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章

上一章:第181章 下一章:第183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灿烂的阳光在陆少阳背后映出一道光圈,此刻的他脸上带着宠溺的微笑。

“补拍婚纱照?”江夏看着面前的婚纱,瞪大了眼睛。

陆少阳弯下腰,直视江夏的双眼,“需要我帮你换衣服吗?”

刚睡醒的江夏眼神有些迷蒙,她的脸上渐渐浮现一抹粉色。

“不用了,我自己可以搞定。”

换上婚纱后,江夏对着镜子摇了摇头,到了影楼再换不就行了吗?这么长的裙摆,走路会特别不方便的吧?

她打开门,刚想对陆少阳说话,忽然发现房间里多了一些其他的人。

“他们是来给你化妆的。”陆少阳绅士地伸出手臂,把江夏带到化妆镜前坐下。

化妆师在给江夏化妆的时候,忍不住心中感慨,这位女士的皮肤也太好了吧!

原来书中吹弹可破的肌肤是真实存在的,哪怕没有用粉饼,江夏的皮肤也白皙细腻,完全看不到毛孔。

基础的护肤工作完成之后,化妆师犹豫了一下,给江夏涂了层防晒霜和一层淡淡的底妆。

眉毛弯弯如同一轮新月,睫毛卷翘似娃娃,如水的双眸还带着一丝迷惑。

化妆师决定,眉毛不用画了,眼睫毛也不用刷了,这双明媚的眼睛还是保持她原本的姿态更加美好。

琼鼻之下,樱桃小口呈现粉红色。

涂上增量和增红的口红之后,江夏的菱唇好似一朵含苞绽放的花蕊。

再加上一点点高光和阴影,化妆师后退了半步,放弃了给江夏涂腮红的打算。

眼前的江夏脸颊自带红晕,这笔最好的腮红画上去的效果更美!

这是化妆师工作十年以来,最满意的一个妆容。并非她的化妆技术好,实在是眼前的美人货真价实,略施薄粉,便令人惊艳不已。

回头看向已经呆愣的雇主,化妆师悄悄地带着助理退了出去。

江夏感觉到陆少阳的靠近,低头发现脖子上多了一条项链。

她向来不喜欢这些外在的装饰物,身上除了电子手表和住持给的木质珠串,再没有别的装饰物。木质珠串刚刚被化妆师妆点了一些鲜花在上面,看起来就像是一串鲜花手环。

“夏夏,你真美!”

陆少阳一直知道爱人是美丽的,但是他很少看到江夏精心装扮后的样子。

从背后环住江夏,陆少阳在江夏的发顶落下一个吻。

江夏的长发给造型师给辫了起来,用鲜花束在脑后。

她转身,仰头看着身后的陆少阳,“你今天看起来很紧张,真的是补拍婚纱照吗?”

此刻的江夏已然完全清醒,房间里除了她和陆少阳再也没有别人。昨天黄桂花的表现已经让江夏有些疑惑,加上这身周海笙设计的婚纱和化妆师的到来,让她心中有了一个猜想。

陆少阳弯腰,把江夏抱了起来。

他的脸上有着比太阳还要灿烂的微笑,“的确要补拍婚纱照,不过在这之间,我们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没做。”

酒店的门口停了一辆白色的房车,陆少阳直接把江夏抱进车里,然后握住江夏的手,“先送一个礼物给你,然后再拍婚纱照。让我保持一些神秘,好不好?”

说完,陆少阳从房车上走了下来,他登上前面的越野车。

独自坐在车里,江夏的脑海里浮现陆少阳的脸。

她没猜错吧?这好像是要举办婚礼的节奏?

双手捧着自己微微发烫的脸,江夏就这么盯着手腕上的珠串看了一路。

今天阳光明媚,对于六月的天气来说,并不是特别热。昨夜下了一场小雨,因此早上的空气格外清新。路边的小草上还背着尚未蒸发的露珠。

在房车的背后,跟着一个车队,里面车里坐的都是江夏的至交好友。

“哇,刚刚陆少阳把夏夏抱出来的那一幕,真的好美!”黄桂花双眼放光,今天的她显然特意打扮过,身上穿了一条简洁大方的浅绿色连衣裙。

邵仪婷跟黄桂花一个车,她就坐在黄桂花身边,前面开车的人是李定坤,副驾驶上坐着刘杨。

“我早上的时候还担心夏夏比你先醒来怎么办?还好,一切按照计划顺利进行。”

