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2章

上一章:第211章 下一章:第213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面对这位历史上的伟人,江夏屏住了呼吸,她想了想还是决定把自己的感受全都说出来。

身处在时代的浪潮中,尤其是凌云集团本身代表了很大一部分民营企业的问题,江夏希望不仅仅是为自己,也为了同样面对困难,在夹缝中求得生存的民营企业。

在对方的眼里,江夏看到了鼓励和肯定的眼神。

“嗯,你说的问题我都知道了。希望下次有机会,还能跟你好好聊一聊。”

直到江夏坐在回家的车里,她还有些精神恍惚。

她刚才没有说什么不该说的话吧?她的态度是不是有点尖锐?

陆少阳看了看身边茫然发呆的江夏,在等红灯的时候一把拉过她的手,“夏夏,别想了,回去填饱肚子好好睡一觉。”

国庆节的表彰活动在新闻联播里占据了不小的篇幅,尤其是江夏的发言,在人民日报上有详细的报道。

敢于说话,敢于说实话,这是人民日报对江夏的评价。大有前途,未来可期,这是人民日报对凌云集团的肯定。

凌云集团火了,江夏也成了名人,她收到了很多采访的邀约。

按照江夏的性格,她不喜欢站在聚光灯下。可是,为了凌云汽车,为了凌云集团未来更好的发展,江夏在仔细筛选之后,答应了接受部分单位的新闻采访。

在一个秘密的安全中心,关押着一群精神不太正常的人。他们中有科学家,也有邪教成员,苏晓月是最不起眼的那一个。除了最开始的胡说八道,她在明白了自己的处境之后,十分后悔说出自己是重生者这件事。

还好,她只是被当成了精神病,没有送去做切片实验。

在过去的六年中,苏晓月表现得很好。顺从地参加安全中心指定的工作,还能顺便安抚身边情绪不正常的人。

就算她表现得再好,她也没有出去的机会,只能一辈子都活在这个牢笼之中,接受工作人员的监视。

当苏晓月在新闻联播里看到江夏,她几乎以为自己的眼睛花了。

是她!真的是她!

江夏不仅嫁给了陆少阳,还成了优秀企业家的代表,活得光鲜亮丽。不像她,被限制了人身自由不说,还被当成疯子、危险分子。

接下来的一个星期,苏晓月总能在电视里看到江夏的身影。

她坐在宽敞明亮的直播厅里,打扮得漂漂亮亮接受采访,说起自己的事业、说起自己的家庭、说起自己的想法,江夏的每一句话都在刺激着苏晓月的神经。

“我没想到能成立集团公司,我最初的想法只是让家人吃饱饭、过上富足的生活。”

“我有三个孩子,他们都是我的骄傲。”

“我最感谢的人是我的公公婆婆,他们一直支持我的事业。我想对他们说:你们辛苦了!”

苏晓月手中的塑料勺子在她的大力捏握中断成两半,凭什么江夏可以生活得这么潇洒,而她要这么凄惨?

她要拉着江夏一起下地狱!

经过精心的筹划,苏晓月在几天之后的一个夜晚突发疾病。安全中心的医生束手无策,只好让工作人员把她带到外面的医院就医。她的情况很危急,要是拖下去的话可能会有生命危险。

“怎么回事?”安全中心的负责人半夜被叫了过来。

“苏晓月现在有生命危险,必须马上送去医院救治。”医生脸上都是汗水,毕竟病人连血都吐出来了。安全中心的设备有限,无法做进一步的检查。

考虑到苏晓月最近几年来的良好表现,负责人同意了。人命关天,可不能开玩笑。

被送去医院的路上,苏晓月苍白的脸上多了一丝诡异的笑容。

江夏,我来了,你准备好了吗?

接下来的事情虽然费了一些周折,苏晓月还是顺利地从医院逃了出来。她因为体力不足和身体的不适,倒在一个胡同里,被一个好心路过的老婆婆救了起来。

“丫头,你是不是遭了啥大难?”婆婆见苏晓月面色如纸,关心地问道。

苏晓月知道自己得骗过这位老婆婆,博取到她的同情心,才能在她家借宿。不然的话,她不能保证自己出去会不会被安全中心的人抓住。

“婆婆,我……”苏晓月的声音哽咽了,“我丈夫知道我肚子里怀的是女儿,就把我打流产了。我身体还没有缓过来,他不允许我再家里做小月子,让我去厂里上班。婆婆,我不想活了。”

听了苏晓月这么悲惨的遭遇,婆婆把苏晓月带回了自己家。

“丫头,你先在婆婆家住下来。反正婆婆都是一个人,等你身体养好了,你再回去跟你男人好好商量着过日子。”

