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章

上一章:第173章 下一章:第175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听了李定坤的话,江夏长叹了一口气。

“是我想太简单了吗?”

“这事儿你先别急,我通过别的渠道打听打听,倒不是完全没可能。”李定坤见江夏垂头丧气的模样,连忙宽慰道。

陆少阳这一忙就是半个月,等他回家发现江夏的情绪不是很对劲,还以为她生病了。得知她发愁的原因,陆少阳轻轻地点了点江夏的鼻子。

她总是闲不下来!

“放手去做吧,我最近忙碌的事情正好跟你的想法有点关联。具体情况我不好跟你细说,但是你的想法绝对是可行的。”

“真的吗?”江夏原本已经打算放弃了,忽然听到这样的鼓励,她惊喜地睁大了眼睛。

陆少阳把江夏揽进怀里,轻抚她的长发,“先按照你的想法去做,如果以后成立汽车厂遇到麻烦,我来想办法解决。”

这是他宠爱妻子的特别方式,只要是江夏喜欢的事情,他都会支持。

李定坤那边也传来好消息,说进军汽车制造业不是完全不可能的。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李定坤的担心并不是多余的。充分考虑项目可能会遇到的难题,有助于未来的路越走越顺。

为此,江夏和李定坤一起做了一个未来的大体规划。

现目前摆在她面前最困难的问题是:德国那边能否找到对应的汽车制造厂家,来接受他们派过去学习的技术工人?

江夏联系了刘大爷的儿子,跟他详细说了自己的想法。

对方表示只要江夏安排人过去,他就能帮忙把这些人落实到汽车生产的各个车间去。刘大爷的儿子从父亲的口中了解过江夏的情况,所以才敢对这事儿大包大揽。

他也是有自己私心的。

说不好自己回国以后抱负的施展,还需要借助江夏的力量。因此,他积极地促成江夏这边的安排,并且从专业的角度替江夏分析应该排多少人,分别进入哪些车间学习比较合适。

敲定了德国方面的相关事宜,江夏开始着手准备人员招聘和签证手续的办理。

在这个时候,李定坤德好人脉资源优势体现了出来。原本需要半年才能办好的签证,在人员招聘好了之后两个月内全部办理好。

这些派出去学习的技术工人有一大半出身部队,这是江夏可以信任他们的理由之一。

除了在德国工厂那边领到工资之外,江夏还会给他们发一份学习津贴。两份工资加起来,差不多是国内平均月薪的五倍以上,去的人也都签署了培训协议。

如果他们学成归来之后不服务于江夏的公司,将赔偿所花费的所有学习成本十倍的违约金。

送走这批学习的工人,时间已经来到夏天。

一岁半的陆佑安表现出了对学习新鲜事物的强烈好奇心,他每天早上跟陈淑芬和陆友德一起晨练,站在练太极队伍的最前面。

虽然由于手脚的协调能力有限,但是整套动作被他完整的记忆下来。

他也成了老年人中的小明星,附近谁家的老人不知道陆家小孙子聪明可人?

陆家附近退休的老年人不少,他们的业余生活也十分丰富,晨练只是其中之一。他们甚至组建了乐队,吹拉弹唱无不精通,还有老人特别擅长书法和绘画的,爱好下棋和古玩的。

陆佑安是老年乐队的忠实粉丝,他可以安安静静地听他们拉一上午的二胡,以及别的琵琶和竹笛等传统乐器的演奏。

也跟在下棋的老人身后观战,仿佛自己会下似的。

他乖巧懂事,不吵不闹,所以很多老人都喜欢让他跟在身边,时不时跟陆佑安说说他们的爱好。

小小的陆佑安在听取别人的讲解的时候,总是小手背在身后,看起来专心极了。

大家没觉得他真听懂了,直到有一天。

“爷爷,我们来下棋吧!”

