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义愤

上一章:第五十一章 冤屈 下一章:第五十三章 证据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五十二

槐老说完便要朝太子跪下,太子一个箭步上前将人扶住:“使不得,老人家放心,我来此便是为了探查真相,若查实杨知府确被冤枉,定会还他一个清白。”

他朝南若使了个眼色,两人合力将槐老撑住。

太子扭头朝跟出来的内侍道:“去将那帮官员都叫过来!”

内侍领命而去,很快被拘了两天的官员们脚步匆匆赶了过来,一个个面色憔悴,过来看到门口的情形,不用太子开口,依次撩起衣摆先跪到一旁。

“跪孤做什么!”太子冷着脸,“都转过去跪着,睁大眼睛给孤看看!”

“这就是文人口里称颂的江南?这就是你们想给孤看的?!逼得杖朝之年的老者抬着棺材来衙门口来喊冤?!”

“孤今日便告诉你们,杨焘一事孤管定了,若查不出个水落石出,在场的你们一个都别想好过!”

太子暴怒,丝毫不给官员脸面,就在大门口当着百姓的面厉声怒骂起来。

在场文武官低着头无人敢在这时候跳出来触霉头。

太子亲自将槐老扶进衙门,交代南若和周保将槐老包括一众老人带下去安顿。

南若沉默着和周保将人带去东边宅院,这本是杨焘与家眷住处,自杨焘自尽,杨家人便被驱赶搬了出去。

周保指挥小太监进去收拾左右厢房,槐老却坚持不进内院,只在外头下人排房凑合就行,还坚持要抬着棺材。

“我就睡在这棺材里!”他掀开棺材盖,里头枕头铺盖俱全,“若我哪天没睁开眼,直接抬去埋了就是!”

“老人家可莫要说这样的话。”周保忙道,“有太子在,定会叫您安安稳稳,您只管住下来等信儿就是,您得保重好自己,到时才能亲眼看到杨知府洗刷冤屈。”

槐老却固执坚持:“若不让抬进去,我就放在院子里睡!”

南若按住周保:“让他抬进去吧,你叫人多准备一床棉被,再叫小太监机灵点多看顾着些,我也从带来的护卫里派两个来帮着守门。”

周保略一想,道:“行,那便听公子的。”

等将人安顿完到前厅,看到官员们正脚步踉跄的鱼贯离开。

南若叫来初四才知道太子又将他们招进来跪在院子里骂了一通,之后一个个点名叫进去谈话。

南若正考虑要不要进去,傅卓和裴定高结伴回来了。

两人脚步匆匆,应该在路上听到了消息。

裴定高看到他目光一亮几步过来,急切道:“快说说怎么回事?我在路上听人议论说有人来衙门口为杨知府申冤……”

傅卓跟着蹭过来。

南若简单说了一遍。

裴定高便懊恼道:“还不如早些回来。”

南若投以询问的目光。

裴定高有点气道:“我和傅兄被耍了,那些花娘只知推销,我和傅兄白花了近百两,什么都没打听出来!”

南若诧异地看向傅卓,不应该啊,裴定高没经验被忽悠还能理解,傅卓可是花场老手了,京城出名的楼舫可都有去过,怎么还能被一忽悠就剁手。

至于青楼搞推销这都是老黄历了,郑皇后之前就有,只是那时没有像现在这么光明正大,大都是暗暗来,合作的也大都是胭脂香粉铺这类,一些名店怕被指摘根本不给青楼供货。

郑皇后开启了青楼地图后,青楼花娘便成了带货的主力,花娘们或温柔或娇媚的推荐买买买,几杯黄汤灌下去,男人们迷迷糊糊就掏了一堆钱。

十多年过去,这种销售手段已经从刚开始的被人诟病到稀松平常,越来越多的店铺会与青楼合作。

傅卓面色泛红,不知是羞的还是气的,咬着牙不吭声。

裴定高略带羞愧的帮着解释:“这……实在是……江南女子吴侬软语……”

懂了。

南若无奈,柔克刚,两人怕是发现被忽悠也不好冲人发脾气,估计花娘早摸透他们这种少爷的脾性,专对症下药。

傅卓大概觉得丢人,别过脸问:“里头谁在?”

南若这会也没心情逗他,道:“应当没有旁人。”

傅卓便大步去了,裴定高看向南若,邀他一起过去,大约白天一道走了一程,稍亲近了些。

南若也没拒绝他的好意,颔首跟上。

然而太子并没有见他们,大约早料到他们查不到什么有用的消息,一听内侍传话说他们没有什么有用信息要报,就打发他们去休息。

南若也确实累了,连续两天都没好好合过眼,今天还走了大半天路,凑合洗漱一番便躺到铺盖里睡了过去。

一觉到天明,睁开眼对着陌生的房梁愣了一会儿,迅速起身,抹了两把脸便匆匆去前厅。

太子已经起来了,又或者说根本没有睡,正在喝粥,没用勺子直接端起碗仰头喝了个干净,看得南若心里一阵新鲜。

“坐吧。”太子擦了嘴,“既然起来了,就帮孤整理折子。”

