“今日叫你来,是想跟你商议一桩事。”

戴二七诚惶诚恐:“不敢不敢,公子只管吩咐便是,只小人位卑,怕帮不上多少。”

南若挑眉道:“不,你帮得上。”

他将准备好的盒子推到戴二七面前:“你的画舫到底是受我等牵连被毁,我便叫下人去买了艘新的给你,只是船舫有定期,你拿着这份契书,到期去提便是,保证比你原来那艘更大更结实。”

“这……这……”戴二七似有些手足无措。

南若笑了笑:“放心,并不是叫你做些什么危险之事,只叫你往后将此地趣闻嬉语记录下来传信于我,画舫人来人往消息灵通,想来应当不成问题,可是?”

他直接拿起盒子塞到戴二七手里,目光意味深长。

戴二七犹豫不决,却又不舍得将盒子放回去,迟疑问:“只传信?”

南若:“对,只传信!”

他不怕戴二七不答应,太子已经将他查了个底朝天,叫戴二七做眼线这件事他并没有瞒着太子,恰巧太子也有这个意思,而他出面也是最合适的,一掷千金帮人买船这种事放在首富之子身上,再正常不过。

松竹舫在宁安排不到前列,戴二七背后也并无什么要紧势力,全凭他自己手腕灵活周旋孝敬打点。

他不能买地不能买铺,画舫就是他的一切。

戴二七咬咬牙,握紧盒子:“好,小人定会悉心留意定时送信。”

南若便将联络方式告诉他。

几人养伤期间,太子带着谭瑛与常青雷厉风行,将该抓的抓该圈的圈。

同时三人将来龙去脉各书一份,叫人快马加鞭送往京城。

太子虽被派来查办,可最终决策权仍然在永昭帝手上,他可以抓人,却不能立刻定罪处决。

一来一去,加上中间商议,至少也得半个月。

南若只受了些皮肉伤,加上身体年纪小好得快,脸上更是连个疤都没留下。

裴定高没伤到骨头,也能正常走动了,只傅卓稍微严重些,还被勒令需躺着修养,他自己躺不住,时常跑来跟他们聊天。

俗话说天下哥们四铁,一铁同过窗,二铁扛过枪,三铁嫖过C,四铁分过赃。

经此一事,他们一下占了三,虽说第三个是别有目的,总之关系瞬间突飞猛进。

傅卓对南若也没了从前的厌恶,别别扭扭来跟他道了谢,一开始还会有点尴尬,南若对这种事处理起来驾轻就熟,从容应对,傅卓也慢慢自如起来。

对南若来说,也算因祸得福,他自是乐意跟同事处好关系,矛盾能少则少。

傅卓和裴定高离开了京城,没了身份束缚,说起话明显放松了很多。

裴定高更是拍着胸脯:“谷哥儿放心,即便回京,我也不会避你,殿下若问起,我会同他解释,何况殿下不是那样的人,咱们该怎么处还怎么处。”

傅卓也跟着点头。

三人谈天说地,快要称兄道弟的时候,永昭帝的圣旨姗姗来迟。

一共三道。

第一道为杨焘正名,为他洗脱冤屈,加封其妻王氏二品夫人,长子次子赐入国子监。

第二道旌表郑则与江筠娘英勇,赏郑则家人银百两,江筠娘改籍从良,同样赏银百两,且郑皇后特意嘉奖招她入京,愿为她安排前程。

第三道,宁商张谷、赵敏安、李昂三人并织造局郎中孙石行贿敛财为祸乡里,抄家立斩流放三族,限织造局一月内补上缺漏。

同时还有一道口谕,招太子速速回京。

推荐热门小说穿成男配长子,本站提供穿成男配长子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穿成男配长子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五十四章 生死 下一章:第五十六章 恨意
热门: 你是我的荣耀 穿成恶毒原配后,和攻的白月光he了 我在古代直播教书发家 路过风景路过你 炮灰替身重生了 唐门高手在异世 生而为王[快穿] 全民氪金捧我c位出道 温暖的弦 吹不散眉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