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8章

上一章:第197章 下一章:第199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持续敲击窗户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周海笙突然想要发飙。他还没开口说话,身边的梁雪雁便被车外的动静吵醒了。

看了一眼身上的毯子,感觉座椅是被特意放下去的,梁雪雁心中一暖。

“海笙哥,谢谢你!”

梁雪雁的话音刚落,转头听到了一个有些耳熟的声音。

“海笙哥哥,你怎么才回来,芸芸等你好半天了。”

这声音太过嗲,让梁雪雁的手臂上瞬间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原来,周海笙受不了章芸芸的注视和敲击,将车窗降了下来。

“梁雪雁,你!你怎么会在海笙哥哥车上!”章芸芸的笑容僵在脸上,她恨不得直接上去把梁雪雁从车上拖下来才好。

她都从来没有坐过周海笙的车,她怎么可以?

梁雪雁的嘴角勾起一丝嘲讽,以前她爸爸还是军长的时候,眼前的章芸芸可是口口声声叫着自己“雪雁姐姐”,巴结讨好的表情跟现在完全不是一个样。

没想到,见面直呼自己的名字不说,语气和表情还相当恶劣。

章芸芸比梁雪雁小两岁,她们是在一个院子里长大的。

小时候梁雪雁长得雪玉可爱,又有哥哥和弟弟撑腰,军区大院里的小伙伴们谁不把她当公主一样捧着。

只不过,那时候的梁雪雁一心沉浸在故事书里,跟大家一起玩的时间并不是很多。

周海笙没有理会章芸芸,他转头看向梁雪雁,“我还有一些事情要处理,等我半个小时,然后我送你回家。”

这会儿天空已经下起了毛毛雨,隐隐有要下大的趋势。

“不用了,我……”可以打车回去。

后面几个字在周海笙的注视下,梁雪雁没有说出口。

她点了点头,折好手里的毛毯,然后解开身前束缚着的安全带。

章芸芸被无视了,她举着蕾丝花边雨伞的手渐渐收紧。似乎知道自己刚才有些失态,她黯然地退到一边等周海笙下车。

然而,周海笙下车之后便大步朝工作室里面走去,梁雪雁跟在他的身边,看都没有看一眼想要说话的章芸芸。

两人离开的背影,气得章芸芸直跺脚。

她才不要离开,论家世、论相貌、论年纪,她哪里比不上那个梁雪雁。梁家已经倒了,梁雪雁的哥哥还坐过牢,她根本配不上才华横溢的周海笙!

“咖啡还是热茶?”

周海笙进入室内后把外套脱下来挂在衣架上,他说话的时候顺手接过梁雪雁手中的外套。

室内有暖气,走进来身上的外套便成了累赘。

“咖啡,谢谢!”梁雪雁一直知道周海笙是位绅士,今天的感受尤其明显。

当然,对章芸芸的态度例外。

梁雪雁何等聪明,刚才的场景用脚趾头想都知道是章芸芸倒追周海笙。别看章芸芸这个女人胸大无脑,但是看男人的眼光还是可以的。

想到这里,梁雪雁心里略微有些不自在,她居然觉得周海笙以后会是个很好的丈夫,这关自己什么事?

另一边,周海笙亲自给梁雪雁泡了一杯咖啡过来。

这里是周海笙的办公室,足足有七十平米,外间是会客室,里间是设计室,再往里似乎还有一个休息的房间。梁雪雁并没有四处打量,而是规规矩矩地坐在会客室的沙发上。

“谢谢你,我自己来就好。”梁雪雁双手接过咖啡。

“你先休息一下,旁边有报纸和杂志。我很快就会处理完工作上的事情。”

周海笙站在梁雪雁的身侧,低头正好看到她光洁的额头。

“没关系,你忙你的。”

还没等周海笙离开,章芸芸大声说话的声音传了进来。

“凭什么我不能进去?你没看到我跟你们老板是朋友吗?再说了,我是你们的客户,你们拦着我不让我见海笙哥是什么意思?”

