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9章

上一章:第198章 下一章:第200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陆少阳的双臂支撑在江夏身体两侧,避免压着她不舒服。

他的双眼带着宠溺,说话的时候声音格外温柔,“你有什么秘密?”

“嘘!”江夏抬起食指,放在陆少阳唇边,“我早已经不是原来的江夏了,你知道吗?”

没想到,听了这话陆少阳反而笑了,“我知道。”

躺在床上的江夏眼里有着疑惑,“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陆少阳俯下身亲了亲江夏的脸,“无论是原来的你,还是现在的你,我都喜欢。我们都在成长,从丈夫到父亲,我也不是原来的我了。”

喝醉了的江夏没能理清楚他们之间的对话,头一歪睡了过去。

早上醒来的时候,醉酒的片段在江夏脑海里闪过,她捂住自己的嘴,昨天晚上她好像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穿到这个世界已经六年了,江夏早已经分不清楚这到底是一本书,还是自己的上辈子。

坐在床上发呆,江夏丝毫没有注意到陆少阳已经推门进来。

“怎么了?头痛吗?”

陆少阳见江夏低垂着头,还以为是她宿醉之后身体难受。

被陆少阳的声音吓了一跳,江夏抬手捂住自己的胸口,“你怎么走路都没有声音!”

她抬头控诉地看着陆少阳,声音略微有些哑。

“你自己想事情太专心了,我进来的动作一点也不轻。”陆少阳点了点江夏的额头,跟个迷糊虫似的,也不知道怎么管理好的这么大一个集团公司。

看着身边的陆少阳,江夏试探地问道:“我昨天晚上有没有说什么奇怪的话?”

“当然有啊。”

江夏瞪大了眼睛,抱住陆少阳的胳膊,“我喝醉了,什么都不记得。那些胡话你别放在心上,有可能是做梦说的梦话。”

“你呀!以后没有我在场不许喝酒,半夜吵着要吃糖葫芦,还要吃烤橘子、鸡爪子、臭豆腐。平时我怎么没有看出来你是个吃货?”陆少阳有些好笑,点了点江夏的鼻子。

听了陆少阳的话,江夏心里稍安。

其实,就算是说了也没什么,她有信心少阳并不会因为知道这件事就改变对自己的态度。

六月底,黄天睿独自拉着一个行李箱,转身看向对面的陆家人。

他即将搭乘飞机前往美国,应该有很长一段时间见不到他们了。

心底第一次涌现出一种陌生的情绪叫做:不舍。黄天睿冷清的脸上难得有离别的情绪。

“我走了,你们保重!”

江夏悄悄地回头,心里有些着急,怎么还不来?

她提前通知了黄家人今天黄天睿要走,结果他现在马上要过安检了,居然还没有看到黄爸爸。

是的,她对黄妈妈和黄天睿的弟弟没有任何期望,但是黄爸爸还是爱这个儿子的。

从他找到李定坤帮儿子寻找出路,就可以看出来他并没有放弃这个儿子。

“等一等,天睿。”江夏走上前拖延时间,“你到了美国要好好照顾自己,嗯,一个星期至少给我们打一次电话。有需要帮助的地方,你可以打这张名片上的电话,汤姆是我的朋友。”

“哥哥,不要走!”安安要哭不哭地抱着黄天睿的腿,在他心中黄天睿是很特别的存在。

刘阮和陆海铭也有些伤感,他们悄悄地擦了擦眼角,抬头的时候脸上只有笑容。

“天睿哥哥要好好学习,争取早点毕业回来。”陆海铭主动抱了抱黄天睿。

刘阮张了张嘴,她原本以为他们有机会一起上高中,结果他直接念大学去了。

或许,这就是他们之间的差距吧,天睿哥哥注定了跟他们不一样。

“你要好好的!好好吃饭,好好锻炼身体,好好学习。”

机场广播已经传来了催促登机的通知,黄天睿朝对面的陆家人鞠了一躬。遇见他们,他恐怕花光了这辈子所有的运气。

就在黄天睿转身离开的时候,背后传来的声音让他肩膀一震。

“天睿!”一个身材魁梧,微胖的中年男人气喘吁吁地跑了过来。

他直接冲到黄天睿的面前,紧紧地抱着他,然后在他耳边叮嘱了几句。

黄天睿看了一眼中年男人,什么话都没有说,径直走向安检口。但是,他的背影看起来跟之前完全不一样了。

这一幕,成了陆家三个孩子心中最深刻的记忆之一,黄天睿在他们的世界里来了又走,也不知道再次见到他,会是什么模样。

树上的知了声声地叫着夏天,陆家,刘阮换好了泳衣从房间里出来。

十五岁的她身材已经开始发育,因为喜欢运动,她的身高比同龄人都要高一些,身上没有一丝赘肉。加上她几乎每天都要练拳,武力值也不是一般女孩子可以比拟的。

“海铭,你还在磨蹭什么?”