烈日炎炎的午后,睡了午觉起来的陆佑安看了一眼院子里被晒得无精打采的植物们,主动端出了陆友德的象棋装备。

陆友德笑着看向孙子,“好啊,我们爷孙玩玩。”

他的本意真是陪陆佑安玩玩,陆友德知道孙子看别的老人下棋的次数很多,什么棋子以什么样的方式前进也都知道。但这在他看来,并不是真的会下棋。

陆佑安的语言发展比同龄人早,刘大爷家斜对面有个比陆佑安大半岁的哥哥,他们俩个孩子要是碰到一起,便经常会听见陆佑安说话的声音,而对方常常会因为自己的意思表达不出来而卡壳。

象棋的开局有常见的几个套路,因此陆友德在看到安安摆出当头炮的时候并不奇怪。

安安看过不少人下棋,记得前面几步的常见走法也不稀奇。

“当头炮,马先跳!”陆友德有意教孙子下棋。

路过的陈淑芬摇了摇头,老伴跟孙子下棋,这不是明摆着欺负人吗?她从冰箱里拿出冰镇西瓜,准备等爷孙两人下完棋吃。

在她看来,结束也就是分分钟的事情。

陆佑安看起来很是沉着,他的开局就决定了他一直处于进攻的态势。

不知不觉中,陆友德已经落下了第十子,他这才恍然发现,自己一直被安安牵着鼻子走。

抬头看向对面的安安,陆友德发现他看起来不骄不躁,似乎正在思考下一步应该怎么走。看了一眼手腕上的时间,陆友德有些诧异时间竟然过去了五分钟。

按常理来说,这个年纪的孩子能够保持五分钟的专注已经很难得的。

可是陆佑安显然还没有不耐烦的意思,他想了想,很快再次落下一子。

陆友德的视线再次回到棋盘上,这次他的心态变了。如果刚开始只是玩一玩的心态,那么他现在生出了考核的心思,他想要看看安安的实力到底怎么样。

当陈淑芬第十次从爷孙两人的棋盘面前走过,陆佑安有些沮丧地抬头。

“爷爷,我输了!”

这是陆佑安第一次正式下棋,陈淑芬刚刚已经用相机记录下来。

“安安真棒!奶奶都不会下棋呢。吃点西瓜怎么样?”冰镇西瓜早已经不冰了,这个时候吃正好合适,不会凉胃。

陆友德朝安安竖起大拇指,别的一岁半的小朋友可能连象棋的棋子都认不完,安安却已经能够跟自己对战。即便是输了,他也已经非常不错了。

安安的胜负心并不强烈,眼前的西瓜吸引了他全部的注意力,他在给爷爷和奶奶分别拿了一块之后,这才挑选了一块坐在小凳子上啃西瓜。

“真甜!谢谢奶奶!”

这个暑假,阿阮和海铭又被陆少阳给提溜到部队上去了。俩个孩子除了有些舍不得安安和江夏,对于去部队体验别样的暑假生活,他们是非常乐意的。

江夏下班回家,安安正跟在陆友德背后给院子里的花花草草浇水。

“爸,我回来了。安安,下午好!”江夏放下包,双手接住了扑过来的安安。

她手臂上的力气小,所以很少抱安安。安安也从来不吵着要大人抱,自从他学会走路以来,家里的婴儿车成了陈淑芬采购蔬菜和水果的推车。

陆友德放下手中的水管,跟江夏说起了陆佑安今天的表现。

“夏夏,我跟你说,安安已经会下象棋了,今天还跟我来了一局。”

“是吗?”江夏低头看向身边的小不点,眼里露出惊喜的表情。她蹲下身来,视线跟安安保持平视,“跟妈妈说说,什么时候学会的象棋?”

