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1章

上一章:第220章 下一章:第222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在顺风顺水的环境下,人性的缺点都被隐藏了起来。只有在面对困境的时候,一个人的本性才会真正显露出来。

倒不是说江夏或者陆少阳的本性有问题,而是生活永远不是童话故事,也不会是小说,偶尔有些不顺和挫折,在解决这些难题的过程中,我们会对这个阶段的人生有着别样深刻的记忆。

安安又一次被请家长了,这次是江夏和陆少阳一起去的学校。

“安安爸爸妈妈,你们好!感谢你们能够抽空来参加这次的座谈会。”

安安的班主任老师是个年轻的女人,她应该是刚毕业不久,面对两位气场强大的家长,她喉咙不由得一紧。

早在安安入学的时候,校长就亲自跟她说过陆佑安的情况。

父亲是最年轻的将军,母亲是大型集团公司董事长。

接触到陆佑安本人之后,她发现这个小孩特别聪明,小学念了两年,九岁念初中一年级。

在他的同龄人还在学习拼音和加减法的时候,他已经能够在全国奥数青少年组比赛中拿到第一名的好成绩,英语的口语、计算机水平甚至比授课老师还要好,各科成绩都是年级第一名。

“是这样的,他在最近的微机课上入侵了学校的网络。以至于学校每台计算机在开机的时候都会显示一句话:大家好,我是初一三班的陆佑安,很高兴认识你们。”

说到这里,年轻的班主任老师不知道自己应该露出什么样的表情。

安安这孩子让她又爱又头疼。

陆少阳额角抽了抽,这个臭小子!回去好好教训教训他。

江夏听了倒是不意外,安安的性格最近表现出了张狂的一面,也不知道是受到了什么刺激。

“老师,除了在计算机课上的表现,他是不是还有别的问题?”江夏的语气很肯定。

“嗯,是的。化学实验课上,他用实验桌上的材料制造了一片粉色的烟雾,影响老师的正常上课;体育课他经常偷懒请假,跑到看台晒太阳。还有一点,他好像有早恋的趋势。”

班主任老师说完之后,悄悄地看了一眼安安父母的表情,她这么说安安,他们不会生气吧?

“没关系,老师你不用担心。孩子给学校和班级添了这么多麻烦,我们当家长的十分抱歉。谢谢你告诉我们他在学校的表现,我们希望你能够把他当成初一年级的学生来要求他,批评和惩罚是应该的。”

陆少阳这是第一次给儿子擦屁股,他完全没有想到儿子在学校会是这样的表现。

刘阮和陆海铭是父母和江夏一手带大的,等他跟两个孩子长期生活在一起的时候,他们已经早早地渡过了调皮捣蛋的阶段。

只有安安,这个孩子从出生起他们就一直都在一起。

安安的性格,也不知道像了谁!

这天下午放学,陆佑安慢吞吞地收拾着自己的书包。晚上回去肯定会挨揍的吧?

爷爷奶奶现在又回老家了,爸爸凶起来的模样让陆佑安变成了苦瓜脸。

“安安,谢谢你给我讲题。”同桌的女生今年十三岁,足足比安安大了四岁。她是个圆脸圆眼的可爱女生,笑起来嘴角有两个漂亮的梨涡。

“你在担心今天请家长的事情吗?”女生没有离开,而是担心地看着陆佑安。

经过快一年的相处,他们已经成了很好的朋友。

安安点了点头,有气无力地趴在课桌上,“完了完了,老师肯定把我在学校的表现都告诉了爸爸妈妈。”

女生有些不解,“安安,你明明知道自己做的事情是不对的,那你为什么还要去做?”

趴在课桌上的陆佑安回头,见教室里的同学都走得差不多了,这才开口道:“他们背地里都笑话我,说我是豆芽菜。我只是想证明自己,所以弄了这些动静出来。”

女生想了想,从书包里拿出一个大白兔。

“回去好好跟你爸妈说清楚,我觉得他们未必不会理解你。安安,你不用证明你自己,你很厉害!那些背后说你坏话的人其实是嫉妒你。”

走到校门口,陆佑安将大白兔的糖纸拆开,把糖果放进嘴里。然后抬头的时候,他看到了爸爸的军绿色吉普车。

完了,今天接他的人变成了爸爸!不是周叔叔!

磨磨蹭蹭来到吉普车旁,安安拉开后排座位无精打采地坐了上去。

“爸爸,下午好!”