为了装病,苏晓月付出了伤害自己身体的代价。从医院逃出来已经消耗了她所有的体力,因此她在婆婆家昏迷了一天一夜才醒过来。

等身体缓过来之后,苏晓月开始到凌云集团门外蹲点。她出门之前装扮了一番,倒是不用担心被安全中心的人发现。谁能够想到,她逃出来不过是为了报复江夏。

等了一个星期,就在苏晓月想要放弃的时候,她终于在凌云集团门口等到了江夏。

“少阳,你怎么来了?”江夏从公司出来,意外地看到了站在军绿色吉普车旁边的陆少阳。

陆少阳从背后拿出一束鲜花,“我来接我老婆下班,你工作辛苦了。”

江夏一看这花,便知道他今天去了鲜花谷,包扎得这么丑,应该是陆少阳自己做的。

“走吧,我们回家之前先去一趟儿童福利院。听说有孩子发烧了,我不放心,还是亲自过去看一看。”

江夏上车之后,探出头看了一眼外边。

“怎么了?”陆少阳刚刚护着江夏的头,让她上车,这会儿发现江夏探头出来,关心地问道。

江夏摇了摇头,“没什么,我总觉得有人在看我。”

军绿色的吉普车开走之后,苏晓月从灌木丛中抬起了头。她的牙齿咬得咯咯作响,江夏!总算是让我等到你了!想起上辈子陆少阳对自己的冷淡,再对比这一世他对江夏的温柔,苏晓月现在气愤得只想暴走。

然而,苏晓月很快就发现自己没有下手的机会,江夏身边是有保镖的。

她明明还没有采取行动,却差点被那个冷硬的男人发现自己的动机。

跟踪了半个月之后,苏晓月弄清楚了陆家的位置。可是,那里是军区大院,她进不去。

夜里,躺在婆婆家的床上,苏晓月把自己蜷成一团。她费尽千辛万苦从安全中心逃出来,结果发现自己根本没有办法对江夏实施报复,她连接触到江夏的机会都没有。

不能这么便宜了她!

一定还有别的办法!

婆婆虽然没有赶她走,可是最近婆婆话里的意思明显是让她找机会跟丈夫好好沟通。

哪里来的丈夫?不过是她杜撰的而已!苏晓月知道自己不可能一直住在婆婆家,所以这件事必须尽快解决。

一旦拖久了,被安全中心的人抓回去,她可就前功尽弃了。

于是,苏晓月开始找江夏身边的人下手。她在跟踪了刘阮三天之后,在一个放学的下午,她终于找到刘阮落单的机会,一棍子把她打晕了过去。

看着躺在地上的刘阮,苏晓月红色的眼眶迸发出厌恶的光。

陆家继女,是她除了江夏之外,第二讨厌的人。

上辈子,要不是有刘阮和陆海铭挡在她和陆少阳之间,他们怎么可能是那样的结局!

晚上七点,江夏焦急地站在门口张望,刘阮到现在都还没有回来,她心慌得厉害,好像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已经发生。

“少阳,阿阮现在都没有回来,我不放心!我们去武馆接她,好不好?”

周三的下午,刘阮放学之后会去武馆上一个小时的兴趣课,然后才会回家。按照以前的作息,她应该在六点半之前就会回来。今天推迟了半个小时不说,连个电话都没有。

陆少阳拿着车钥匙,跟江夏一起从家里出发。

等他们一路开到武馆,都没有看到刘阮的身影。问了武馆的人他们才知道,刘阮今天下午根本没有来上课。

“怎么办?”江夏一下子抓住了陆少阳的衣襟,“对了,阿阮手上有可以定位的手表。少阳,我们马上去计算机研究中心!”

其实只要有电脑的地方,都可以查看定位。但是,江夏不想让公公婆婆担心,于是选择到计算机研究中心去。

陆少阳答应下来,拿出手提电话播了一个电话出去,他现在几乎可以确定,刘阮一定是遇到了危险。只是,不知道到底是谁带走了刘阮,她现在还好吗?

一路疾驰到计算机研究中心,江夏很快找到了刘阮的定位。

“在凌云集团所在的大楼里?阿阮去哪里做什么?”

陆少阳表情有些严肃,他可不认为刘阮是自己去的。刘阮的性格陆少阳十分清楚,她不是个会让家里人操心的孩子,而且无论刮风下雨,她的武术课程从来没有中断过。

定位只可以找到方向,凌云集团所在的大厦一共三十层楼。

他们也不知道刘阮现在到底在几层楼,跟谁在一起?

等江夏和陆少阳赶到凌云集团楼下,一个五十人的小分队已经等在门口。

“首长!”

陆少阳来到小分队的面前,“辛苦你们了!失踪的人是我的女儿,根据她身上的定位显示,她现在就在这栋大楼里面。具体所在的楼层,以及她身边的人未知。我推测,他们极有可能在顶楼。队长,人员安排交给你来负责。”

江夏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缓缓吐出。

刘阮遇险会不会跟她最近连续上电视和新闻有关?

对方如果是为了钱,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有给她打电话?