“工作?梁雪雁都跟着进去了,他怎么可能在工作!”

梁雪雁抬头,看到周海笙紧皱的眉头。

显然,他根本不想理会外面大吵大闹的章芸芸。

他脸上的表情六分无奈,四分厌烦,额头隐隐有股青筋在跳动,看得梁雪雁心头一动。

“你忙你的去吧,我跟章芸芸算是认识,我出去跟她聊聊。”梁雪雁朝周海笙眨了眨眼睛,示意他不用担心,自己去帮他解决这个麻烦。

看着梁雪雁离开的背影,周海笙脸上的表情松了下来。

他依旧不习惯跟蛮不讲理的人打交道,想想都烦。换做是要点脸面的人,都不会像章芸芸这么无理取闹。

梁雪雁从周海笙的办公室里走了出来,她没想到三名保安都差点拦不住章芸芸,可见她为了追求周海笙也是拼了。

“别吵了,海笙哥真的有事要忙。你要是愿意,我们去那边会客室聊一聊。你不冷吗?”

章芸芸手中的花伞早就掉在地上,沾上了泥浆,空中的小雨有越下越大的趋势。

听了梁雪雁的话,章芸芸下意识地摸了一下自己的脸,该死,别晕妆了才好。

她冷冷地哼了一声,算是同意梁雪雁的提议。

会客室里有暖气,进屋的章芸芸不自觉地打了一个寒颤。她脱下外套,自顾自地坐在了主人的位置上。然后,神色不善地看着梁雪雁。

“为什么你要跟我抢海笙哥哥?你完全可以去喜欢别人!”

梁雪雁没理会章芸芸的话,她找到茶水柜,给自己冲了一杯咖啡。刚才的咖啡还没喝上,就被章芸芸给打断了。

寒冷的天气,喝上一杯热饮真是舒服。

会客室的屋子里飘着一股浓郁的咖啡味,让章芸芸忍不住咽了咽口水。她在这里怎么可以这么随意!没有经过主人的同意,随便冲咖啡喝。

慢悠悠地走过来坐下,梁雪雁不慌不忙地从包里掏出镜子,递给章芸芸。

“妆花了,如果你用美嘉的防水化妆品,就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啊!”

章芸芸看了一眼镜子里的自己,尖叫出来。

啪的一声,镜子从她手里滑落,她直接从沙发上弹了起来,气鼓鼓地往外冲。

走了两步之后,章芸芸转过身来,端起梁雪雁面前的咖啡倒进了垃圾桶里。

“海笙哥哥是我的!你拿什么跟我抢?灰姑娘就是灰姑娘,你永远也当不成公主!”

鼻间传来一股化妆品的刺鼻味道,梁雪雁不由得身体后仰。

“你身上很臭,口也臭,你没发现吗?难怪海笙哥不喜欢你靠近。”

梁雪雁并没有被章芸芸的话激怒,事态的掌控权一直都在自己手里。她有些怀疑,章芸芸到底是看上了周海笙这个人,还是看上了邹家的钱?

以她的智商,恐怕是后者。

章芸芸终于被梁雪雁的话气哭,一路跑出了周海笙的工作室所在的院子。

手工磨制的咖啡自己才喝了一口就被倒掉,梁雪雁有些可惜,又重新给自己泡了一杯。她昨天晚上赶稿子写到十二点,要不然也不会在周海笙的车上睡着。

没打算去周海笙的办公室,梁雪雁坐在沙发上发呆。

新年之后的第一期特辑做什么题材呢?

不如以周海笙个人为专题做一期杂志,相信一定很有市场。

只不过,他会愿意接受自己的采访吗?

