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9章

上一章:第218章 下一章:第220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被这么多双眼睛齐刷刷地看着,医生好不容易找回了自己的声音。

“手术很成功,接下来病人需要在重症监护室观察两天。等病人情况稳定之后,便可转入普通病房。”

重症监护室的管理十分严格,每天限定只能有两名家属穿上防护衣进去探视。

第一天进去探视的是陈淑芬和陆少阳,关于第二天的探视名额,稍微有了一点分歧。

“阿阮,你和海铭进去吧!”江夏站在透明的玻璃面前,手里牵着安安。

刘阮和陆海铭齐齐地看着江夏,“夏夏,你和安安进去探望就好。我们,等爷爷明天从重症监护室里出来再看也是一样的。”

安安看了看哥哥姐姐,然后仰头看着妈妈。

他从来没有见过妈妈这般憔悴的模样,全家人都因为爷爷的生病变了一个模样。

“你们表情这么凝重做什么?爷爷明天就可以回病房了。他说过,要带我们去玩的。”安安的声音坚定而又执着。

最后,还是刘阮和陆海铭进去了重症监护室。

两天之中,陆友德醒来过一次,然后又昏睡了过去。他的脑袋被包裹得严严实实,身上挂了各种仪器。医生说他的恢复情况很好,比预计苏醒的时间提前了。

第三天下午,陆友德被推出重症监护室的时候整个人已经完全清醒了过来。

他微微牵了牵嘴角,露出一个近似笑容的表情。

开颅手术跟别的手术不同,因为手术的过程中可能会牵动到神经,因此陆友德在病床上躺了足足二十二天,才在陆少阳的帮助下站在地上走了两步。

他的四肢乏力,如果不是有陆少阳扶着,他脸站稳都很难。

“你们别担心,这些都是正常的现象。病人只需要经过一段时间的康复训练,就能恢复到以前的状态。”

主治医生看了一眼陆少阳,用眼神示意他跟自己去一趟办公室。

“陆将军……”

“您叫我陆少阳就好。”陆少阳在主治医生对面坐了下来。

医生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难得有机会能够近距离接触到这位传说中的年轻将军,陆少阳给他的印象非常好。

“陆少阳,是这样的。在手术之前我跟你提到过,因为肿瘤的位置关系,手术的过程中难免会触碰到大脑神经。因此,你的父亲在未来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可能会出现一些异常的情绪。”

陆少阳的面色郑重,认真地看着对面的医生。

“比如说他的脾气可能变坏,有也可能动不动流眼泪,变成跟小孩子一样需要呵护的对象。最重要的一点,他的记忆力可能不如之前那么好。”

肿瘤虽然是良性的,但是开颅手术不同于切阑尾,大脑内的结构太过复杂,脑内神经控制着人体的表情、动作甚至是性格。

医生说的这些只是一个预警,具体陆友德会有什么样的变化,还得看他出院之后的表现。

“总之,我希望你们家属做好充分应对的准备。他被切除的肿瘤比乒乓球还大一点,能够恢复到现在的情况,实属不易。当然,病人本身的意志力也挺坚定的。”

从医生办公室出来,陆少阳没有直接回病房,而是来到吸烟区。

他从口袋里拿出一包香烟,点燃的香烟被夹在指尖,陆少阳似乎没有放到唇边的意思。

一支香烟就这么在陆少阳的手中燃烧殆尽,他又点燃了第二支,然后是第三支。

江夏找到陆少阳的时候,他刚刚从洗手间里出来。

“少阳,医生怎么说?”

陆少阳看向江夏眼底的青黑,嘴唇动了动,“夏夏,最近你辛苦了!”

“你说这个做什么?我听妈说刚刚主治医生找你了,他跟你说了什么?”江夏关切地看着陆少阳,她的鼻间嗅到了香烟的味道,不过她什么都没说。

“手术前医生提到过可能会出现一些后遗症,他刚刚告诉我,让我们做好心理准备。”

实际上,住院的这段时间,陆少阳已经发现了父亲的不对劲。

在家人对他表示关心的时候,他会悄悄地抹眼泪,露出害怕的神情;遇到自己不喜欢吃的菜,他会撅嘴挑出来,任由妈妈怎么说也不听。这不是孩子的表现是什么?

