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1章

上一章:第180章 下一章:第182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感受到大家关注的目光,江夏从座位上站起身来。

“开场的时候我就说过,今天只谈生活,不谈工作。既然大家向我发出邀请,我就来说说我所向往的生活。”

江夏笑着看向大厅中的员工及他们的家属。

“我希望每天早上起床都能够呼吸到新鲜的空气,周围的环境是没有污染的。我希望我们的交通能够变得更加快捷,或许以后我们的主要交通工具会被汽车、公共交通取代;我希望信息的传递速度能够更快一点,比如座机能够变成无绳的移动电话,又比如广州发生的事情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内传递到北京。”

江夏所描绘的并不是空中楼阁,她知道,未来社会已经发展到了这个阶段。

“如果你对自己的现状已经很满足了,那你就要小心一点,因为很有可能麻烦已经在找上门的路上。”

“我所向往的生活包括有一个健康的身体,和谐的家,一份让自己有干劲的工作,还有一群相互帮助的朋友。”

大家沉浸在江夏的话语中,心情久久不能平息。

直到聚餐结束,大家三三两两离开李园,江夏的话还在盛夏集团的员工脑海中回响。

安安毕竟年纪小,在回家的路上,他已经靠在儿童安全座椅上睡着了。

到家后,江夏把安安交给婆婆,从安安的房间里出来,江夏看到了在门口等着自己的海铭。

“海铭,找我有事吗?”

江夏牵起海铭的手,不知不觉中,那个害羞的小男孩现在也快要小学毕业了。

或许,用少年来定义海铭现在的年龄会比较合适。

陆海铭仰头看着江夏,“夏夏,你出国这段时间,我一直跟着一位爷爷学习医学知识。我想拜他为师!”

夏天的夜晚,江夏和陆海铭并肩坐在院子里。

“海铭真的想好要当一名医生了吗?”关于陆海铭跟着白纪堂的爷爷学医这事儿,江夏从李定坤的口中听说过。

白纪堂的爷爷时不时去养老院和儿童福利院给老人和孩子们看病,碰巧遇到陆海铭也在,他便跟在白爷爷的背后,仔细地观察他是如何诊断病情的。

久而久之,白爷爷也注意到了这样一个小男孩。

陆海铭转头看向江夏,“是的,我想好了,我决定学习中医。”

江夏轻轻地搂住身边的陆海铭,“如果这是喜欢做的事情,那就去做吧!我会一直支持你的。”

一个星期之后,江夏准备了一份礼物,带着陆海铭去拜访白家。

白老爷子今年已经是古稀之年,他见陆海铭沉稳且有学医上的天赋,便时不时指导一下这个孩子。然而,陆海铭的勤奋出乎了白老爷子的意料,他在学医这件事上进步得很快。

因此,这才有了陆海铭正式拜师的后续。

他不想看到这样有天赋而且努力的孩子错过了学习的最佳时机,于是同意收陆海铭为学生。

江夏总觉得最近家里人神神秘秘的,好像有事情瞒着她。这天,她提前下班回家,意外发现家里一个人都没有。

难道,他们都外出了?

想到上次安安和公公被绑架的事情,江夏不由得有些着急。

阿阮和海铭刚刚期末考试结束,少阳也还在休假,公公婆婆也不会这么巧刚好带着安安出门了吧?

就在江夏忐忑不安的时候,大门口传来了安安的声音。

“我的主意很棒吧?妈妈一定会喜欢的。”

“安安真聪明!”

陆少阳带着爸妈和孩子们进门,抬头便看到了江夏有些着急的脸。他的瞳孔微微放大,刚刚他们的对话,夏夏是不是听到了?

“夏夏,你今天这么早就下班了?”陈淑芬笑着看向对面的江夏。

“妈,你们怎么都出去了?我回来发现家里一个人都没有,可给我担心坏了。”江夏快步走过去,抱着陈淑芬的胳膊。还好只是她多想了!

“你们一起出门?做什么去了?”江夏的视线落在安安的脸上,她刚刚听到安安在说什么惊喜。

刘阮和陆海铭连忙牵着安安的手,“没什么,我们一起去了一趟儿童福利院!”

安安后知后觉地点头,“是的,爸爸开车载我们去的。”

江夏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但也没有多想。

这些天,陆少阳一直在筹备鲜花谷的婚礼。他今天秘密地把江父江母从广州接了过来,暂时安顿到李定坤那边。至于别的亲朋好友,陆少阳也都亲自打电话通知了婚礼的时间。

他忙坏了,晚上倒头就睡。

江夏刚刚洗了澡出来,刚想跟陆少阳商量换车的事情,结果发现他已经睡着了。

轻轻地坐在床头,江夏低头查看陆少阳脸上的疤痕。现在已经淡得只剩下浅浅的一道印子,凑近了还是能够看得一清二楚。

从床头柜里拿出淡化疤痕的面霜,江夏轻轻地帮陆少阳抹到脸上。

他总是不耐烦用这些在他看来女人才会用个护肤品,手指在陆少阳粗糙的脸颊上划过,江夏细软的指腹传来一阵酥麻的触感。

“一点都不爱惜自己!”