南若这才看到桌案旁箱子里摆放的奏折,精神一振:“是。”

他就怕又被当孩子哄放到一边写作文,他没法像谭瑛一样带人去调查,能有参与的份便很满足了。

立刻取出一沓来看,发现是昨日被骂的官员们递上来的。

这次基本上江南有头有脸的官员都来了,上到江南三省布政使、按察使、都指挥使,下到三省织造局郎中。

但别看织造局郎中品阶最低,只五品,可织造局能与天子直接对话,地方官员不敢得罪,其中还有郑皇后的人,毕竟如今江南纺织盛况与郑皇后献上纺织机有很大关系。

其实细究起来,最初将郑皇后捧到人前的并不是永昭帝与一众男配,而是先帝。

先帝算守成之君,虽在位时间久,却功绩平平,突然天降一个郑皇后,什么水泥玻璃蜂窝煤,一会儿治瘟疫一会儿发现海外高产作物,又帮忙改良了火/药/枪/炮。

先帝那时想追求功绩已经到了迫切的地步,毕竟他已过耳顺,历代活到六十以上的皇帝实在不多,连一个假道士都能将他骗得团团转,将太子都废了,何况拿出真东西的郑皇后,先帝亲口称她为祥瑞。

打三折的原文里,因为只有她敢大胆将先帝当一个普通老爷爷看待,会关心他,在他面前说实话,叫先帝很是感概,和她成了忘年交。

郑皇后也是那时解锁了江南地图,在这里与永昭帝和反派恒王发生了一段轰轰烈烈的三角纠葛。

同时因为各种各样的事救下了许多人,而这些人显然如今已经成了她的属下。

譬如如今华亭织造局郎中李翰便是她从拐子手里救回来的,郑皇后差点认了他做义弟。

南若连翻了几封,有的表示自己和文芝不在一个省,管不到不知情,有的表示事发后才知道很震惊——基本通篇废话,说了跟没说一样,而文芝所属宁安省布政使则很干脆的认错,只字不提杨焘,只说是自己治下不严,导致甄采出了差错云云。

织造局几个郎中的折子更绝,不知道不清楚不参与不明白。

一口气翻下来,除了感慨文采书法不错外,只有一个感觉:敷衍。

一种你叫我答我答了而且写满了试卷你还想怎么样的既视感,偏偏用词卑谦充满称赞,叫人挑不出错。

不愧是文人,文字游戏玩得叫一个溜。

南若看向太子,太子似乎并不生气,还饶有兴趣的拿笔给他整理出来的几封回话。

觉察到他的视线,头也不抬:“怎么,整理完了?”

南若将手中最后这一封递上去:“完了。”迟疑了下,道,“殿下,这些折子……”

太子抬头看他,一笑:“正常,孤是太子非天子,又未正式入朝,总不能孤骂两句他们就一五一十都招了,若如此,贪官污吏这个词便不会出现了。”

“不着急。”他屈指点了点安宁布政使的折子,“他们不说,总有办法叫他们说。”

南若似乎明白他打算怎么做,正想请缨看看能不能出力,太子却话音一转:“你过来没用早饭?”

这意思是?南若迟疑点头:“是。”

太子便拽了拽摇铃,等内侍进来:“给南宫总旗拿份早膳来。”

南若就立刻谢恩,心里再次感慨当代好老板,能惦记着员工没吃早饭还叫人给送餐的老板不多了。

南若吃早饭的时候,太子叫来了谭瑛和常青,他本打算回避,太子却止住了,叫他就在这吃。

南若便了然,这是要证明确实按照叮嘱关照他了。

于是太子三人在旁谈正事,南若一个人捧着粥在旁慢慢喝,防止发出声响,就这还被两人连连投来视线。

而果然如他想,太子将安宁布政使的折子给两人,叫他们以甄采出错为由去问责。

同时也知道了谭瑛和常青这两日查到了什么。

叫南若意料之外的,杨焘竟然真的是自杀,他在文芝海边的功过崖上悬石上吊,留下的认罪书也是他亲笔写的!

之所以如此确定,除了仵作验尸结果,是他的管家和妻子亲口承认。

杨焘写认罪书和上吊时两人就在旁边亲眼看着!

南若一时有点没反应过来,等太子抄起手边的折子重重摔到地上,一股难以言喻的愤意从心口涌了上来,堵在喉咙,半晌发不出声来。

推荐热门小说穿成男配长子,本站提供穿成男配长子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穿成男配长子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五十一章 冤屈 下一章:第五十三章 证据
热门: 宫花红 爆红后,我和渣过的总裁在一起了 倦色ABO 草莓人生 论救错反派的下场 [穿书]校霸心上小奶糕 你喜欢的人设我都有[娱乐圈] 睡醒成了影帝的猫 红玫瑰·二小姐的宠妻 深宫巨孽(赝品太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