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名字

上一章:第四十六章 人设 下一章:第四十八章 大事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四十七

和乐融融的吃完饭,南若本想着找机会跟太子说两句,却被荣王叫走。

“我带你去见母后和长乐!”

南若看向永昭帝,毕竟他现在是外臣。

永昭帝并未在意,笑道:“去吧,皇后和长乐的确好些日子没见你了。”

南若便被荣王牵着去往椒房殿。

走过了紫宸殿,荣王忽然拽拽他的手:“跟我来!”

然后拉着他拔腿就跑,边跑边朝后头一众宫人喊道:“我要带谷哥儿去看我的宝藏,不许跟过来!”

南若只能跟着他跑,抽空回头看了眼,发现宫人们不紧不慢的缀在后头,神色一点都不慌张,看来已经习惯了。

荣王拉着他跑进了西边一座殿宇,殿里空荡荡没有人住,庭中一棵高大粗壮的常青木绿荫如盖。

“这里。”荣王拉着他到树下,然后三两下便爬了上去。

南若一惊,没来得及拉住,只能撩起下摆塞进腰带跟着爬上去护住。

好在这棵树枝干横生并不陡,踩着两边的粗枝,别说荣王,五六岁的小孩都能轻松上去。

荣王并没爬太高,在树干交缠成三角的地方停下来,回头冲南若招手:“快上来,过来,给你看我的宝藏!”

南若从另一个枝干上去,入目是一个大的有些离谱的鸟窝,上面盖了一个更大的草棚,似给鸟窝遮风挡雨,只留了一个出口,恰好正对他这个方向,里头看到的不是鸟,而是一块藏蓝绸布。

荣王掀开绸布,露出里面的东西:“看,这些都是我的宝贝!”

被一片珠光宝气炫到的南若:“……”

不愧是皇子。

相比之下他这个首富之子弱爆了,里头令人炫目的金玉宝石只有皇家才能拥有,其他人有也得憋着偷偷把玩,敢拿出来先洗净脖子。

“殿下真厉害,竟然会想到藏在这里。”他哄道。

荣王得意:“我叫父皇下旨,没有我准许谁都不能到树上来,父皇母后都不知道我在里面藏了什么宝贝!”

南若心道你父皇母后怕比你更清楚里头有什么,若有相机,估计能当场拍下来等你长大挂墙上给你看。

正开口继续哄两句,却见荣王眉眼忽然耷拉下来,小大人似的叹了口气:“这当然是不可能的,其实父皇和母后早就知道了。”

他扶着树干坐下来,低头顺着晃荡的双腿往下看:“他们也知道。”

十多个宫人静静站成一堆在他正下方,齐齐抬头,双手微抬,以防他掉下来能第一时间接住。

南若对上那十多双眼睛,心头一突,有种身处鬼片的悚然,对荣王突然的变化反而没有多么惊讶,大概这一次两次见过的“影帝”太多,有抗性了。

“陛下和娘娘只是关心王爷。”

荣王冲他一笑:“你别怕,咱们在这上面说话,他们听不到。”拍拍他身边的空位,示意他坐过来。

南若坐下,轻声问:“王爷是不是有话要跟我说?”

荣王点头:“我刚刚在父皇面前说的是玩笑话,你不要当真。”

“王爷说的是……”

荣王就看着他叹气,肩膀跟着耸起又塌下来,很无奈的样子:“他们听不到的,你放心,我也不会跟别人说。”

南若没有出声,只面上露出你怎么突然变样的错愕。

荣王又摇着头叹了口气:“没办法,父皇和母后喜欢,我只能当个小宝宝,母后跟长乐笑我是妈宝,可我跟她撒娇,她又很高兴。”

一脸大人事真多搞不懂的表情。

南若被从他口中说出妈宝两个字呛了一下。

荣王似乎只是想找个人倾吐烦恼,看着眼前绵延不见边缘的琉璃金瓦,惆怅道:“你说人为什么会长大呢,长大一点都不好,我不想长大。”

南若看向不远处从屋瓦中冒出头来的桂花树,正值花期,花朵金灿灿挂满枝丫,仿佛能闻到空气里甜甜的香味。

“我觉得长大很好。”他说,“长大了就可以做更多事。”

他前世在荣王这个年纪的时候,补习班和没完没了的作业让他每天睡觉前都恨不能醒来就成年。

“这倒是。”荣王煞有其事地点头,“长大了就可以不让他们跟着我,想去哪里去哪里,父皇巡视只去江南,我都看腻了,我想去草原想看沙漠,还想跟船去海钓……”

他眉飞色舞,整张脸发着光,但很快低落下来,很小声的叹了口气。

“殿下会见到的。”南若只能顺着他道,“待殿下成亲搬进王府便可以带王妃外出游玩。”

荣王歪头很无奈地看了他一眼,透着大家都明白别装了不用说瞎话的直白,语气失落又有点失望:“连谷哥儿也变成跟大人一样了,大家都这样,唉,还是不长大得好。”

他神色低落:“我是亚子,我只想一辈子做亚子。”