陆少阳坐在驾驶席位上,扭头看了一眼声音小小的儿子,“我以为你变成乌龟了。”

安安拉了拉书包带子,车里只有他和爸爸,气氛有些紧张。

叮嘱安安系好安全带,陆少阳发动汽车。他除了见到安安的时候说了一句话之外,再也没有开口说别的。

安安低着头,丝毫没有注意到车子行驶的方向并不是自己的家。

当车子在打靶场停下来,安安奇怪地看向陆少阳。

“爸爸,我们不回家来这里做什么?”

陆少阳解开安全带,睨了一眼儿子,“下车你就知道了。”

还是上次他带江夏打靶的打靶场,考虑到安安年纪小,陆少阳选择了俯卧射击的气-枪。

安安并不是第一次摸枪,他去部队训练过好几次,只是射击一直都是他的弱项。他不明白为什么爸爸会带他来这里?

等安安做好射击准备,靶场来了一个跟安安差不多大的小少年,见到陆少阳,小少年有些激动地跑过来。

“陆叔叔!”

“阿伟,下午好。你们俩个比一场,怎么样?安安,你要是赢了阿伟,今天老师说的事情我可以当做没有听到,我保证你妈妈也不会批评你。”陆少阳挑眉看向安安。

安安的视线落在名叫阿伟的男孩子脸上,他也太黑了吧!跟块煤炭似的。

“比什么?”他没有答应,而是问起了比赛项目。

陆少阳对儿子的态度十分满意,“射击、骑马、五公里障碍跑。”

这些项目都是陆佑安暑假期间在部队练习过的,他虽然运动细胞不发达,但是训练多了也能排上中上水平。

“好!”陆佑安答应下来,然后转头看向黑炭,“你好,我叫陆佑安,很高兴认识你。”

黑炭双眼发光,笑着露出来的牙齿雪白。

“我知道你,是个天才!你好,我叫郝伟,很高兴能够跟你一起比赛。我们先说好,友谊第一,比赛第二。无论谁输了,我们都是好朋友,可以吗?”

安安点了点头,他很喜欢这个耿直的同龄人,他身上有一种单纯的气质。

比赛的第一个项目是射击,五十米固定靶位,十枪,环数高者获胜。

“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两人商量之后,决定同时射击。

“开始!”

陆少阳身穿军绿色常服,呈跨立的姿势站在两个孩子背后。他在提出这场比赛的时候已经知道了结果,希望安安能够从这场比赛中领会到自己想要传递给他的信息。

五分钟之后,两人的射击结果出来了。

“想知道你们的成绩吗?”陆少阳手中拿着工作人员递过来的统计表。

安安有些不太确定,刚刚看阿伟的姿势,应该没少玩枪。

“安安的总环数:97环!”陆少阳心底有些吃惊,不过脸上没有表现出来。这几乎是儿子历史上最好的成绩。

听了成绩的安安并没有洋洋得意,他看了一眼郝伟,“我觉得,你的成绩应该比我好。”

郝伟难得笑而不语,他稳稳地站在安安身边。

“郝伟的总环数:100环!”陆少阳看了一眼儿子的表情,输得起才是好男儿。

“恭喜你!郝伟,你真厉害!97环已经是我的最好成绩了。”安安接受了这一比赛结果。

郝伟挠了挠头,“我也就会玩点枪,我学习很烂的,经常被我爸揍。”

接下来,进行第二项的骑马比赛。两人年龄相当,不过一个白得像馒头,一个黑得像煤炭。

安安在心里已经转化了对这场比赛的理解,他把比赛当成了游戏。结果固然重要,可是享受过程才是最根本的。

出乎陆少阳的意料,在骑马这项比赛中,他以微弱的优势赢了郝伟。

“看不出来,你骑马这么棒!”郝伟难得看到跟他并驾齐驱的同龄人,说话的时候声音里全是兴奋。

“你也不赖!我运气比你好一点点。”

