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章

上一章:第174章 下一章:第176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梁思博刚刚想要冲上去,忽然被身后的人按住了肩膀。

他回头,看到了弟弟梁敬辉。

“大哥,爸妈想你了。”梁敬辉的面色看起来非常平静,无喜无悲,没有任何不满或者抱怨的神情。尽管,家里现在的一切都是大哥造成的。

面对这样的弟弟,梁思博垂下了头。

爸妈会想他?

这怎么可能!

他们肯定是恨他的吧?恨他不争气,恨他毁了家里的一切。

回头看了一眼挽着李定坤的手踏上红毯的邵仪婷,梁思博紧紧地咬住牙关,他惨然一笑,脸上多了一丝苦涩和悔恨的表情。

“走吧,不是说他们要见我吗?”

酒店门口,有一个士兵在陆少阳耳边低语了两句。他看向梁思博离开的方向,然后点了点头。看在梁军长的面子上,他再给梁思博一个机会。无论如何,他都不允许梁思博破坏今天的婚礼。

如果顺利的话,梁思博将在两个小时之后登上前往沙特的轮船。

他将作为卧底被派遣出国执行任务。

至于是完成组织交代的任务,还是成为别的什么人,全看梁思博自己的选择。

对于这样的提议,梁盛南是感激陆少阳的。与其让儿子在国内溃烂,还不如把他送出去锤炼。希望他有朝一日能够理解父母的苦心,成为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而不是渣滓。

红地毯的尽头,李定坤和邵仪婷交换戒指,然后向所有的宾客举杯。仪式很简单,却处处透露着李定坤的细心。

直到邵仪婷在李定坤的帮助下,换下婚纱,乔装打扮离开酒店,她还是有些忐忑不安,“阿坤,我们把这么多客人扔下自己跑了,真的好吗?”

李定坤正在专心开车,等待红灯的时候,他握住邵仪婷的手。

“你放心好了,我有交代让夏夏和少阳帮我们善后。”

是的,就在宾客们享用婚宴美食的时候,李定坤开车带着他的新娘离开了。他们的蜜月旅行马上就要开始了!

