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0章

上一章:第209章 下一章:第211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江夏仰起头,跟陆少阳的眼神对上。他的眼睛仿佛在发光,让江夏心中一动,不由害羞地挪开视线。

“好酸!”

江夏直接趴了下去,托着下巴的手腕微微发酸。她明显是想借此转移话题。

回应江夏的是陆少阳双臂一捞,把江夏直接放在自己身上,他双手把着江夏盈盈不足一握的细腰。

措不及防之下,江夏用双手撑着陆少阳的胸膛,避免自己的脸直接贴到他的脸上,“刚刚吓我一跳,你今天不用上班吗?怎么这会儿还没有出门?”

陆少阳的腰上轻轻用力,上半身便抬了起来。

如此一来,他们之间的距离被拉近到三厘米之内,近得可以感受到彼此的呼吸和心跳。

“夏夏,你太可爱了!”陆少阳啄吻了一下江夏的嘴唇,看她脸上的表情呆呆的,陆少阳忍不住又亲了一口。

“你,还没有刷牙呢!”

结婚这么多年,江夏每次直面这种场景的时候,还是会忍不住脸红。因为这时的陆少阳浑身上下都在散发着男人的诱-惑,让江夏脸红心跳。

陆少阳就这么轻轻松松地坐起来,放在江夏腰间的手没有一刻离开过。

江夏瞪大了双眼,这也太厉害了吧?

不由得,江夏的视线落在陆少阳的腰上,到底多大的劲儿才让他这么轻松地抱着自己从床上坐起来,完全不用手臂的支撑。

“我请假了,一个星期。”

听到陆少阳的话,江夏猛然抬起头来。

他这是为了陪自己专门请假的吗?鼻头一酸,江夏眼眶有些湿润。

“少阳,我好开心,好开心!”

趴在陆少阳的胸口,江夏的手紧紧地环抱着他的身体。怀里散发着热度的身体坚硬有力,他是自己的,只有她能这么亲密的抱着他!

这种认知,让江夏不由得嘴角上扬。

一个小时之后,江夏像一只树懒一般挂在陆少阳的身上。

她感受到陆少阳轻柔地帮她洗脸刷牙,然后给她挑选衣服,帮她换上。虽然中间某些时候让人心跳加速,但是这种滋味真的让人身心愉悦。

等他们从房间里出来,孩子们已经上兴趣课去了,桌上放着陈淑芬写的字条,她和陆友德今天去儿童福利院帮忙去了,要傍晚才会回来。

陆少阳从厨房里端出早饭,他和江夏很久没有单独坐在一起吃饭了,这种感觉很幸福。

八月底的天气,早上九点半的时候太阳已经变得十分火辣。

吃过早饭之后,陆少阳把一定遮阳帽递给江夏,“走吧,我带你去个地方。”

江夏满怀期待地坐在副驾驶席位上,只要是跟陆少阳一起出游,去哪里她都很开心。见车上有磁带,江夏挑了一盒邓丽君的专辑放进车载卡带机里。

“甜蜜蜜,你笑得甜蜜蜜,好像花儿开在春风里,开在春风里……”

两人谁也没有说话,车里满满的甜蜜气息。

两个小时之后,他们到达远郊的一座山脚下。这里是大山的深处,四面都是环山。环境的关系,热辣的温度都被隔绝在树林之外,倒是个难得的避暑胜地。

顺着小溪一路往上,这里似乎有山里的居民行走,所以道路虽然狭窄不平整,但是明显可以看出有路。

走在溪水流淌和鸟儿啼鸣的山间,一股凉风迎面袭来,江夏舒服地吸了一口气,然后缓缓地吐出来。

“少阳,你似乎总能够找到我喜欢的地方。”

无论是上次烤鱼的水库,还是这里的清幽凉爽。江夏整个人彻底放松下来,前段时间积累的疲惫不翼而飞,这是一种心灵的洗涤,发自内心的享受。

陆少阳伸出手,递给江夏。

“拉住我,以你的体力,最多可以走到半山腰。”陆少阳背上背了一个背包,里面装了水和吃食。等他们从山上下来,应该已经是下午了。

“你少小瞧人,我可是个登山高手。”江夏拒绝了陆少阳递过来的手,大步往前走去。

陆少阳并不生气,笑着看向前面的江夏,他的夏夏,任何时候都是那么可爱。

谁知道,江夏还没有走到半山腰,便开始喘着粗气。抬起来的每一步,都特别费力。她想要跟陆少阳说休息一会儿,结果发现喉咙干热得说不出话来。

陆少阳一把拉住江夏的手,将手中的水杯递给她。然后,他从背包里拿出一块垫子,放在石头上铺好。

“休息一下,我们走了四十分钟了。”

江夏喝了水之后,找回自己的声音,“到半山腰了吗?”