安安在工作人员的帮助下从马匹上下来,到底年纪小,他刚站稳便觉得大腿疼。倒是另一边的郝伟活蹦乱跳的,看起来精力十足。

陆少阳来到儿子身边,“还要比吗?”他看出来儿子的大腿疼,连走路的姿势都变了。

“要的!”安安的眼里有着自己的坚持,他答应的事情就一定会做到。

两人休息了一刻钟之后,比赛继续进行。五公里的障碍赛,这对成年人来说都是个不小的挑战。

比赛开始之后,郝伟先于安安冲了出去,这是一场拉锯战,并非一开始冲到前面就是胜利。安安以前跑过,所以在比赛之前就好好规划了一下策略。

六月已经正式进入夏天,今天天气很温和,有太阳但是温度并不是很高。

现在是下午六点,等他们跑完,大约是一个小时以后。那会儿天还没有黑,不会对他们的比赛增加任何难度。

陆少阳坐在车上,跟着他们前进。

他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地看到儿子身上的韧性,原本他想要借这个机会让儿子知道人外有人,山外有山,做人不要太得意。结果,让他看到了儿子身上的闪光点。

私底下,他和江夏讨论过无数次关于儿子的教养问题。

大概这是每一个家庭都会面临的共性。无论孩子本身是聪明的,还是平凡的,他们的身上或多或少都有需要我们大人帮忙纠正的毛病。

而这个纠正的过程,往往会带来不太愉快的感受。

陆少阳也想过狠狠批评一顿儿子,威胁他,让他以后不能在学校里捣乱。

可是,他也知道这样治标不治本。

训练过很多士兵的陆少阳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算是一位老师。

他冷静下来之后,决定把儿子当成一个有想法的成年人来对待。他也知道儿子在学校的表现或许有他的理由,但是这是不正确的发展方向。

夕阳的余晖照在两个大汗淋漓的孩子身上,这一刻,陆少阳忽然明白了身为父亲的责任。引导、影响比臭骂、打孩子更加有用。

到底是郝伟的体能更好,他比安安提前十分钟到达终点。

当安安知道自己输掉比赛的时候,他还在继续奔跑,他没有放弃自己的成绩。

等他终于冲过终点,安安看到了站在那里面露欣慰表情的爸爸,以及拿着水杯和毛巾准备递给他的郝伟。

“爸爸,我错了!”

陆少阳认真地看着对面的儿子,“说说看,你哪里错了?”

“我太幼稚了!用哗众取宠的方式来证明自己,这不是一个男子汉应该有的作为。我应该堂堂正正地拿出自己的实力,得到大家的认可。对于那些对我抱有偏见的人,我又不是钱,哪能让每个人都喜欢我。”

就这样,父子两人达成共识之后,一同开车回了家。

晚上,陆海铭给安安按摩,他了解到安安下午放学的比赛活动,便知道要是今天不舒缓舒缓肌肉,安安明天铁定连床都起不来。

对于一向不爱运动的安安来说,今天的活动超量了。

“安安,你在学校里开心吗?”陆海铭按压的地方正好是安安身上的穴位,帮助他解决肌肉的酸乏。

趴在床上,安安回头看了一眼陆海铭,“哥哥,我挺开心的,虽然班上的同学都比我大。但是,他们身上也有很多闪光的点和值得我学习的地方,老师对我也挺好的。”

“我一直担心你不能适应学校生活。安安,我不希望你成为程晨那种人。你只用体会学习的快乐,别的不要想太多。”

好不容易解决了小儿子的问题,江夏和陆少阳深切地感受到教养孩子的不易,也体会到做父母的付出。

7月,凌云集团宣布了一项新的规定:公司不提倡个人加班,工作是为了更好的生活,而不是成为生活的奴隶。

同时,集团内一直在宣导的精益理念成功植入每个员工的心中。不拖沓,不磨洋工,提高工作效率是每一个凌云人的座右铭。

安安和海铭放暑假便回老家去了,江夏和陆少阳因为工作的原因走不开。

而刘阮则是报名参加集训,暑假也在部队度过。

这样一来,江夏和陆少阳难得过起了二人世界。他们每天正常上下班,周末去周边游玩。做饭和家务虽然有阿姨,江夏偶尔也会给陆少阳一点惊喜。虽然,做出来的食物不一定好吃,但是每次陆少阳都很买账。

平静的生活中,因为江夏的高烧不退而打乱。

推荐热门小说穿成反派后妈怎么办,本站提供穿成反派后妈怎么办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穿成反派后妈怎么办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220章 下一章:第222章
热门: 韶光慢 男友收割机[快穿] 炎柱存活确认记录 天已微凉 小月牙 早安,卧底小姐 总有一天你会喜欢我(萌妻甜甜圈:亿万暖婚第7天) 原始乡村梦 唯一的星光 晨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