邵仪婷娇俏地瞪了李定坤一眼,难怪他让自己提前空出半个月的时间,原来是早有计划。

秋去冬来,北方的冬天光秃秃的,除了低矮的灌木丛有着零星的绿意,其他的树木早在寒风中被带走了所有的树叶。

江夏精心筹备了大半年的儿童福利院终于落成。在一个初冬的周末,这所儿童福利院迎来了第一批入住的小朋友们。他们全都是烈士的孩子,没有直接监护人。

刘阮和陆海铭看着面前眼神或者胆怯,或者防备的小伙伴,主动带他们熟悉福利院的环境。

儿童福利院和养老院一样,申请开办的手续十分繁琐。

江夏跑上跑下张罗了三个月,才拿到办儿童福利院的资质。剩下的两个月时间则是布置福利院,以及从部队上拿到烈士遗孤的信息,然后把他们从全国各地接过来。

这些孩子有的还不会完整的表达自己的意思,有的已经十多岁了。

由于失去父母和关爱,孩子们大多数显得跟这里的世界格格不入。甚至对这些好心把他们接来的人抱有敌意。

糖果、书本、衣服,他们根本不敢去触碰。害怕被讨厌,也害怕这只是一场梦境。

孩子们单纯的小脸还不懂得掩饰自己的情绪,他们在入住了大半个月之后,才渐渐地明白自己是真的掉进福窝里了。

江夏每天都会带着安安来儿童福利院,让他跟这里的孩子们一起玩耍。她则是帮着一起给大一点的孩子做心理辅导,然后对孩子们进行分类。

失学的孩子记录好他们接受教育的水平,然后就近安排他们上学。对于那些处于学前教育年龄阶段前的孩子,福利院也要制定新的抚育方案。

江夏从刚开始成立儿童福利院的时候,想的就不只是给孩子们饱饭吃,暖衣穿。

她希望这些孩子能够获得足够的关爱,能够把福利院当成一个大家庭。然后通过学习,成为一个独立自强,能够凭自己的本事好好活下去的人。

安安是所有孩子中年纪最小的一个,儿童福利院仿佛打开了他认识世界的新篇章。

他主动把自己的玩具带到福利院跟小朋友们分享,还会在他们发生矛盾的时候撮合、调节。

两岁的安安就像是小朋友们和新环境的润滑剂,他的出现在很大程度上安抚了那些孩子们不安的内心。

为了让这些孩子们尽快适应新的环境,江夏几乎每天都会去儿童福利院。有入学计划的孩子,将会在这半年的时间补习书本上的知识,避免他们到时候跟不上。

江夏尤其注重孩子的心理健康,他们中有的孩子十二岁还从来没有念过书,因此他们得从小学一年级开始。

身为大龄儿童,跟比他们小四五岁的孩子们坐在一间教室里上课,是需要足够强大的心理承受能力才行。江夏并不希望他们自卑,或者说厌学,她希望孩子们都能正视自己的问题。

入学晚点没关系,跟不上也不是大问题。

把高兴和不高兴的地方表达出来,这才是心理健康的表现。

压抑只会让孩子变得内向和沉默,这不是一个好的征兆。

刘阮和陆海铭最近一直盼着周末,因为周末就可以跟江夏一起去儿童福利院。他们已经长大了,拥有自己的理性思维。即便是十一岁的陆海铭,也清楚地知道,如果不是陆少阳,他们的境遇可能比这些孩子还要差。

在他们看来,福利院的小伙伴们跟他们是一种人。

“夏夏,我们今天可以跟你一起去福利院吗?”刘阮吃过早饭之后,眼巴巴地看着江夏。

江夏点了点头,“当然可以,但是你和海铭要保证完成老师布置的家庭作业。”

安安咽下口中的馒头,高举起小手,“还有安安,安安也要去!”

“都去,今天福利院里包包子,每个人都要参与哟。”江夏放下碗筷,笑着看向三个孩子。

仔细一算,把这些孩子们接过来也快一个月了。这期间,发生过很多问题,孩子生病、孩子们打架、还有孩子偷偷跑出福利院。问题比江夏预料的还要多,但是她没有放弃。

曾经的她有多盼望关爱和稳定的生活环境,这些孩子也是一样的。

她愿意把钱和精力花在这些孩子们的身上。因为,她曾经就是一名孤儿,尝过各种酸甜苦辣,要不是最后运气好成为了一名服装设计师,她也不知道自己会变成什么样的人。

没有父母的引导和教育,孤儿在长大之后生活只会更加艰难。

他们甚至被迫成为小偷,或者犯罪分子。

现在,这些孩子们已经适应了新的环境,他们开始对福利院、对江夏和管理员产生认同。他们知道这些叔叔阿姨都是保护和关爱自己的,所以渐渐地放下了心防。

江夏每次去儿童福利院,陈淑芬和陆友德也是要跟着一起去的。他们会给孩子们带好吃的糖果,也会跟孩子们讲故事,教他们自己的事情自己做。

对于江夏的想法,陆少阳从来都是全力支持。他已经在整理第二批入福利院的烈士遗孤名单,争取让地方民兵连队把孩子们集中到一起送过来。

儿童福利院现在规模有限,只能优先抚育军人的后代。

等以后规模扩大了,才能收容更多的孤儿。

“妈妈来了!”在福利院里,孩子们都叫江夏妈妈,叫陈淑芬奶奶,陆友德爷爷。至于刘阮是大家的姐姐,陆海铭是哥哥(弟弟),陆佑安是他们最喜欢的弟弟。

江夏走进福利院,就被孩子们包围起来。她给每个孩子一个笑脸,拉拉他们的小手,或者抱一抱他们。孩子们身上穿着的衣服都是盛夏服饰免费提供的,直到他们满十八周岁,儿童福利院都会给他们提供衣食住行,以及学习上的各种花销。

