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6章

上一章:第205章 下一章:第207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餐桌下,胡小兰握了握妯娌的手,示意她稍安勿躁。

他们这次来北京,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完成。压在她们心中的担子,眼看着就要卸下来,胡小兰非常理解谭亚红此刻的心情。

因为,她也一样激动。

说起来,她们能够过上现在这样的生活,多亏了江夏的扶持。

胡小兰甚至难以想象,如果夏夏不带着他们走出红砂村,他们这会儿应该还在过背太阳过山的日子。胡小兰和谭亚红心中十分清楚,夏夏完全可以不拉扯娘家人一把。过年过节的时候给点钱,也算是尽到了孝心。

关于被帮助的人,心态大体上分为两种。

对于被帮助的人来说,他们很容易形成依赖,认为你帮我是应该的,我是你的亲人,你为什么不帮我?甚至得寸得尺,觉得自己所有的不顺利都应该有人来拉扯一把。

幸好江家人不是这样的心态,他们是相反的那种。

江家人感激江夏的拉扯,并且不觉得这是理所应该的事情。尽管他们是血亲,但是没有任何一条法律规定,包括道德上也没有要求是血亲就一定要扶持着对方站起来,实现自我独立和富足。

谄媚和讨好完全不存在于江家人和江夏的相处模式中,他们拿江夏当亲人,捧在手心里的宝贝。

江夏自然也看出了大嫂和二嫂眼神的交流,她没有点破,转而说起了别的事情。

饭后,孩子们在偏厅玩击鼓传花的游戏,刘阮是大姐,自然是带着几个弟弟妹妹一起玩耍。孩子们欢快的笑声感染了正在聊天的大人。

就在这个时候,大嫂胡小兰从包里拿了一张存折出来,递到江夏手中。

“夏夏,这是转让股份的钱。很抱歉,你大哥这头倔驴硬生生把你的心血占为己有。”

当着所有的人说出这话,胡小兰面带愧色,是他们霸占了夏夏的心血。

“大嫂!你不能这么说!”江夏站起身来,下意识把存折推了回去。

大哥也是要脸面的,尤其是男人,更加注重自己的面子。大嫂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相当于指责自己丈夫的过错,大哥这会儿一定很难堪。这钱,她从一开始就没打算要。

江家大哥郑重地站起身,来到妻子身边,“夏夏,你大嫂说得没错,我的确是个混蛋。我拿走了盛夏服装厂,是我这个当大哥的做得不对。这钱你要是不收下,我就把厂子还给你。”

在江夏愣神的时候,胡小兰已经把存折放进江夏手中。

“你放心,夏夏,我一定监督你大哥把服装厂经营好,不让你的心血被辜负。”胡小兰心中是抱歉的,盛夏服饰从来都是江夏的,现在却变成了江家的工厂。

即便是江夏的公婆很疼爱她,即便是陆家人没有多说什么,他们依然觉得臊得慌。

“拿着,夏夏,这是你应得的。”吴秀群看了一眼女儿,这些钱,已经是江家能够拿出的所有现金。

江夏看了一眼大哥和二哥,“好,我收下。”

江瑞福同样来到妹妹面前,从包里拿出存折,放进江夏手中。

“夏夏,我和大哥再没有本事,也不能做强盗。你放心,我们一定会用心经营盛夏服饰。”

事到如今,江家两兄弟并不后悔自己当初做得决定。因为,他们很早就发现自己是妹妹的累赘,甩开他们着两个拖累之后,集团公司果然发展得越来越好。

他们各自感激地看了一眼自己的妻子,如果没有她们,自己或许从那个时候起就误入歧途了。

还好没有对夏夏造成太严重的伤害!