大厦的顶楼,刘阮已经醒了过来。她在背后传来棍风的时候已经意识到自己成了别人的目标,可是那个时候已经没有时间给她做出反应。她是后悔的,要是被师兄知道自己这么容易就被打晕了,一定会笑话自己的。

不得不说,刘阮很心大。

被抓住了的第一时间不是关心到底是谁抓了自己,而是怪自己当时没能做出最好的防御。

此时的天已经完全黑了,刘阮被夜风一吹,脑袋更加清醒了。后脑勺的疼痛提醒着她,自己现在被不知名的人绑架了,所在的位置像是某大厦的楼顶。

“醒了?”苏晓月这会儿背对着刘阮,她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塔台,然后转过身来。

在黑暗的环境下,刘阮看不清楚苏晓月的长相,她听出来了对方是个女人。

“你为什么把我带到这里?你这是犯法的行为,知道吗?”刘阮的手被绑在一起,她尝试着挣开,却发现绳子绑得很紧。

苏晓月弯下腰来,撩开脸旁的碎发,“刘阮,你真的不认识我了?”

好半天,刘阮才回过神来,“你是,苏老师!”

想起镇上的传闻,刘阮不由得心里一颤,苏老师是因为精神不正常被人带走的。她现在居然出现在这里,还把自己绑架了。

跟疯子讲道理是永远讲不通的,所以刘阮放弃跟她沟通。

苏晓月从地上捡起一把刀,对准刘阮。

“站起来!”

刘阮不敢不从,她的双手被绑着,站起来这个动作格外艰难,可是对面的苏晓月丝毫没有帮忙的意思。

“快点,别磨磨蹭蹭的。”苏晓月的声音比天空还要黑暗。

等刘阮站起来,苏晓月便拉过她的胳膊,推着她爬上楼顶的塔台。她手中的刀放在刘阮的腰间,似乎只要她稍有反抗,这把刀就会刺入刘阮的腰间。

换做是别的女孩,遇到这样的情况早就吓哭了。

刘阮没有,她一边按照苏晓月的要求执行,一边思考:手腕上有定位,夏夏和爸爸应该很快就会找过来。苏老师抓住自己,最大的可能就是要挟他们。她应该如何自救?

“苏老师,你这些年过得好吗?”刘阮沉着地开口,打算分散苏晓月的注意力。

刘阮不开口还好,一开口就刺激了苏晓月的神经,她气愤地推了一把刘阮,让她跌坐在塔台的地上。而她自己,也紧跟着刘阮来到塔台中间。

“看看这里的风景,美吗?”苏晓月右手拿着刀指着楼下的灯火阑珊。

这里几乎可以算得上这座城市的至高点,塔台在楼顶围墙的边缘。楼顶的围墙足足有一米五高,就是为了预防发生坠落的危险。塔台原本是被锁着的,锁已经被苏晓月用暴力给破坏掉了。

刘阮不着痕迹地挪动了一个位置,她得离这个疯子远一点。

“说!我让你说话!”苏晓月一脚踹向地上的刘阮。

刘阮闷哼一声,然后惊喜地看着下面,“爸爸,你总算是来救我了。”

趁着苏晓月回头的瞬间,刘阮一脚踢飞了苏晓月手中的刀。只要没有了凶器,她就算是被绑着手,也不畏惧这个疯女人。

苏晓月手上一痛,刀子飞了出去。

“你!贱人,跟江夏那个贱人一样狡猾!”苏晓月朝刘阮扑了过去,给了她两耳光。

大厦的监控室里,江夏和陆少阳看到刘阮被一个女人带上了顶楼。女人脸上做了遮挡,看不清楚她具体的容貌。

陆少阳举起手中的对讲机,“目标在顶楼,目标在顶楼。”

坐在去顶楼的电梯上,江夏的心脏怦怦直跳,她总觉得那个绑架刘阮的女人背影有些眼熟。对方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对刘阮下手。看样子,她并不是为了钱。

塔台上,刘阮因为双手被绑着,躲避不及,硬生生挨了两个结实的耳光。

不过,她并没有坐以待毙,趁苏晓月喘息的时候,她就地一滚,然后再次站了起来。

“阿阮!”背后传来江夏的声音,刘阮的身体一僵,然后她快速躲开了苏晓月冲过来准备抓她的动作。

塔台不过是个直径三米左右的平台,刘阮的闪身躲避的时候,差点从塔台上冲下来。如果真的没刹住车,刘阮将直接从三十楼上摔下去。

看到刘阮摔倒在地,江夏的腿一软,刚才她的心都快跳出来了。

差一点点,只差一点点!

然而,苏晓月却借机抓住刘阮,把她从地上提了起来。苏晓月转过身,面对塔台下面的江夏和陆少阳,露出邪恶的笑容。

“我最亲爱的陆将军,好久不见!”

推荐热门小说穿成反派后妈怎么办,本站提供穿成反派后妈怎么办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穿成反派后妈怎么办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211章 下一章:第213章
热门: 离婚 你杀青了 波月无边 重生之真不挖煤 艳遇小农民 我捡的崽都是神明 半仙印 赤血龙骑 神控至尊 十年一品温如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