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章

上一章:第169章 下一章:第171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邵仪婷紧随其后,她跟其他总经理不同,在座的所有人中,大概只有邵仪婷是科班出身的。

她在来总部决算之前,让公司的会计做出过一版预算,没想到总部给的预算几乎跟他们自己的预算相差无几。

这也就充分说明了,以江夏为核心的集团总部对新一年的规划是完全有把握的。

江夏总是让邵仪婷觉得惊喜,她对管理的看法和执行的效率让邵仪婷觉得自己没有跟错人。这是一种发自内心的崇拜,不因为年龄和学识而改变。

很快,江夏收到了五位经理亲笔签名的绩效指标考核书。

“我希望你们能够把这个考核当成是你们前进的动力,而不是包袱。在日化行业,在服装行业,我们还有很多别的新兴竞争者。制造行业是国民经济的支柱,但也像是逆水行舟。一旦我们停滞不前,很快就会被别人赶超。”

江夏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把事业做到现在的规模,这四年来,她仿佛被一股力量推着前进。

这种力量,叫做父母给孩子的榜样。

接下来,由小赵宣布了新年的新要求。盛夏集团名下的所有分子公司,在招聘人员的时候优先考虑退伍军人以及军属。

集团公司会定期展开长期或者短期培训,对各个分子公司的中高层管理者进行培训。对于在分子公司表现优异的职员,将有机会获得出国深造的机会。

这是盛夏集团的第一个完整规划年度,早在会议之前综合管理部门就拿出了年度方案。

决算会议一共进行了五天的时间,江夏这天下班回家,忽然发现安安会走路了。

“妈妈!”

安安正站在院子里看陈淑芬给花花草草浇水,他的双手一本正经地背在身后。转身的时候看到江夏,他的双眼瞬间明亮起来。

看到朝自己走来的安安,江夏感动得想要流泪。

她蹲下身来,展开双臂,示意安安走到她的怀里来。

“妈,安安什么时候学会走路的?”江夏牵着安安的手,笑着看向院子里的陈淑芬。

陈淑芬放下洒水壶,脸上有些小骄傲,“早上安安在客厅里玩,有个玩具从客厅里弹了出来。他就这样自然地站起来,走过去把玩具捡起来。他可能自己都没发现,自己能够独立行走了。”

看到妈妈和奶奶因为自己的表现而开心,安安对走路这件事更感兴趣了。

自从他会走路之后,家里就没有他去不了的地方。去鱼缸里捉金鱼,拿哥哥姐姐的笔在纸上画画,就连江夏的书房也不能幸免,被安安撒了一泡尿在地毯上。

安安对书本特别感兴趣,在刘阮和陆海铭的允许下,他可以去哥哥姐姐们的书房找书看。

但是他们提前约法三章,不许撕书,也不许在书上乱涂乱画。

活泼好动的安安也只有在翻书的时候可以安静下来。

有时候,陈淑芬会对江夏说,安安在翻书的时候特别专注,仿佛他能够看懂书上的内容一般。其实,有的书上根本就没有图画,全都是文字,没有人相信安安会看得懂,所以陈淑芬用的是翻书两字。

转眼间,农历新年到了。盛夏集团放了半个月的假,包括各个分子公司,也都按照总部的要求执行。

陆少阳难得有个假期,他打算带江夏去看望梁军长。

孩子们就不跟着一起去了,天气太冷,家里有暖气更舒适一些。

梁盛南是陆少阳的老首长,即便是他现在退下来了,陆少阳也是他一手提拔起来的。

探望老首长这事,无可厚非,陆少阳也不怕别人说闲话。

有自己在江夏身边跟着,陆少阳给鲁方国和小周都放了假,他们的工资江夏本来是要自己开的,却被陆少阳给揽了过去。因此,在他们回老家之前,江夏又暗地里给他们分别包了一个大红包。

跟别人家的热闹不同,此时的梁家格外冷清。

梁思博没了踪影,大家都不知道他去哪里了。还是梁盛南托老朋友打听到他去了深圳,似乎过得也不怎么样。

大儿子不成器,小儿子今年又在部队值班,没办法回家过年。梁雪雁倒是就在北京,可是她张罗着晋江时尚杂志的新年特辑,这会儿还在加班。

梁盛南早已经习惯了家里的清冷,他从书房里出来,没有找见老伴,还以为妻子买菜去了。

直到门口传来铲雪的动静,他才慌忙推开大门。

“晓慧,你……”

“老梁,别动!站在那里别动!外面又冷又滑,当心给你摔了。”

杨晓慧毕竟上了年纪,她才刚刚铲了不到五分钟的雪,额头上便冒出了细密的汗水。

就在这个时候,一辆军绿色的吉普车停在梁家门口。

梁盛南和杨晓慧齐齐地看过去,只见陆少阳和江夏从车上走下来,“首长,慧姨,新年好!”