四十天之后,陆友德办理了出院手续。

他是坐着轮椅回家的,即便是有人扶着他可以走上几步路,却依然会满头大汗。

回到陆家,陈淑芬几乎所有的目光都围着丈夫转。带他复健,给他做好吃的,还要讲笑话给他听。江夏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婆婆,以前从来都是公公宠爱婆婆的一面。

在面对孩子们的时候,陆友德表现得很积极。

对着陆少阳和陈淑芬,他便学会了撒娇、耍赖。

只有在面对江夏的时候,勉强能够看到他生病之前的影子。

对于陆友德的变化,陆家所有的人给与了最大的包容和理解。他们把陆友德当成老人一样尊敬,又把他当成孩子一样爱护,他就是全家的核心。

“淑芬,你陪我出去花园里走走。”陆友德现在还没有完全脱离手杖,他需要一个支撑。

陈淑芬微微一愣,然后笑着说好。明明他们刚刚从花园里回来,他都不记得了吗?

“淑芬,把我的日记本递给我。”

“日记本不是刚刚递到你手里吗?”

“淑芬,我饿了,想要吃饺子。”

陈淑芬看着桌上空了的饺子碗,转身去厨房盛饺子的她眼泪流了下来。丈夫的记忆似乎越来越不好了,刚刚做的事情,眨眼之间忘得一干二净。

陆友德似乎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他想不起昨天自己做了什么事情。于是,他开始有了写日记的习惯。

知道公公一个人就够婆婆忙活的,江夏把集团公司的大部分事务都分给了下属,只有重要的事情由她来断绝。她开始张罗从郊区买新鲜的土鸡蛋回来给公公补身体,家里的大小事情她尽量帮陈淑芬分担。

江夏每周只会去一趟公司开会,平时都是在家里办公,偶尔有紧急的事情,小赵会找上门来。

到这时,江夏才切身体会到,公公婆婆替他们这个家分担了多少。

年底了,家里要做一次彻底的清洁。预约家政公司,配合家政公司把家里所有的窗帘、地毯、沙发套全都拆下来清理。即便不用江夏亲自动手,她也需要合理做出安排。

家里的水果没有了,买!家里的蔬菜没有了,买!陆友德每天都要吃的药没有了,买!

江夏通常不是在买东西回来的路上,就是在去买东西的路上。

加上最近安安因为天气降温突然发高烧,江夏守在安安的床头,累得坐着睡着了。

陆少阳推门进来,摸了摸安安的额头,然后抱着江夏回房休息。

“夏夏,我会把家里的一切事情承担起来,以后不会让你这么操心。”

第二天,家里便多了一名四十八岁的中年妇女,她告诉江夏,自己是陆少阳请来的生活助理。有了这位大姐的帮忙,江夏的日常的确轻松了很多。

过年之前,陆友德已经能够甩开手杖自由行走了。他现在的身体状况不允许他奔跑,但是走路完全不成问题。

老邻居刘大爷知道陆友德的情况之后,特意不顾麻烦每天都转两趟公交车,在军区大院的保安处登记之后进入陆家陪陆友德下象棋。天气暖和的时候,他们还会约着一起遛鸟。

陈淑芬不放心陆友德一个人出门,每次外出的时候她都会陪着。

但是,陆友德总归是个大人,陈淑芬不可能一直寸步不离。

这天等陈淑芬叠好衣服从房间里出来,客厅已经没有了陆友德的人影。

“老陆,老陆,你在哪里?”陈淑芬找了半天不见人,慌了起来。她连忙给江夏和陆少阳打电话,告诉他们陆友德不见了。

问了大门口的保安,他们说陆友德大约半个小时之前一个人出门去了。

江夏直接中断了正在进行的会议,她吩咐鲁方国开车去后海的陆家,看看公公是不是找刘大爷去了。

找到刘大爷家,他表示自己今天一直在家,陆友德没来过。

听说陆友德有可能走丢,刘大爷带着帽子和围巾出了门,陪江夏一起挨个问附近的邻居有没有看到陆友德。

陆少阳见天空飘起了雪花,向上级申请之后,调取了军区大院附近街道的监控。然而,监控只能看到陆友德大致的去向,毕竟这个时代监控还没有普及,不能每个主要干道上都安装。

李定坤和周海笙也行动起来,这么冷的天,陆友德到底去哪里了?

在陆友德始终了六个小时之后,陈淑芬的眼睛都哭肿了。

她最担心的是丈夫不小心掉进河里,或者在路上出了交通事故。万一他不小心晕倒在地,没有被人发现怎么办?