晚上,江夏打开两个存折,被里面的金额给吓到了。

盛夏服装厂和布料厂加起来,恐怕也值不了这么多钱,更何况她所持有的不过是百分之六十的股份。

“怎么了?”陆少阳看到江夏的异常,关心地问道。

江夏把手中的存折递给陆少阳,“你自己看吧。”

陆少阳看了之后挑了挑眉毛,“你哥哥嫂嫂可真是实在人,这些钱恐怕是江家所有的家底了。夏夏,你应该觉得幸福,而不是愁眉苦脸。对他们来说,或许这是一个新的开始。”

依偎在陆少阳怀里,江夏喃喃自语:“我从来没有怪过大哥和二哥,盛夏服饰本来就是送给他们的。”

由于家里的餐厅和蛋糕店还在正常营业,江家人在北京待了三天便告辞离开。

江夏去送机的时候,分别给了大嫂和二嫂一个笔记本,“这上面有我的一些经营心得,以及对你们手头上的事业的发展建议。两位嫂嫂要是不嫌弃,可以读一读。有用的地方就用上。”

“夏夏!”胡小兰和谭亚红一起抱住江夏。

真幸运,她们这辈子是一家人。

送走江家人,江夏的情绪有些低落。从李红梅的口中,江夏已经知道,现在的盛夏服装厂和布料厂正在裁员。由于去年和前年的发展没有江夏的指导,呈现出一种虚假的繁荣。

江家大哥和二哥也渐渐意识到不对,于是开始休整自己的错误。

好在一切都还来得及,元气大伤是肯定的,没有三年的时间,两个工厂很难恢复到原来的状态。盛夏服饰的底子是好的,很多老员工对工厂还是很有感情的,发展起来只是时间的问题。

乔治和李红梅没有急于离开,他们打算在北京待一段时间,一旦找到合适的房子,便从广州搬过来。

两个孩子正好今年六岁,在北京念小学对于她们未来的发展来说更好。

摆在乔治和李红梅面前最要紧的是,给安娜和安琪找一个合适的幼儿园。

“安安那个幼儿园还不错,你们可以考虑一下。”江夏得知了他们的想法之后,提议道。

身为舅舅,李定坤这段时间可是没有闲下来,帮姐姐和姐夫找房子,帮侄女找幼儿园。他也赞同江夏的提议,安安念的幼儿园虽然是民营的,但是教育理念很好。

于是,在敲定好住所之前,先把双胞胎姐妹的学校定了下来。

如此一来,房子的选择自然是在学校附近更好。只是买房子是件大事,李定坤接连看了三套房子都不太满意。他只会把自己觉得合适的房子推荐到姐姐面前,而不是让姐姐和姐夫两个对北京陌生的人到处瞎逛。

这件事最后还是陆友德帮上了忙,陆家虽然搬到了军区大院,但是他跟原来的邻居们还有联系。

得知后海附近一户人家准备搬到上海去,以后跟着孩子们在上海生活,打算把房子卖掉,陆友德连忙通知了李定坤。

这座房子跟原来的陆家很近,走路也就是五分钟的事情。附近的环境自然是不用说,离双胞胎姐妹的幼儿园只有十五分钟的路程。未来就算是要上小学,也不是很远。

李定坤一眼就看中了这套房子,他带着乔治和姐姐参观之后,很快定了下来。

乔治和李红梅把原本的手里的股份转让给了江家二哥,因此他们手里不缺买房子的钱。

即便是这样,李定坤依然一手包办了房子的所有费用。

“阿坤,你这样是不行的。你已经跟婷婷结婚了,成了一家人。不能按照你自己的想法来做事情,要跟婷婷商量着来。买房子不是一笔小钱,你擅自做了决定,婷婷会不高兴的。”

李红梅跟邵仪婷接触的时间虽然不多,她也知道弟媳是知书达理的女人。

但是,没有女人会满意自己丈夫这样的行为。这不是钱的问题,而是关乎于整个家庭的决定。

“姐,你放心好了。这事儿可不是我擅自决定的,是婷婷嘱咐我这么做的。”李定坤心中涌入一股暖流,来自于爱人,也来自于姐姐。

世人往往觉得家庭矛盾大多数来源于经济,在没钱的时候,钱的确是矛盾的根源;在有钱的时候,钱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工具。它可以检测人心!