刘阮朝陆海铭的房间喊了一声,也不知道到底谁是女孩子,每次都要她等他。

“好了好了,我不是要帮安安换泳衣吗?别催。”十二岁的陆海铭声音清脆,他还没有到变声期,性子也从原来的温吞胆怯,慢慢变得斯文有礼。

不一会儿,两个男孩子推门出来。

安安年纪最小,但是装备最齐全,泳衣、泳圈、泳镜,还有一个挂在脖子上的储物小塑料瓶,里面装了一些零钱。

“出发!”刘阮一手牵起安安,朝大门口走去。

大热天游泳是一件很舒服的事情,体育馆里的泳池跟下饺子似的,江夏担心池水太脏,孩子们游泳之后容易被传染上皮肤病,于是给他们在五星级酒店专门办了游泳卡。

酒店里有室内泳池,也有室外泳池,环境好还更加安全,家里人也就放心每天下午让孩子们去游泳。

这个时代的家长远没有后世看孩子看这么严实,十五岁的刘阮带着十二岁的陆海铭,以及四岁的安安坐着小周叔叔的车来到酒店。

陆家虽然没有家长跟着,但是小周到底是不放心的,于是跟着孩子们一起来到泳池。

三个孩子不约而同选择了室外的泳池,这会儿太阳已经西下,泳池修建在背对太阳光的位置。尽管这样,池水也被热辣的天气烤热,下去之后有一种暖暖的感触,并不是冰凉的。

小周拦住想要直接下水的三个孩子,带着他们做了热身运动之后,他才允许孩子们下泳池游泳。

安安很小的时候就被陆少阳教会了游泳,严格来说才四岁的他已经有了三年的游泳经验。

带上泳镜,他就是泳池里最帅的青蛙王子!

还没有下水的刘阮看到安安一身绿色的青蛙装扮的泳衣就想笑,安安最近迷上了安徒生童话,一直觉得自己就是书中的青蛙王子。殊不知,其实现实中的青蛙并没有书里那么可爱。

“阮姐姐,我们来比赛,怎么样?”陆海铭站在泳池边上,看向身边的刘阮。

“好啊,一百米,泳姿自选。”刘阮看起来很有信心。

小周作为他们比赛的裁判,站在泳池边上。这个泳池是个长方形的池子,长25米。一百米的比赛等于是两个来回。

“预备!开始!”

刘阮和陆海铭同时跃入水中,刘阮是自由泳,儿陆海铭选择了蛙泳。两人刚开始水平差不多,一圈下来年纪小一点的陆海铭有些体力不支,落后了大半个身子。

“哥哥加油!”安安浮出水面,给落后的陆海铭加油。

原本泳池里也有一些大人在游泳,看到孩子们的比赛,他们颇有兴趣地停下来观战。

到了最后25米,刘阮已经远远地将陆海铭甩在了身后。她的泳姿十分标准,看起来赢得十分轻松,还没有用尽全力。

等刘阮触到终点的池壁浮出水面的时候,一个陌生的中年男人朝她伸出了手臂,“你好!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国家游泳队的教练,我姓王。”

刘阮并没有因为他的介绍而放松警惕,她往游泳池里后退了两米远。

小周见状走了过来,他没有听到中年男人的话,自然以为他不怀好意。

“同志,有事?”

原来,王教练见刘阮在游泳时表现出来的爆发力极好,想要邀请她加入游泳训练队。难得看到一颗好苗子,身为教练的他一时之间忘了对方只是个十来岁的女孩,自己这么冒昧打招呼,的确有些不妥当。

“对不起,我没兴趣。”刘阮不管对方的身份是真实的,还是虚伪的,她的目标早就定下了。

游泳只是她的爱好之一,也是为了锻炼她手臂和腿上的肌肉。

刘阮的目标很明确,她要考军校,当一名特种女兵。这个想法从诞生的那一刻起,就像是一颗种子,种入了她的心田。

“姐,怎么回事?”陆海铭在一分钟之后到达终点,他下意识把刘阮护在身后。

“没事,我们去那边游吧。”刘阮指着安安的方向,率先游了过去。

王教练连忙解释了一番,小周脸上严肃的表情缓和了许多。他感谢王教授的好意,表示这几个孩子没有这样的想法。

国家队的王教练并不是一个人来的泳池,他背后还有一些游泳训练队里的同事。今天正好有人过生日,他们在酒店吃了饭之后,玩了一会儿棋牌,然后有人提议来游泳。

“老王,怪我刚才没拉住你。能够来五星级酒店游泳的孩子,家里肯定是不缺钱的。练游泳是个苦差事,你见过哪个有钱人家的孩子来练体育的。”