江夏拉开凉被,给陆少阳身上的疤痕也抹上面霜。

虽然穿上衣服看不见,江夏还是希望这些疤痕不要那么狰狞。能够用面霜全都淡化了,那样才好。

等江夏终于忙完,她的额头上沁出了细密的汗水。伸手关掉床头的灯,江夏依偎在陆少阳身边,闭上眼睛。只要有他在,江夏就会觉得格外安全。

鲜花谷中,一切准备工作都已经就绪。

这个时代还没有草坪婚礼这一说法,陆少阳的规划经过黄桂花和邵仪婷的修正,少了一些直男的审美,多了很多浪漫的元素。

黄桂花和邵仪婷为此,专门放下手头的工作。

现在,大家坐在一起,正在为后天的婚礼做最后的分工。

临近婚礼,陆少阳反而显得有些紧张。他不知道江夏会不会喜欢?

“少阳,你最近是怎么了?”江夏抬手在陆少阳面前挥了挥,“我刚刚跟你说的事情,你觉得怎么样?”

陆少阳回过身来,难得脸上有些尴尬,“夏夏,你刚刚说什么?对不起,我想别的事情去了,没听清楚。”

江夏凑到陆少阳面前,直视他的双眼,然后把手覆盖在他的额头上。

“没发烧呀?”

陆少阳一把握住江夏的手,然后拉着它按在胸口。

“你瞧我这个身板,像是会生病的模样吗?”

手掌下的心脏怦怦直跳,江夏有些不习惯的抽回了手,“少阳,你最近感觉怪怪的。会不会是突然闲下来,不习惯?”

陆少阳自然不能跟江夏说真正的原因,他低头看向桌上的汽车资料,恍然发现刚刚江夏是在跟自己说换车的事情。而他刚才在脑海里模拟江夏看到鲜花谷的表情,所以没反应过来。

“换车的话,我还是觉得选一款安全系数比较高的稳妥。最好车内的空间要大一些,能够坐七人最好。”

两人低头凑在一起讨论到底换哪一款车比较合适。

晚上,江夏收到了黄桂花的电话,得知她已经到了北京,江夏连忙给小赵打电话,把明天的行程推掉。

细细算起来,她和桂花姐很久没有见面了。

挂断电话之后,江夏开始规划明天她们要去哪里玩,要不要叫上邵仪婷一起去?

卧室中,陆少阳背着江夏露出了一个笑容。再有一天就是他们的婚礼了,陆少阳有些紧张。

早上出门的时候,江夏特别跟婆婆和陆少阳说了今天中午自己不回家吃饭的事情。许久没见,江夏发现自己有好多事情想跟黄桂花分享。

送走江夏,陆家人纷纷行动起来。

“淑芬,我明天要穿的衣服在哪里?要不要拿出来熨一熨?”

“姐姐,我好激动呀!”安安在客厅里走来走去,明天他就是爸爸妈妈婚礼上的小主持了!

要是到时候忘词了,怎么办?

看出安安脸上的焦虑,刘阮蹲下身来,“没关系,不是还有我和海铭吗?”

“嗯!”安安笑着点了点头,“对啊,还有姐姐和哥哥在,安安不怕!”

陆少阳收拾好东西从房间里走出来,“你们准备好了吗?我们今天还得去装扮现场。”

“报告首长,集合完毕,请指示!”

陆少阳来到孩子们面前,正色道:“立正,稍息。向右转,目标门口,齐步走!”

江夏到了约定好的咖啡厅,发现梁雪雁、黄桂花和邵仪婷都在。

“哇,桂花姐,你们是不是提前商量好的?”

她们已经很久没有像这样坐下来聊过天了,上次聚在一起是什么时间?江夏想不起来了,是一年前还是两年前?

梁雪雁所创办的时尚杂志已经站稳了国内同类杂志一姐的位置,他们的发行周期也在两个月前改成了周刊的形式。工作室的成员从原来的五人,增加到二十人。

论年纪,她是四人中年纪最小的一个。

论学历,她也是四人中最高的那一个。

其余三人都已经结婚,就剩下她一个单身女士,自然是受到了各位姐姐们的关心。

邵仪婷是梁雪雁的前大嫂,但是这并不影响她们之间的关系。在晋江时尚周刊中,有一期就是梁雪雁特意为邵仪婷做的专访。

除了江夏,其余三人都知道,她们今天的任务是带着江夏买买买,然后美美美。最好是霸占她一天一夜的时间,然后第二天陆少阳会亲自来酒店接江夏去鲜花谷。

好友们许久未见,自然说起了各自的近况。

“桂花姐,婷婷姐,你们打算什么时候要宝宝?”江夏喝了一口面前的金桔柠檬汁,酸酸甜甜果然是她的最爱。

被江夏问及这个话题,黄桂花是坦率的。

她今年正好三十岁,在老家,她同龄人的孩子都上小学了。

“再过两年吧,现在不着急。反正我嫁给刘杨又不是为了生孩子的,他支持我的想法。”黄桂花现在回头看过去的自己,她会觉得那时候的自己单纯得有些傻。

“你婆婆呢?”