李定坤没读过多少书,他不懂得什么大道理。

但是他觉得上面的说法是错误的,家庭矛盾大多数应该是来源于自私。

你为你的立场和利益考虑,他为他的立场和利益考虑,自然也就会发生冲突。这并不是说一家人就是要无私的,而是将心比心,换位思考。

这些,都是婷婷交给李定坤的,也是他工作和生活顺利的法宝。

听了李定坤的话,李红梅愣住了。是婷婷让阿坤给他们买房子的?她的眼眶有些湿润,这还真不是钱的问题,而是弟媳的心意。

乔治是法国人,他接受的教育跟东方的传统教育完全不同。得到弟弟和弟媳的赠与,他自然也是感动的,但是他还不能完全理解李红梅这会儿的复杂心情。

“那我们就收下了,谢谢你,阿坤!”

房子是现成的好房子,拎包便可入住。李定坤满意地看了一圈下来,没有任何需要修补的地方。

“姐,我帮你们挑个好日子搬家,然后咱们把夏夏他们邀请过来吃顿饭。”李定坤载着姐姐和姐夫回家,现在新年的假期已经结束,把房子的事情定下来,他也可以专心投入到工作中去。

自从李定坤跟邵仪婷结婚之后,他主动帮邵仪婷的大哥一家换了一个更好的房子,还时常回家看望邵爸爸和邵妈妈。邵家人对李定坤满意极了,私底下也会把李定坤的好都告诉邵仪婷。

他们两人都是能赚钱的人,而且就算是跟邵仪婷结婚之后,她也从来不会控制李定坤花钱。

反倒是李定坤,每个月赚了多少,花了多少,跟邵仪婷交代得清清楚楚。

邵仪婷支持给李红梅买房子这个行为就足以见得,她和李定坤的婚后生活是十分幸福的。两人无论是在哪方面,都十分合拍。

搬家不是一件小事,李红梅和乔治特意把两个女儿托付给陈淑芬照顾,他们需要返回广州,把一些要紧地行李打包好,然后运到北京来。

安安只比双胞胎姐妹小一岁,而且他们以后要在一个幼儿园念书,安安想要跟她们搞好关系。

“安琪、安娜姐姐,你们要玩我的玩具吗?”安安大大方方把自己的玩具盒子搬了出来。

双胞胎姐妹看了一眼安安的玩具盒,摇了摇头。里面都是男生爱玩的东西,她们一点也不感兴趣。

的确,陆家的三个孩子,包括刘阮在内,从来没有人喜欢芭比娃娃或者过家家,他们的玩具箱里一般放着的不是积木,就是遥控汽车,遥控飞机,坦克,赛车。也有一些绘本、拼图、魔方什么的。

陈淑芬有些好笑,她拿出一早准备好的芭比套装,以及女孩子们过家家需要的玩具。

果然,双胞胎姐妹开心地笑了起来。

安安坐在地毯上,看着安娜给洋娃娃换衣服,这有什么好玩的?他真搞不懂女孩子。转头看向另外一边的安琪,她正在煮假饭,旁边坐了一排毛茸茸的小动物。

“哎!”安安叹了一口气,他还是自己玩自己的吧。

原本安安还有些期待双胞胎姐妹的到来,结果他现在发现,他跟她们根本玩不到一起。

安琪和安娜已经六岁了,李红梅和乔治离开的时候跟她们说清楚了他们的去向,因此她们安心地待在陆家,并没有因为父母的离开而害怕哭泣。

身为舅舅的李定坤倒是有些担心,他中午过来了一趟,发现两个侄女适应得很好,也就放心了。

傍晚,陆少阳下班回家。看到双胞胎姐妹,他微微一愣。

“乔治和红梅回广州搬行李过来,阿坤和婷婷又没有带孩子的经验,所以就把她们俩托付给我了。他们明天下午就回来,双胞胎只在我们家里住一晚。”