在梁雪雁的认知中,周海笙这样的男人很难搞定。他们往往拥有执着的心,爱憎分明,除了设计,应该很难再有别的东西能够吸引他的关注。

梁雪雁一杯咖啡刚刚喝完,门口传来了周海笙的脚步声。

“抱歉,让你久等了。还有,谢谢你帮我解决麻烦。晚上我请你吃饭,怎么样?”

听到周海笙的邀约,梁雪雁想起刚才自己的想法。她有意跟周海笙拉拢关系,希望到时候他能够答应自己的采访请求。

于是,梁雪雁笑着站起来,“好啊,我先给家里打个电话,告诉我妈妈晚上我不回去吃饭。”

梁雪雁是有手提电话的,这个电话是江夏送的。

一顿饭下来,两人之间顺利从见过几次面的不太熟悉的人,转化为对彼此印象还不错的朋友。

当天晚上,江夏跟朱彩灵打电话,说起了周海笙的烦恼。

“彩灵姐,我的提议是不是特别棒?我觉得海笙是听进去了的。”

“太好了,夏夏,做得漂亮!我想想,这个春节我还是不过来了,让海笙自己想办法解决这个问题。”

电话那头似乎传来了邹家辉的声音,然后江夏听到朱彩灵撒娇的声音:我还没跟夏夏说完,工作上的事情你就不能白天再跟夏夏打电话吗?

江夏的嘴角上翘,邹先生明明是觉得自己霸占了他妻子的时间有些不乐意才打岔的。

“彩灵姐,我想起来了,我还有点急事。咱们下次再聊。海笙这边我帮你看着,有情况一定第一时间打电话给你。”

刚刚挂了电话,陆少阳推开房门走了进来。

“安安睡了吗?”江夏从书桌面前站了起来。

安安满了四岁之后,就一直吵着要像哥哥姐姐一样拥有独立的卧室。刚开始江夏和陈淑芬还不放心,担心他从床上滚下来,或者说半夜做噩梦、上厕所怎么办。

结果,出乎他们的意料,安安适应得很好。

看来,真的只是他们大人白担心了,孩子比他们想象中还要独立。

不过,安安睡觉之前需要有人给他讲睡前故事,不然他一个人很晚才会睡着。

讲故事这件事一般是由陆少阳来做,只有他实在忙不过来的时候,江夏才会接手。从有安安开始,陆家无形之中形成了一个观念:教养孩子不是江夏的责任,也不是爷爷奶奶的责任,而是全家人共同分担的。

就连刘阮和陆海铭,也承担着哥哥姐姐应该有的榜样和陪伴。

江夏同样希望陆少阳能够多抽时间陪安安,毕竟男人带孩子跟女人带孩子的观念是不同的,教育效果也不同。

陆少阳走过来,搂住江夏的腰,“臭小子今天让我讲了三个故事才睡着,夏夏,他到底什么时候才长大?”

幸好只有一个孩子,要是再来一个陆少阳直接就崩溃了。

他的语气中,也有着掩饰不住的骄傲。

安安从小聪慧,给他讲故事的时候他提的问题就连陆少阳都很是吃惊。

低头吻了吻江夏的侧脸,陆少阳把孩子的聪慧都归功于江夏的教导。她教育孩子的方式和方法,跟别家的似乎很不一样。

江夏在陆少阳怀里转了个身,“现在你巴望着他长大,等安安真的长大了,你又会希望他慢点成长。”

“夏夏,我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陆少阳抱紧江夏,他从小到大的梦想终于要实现了。

这股兴奋的劲头他憋了一天,就算是在孩子和父母面前也没有表现出来。

感觉到陆少阳的身体在颤抖,江夏努力从他的怀里抬起头来。

“是跟你的工作有关吗?”