这话南若接不了,甚至想捂住耳朵表示自己压根没听到。

亚是第二的意思,荣王的小名是永昭帝亲自取的,大笑说荣王是他的第二子。

当时傅皇后去世不久,郑皇后虽未进行册封典礼,却已经有了皇后的名号,当时郑皇后独宠,永昭帝说出要与她一生一世一双人,又在郑皇后诞下龙凤胎当日放言永不纳妃。

这样盛宠让太子地位尴尬,也叫朝臣不满,傅太后更是气得病倒。

于是便有了亚子这个乳名,意思荣王永远在太子之后。

不过,南若目光微妙,永昭帝将荣王大名的起名权给了郑皇后,郑皇后在众多水部旁选了一个渊字。

这本来没什么,可太子名夏侯治。

一个渊,一个治,又是皇室,很难不让人联想到前世某个盛极一时的朝代。

一个爷爷一个孙子,太子凭白矮了两辈。

他不知道郑皇后是有心还是无意,应该是无意吧,毕竟历史上李渊的结局并不好——对一个皇帝来说。

所以他不能接这个话茬,生硬转移话题:“该去见娘娘了。”

有点后悔跟荣王上来,怎么就非要拉着他谈心,他看上去很像知心哥哥吗?

“不要!”荣王鼓起脸,一脸我就不下去有本事你自己去,“谷哥儿你变了,你以前不是这样的,我看出来了,你看长乐的眼神都不一样了!”

南若心里一突,他没想到穿越来第一个跟他说这句话的会是荣王,难道是小孩子比较敏感?

荣王看了看左右,凑过来小声说:“你是不是喜欢上别的小娘子了?”撞撞他的胳膊,“别怕,我不会告诉长乐的,告诉你一个秘密,其实她也不喜欢你。”

南若太阳穴突突,很想从树上跳去,小祖宗你可别害我了,我一点都不想听。

荣王也不要他回答,一脸我懂你不用说我知道,然后仿佛放下了一个大石头,长舒一口气:“这下好了,长乐不喜欢你,你也不喜欢长乐,这样我就不用再整日担忧了,如果父皇非要将长乐许给你,长乐肯定会不开心,她不喜欢你,不会对你好,你也不开心,我不想让你们不开心。”

南若微怔。

荣王眉眼弯弯,依然天真,却不是什么不懂的天真:“你放心,今日在父皇那儿我是最后一次将你们放在一起,以后我不会这么说了。”

南若轻声道:“谢谢王爷。”

“叫我渊哥儿!”荣王叉腰,“你以前都这么叫的,小时候还背着我叫我弟弟,我记着呢。”

南若笑笑。

小时候荣王和长乐经常一起进出,小若谷也连带照顾了他一段时间,荣王没有长乐活泼好动,总爱哭要抱,他背着他一边哄着弟弟乖,一边去追长乐公主,没想到荣王竟然还记得。

荣王倒也没有特别失望,只很无奈的用全身一起叹气:“算了,我就知道。”

他晃荡着双腿:“你看好奇怪,明明我有名字,可现在除了父皇母后,还有长乐和太子哥哥,再没有人会唤我的名字,还不如直接给我起名叫王爷呢,夏侯王爷,夏侯殿下,哈哈哈……”

乐了一会儿,他大人似的拍拍南若的肩,给他出主意:“你要不是不想娶长乐,就快点升官,最好当个指挥使当个大将军,父皇肯定就不会将她嫁给你了。”

南若目光一动。

荣王却没再多说,安静下来看向远处。

南若转头看了眼,似乎在他还带着婴儿肥的侧脸上看到了一丝忧郁?

他蹙了蹙眉。

荣王忽然探身到鸟窝边,从里面取了个东西,然后扶着树干站起来:“走吧,我们去见母后。”

说完带头蹭蹭蹭下了树。

南若紧随其后。

到了椒房殿门口,荣王忽然换了只手牵他,待跨进门里,撒开手蹦蹦跳跳冲着郑皇后扑去:“母后,快看我带谁来见你啦!”

南若手心一沉,下意识握住,低头看到了一颗龙眼大的绿宝石。

“……又在宫中乱跑,还带着谷哥儿,小心你父皇罚你……”

“才没有,我带谷哥儿去看我的宝藏了,我想挑一个送给谷哥儿,挑了好半天……谷哥儿快来,给母后看看我送你的宝石!”

南若抬头,面带笑上前。

他在椒房殿并没有待太久,毕竟如今身份不同,一盏茶的功夫打个招呼便好,长乐公主大约并不想见他,借口午睡没有过来,郑皇后很无奈的数落了几句。

南若自然表示理解。

虽说男女七岁不同席,实际上大燕默认的分界线是十岁,大概觉得年龄从单数变成双数才是真正脱离了儿童范畴,十岁之前一起玩闹无所谓,过了十岁便得遵守礼法保持距离。

于他和长乐公主而言都是好事,都能松口气。

出了皇宫,南若跨上马,扬鞭前回头看了眼巍峨的宫门,没有了之前的震撼和欣赏,只觉得像是一个巨大的怪兽,在悄无声息地吞噬着里面的每一个人。

推荐热门小说穿成男配长子,本站提供穿成男配长子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穿成男配长子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四十六章 人设 下一章:第四十八章 大事
热门: 反派摄政王佛系之后[穿书] 致命的温柔 是渣男就死一百遍 七日约 最好的我们 黑暗主宰 [综]审神者总想掉个剑 乡艳村妇野性难驯:乡村小混蛋 刀破苍穹 升级专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