陆少阳摇了摇头,“大概三分之一的路程,离山顶还远着呢。夏夏,你确定要登到山顶?”

“嗯,既然来了,肯定是要登顶的!”江夏坐在坐垫上,跟自己气喘吁吁、汗流浃背相比,陆少阳简直如履平地。他的气息均匀,脸上没有一点发热的迹象。

在江夏休息的间隙,陆少阳给江夏做了一根登山杖;然而,最后三分之一的路程,还是陆少阳背着江夏上去的。

趴在陆少阳的背上,江夏听着他略微急促的呼吸声,鼻间是陆少阳身上特有的薄荷味。

“少阳,被你背着,我觉得好幸福。很安全,我一点都不担心会摔下去。”

陆少阳扭头看了一眼江夏,“你太瘦了,背起来一点压力都没有。”

此时的陆少阳脸上带着前所未有的满足,哪怕汗水顺着他的脸颊滑落。江夏对他而言从来只有甜蜜,没有负担一说。

又过了半个小时,江夏和陆少阳携手来到山顶。这里似乎经常有人来登山,山顶大石头的平台上还刻有一些誓言。陆少阳先是自己爬到石头上,然后把江夏拉了上去。

站在平坦的石头顶端,江夏俯看下面的农田和城镇。在阳光下,远处的景色变得十分清晰。

“啊!”

江夏双手放在嘴唇两侧,大声地喊了出来。身上的压力、公司的烦恼全都被她喊了出来。

“你的声音太小了,要像我这样。啊!”陆少阳中气十足,喊出来的声音在山谷之间竟然生出了回音。

“啊!”江夏喊到一半笑了起来,她紧紧地握住陆少阳的手。

有他在,一切都是晴天!

返程的路上,江夏靠在座椅上睡着了。她平时并不爱运动,今天的活动量大约是她三个月的总和,自然是累坏了。不过,一直紧绷的神经倒是因此松了下来。

度过一个高质量的假期之后,孩子们迎来了新学期的开学。

这一年,刘阮上高二、陆海铭念初二,安安则是背上书包,进入小学校园。

“安安,真的不用我们陪?”江夏其实很想跟着安安一起去报名的,不过她今天有一个很重要的会议。如果安安需要的话,她可以把会议推迟两个小时。

“妈妈,我都六周岁了,不是小孩子了。再说,有哥哥姐姐和我一起,没问题,你们放心吧!”安安拍着胸脯保证道。

按理说,应该七周岁才能上学的。可是,安安在幼儿园玩够了,见安琪和安娜要上小学了,他便向江夏和陆少阳提出想要一起上小学的要求。

上学的手续已经办理妥当,今天不过是报个名而已。

“好,爸爸相信你。去吧,上学路上注意安全。”陆少阳摸了摸儿子的头,对于安安能不能适应学校的环境,他其实是有些担心的。不过,还是要等安安上学之后才能知道。

三个孩子齐声跟家里人说再见,刘阮载着安安,陆海铭骑车跟在身后。

到了小学之后,刘阮和陆海铭帮着安安做好登记,确认一切报道事宜都处理完成,刘阮蹲下身来,握住安安的肩膀,“今天是你第一天上学,我们希望你能够开开心心的。放学了在教室里等我,我来接你。”

“嗯,你们放心吧。我会乖乖听话的。”安安肯定地点了点头。

刘阮和陆海铭推着自行车离开小学,路上,海铭说起了自己的担心,“姐,我总觉得安安可能不太适应小学。你明白我的意思吗?可能老师教的东西对他来说太简单了。”

“我知道,夏夏和爸爸肯定也有这样的担心。一切都要安安自己去经历,我相信他可以做出选择的。”

上小学的第一天,安安跟安琪和安娜分到了一个班,他因为年龄的关系,个子在同班同学中算是中等,因此被安排在第三排。安琪和安娜继承了爸爸的身高基因,算是班级里最高的学生,被安排在最后一排。

他们认识了班里的老师,开了班会,然后还在学校吃了一顿午饭。

跟幼儿园不同,这里什么事情都需要靠自己完成,老师只是负责教授功课,不会过多干涉孩子们的交际、生活。

安安本来就是个自立的孩子,他对学校的一切都是好奇的,觉得很是新鲜。

第一天放学回家的时候,他就像是一只小麻雀,叽叽喳喳地跟家里人说着学校里发生的事情。跟上小学之前相比,安安明显变得更加活泼了。

只是,这份活泼只维持了不到一个星期。

“哎,老师讲得太简单了!”安安在心里感慨道,他悄悄地从课桌抽屉里翻出一本奥数的竞赛题。相对来说,他更喜欢程晨老师的授课方式,而不是像这样探讨1+1等于几。

数学老师看陆佑安三次了,他依然在埋头开小差。

“陆佑安!”

“陆佑安!”