陈淑芬说话之间还是有些可惜的,她倒是希望双胞胎姐妹一直住他们家就好了。

她是个颜控,要不然当初也不会看中江夏。双胞胎姐妹本来就是混血儿,漂亮又乖巧,只要给她们玩具,她们会安安静静地玩一天,不哭也不闹。就算是她在旁边拍照,安琪和安娜也会全力配合,并不抗拒。

家里的三个孩子渐渐大了,安安又是个小大人的性子,陈淑芬很久没有这么开心了,她很喜欢双胞胎姐妹。

“夏夏知道吗?”陆少阳放下公文包,然后洗了手来到客厅。

“知道,上午红梅把孩子送来后夏夏还特意给孩子们送了玩具和吃食回来。她今天下午有个会,估计得晚点回来。”

陈淑芬说完去厨房忙去了,她已经从李红梅的口中打听到了安琪和安娜爱吃的东西。

安安见爸爸进来,连忙跑过去抱住他的大腿,“爸爸,安琪和安娜姐姐来我们家做客了。”

陆少阳牵着安安的手,来到双胞胎姐妹面前。然后,安安在自己的爸爸脸上看到了让他有些吃惊的温柔。

“安琪,安娜,你们认识我吗?”

双胞胎姐妹点了点头,“姨夫,下午好!”

被小女孩软软的声音感动到,陆少阳居然主动要求陪她们一起玩过家家的游戏。

愣在一旁的安安好半天才回过神来,这真的是他的爸爸?

他以前总说自己幼稚,现在的他居然愿意扮演安琪故事里的警察叔叔。安安撇嘴,他要告诉妈妈,爸爸重女轻男!

“安安,你怎么站着不动?安琪故事里还缺一只大灰狼,你就扮演大灰狼吧!”陆少阳回头看了一眼身边的儿子,他这是怎么表情?难道不知道要爱护姐姐吗?

等江夏下班回家,看到的就是陆少阳趴在地毯上,陪孩子们一起玩耍的场景。

看来,他是真的很喜欢女儿!

今天的晚餐格外热闹,孩子和大人坐了满满的一个大圆桌。为了逗孩子们开心,陈淑芬特意做了小猪馒头、彩色的包子、以及香葱卷饼,搭配软糯的粥和清爽的菜肴,孩子们个个吃得肚子圆滚滚的。

陈淑芬不放心安琪和安娜独自睡觉,于是到客房陪她们一起睡。

晚上洗漱的时候,安安撅着小嘴跟江夏告状。

“妈妈,爸爸是不是不爱我?他都从来没有陪我玩过游戏。”

江夏有些好笑,安安的游戏不是玩魔方就是数独,下棋的时候还能赢了陆友德。陆少阳就是想陪儿子玩,也玩不过安安。为了避免丢脸,他除了偶尔陪安安打游戏之外,都是让儿子自己玩。

“没有啊,你爸爸还是很爱你的。你为什么会这么问?”江夏见儿子刷好了牙,把毛巾架上的毛巾递给安安,示意他洗脸。

从三岁起,安安已经能够独立完成洗漱的动作。不过,到底年纪太小,还需要一个大人在旁边搭把手。

“爸爸今天回来就陪安琪和安娜姐姐玩游戏,明明那么幼稚的游戏,他居然玩得这么开心。我可能是嫉妒了。”安安一边说,一边洗脸,说完他自己都笑了。

洗漱完,江夏跟安安一起上床。

“我们今天的睡前故事换一种方式,讲讲你的爸爸。安安,你想听你爸爸的故事吗?”

江夏靠在床头,摸了摸儿子的头发,不知不觉中,安安竟然已经五岁了。他真诚、善良、勇敢、执着,性格上像她的地方多过于像陆少阳。

“想!妈妈,你跟我讲讲爸爸的故事吧。”

推荐热门小说穿成反派后妈怎么办,本站提供穿成反派后妈怎么办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穿成反派后妈怎么办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205章 下一章:第207章
热门: 血冲仙穹 顶流也要继承家业 笼子里的他/生来被爱的他 天道之宰 将军在上,我在下 一把油纸伞 校草是女生[穿书] 青春以痛吻我 让主角崩坏的我,又活了 乡村美人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