北京大大小小的街头,都有人在寻找一个穿着黑色羽绒服,带着灰色毛线帽子的老人。

坐在公交车上,陆友德不小心睡了过去。直到公交车到站,他懵懵懂懂从车上走了下来。

这是哪里?

他要去哪里?

公交车已经开走,而陆友德一个人在偏僻的郊外站台坐了下来。

他翻开自己的背包,里面除了一支笔和一个日记本之外,还有一袋巧克力糖。

拆开巧克力的包装纸,陆友德一边吃一边笑,下次再给安安买一袋新的糖果,他现在饿了。安安是谁?安安是他最小的孙子,可聪明了,小学只念了两年就毕业了。

吃完了巧克力,陆友德打开日记本。

里面除了记录每天做了些什么之外,一点有用的信息都没有。

对了,他的脑海里突然浮现一串电话号码。陆友德连忙找笔记录下来,省得自己又忘了。左右看了看,周围荒郊野岭的根本没有电话亭。

雪越下越大,陆友德裹紧了身上的衣服。早知道应该再穿一件大衣出来!

陆友德的脑海里浮现一些图片,整齐的衣柜,还有一个女人的声音,“老陆,你就在客厅里看书,我去把刚刚收回来的衣服叠好。出去要跟我说一声。”

他好像没有听话,自己一个人跑出来了。

“嘀嘀嘀!”耳边传来汽车的喇叭声,把陆友德从思绪中拉了回来。

“大叔,你一个人坐在这里干什么?”公交车司机原本都准备开走了,他扭头的时候看到坐在站台上的陆友德。

这里平时都是一些郊区的老百姓坐车进城,从来没见过有人在站台停留的。出于关心,公交车司机从驾驶席位上走了下来。

看到公交车司机,陆友德哭了,“我……我迷路了。我不知道自己家在哪里,我也不知道自己叫什么名字,为什么会在这里。”

公交车司机见陆友德嘴唇都冻乌了,连忙背着他上了公交车。

“大叔,你坐稳了!我们现在进城,我送你到公安局,让他们帮你找到家人,好不好?”

由于自己还在工作,司机只能把公交车开到总站之后,然后让同事来帮自己代班。知道陆友德饿得不行,他连忙带陆友德吃了一顿热腾腾的饭,然后把他送到了公安局。

陆少阳接到公安局打来的电话,连忙拨了好几个电话出去。

“爸找到了!”

五辆汽车几乎同时在公安局门口停了下来,陆少阳、江夏、李定坤、周海笙、乔治分别从车上下来。

好心的司机已经离开,陆友德一看到陈淑芬便开口道歉。

“对不起,对不起!我没有听你的话,我错了!”

看着孩子一样的陆友德,陈淑芬长舒了一口气。她牵着老伴的手,握得紧紧的,“没关系,我们回家吧!你冷不冷?饿不饿?害不害怕?”

好在有惊无险,陆少阳在公安局做了登记之后表示感谢,然后才带着陆友德离开。至于那个好心的司机,明天一定要亲自上门道谢。

这是陆友德手术后遗症最严重的时候,江夏和陆少阳专门带陆友德去医院复诊。

“你们放心,他的情况不会继续恶化。手术对老人大脑带来的影响会慢慢变弱的。所以,他不会一直记性差,也不会一直都是小孩子脾气。好比你们手上划了一道伤口,需要愈合的时间。久而久之,恢复到受伤之前的模样也是有可能的。”

自从陆友德差点走丢之后,陈淑芬无论去哪里都会叫上老伴一起。

他们的感情似乎在陆友德生病之后变得更好了,江夏看到了婆婆对公公的爱护。

果然,翻过年之后,陆友德的情绪好了很多,他不再那么小孩子脾气,记忆力也在慢慢恢复。

这天,陆友德趁陈淑芬在院子里浇花,找到江夏。

“夏夏,我可以请你帮我一个忙吗?”

推荐热门小说穿成反派后妈怎么办,本站提供穿成反派后妈怎么办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穿成反派后妈怎么办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218章 下一章:第220章
热门: 以退为进 掌事 千亿宠婚 绾青丝 重生之真不挖煤 一刀劈开生死路 后宫:甄嬛传2 女配是大佬[快穿] 我在灰烬中等你2 十二年,故人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