被连续两次点名,陆佑安依然沉浸在数学题中。这道题他有思路了!就在他准备答题的时候,同桌推了推他的手肘,害得他的铅笔在习题册上划出一道痕迹。

茫然地抬起头来,安安看到了数学老师生气的脸。

“陆佑安同学,请你起来回答一下这道题的答案。”

安安站起身来,“老师,这道题的答案是十五。”他好像做错事了?老师的眼神有些严厉。

“嗯,你答对了。知道半罐水响叮当的故事吗?就算是知道答案,也要好好听课。不然,会带坏你身边的同学的。”数学老师以为安安在看小人书,于是当着大家的面批评了他。

坐下来之后,安安心里很不舒服。

他不喜欢这个比喻,自己不是半罐水,他也没有影响别的同学。

抬头看向正在教课的老师,安安皱紧了眉头。

下课之后,安琪和安娜来到安安的座位旁,“安安,你怎么了?是不是被老师批评了不开心?”

安安点了点头,“安琪、安娜姐姐,我没有干别的,我就是做了两道奥数题。没想到,惹老师生气了。”他答应了爸爸妈妈和哥哥姐姐,在学校要做个乖孩子。

安琪和安娜今年七周岁,她们翻了翻安安桌上的习题册,双眼亮晶晶地看着安安。

“安安,你好厉害,这些题目我们看都看不懂。”

在这个男生和女生们玩耍渭泾分明的时代,跟安琪和安娜走得很近的安安无形之中被男生们孤立了。对于这一问题,安安倒是很快用自己的方式解决了,并且成了男生们中的军师。

下课的安安玩得很开心,可是一到上课时间,他总是没有办法把精力集中在老师的教学上。

虽然每次被叫起来回答问题的时候安安都可以完美地给出答案,但是几乎所有的任课老师都不喜欢这个上课走神的小男生。

“陆佑安还是太小了,六岁的小男生正是贪玩的年纪,怎么就送来读小学了?”

“小声点,听说他爸爸是个军官。”

“军官就很了不起吗?我看他每次上课都无精打采的,难道我上课很催眠?”

“陈老师,对待一年级的学生们还是要耐心一点。他们都是好孩子,正是对学习好奇的年纪,我们要积极地帮助他们。我建议你可以抽空找这个小同学沟通一下。”

安安悄悄地探头看了一眼最后说话这个老师,他不认识她,应该不是教一年级的老师。

“廖老师,你说得倒是轻松。一年级的孩子可不像三年级的说什么都懂,我看我还是请他的家长来学校聊一聊吧。”

于是,这天下午刚刚放学,安安便收到班主任的通知,请他明天通知家长来学校一趟。班主任说这话的时候当着全班同学的面,仿佛他是个让人头疼、调皮捣蛋的孩子。

“安安,为什么你要请家长?我觉得老师有点针对你。”同桌的男生同情地看了一眼陆佑安,他是自己见过最聪明的男生了。

安安耸了耸肩膀,“我也不知道,或许她本来就不喜欢我,也就不愿意相信我。”

“安安,你爸妈会不会揍你?”前桌担心地回过头来。

“是啊,才上学一个月就被请家长,老师一般都会在家长面前告状,说我们的坏话。”有经验的小胖背着书包走了过来,他从幼儿园开始就是班级里的捣蛋王,被请过无数次家长。不过,他最近换了一种作战方式,果然没有被请家长。

把课桌肚子里的书本装进书包里,安安脸上的表情十分淡定。

“你们别担心了,我爸妈从来没有打过我。”

“什么?”

“不可能吧!”

“军师,你一定是在开玩笑!连我们班最乖的班长都被他妈妈揍过。”

安安把书本装好,然后从书包的小口袋里拿出糖果,分给周围的同学,“我骗你们干什么,这些糖果就是我妈放进我书包里的。我妈妈很漂亮,也很温柔,从来不会使用暴力。”

“哇!好羡慕安安!你们家还缺儿子吗?”

“就是就是,你哥哥姐姐每天都来接你放学。不像我哥哥,只会揍我。”

没过多久,刘阮和陆海铭便出现在教室门口,由于他们经常来,跟安安班级里的同学也都混熟了。此时班上也就剩下值周的同学,其他人都走光了。

看到安安的第一眼,刘阮就知道他有心事。果然,回家的路上也不像往常一样跟他们说学校的趣事。

刘阮和陆海铭对视一眼,他们担心的问题还是发生了。

推荐热门小说穿成反派后妈怎么办,本站提供穿成反派后妈怎么办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穿成反派后妈怎么办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209章 下一章:第211章
热门: 冷月如霜 乡医艳情录 装乖的金丝雀穿书跑路啦 在被迫成为风水先生的日子里 蝙蝠崽穿越横滨的开挂日常 雌蟒 老攻小我十二岁 早安,卧底小姐 虐渣剧情引起舒适 慈悲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