邵仪婷的脸上带着笑,之前夏夏替她们两人张罗婚礼的时候费了不少的心,现在,轮到她们发力了。

“婷婷,我昨天晚上几乎一夜没睡好。夏夏跟我说了很多有用的提议,然后我就越想越睡不着了。”

刘杨听了黄桂花的话,回头看了她一眼。

他从包里拿出一个保温杯递给黄桂花,“喏,你早餐几乎都没怎么吃饭。这是给你准备的甜汤,吃点精神状态会更好的。”

鲜花谷中早就聚集了很多亲朋好友,他们都被眼前的美景所惊艳。

听说陆少阳为了这场婚礼足足筹备了一年半,女人们不由得露出羡慕的眼神。

小赵作为这场婚礼的负责人之一,从早上六点就开始忙碌了。他要安排客车去把亲朋好友从酒店或者家里接过来,还要负责现场所有宾客的接待,婚礼仪式的准备。

五十米长的鲜花拱门上全都长满了盛开的玫瑰,似乎知道今天是个喜庆的日子,它们看起来格外精神。

粉色的气球一路从鲜花谷的门口作为指引,延伸到举行结婚仪式的现场。这条粉色的气球通道保守估计有四百米的距离,远远看过去,让人心生喜悦。

陆少阳先于江夏所乘坐的房车到达鲜花谷,他在向两边父母行礼之后,站到了玫瑰花拱门的最前面。

背后,是一片花的海洋,也是一份真挚的爱。

坐在房车里的江夏总算是在车子停下来的时候回过神来。门外很安静,深茶色的玻璃在阳光的照射下,让她看不太清楚车窗外的场景。

随着车门被拉开,江夏抬起头来。

噼里啪啦,气球被戳破的声音之后,空中金色和银色的彩纸翩翩起舞。

站在车门口的江金盛朝女儿伸出了胳膊,他笑着看向江夏,示意她从车上下来。

江夏的眼里盈满了泪水,她看到了江父身边的江母,还有大哥大嫂、二哥二嫂、黄桂花和刘杨、邵仪婷和李定坤、朱彩灵和邹家辉……

从车上下来,面前是一条用鲜花铺成的道路。

五颜六色的花瓣妆点出一条五彩的路,在距离江夏二十米远的地方,陆少阳拿着捧花望着自己美丽的新娘。

道路的两边,娘家侄儿们以及福利院的孩子们穿着精致的小礼服站在那里,他们脸上带着祝福的笑容。

江夏挽着爸爸的胳膊走向陆少阳,两边的花童们挥洒手中篮子里的花瓣,然后一男一女两队人紧随江夏和江父身后往前走去。

这场面,让现场的来宾叹为观止。

在玫瑰花拱门面前,陆少阳单膝跪地,仰头看着江夏。

“五年前,我们匆匆领证。结婚的第二天我便离家去执行紧急任务。夏夏,你都不知道我有多感谢那个任务。如果不是那次我离开,或许我们就会永远错过。”

陆少阳的脑海里还记得他们说离婚的画面,当时他们已经走到了家门口。

那时候的他还不知道江夏这么好,他还不知道阿阮的态度给江夏造成的心理阴影,他还不知道当一个女人愿意嫁给一个男人的时候,她期待的是怎么样的呵护。

别人或许听不懂陆少阳的话,但是陈淑芬和陆友德听得懂,刘阮和陆海铭听得懂。

结婚的第二天,他们原本是要去离婚的。

“谢谢你!愿意再给我一个机会,愿意给我一个温馨的家!夏夏,嫁给我,好吗?”

一颗眼泪顺着陆少阳的眼角滑落,闪过一道晶莹的光芒。

这是陆少阳补的求婚仪式和结婚仪式,也是他一直都想对江夏说的话。

江夏的眼里盈满了泪水,她说不出话来,只好拼命点头。

身边,江父把女儿的手交到陆少阳的手中。他拍了拍陆少阳的肩膀,千言万语都汇聚成一个嘱咐的眼神:你们一定要好好的!

陆少阳把捧花双手递到江夏手中,然后他弯腰直接抱起了江夏。在大家的掌声中,陆少阳抱着爱人走过玫瑰花拱门。

“喜欢吗?”低头看向怀里的江夏,陆少阳无法形容此刻自己的心情。

如果非要用一个词来形容,那便是庆幸!

江夏搂着陆少阳的脖子,视线从花海中收回来,对上陆少阳的眼睛。

“我很喜欢,非常喜欢!”