陆少阳在江夏的红唇上用力的亲了一口,“夏夏,我有没有说过,你真的很聪明。”

得到肯定的答复,江夏心里已经有了猜测,果不其然,耳边传来了陆少阳压抑着激动的声音。

“组织决定授予我将军头衔,今天刚刚通过审批,正式文件还没有下达。”

本来,在陆少阳单枪匹马端掉毒枭在西南建立的制毒基地的时候,这个升职奖励就应该颁发下来。但是鉴于陆少阳实在是太年轻,经过一番激烈的讨论之后,这个决议终于在年前定下来。

“陆将军,恭喜你!”

江夏仰头看着面前的陆少阳,他今年虚岁才三十二岁,几乎可以算得上中国最年轻的将军了。

“我不想当将军,夏夏,我只想当你的爱人,你的丈夫!”

在鬼门关闯了无数次,陆少阳经历过生死更加懂得珍惜。他直接用公主抱的形式把江夏抱了起来。如果没有她,自己现在会是怎么样?或许,早就不在这个世界上了吧?

江夏和家人是陆少阳在每次危机关头深深的牵绊,因为知道他们在等他回家,所以他披巾斩棘、破釜沉舟。

这年的五一劳动节,江夏收到了优秀民营企业家的奖章,并且受到了国家最高领导人的亲自接见。

说不紧张是假的,江夏迷迷糊糊地从中南海走了出来。

她应该没有说错什么话吧?

大门口,陆少阳不顾别人的眼神,快步走过来拉住江夏的手,“夏夏,你表现得很好。没事儿,有我在呢!”

今天的阳光格外灿烂,江夏迎着阳光,笑着看向身边的陆少阳。

“少阳,我现在肚子好饿,我们回家吧!”

陆少阳拉开车门,护着江夏上了车,他发动汽车之后才扭头看向江夏,“我们去李园吃饭,大家都在那里等我们。”

江夏有些累了,点了点头之后靠在座椅上。

二十分钟后,汽车在李园的停车场里停了下来。

江夏和陆少阳还没走到门口,挂着的两串鞭炮便噼里啪啦的响了起来。

陆少阳笑着捂住江夏的耳朵,一定是阿坤出的主意。

“你们搞什么?吃顿饭还放鞭炮,排场太大了点。”江夏走进吃饭的大厅,嘴里抱怨着。

“你现在都是优秀企业家了,我们放点鞭炮庆祝一下完全没问题。夏夏,恭喜你!”李定坤站在最门口的位置,他身边跟着邵仪婷。

江夏顺着看过去,黄桂花和刘杨,何海彦和他的老婆,陆家人,江家人,周海笙、杜文砚,梁雪雁,小赵,黄天睿……过年的时候人都没有这么起全过。

餐桌面前,江夏举起手中的酒杯。

“说实话,凌云集团发展到今天,多亏了在座各位的共同努力。我是代表你们领奖的,感谢有你们!”

江夏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会成为集团公司的董事长,旗下的分子公司影响着数万名职工的生计。他们研发的视频监控和手提电话,包括美嘉日化,给人们的生活提供了极大的便利。

“干杯!”

江夏喝醉了,她的酒量本来就不怎么好,今天高兴之下多喝了两杯,直接醉了过去。

陆少阳把江夏轻轻地放在床上,他刚想去洗手间给江夏打洗脸水过来,却被江夏给拉住了袖子。

“别走!”

陆少阳坐在床头,看着江夏喝醉了之后泛红的脸颊,当真漂亮极了!

“夏夏,我不走,我去给你倒洗脸水。”

江夏朦朦胧胧地睁开眼睛,她拉着陆少阳的衣襟,直接把他拽了下来。

“我告诉你一个秘密。”

推荐热门小说穿成反派后妈怎么办,本站提供穿成反派后妈怎么办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穿成反派后妈怎么办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197章 下一章:第199章
热门: 痴傻蛇夫对我纠缠不休 魂断阿寒湖 苦逼真太子 重生之大涅磐 万古战帝 总有偏执狂想独占我 换个娘子安宅院 女人现实男人疯狂 给校草冲喜的日日夜夜 宿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