被江夏这么看着,陆佑安难得有些害羞。

“每天跟爷爷一起去公园里看别的爷爷下棋,多看就会了。”

对于安安清晰地表达能力,江夏高兴得不行,捧着儿子的脸亲了一口。

安安还不懂得害羞,他同样捧着江夏的脸亲了回去。这是他和江夏表达爱的方式。

每天晚上吃过晚饭,江夏和陆少阳都会牵着安安的手去附近散步。有时候遇到一些老人,江夏和陆少阳都不认识,安安却能够熟悉地跟他们介绍并且打招呼。

集团公司的管理已经进入正轨,江夏大胆地把更多的日常事务交给小赵来处理。

她主要是解决一些签字确认,以及小赵无法解决的问题。

上半年的经营成果显示,美嘉日化的优势越来越明显,邵仪婷和黄桂花联手,推出的牙膏、香皂、洗发露等普通日化用品得到了市场的肯定。有美嘉护肤品做广告,这些平价的日用品几乎成了所有女性的首选。

质量才是检验品牌的唯一标准。

美嘉日化用品的效果是看得见的,因此它被消费者们口口相传,生产规模不断地扩大。

盛夏服饰虽然也比去年同期有了明显的进步,但是受发展空间的限制,盈利情况始终赶不上美嘉日化。

好在江家大哥和二哥并没有气馁,他们在工厂的降本改善中,做出了明显的成效。前面有美嘉日化的两位娘子军领路,背后还有妻子的餐饮事业的紧追不舍。

他们在压力中也找到了自我释放的方式,企业文化建设明显比美嘉日化效果更加显著。

企业经营的成功虽然利润和收入是重要的考核因素,但是一个成熟的企业不能只追求利润。企业的稳定性和可持续性发展,比眼前的利润更加重要。

邵仪婷和黄桂花显然也认识到了这一点,下半年的规划中,她们拓展的脚步慢了很多。

夏天来去匆匆,年初江父和江母特地来了一趟北京,把李定坤和邵仪婷的婚事敲定下来。经过双方父母的精心筛选日子,婚期被订到了金秋九月。

邵仪婷虽然是二婚,大家从来没有因此而懈怠对这件喜事的筹备。

半年时间,足够李定坤给邵仪婷准备一个盛大而又隆重的婚礼。

知道邵仪婷忙,李定坤承担了所有新房的布置、婚礼的布置、以及宾客宴请的事宜。尽管,他自己的事业也让他忙得脚不沾地,可是为了他们的婚礼,李定坤花了自己三十年来最多的心思。

李红梅的婚礼至今是临水镇上的传说,黄桂花和刘杨的西式婚礼到现在也被大家所念叨。

再加上李定坤知道陆少阳暗中的筹划,他倒不是说一定要赶超之前的婚礼,而是想要把最好的都捧到邵仪婷的面前。

婚礼定在国宾酒店,两家的宾客,外加李定坤和邵仪婷在事业上的合作伙伴,足足预定了九十九桌喜宴。这相当于把整个国宾酒店全部包下来,还得让他们从别处调动餐桌和椅子过来。

李园,李定坤把所有帮忙的至亲都邀请到这里吃饭。

今天是婚礼前的最后一晚,明天就是正式举行婚礼的日子。

李定坤这些日子忙碌下来,人瘦了,但是却更加精神。身上的痞气渐渐被打磨掉,他正经起来的认真模样,就连江夏也觉得的确是帅的。

“明天的婚礼就拜托各位兄弟姐妹,叔叔婶婶们的帮忙。”

“没问题,我们保证完成好手里的任务。”

安顿好所有的客人之后,已经是晚上十点。按照传统习俗,今天新娘和新郎是不能见面的。可是,李定坤是那种循规蹈矩的人吗?显然不是!

他来到邵家背后,借助工具爬到了邵仪婷房间的窗户外面。

咚咚咚!听到敲窗户的声音,邵仪婷连忙揭下脸上的面膜。她似乎有所感应,猜到了外面的人是李定坤。

“你怎么来了?这样危险!”邵仪婷身穿睡衣,小心翼翼地推开窗户。

李定坤也不说话,只是冲邵仪婷笑,然后他手脚并用,从窗户里翻了进去。

邵仪婷又是惊喜又是害怕,被李定坤抱住的时候,她抡起拳头捶了捶他的胸口,“以后不许做这么危险的事情,摔下去怎么办?明天的婚礼怎么办?”