到目前为止,儿童福利院一共抚育了三十名烈士遗孤。二十个女孩,十个男孩子。

刘阮带着大一点的女孩在院子里玩跳橡皮筋、跳房子,陆海铭则带着小一点的孩子玩丢沙包的游戏。

年纪最小的陆佑安人气最旺,他竟然带着哥哥姐姐们比划起了太极。

福利院的每一个孩子都有成长搭档,上面记录着他们来儿童福利院之后的重要变化。加上厨师,目前福利院一共有五名工作人员。如果后续再有小朋友加入的话,人手就有些紧张了。

“夏夏,我有个提议。”陈淑芬知道江夏的烦恼,笑着拉过江夏的手,“咱们家附近有很多退休的老人,像刘大爷这种子女不在身边的尤其多。我记得有个词好像听你提过,‘义工’对不对?我们完全可以邀请有意愿的人来儿童福利院当义工!”

陈淑芬的话点醒了江夏,并不是非要匹配到相应的抚育人员才行,他们可以通过别的途径获取到帮助。

并不是江夏舍不得花钱雇人,儿童福利院的工作人员比盛夏集团的员工还难招聘。

他们得对这些孩子们有充分的耐心和爱心,这里的工作强度并没有想象的那么轻松。如果不是真的热爱这份工作,可能干不了两天就会退缩。

“妈,您的提议好极了!”江夏抱着陈淑芬的胳膊,这是一个双赢的提议。

中午的午餐需要大家一起动手完成,面粉早已经和好,只等饺子馅拌匀了之后,便可以动手包包子。

孩子们玩耍之后洗干净了小手和小脸,眼巴巴地望着厨师手下的肉馅。年龄小的孩子已经控制不住开始流口水了。

倒不是儿童福利院的伙食差,而是他们被接来之前的日子过得太拮据。

肉包子多好吃呀!一口咬下去,满嘴都是肉香味,油滋滋的!

“好了,我们开始包包子吧!”

在这里,没有人觉得孩子动手是浪费食材,也没有人批评孩子们手中的包子不像样子。厨师在跟大家演示了包包子的动作之后,每个小朋友的手上都拿起了一个面团。

安安有过包饺子的经验,他小心翼翼地收拢手中放了肉馅的面团。

捏花纹他是做不到的,但是他会用面皮把馅料裹紧,不让肉馅从面皮中露出来。

十分钟后,一个形状奇怪的包子在陆佑安的手中诞生。说它像汤圆,它的表面又不光滑;说它像包子,却连褶子都没有一个。

然而,陆佑安小朋友十分得意,他高高举起手中的成品,“我包好了!”

院子里传来欢乐的笑声,孩子们从来没有想过自己可以接触到面团。以前在家的时候,面粉是特别精贵的东西,大人们根本不可能让他们上手。

现在,他们却可以亲自体会到制作食物的乐趣。一股幸福之感从心底油然而生。

包好的包子很快被厨师放在蒸笼里上锅蒸,孩子们在厨房附近转悠,吸一吸小鼻子,闻着空气中的肉香味和面食的味道,然后咽了咽口水。

真香!

儿童福利院的孩子们在抚育员的引导下,大一点的已经能够完成生活自理。小一点的孩子也在大朋友的帮助下,学着自己的事情自己做。

这是江夏从开设儿童福利院的时候就一再强调的抚育宗旨:给孩子们创造一个好的生活环境,并不是什么都帮他们做了,而是引导他们学会自理。

或许别的儿童福利院只是给孩子吃饱穿暖,但是江夏的想法完全不同。

这些孩子最缺乏的是引导和教育,让他们在日常生活中养成良好的行为习惯和思维习惯,对他们的成长很有帮助。

“来,我们排成三列纵队!包子马上就要出锅了,你们的小肚子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