“对啊,我看那个小伙子也不像他们的家人,倒像是保镖。”

“啧啧啧,跟我们院子里那群成天惹是生非的孩子比,这三个孩子简直就是模范。”

王教练听了朋友们的话,闷闷地没有开口。为国争光,充分发挥自己的特长,怎么到了他们嘴里就是苦差事?

算了,以后这种聚会自己还是少来,不如在训练队里多琢磨琢磨训练课程。

这只是刘阮他们游泳中的一个小插曲,几个孩子谁也没有放在心上。刘阮和陆海铭已经明确了自己未来要走的路,因此他们的课余爱好也是围着自己的理想转的。

刘阮选择了武术、射击、骑马作为自己的兴趣课程。

陆海铭则选择了围棋、针灸、绘画作为填充课余生活的调剂。

四岁的安安看着对面的江夏,“妈妈,我喜欢计算机,可是天睿哥哥走了。”

江夏摸了摸儿子的头,“我可以给你找别的老师,妈妈不强迫你参加兴趣班,但是你只要选择了就不能半途而废,不然的话,妈妈会很失望的。”

学习这件事,从来不是准备好了才开始的。

江夏正在跟安安讨论他的兴趣课程,安安第一个想到了计算机,然后他提出来自己想学习数学。

“为什么呢?”

“我觉得数学很有趣。”

安安毕竟才四岁,江夏只允许他选择两门兴趣爱好课程。然而,安安选的这两门课程,给江夏出了一道难题。市面上的确有一些兴趣班在招生,但是安安的年龄并不在他们招生的范围内。

得知江夏的烦恼,陆少阳直接把给安安找老师的活儿接了过来。

“放心吧,这事儿交给我好了。”

江夏对陆少阳是全然信任的,陆少阳办事情向来靠谱。没过几天,安安就告诉江夏,爸爸给他找了一个好严厉的老师。

“他的脸比天睿哥哥的脸还冷,我做错了题他还凶我。”

“我不喜欢新老师,他最讨厌了。”

尽管这样,江夏却发现,安安每次上课都特别积极,走的时候还会把家里好吃的装上一盒。提到老师的时候,安安嘴里虽然是抱怨的,但是眼神里有着崇拜。

暑假快要结束了,江夏这才知道,原来陆少阳给安安找的老师是q大少年班里的大一新生,一个刚刚满十二岁的天才少年。

说起来,这个少年是一个让人心疼的孩子。

他的爸爸是科学家,常年驻扎西北科研中心,他的妈妈是数学家,不过在他十岁的时候他妈妈就因病去世了。

跟着爷爷奶奶长大的少年从出生起,就表现出了跟同龄孩子截然不同的智商。他一岁会写字,三岁已经可以完成中学的几何运算题。他小学读了一年,初中和高中分别读了两年。七岁进入小学,五年后的他成了q大少年班大一的新生。

“你是怎么接触到这个孩子的?”江夏看了天才少年的简历,心中有些压抑。

陆少阳知道江夏是个心软善良的人,他拉住江夏的手,“我们部队弄了一些军用设备回来,最厉害的科学家都没有弄懂怎么维修这些设备,但是他做到了。”

保密的关系,陆少阳用极其简单的话说了事情的由来,江夏知道这一信息肯定是机密。

“我可以邀请他来家里做客吗?”

江夏不知道陆少阳是怎么跟少年谈的报酬,他为什么会同意当安安的老师。

现在,她只是想要见一见这个才十二岁的少年,他跟陆海铭一个年纪,却早早地承受了不应该他这个年纪承受的东西。江夏一直觉得家里的三个孩子都是早熟的,没想到跟少年比起来,安安他们已经算是普通孩子了。

“当然可以,但是我也不能保证他是不是愿意来。”

推荐热门小说穿成反派后妈怎么办,本站提供穿成反派后妈怎么办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穿成反派后妈怎么办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198章 下一章:第200章
热门: 小师妹真恶毒 剑谍 我怀了全球的希望 春风不若你微笑 打火机与公主裙·长明灯 鸣宝在暗黑本丸 揣着霸总孩子去种田 大国重工 他在灵异游戏里安胎 跑,你继续跑[穿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