黄桂花扬了扬眉,“她最近在跟我公公闹离婚,哪里有时间关心我。再说了,她知道自己管不了我,也管不了刘杨。”

她的确做不到孝顺胡智芳,反正他们婆媳见面的时间不多。但是,她每个月都会按时给婆婆打一笔钱过去,算是她和刘杨尽孝的一种方式。目前看来,胡智芳还挺喜欢的。

等黄桂花说完,三人的目光自然地聚焦在邵仪婷身上。

她红了脸颊,说话的时候声音前所未有的娇软,“阿坤说,暂时不要孩子。他,他害怕多了个孩子自己就失宠了。”

“哈哈,哈哈哈!”

江夏几乎可以想象到李定坤说这话的表情,看来他们婚后的生活很是甜蜜呢!

女人们聚在一起,自然少不了买买买。为了不让江夏怀疑,她们每个人都挑选了不少新衣裳。逛累了之后,邵仪婷把大家带到了一家专门为女性服务的高端会所里。

“这是阿坤开的,你们随意。”

江夏之前听李定坤提过这么一个想法,她当时还给他出了些主意。没想到,他这么快就运作起来。一圈看下来,江夏对这家会所很是满意。

这里集吃喝玩乐为一体,所有的业务都是透明公开的、合法的。包括:洗浴、桑拿、餐饮、客房、健身房、美容馆、练歌房、足疗按摩、棋牌室、品茶咖啡厅等等。

跟别的会所不同的是,这里只接待女性客人。

在这个女性地位还没有明显提升的时代,李定坤的这种想法算是非常超前了。

“仪婷,阿坤该不是专门给你建的这座会所吧?”黄桂花正在接受按摩,真的是太舒服了!

邵仪婷笑着摇了摇头,“我也是第一次来,之前工作太忙了,就连这里开业我也没抽出时间过来。不过有一点,阿坤一直都很尊重女性。他从来没有觉得女人一定要会做家务、相夫教子。”

趴在床上的梁雪雁长叹了一声,“哎哟,我可怎么办呀!”

“怎么了?”

“各位姐夫都是男人中的楷模,我担心自己以后嫁不出去。上哪里去找跟姐夫们一样好的男人?”

听梁雪雁这么一说,江夏她们相视一笑。好像还真是这样的,无论是李定坤、陆少阳,还是刘扬,他们都支持自己的妻子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家庭从来不是约束妻子的理由!

“我倒是觉得海笙不错!”黄桂花笑着看向梁雪雁。

梁雪雁连连摆手,“不行不行,海笙哥的气场太强了,我跟他完全不是一个类型的。再说,我现在一心想把杂志社的事情搞好,那里有时间谈恋爱。”

晚上八点,江夏想要告辞,却被黄桂花给拉住了。

“夏夏,别走!”

江夏有些奇怪,视线从黄桂花的脸上移到邵仪婷脸上,“你们是不是有事情瞒着我呀?”

“没,绝对没有!”黄桂花还是那个大嗓门。

“是我在工作上遇到了一点问题,想要请教你。白天我一直没好意思说,夏夏,今天晚上就别走了吧?”

江夏给家里打了一个电话之后,在黄桂花入住的酒店安顿下来。

“说吧,你到底遇到了什么问题。”

黄桂花当时也是灵机一动,现在跟江夏一起坐在沙发上,她还真有很多问题想要请教江夏。抬手看了一眼手腕上的时间,黄桂花开口之前给自己订了一个小目标,只讨论一个小时就好。

结果,这一聊就是三个小时。

关灯睡觉的时候,黄桂花在心里默默地向陆少阳道歉。

对不起,让夏夏晚睡都是我的错!

由于昨天晚上十二点才睡觉,江夏早上睡得特别香,就连黄桂花离开,她都没有察觉到。

陆少阳拿着婚纱礼盒走进客房,阳光透过纱帘照进房间,身穿白色衬衣的陆少阳难得打了领带,他一身正式的打扮,脚上的皮鞋跟地板发出轻轻地叩击声。

酒店的窗帘有两层,当遮光的一层被陆少阳拉开,床上的江夏感受到阳光,翻了个身。

已经天亮了吗?

江夏缓缓地睁开双眼,视线里出现了一个俊朗而又熟悉的身形。

“少阳!你怎么会在这里?”江夏瞬间清醒,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

推荐热门小说穿成反派后妈怎么办,本站提供穿成反派后妈怎么办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穿成反派后妈怎么办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180章 下一章:第182章
热门: 春日宴(春日宴原著小说) 问斜阳 我真的不是他粉丝[娱乐圈] 夜凝夕 腹黑中校惹不得 光芒纪 北海道物语 纯真年代 潮声 第一美人翻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