刘阮、陆海铭和陆佑安也在孩子们中间排队,三列纵队每一列都有十一个小朋友。他们排队洗手,然后乖乖地站在食堂窗口面前。

当热腾腾的包子被厨师用大号的竹制筲箕端到打饭的窗口面前,孩子们的眼睛都看直了。

每个孩子用不锈钢的餐碟领到一个包子,吃完之后还能再去拿。每个餐桌的座位上,有提前为孩子们准备好的米汤。

江夏和公公婆婆也坐在孩子们的中间,他们并没有跟家里的三个孩子坐在一起,而是分散在不同的餐桌上。

没有人说话,然而所有人的脸上都带着笑,这是满足的微笑,也是幸福的笑容。食物最容易给人带来喜悦之情,更何况是跟自己喜欢的人坐在一起分享。

大一点的孩子很快吃完,然后排队去拿第二个包子。

他们从入园的第一天起,就被教导要珍惜粮食。不要为了贪吃而多拿食物,也不要为了怕被叔叔阿姨说自己吃太多而饿肚子。

两岁的安安已经能够独立用餐,还能保证不把食物弄到衣服上。他在存在让儿童福利院的小朋友们有了榜样,既然安安都能做到自己用餐,他们也可以。

因此,目前福利院内还没有小朋友需要被大人喂饭的情况。

孩子们在福利院并不是无事可做,他们根据年龄的不同被分成了几个小组。除了年龄最小的三个小组的孩子不用参与到家务劳动中来,别的大孩子都是需要参加劳动的。

不同的小组轮流值周,他们会帮助抚育员一起打扫卫生,收拾碗筷,准备食物。

在儿童福利院最显眼的位置有一面荣誉墙,这里有每个孩子的照片,照片背后有小红花。表现好的孩子得到抚育员的认可和表扬后,可以在照片后面贴上一朵小红花。

江夏完全把儿童福利院当成一个大家庭来管理,她尽力给孩子们提供一个适合他们成长的环境。

傍晚,三个孩子依依不舍地离开儿童福利院。

自从江夏创办了儿童福利院,这里便是三个孩子快乐的源泉,也在某种意义上,推动了他们的成长。

根据婆婆陈淑芬的建议,江夏找到家附近的退休老人们。他们也是才知道,原来陆家儿媳妇是个热衷慈善的好孩子。对于江夏的邀请,老人们表示很感兴趣。

江夏把组织老人去儿童福利院当义工的事情交给了婆婆来安排,有意愿的老人们轮流过去,他们可以给孩子们上课,也可以陪孩子们玩耍。

陆家现在每一个人都很忙,就连两岁的安安也不例外。

他现在的生活安排得十分紧凑,从早到晚,没有一分钟是感到无聊的。

“爷爷,我们今天晚上吃什么?”陆佑安刚刚和爷爷陆友德去缴纳了这个月的电费,顺便把家里订的杂志从邮局取了回家。爸爸的军事杂志,妈妈的时尚周刊,还有他和哥哥姐姐喜欢的儿童杂志。

“吃砂锅米线怎么样?暖暖的汤汁喝下去,浑身都舒畅。”陆友德牵着安安的手,笑着低头。

爷孙两人走在回家的路上,邮局离家不过两公里,他们权当散步。

然而,意外就在这个时候发生了。

一辆从背后开来的面包车刷的一声靠边停下,安安和陆友德被人用手帕蒙住了口鼻,然后晕了过去。

没有路人发现了这边的异常,面包车载着两人飞快离开。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彼岸花5瓶;半夏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推荐热门小说穿成反派后妈怎么办,本站提供穿成反派后妈怎么办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穿成反派后妈怎么办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174章 下一章:第176章
热门: 美艳少妇的诱惑:极品美女上司 狼行成双 散落星河的记忆2:窃梦 止损 被反派boss强制走恋爱线 巨星重生之豪门娇妻 被黑化的他抱在怀里亲[穿书] 嫡女毒医:盛世宠妃 NPC大佬绝不认输[穿书] 妖怪都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