拱门的尽头,身穿礼服的三个孩子站在舞台上,看着陆少阳抱着江夏走近。孩子们的眼里流露出喜悦之情,同时有着对江夏和陆少阳敬重。

舞台下是提前准备好的凳子,凳子背后用粉色的娟纱做了妆点。

所有的宾客们都在座位上坐了下来,看着舞台上的一队新人。

婚礼仪式是由刘阮和陆海铭主持的,安安则是负责为爸爸妈妈送上结婚戒指。坐在下面的宾客无一不感慨,这是他们参加过的最令人难忘的婚礼。

江夏觉得自己做了一个好真实的梦,梦里面陆少阳给她举办了一场梦幻的婚礼。

她记得每一个细节,包括那座位于花海中央的房子。

翻了一个身,江夏一点也不想醒来。

感觉有人在注视着自己,江夏缓缓地睁开眼睛。看到陆少阳的脸,江夏自然而然地抬手抚上他的脸庞。

“刀疤越来越淡了呢!真好。”

陆少阳的大掌覆盖在江夏娇小柔软的手背上,“睡醒了吗?起床吃早饭了。”

江夏双手举起来,声音软软的,“抱我起来!”

当陆少阳把江夏抱起来那瞬间,一个惊喜的尖叫声脱口而出。

“啊!我不是做梦!”

房间里显然是梦里那栋花间别墅的布置,江夏的目光顺着窗户望出去,那是一片花的海洋。

陆少阳紧紧地抱着怀里的江夏,他亲了亲江夏的额头,“怎么,难不成你以为昨天的婚礼是一场梦?”

“放我下来!”江夏挣扎着从陆少阳身上下来,她推开阳台的门,来到露天平台上。

这会儿太阳刚刚从东方升起来,山谷里有一层淡淡的水雾。一阵微风吹来,花香中夹杂着青草的香气,淡淡的,十分好闻。

陆少阳从背后拥住江夏,他低声喃呢道:“我是不是对你太不好了,才会让你觉得昨天的婚礼像是一场梦?夏夏,给我一点时间,我会证明给你看。”

江夏有些好笑的转过身,面对陆少阳。

“不是这样的,是太震撼了!”

从楼上下来,江夏发现这栋房子里只有她和陆少阳。

“爸妈和孩子呢?”她回头,正好看到陆少阳端着早餐从厨房里出来。

将手中的食物放在餐桌上,陆少阳挑了挑眉毛,“他们说不要打扰我们度蜜月,所以跟着岳父和岳母去广州了。”

跟陆少阳一起吃了一顿甜蜜的早餐,江夏带上遮阳帽,然后坐在自行车的后座上,搂紧陆少阳的腰。

他要带江夏去参观整个鲜花谷的布局,正好趁着这会儿天气还不太热。

这是江夏从来没有过的体验,整个山谷,全都种满了各式各样的鲜花。他们在花间穿梭,风中飘来两人愉快的笑声。

两人结婚以来第一次把工作,把家人放下来,完完全全的享受属于他们的二人世界。

陆少阳会从房子背后的竹林里砍竹子,然后给江夏编制花篮。每天早晨,他都会去花圃里摘最新鲜的花放进花篮里,然后把这个花篮作为给江夏的礼物。

“起床了,夏夏!”陆少阳每天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叫江夏起床。

“不要,我还想睡!”江夏拉过凉被,把自己遮起来。其实她这会儿已经醒了,就是懒懒的不想动。

陆少阳笑着把手伸进被窝里,专门挑江夏的痒痒肉挠。

“哈哈,哈哈哈!别,真的好痒!”江夏在床上滚了好几圈,最后不知道怎么滚到陆少阳的怀里。

她不由分说,直接解开了陆少阳衬衣的扣子。

然后,她趴在陆少阳的身上,开始数他到底有多少道疤痕。每数一个,她都会在疤痕上落下一个吻。

陆少阳浑身都酥麻了,仿佛被人点了穴道一般。

“以后你的身体都是我的,没有我的允许,不能让你的身体受伤,知道吗?”

陆少阳把江夏紧紧地抱在怀里,他的声音有些沙哑,“好,我都听你的!”

早餐是在江夏和陆少阳的共同努力下完成的,江夏也是才知道,原来鲜花还可以做食物,而且味道还不赖。

饭后在花海里走一圈,江夏有时候会拿出画板,她已经很久没有设计衣服了,放松下来之后,灵感好似源源不断地从大脑里涌现出来。

每当这个时候,陆少阳就会拿一本书坐在江夏附近看书,他偶尔会在笔记本上写一些东西。

傍晚,陆少阳随随便便去附近的山林里逛一圈,不仅带回来一些新鲜的野果,还有一些野味。

在院子里架上烧烤架子,江夏第一次知道原来陆少阳烤出来的食物这么香!