一把握住邵仪婷的拳头,李定坤看着她的眼睛,举起来放在唇边亲吻。

“婷婷,我想你了!”

听到李定坤的表白,邵仪婷的心脏怦怦直跳。她踮起脚尖,跟李定坤接吻。

她相信他,也相信他们会经营好自己的婚姻。爱是一起对抗世界的最好的燃料,未来无论是顺境还是逆境,她都愿意跟他一起携手面对。

早上九点,迎亲的车队将邵家门口的路堵得水泄不通。整整十一辆迎亲的车队代表着李定坤一心一意的爱,也象征着一生一世的爱恋。

“邵家的女儿不是二婚吗?怎么办得比头婚还热闹?”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邵家的女儿现在可是美嘉日化的总经理,能干着呢!听说新郎身家不菲,为了求娶邵家的女儿费了好大劲儿。就是新郎好像从农村出来的,是个孤儿。”

“婷婷是个好孩子,嫁得好我们该替她高兴。我怎么听你们的语气怪怪的呢!二婚怎么了?二婚就不许比头婚热闹?”

不管别人怎么议论,李定坤带来的车队里可都不是普通的车。清一色的大众最新款桑塔纳,看起来整齐而又豪气。

被邵家的亲人拦在门外的时候,李定坤大手一挥,“撒红包啰!”

漫天的红包雨让大家都惊呆了,还有这种操作?

等他好不容易过五关、斩六将来到邵仪婷面前,李定坤单膝跪地,说出了这样一段誓言。

“我,李定坤,这辈子只会疼爱邵仪婷一个人。哪怕是我们未来的孩子,也不能分走我对你的爱。你放心,有我在,没有人可以欺负你!婷婷,谢谢你愿意嫁给我,谢谢你愿意跟我组成一个家庭。往后的日子,我都听你的!”

邵仪婷早就泣不成声,她拼命点头,手中的苹果抱得紧紧的。

身穿红色嫁衣的邵仪婷美艳不可方物,她本就俏丽,只是以前习惯了扮丑。自从认识李定坤之后,他告诉邵仪婷,他喜欢看到自己的女朋友美美的模样。

于是,邵仪婷开始注重自己的打扮。

她所有的衣服,所有的化妆品和首饰,大都是李定坤陪她一起挑选的。这种宠爱是邵仪婷从来没有体验过的,认识李定坤,大概花光了她这辈子所有的运气。

车队一路风风光光开到李定坤准备好的新房。

给江父和江母敬茶完成礼仪之后,邵仪婷换上了周海笙给她定制的婚纱。

当邵仪婷换好衣服和妆容从房间里出来,李定坤的眼睛都看直了。还是大哥江瑞清推了他一把,示意他上前把新娘抱上车。酒店那边还等着他们过去举行仪式。

“婷婷,你好美!”抱起邵仪婷,李定坤感觉自己的人生圆满了。

车队一路开到酒店大门口,在距离下车不远的地方,有一个鲜花搭建的亭台。邵仪婷的爸爸将在这里,把女儿交到李定坤的手上。

然后,这对新婚夫妻将一路从由红色玫瑰铺好的红地毯上走入婚礼的宴会厅。

人群外围,梁思博看到曾经的妻子美艳的模样,双眼变得通红。

她嫁给自己的时候整天愁眉苦脸,还扮丑,把自己弄得跟三十多岁的中年妇女似的。

为什么?这到底是为什么?

推荐热门小说穿成反派后妈怎么办,本站提供穿成反派后妈怎么办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穿成反派后妈怎么办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173章 下一章:第175章
热门: 给白莲花上色需要分几步 大龟甲师(下) 校草是女生[穿书] 附加遗产(附加遗产原著小说) 我终于失去了你3·他睡在风里 霸王与娇花 昨夜之灯 我召唤出了一颗蛋[星际] 总有偏执狂想独占我 浮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