“这个烤鱼是我吃过最好吃的烤鱼!”江夏手里拿着一根木棍,棍子是串着的是陆少阳刚刚烤好的鱼,外焦里嫩,香气四溢,闻着都让人流口水。

陆少阳笑着回头看向江夏,“你坐过去一点,离炭火近了热。”

“不要,我就要挨着你。我不怕热!”

陆少阳没法,只好从屋里拿出风扇,把电线接出来,他舍不得让江夏热着。

自制的烧烤架上还有烤茄子、韭菜、豆腐干和魔芋。这些都是江夏爱吃的,陆少阳只喜欢吃肉,素菜的话可有可无。

夏天的傍晚,喝一口陈淑芬自制的梅子酒,然后再吃上一口陆少阳烤的烧烤,江夏觉得特别幸福。

“干杯!”江夏举起面前的梅子酒,酸酸甜甜的味道真好。

“这酒后劲大,别贪杯。”陆少阳见江夏又一杯梅子酒下肚,连忙劝她少喝一点。

谁知,江夏笑着凑到陆少阳的面前,在距离他嘴唇五厘米远的地方停了下来。

“我就是想喝醉,我还从来没有喝醉过。”

看到江夏朦胧的眼神,陆少阳心知此时的她已经有些微醺。

“好好好,有我在呢,你想喝多少都行。不过,要是我不在你身边,不许喝酒,知道吗?”

江夏举起面前的酒杯,“少阳,我们来喝个交杯酒吧!”

她几乎半个身子趴在陆少阳身上,说话的时候温热的气息吐在陆少阳的脸上。

陆少阳眼色加深,扶着江夏的肩膀,然后笑着看了一眼她手中的酒杯,空的就举起来了,看来是真的喝醉了。

他拿过梅子酒,给两人满上。手臂绕着江夏的手臂,陆少阳看着江夏的眼睛,喝下了手中的交杯酒。

下一秒钟,江夏直接趴在他的身上,彻底醉了过去。

陆少阳笑着摇了摇头,确认炭火已经完全熄灭后,他弯腰把江夏抱了起来。这些日子难得给她养了一些肉回来,抱起来软软的,很舒服。

来到楼上的房间,陆少阳先是把江夏放在沙发上,然后转身去浴室打水出来给江夏洗漱。

谁知道等他回来的时候,发现江夏已经从沙发上滚到地上,好在地上有地毯,才没把她给摔着。

陆少阳扶着江夏坐起来,给她洗脸擦手,当毛巾划过江夏的红唇,陆少阳俯身亲了亲。有梅子酒的味道,还有一股淡淡的花香。

好不容易帮江夏弄干净抱她回到床上,这时候的她忽然说起了胡话。

“陆少阳,你上辈子……为什么会娶苏晓月那种女人?”

陆少阳听了之后微微一愣,苏晓月是谁?

“她是阿阮的班主任老师,临水镇上的那个!”江夏勾着陆少阳的脖子,双眼朦胧地看着他。

“你喝醉了,夏夏。没有的事,我怎么会跟她有瓜葛?”

安抚地拍了拍江夏,陆少阳看着怀里的人儿睡了过去。

晚上,陆少阳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里面,他真的跟江夏离婚了。他们办完离婚的手续,然后紧急任务的通知才下来的。他就像是一个旁观者,看着梦里面的自己“娶了”苏晓月。

这是一个混乱的梦,他拼命想要知道江夏在跟自己离婚之后过上了什么样的生活,可是梦里总是告诉他苏晓月是个神经病。他们没有同房,他都不知道梦里的自己为什么会娶苏晓月这个女人。

许多年后,当白发苍苍的他在街上碰到同样变老的江夏的时候,两人相视一笑。

“不!不是这样的!”

陆少阳从梦中惊醒过来,发现窗户外面的天刚蒙蒙亮。他低头看向身边熟睡的江夏,把她轻轻地揽入自己怀里。

“谢谢你!没有放弃我!”

作者有话要说:正文第四卷 完!

本书还有最后一卷,感谢大家一路相伴!

推荐热门小说穿成反派后妈怎么办,本站提供穿成反派后妈怎么办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穿成反派后妈怎么办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181章 下一章:第183章
热门: 致我们终将腐朽的青春 心有所慕 鱼龙变 三人行 黑历史太多被找上门怎么办? 分手信 鸣宝在暗黑本丸 夜路是我一个人走 剑道独神 相见欢(相见欢原著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