见杨晓慧在扫雪,陆少阳连忙快步跑了过来,接过铲子,示意他们先进去,他很快就会弄好门口的雪。

江夏扶着杨晓慧进屋,然后又帮忙倒热水给她洗手洗脸。

外面天寒地冻的,出的汗一旦凉下来,很容易就感冒了。梁盛南站在窗户面前,看着陆少阳用铲子和扫帚将门口的积雪清理干净。

“夏夏,快坐下来喝点热水。早知道你们今天要过来,我就去买点菜回来。”

杨晓慧握住江夏的手,家里并不是没有菜,只是招待江夏和陆少阳明显是不够的。

“慧姨,不用这么客气。我和少阳一早就想来看望你们,这不刚好放假有时间。”

自从梁盛南中风以来,江夏和陆少阳至少每个月都会来一趟梁家,关心梁盛南的康复情况。就连杨家人和梁家人,都没有他们这般尽心。

说话间,陆少阳已经清理好门口的积雪,提着后备厢里的年货走了进来。

“车里还有,我再出去一趟。”陆少阳把东西放在地上,然后转身跑了出去。

看到这样的陆少阳,梁盛南很是感慨。谁能够想到,中国最年轻有为的少将,竟然愿意为了探望他这个老头子,再三折腾。当初他还在位的时候,家里从来不缺做事情的人。

可是,时值今日,就连扫雪这样的事情,也需要老妻亲自动手。

梁盛南握紧拳头,只恨自己的身体不争气,不能帮老妻分担一些。

陆少阳足足跑了三趟,才把车里的年货搬下来。他们带来的东西把门口堆得跟小山似的。

“少阳,你这是做什么?”梁盛南的视线扫过地上的东西,有吃的,有穿的,还有对联和灯笼,以及鞭炮和烟花。

江夏拉着杨晓慧的手来到大门口,“首长,我们来陪你们过年来了!雪雁去部队接敬辉去了,他们等会儿就到。咱们先把家里布置起来,好不好?”

听说儿子和女儿待会儿都要回来,杨晓慧和梁盛南只觉得喜从天降,喜得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鲜红的对联贴上,屋里挂上灯笼,贴上福字,整个家好似温暖了许多。

吃食里有给梁盛南准备的补品,也有从李园打包的药膳、菜肴和糕点,江夏虽然做饭不在行,但是分类和打下手这样的事情,她还是做得很好的。

“慧姨,这条鱼是炸好的,上锅蒸了后浇汁儿就行。还有这个,五谷丰登,蒸熟了就可以吃了,您最爱的梅菜扣肉,首长爱吃的东坡肘子……”

整整三个大食盒被打开之后,齐齐摆在桌上就是一桌丰盛的年饭,鸡鸭鱼肉,应有尽有。

厨房里,杨晓慧偷偷地擦了擦眼泪。她做饭的手艺很普通,以前家里都是有阿姨做饭的,现在阿姨回家过年去了,她刚刚还在为招待江夏和陆少阳的事情发愁,没想到他们一切都准备妥当了。

中午十二点,梁雪雁载着弟弟回家。

站在院子里,看着门前被清扫得干干净净,门上还贴了新的对联,姐弟两人相视一笑。

“爸妈,我们回来了!”

吃过午饭,江夏和陆少阳告辞离开,把难得的相处时光留给梁家人。

回家的路上,江夏望着正在专心开车的陆少阳,“刚才梁军长把你叫到书房里说了什么?”

陆少阳趁红灯的时候转头看了江夏一眼,然后指了指自己的侧脸,“亲我一下就告诉你!”

“喂,现在可是在大街上!会被别人看到的!”江夏伸手牵了牵陆少阳的脸皮,太不要脸了。

陆少阳一把握住江夏的手,放在唇边吻了吻,“说让我对你好一点,媳妇是娶回家疼的。”

白了陆少阳一眼,江夏抽回自己的手,“你以为我会相信?好好开车,你怎么说话越来越油腻了?莫非是因为人到中年了?”

陆少阳虽然不明白油腻的意思,但是听江夏的话大体猜到了不是什么好的表现。

“我没骗你,首长真是这么说的。当然,他还说了一些部队上的事情。”

想到梁盛南跟自己说的话,陆少阳不由得神情多了一分严肃。为了保护国家和人民的安全,他可以做一把利刃,但是如果是别的,他一点兴趣都没有。

昨天夜里下了一场大雪,地上铺了厚厚的一层积雪。

家里的孩子们早就坐不住,在院子里堆起了雪人。

“安安也要去!”陆佑安现在一岁零三个月了,可以熟练使用简短的句子表达自己的意思。

陈淑芬连忙拦着他,“乖哟,你看哥哥姐姐堆的雪人太小了,等你爸爸回来,让他给堆个大的,那样才好玩。”

“不,安安就要小的。”

实在拗不过倔强的安安,陈淑芬只能给他全副武装好。带上围巾和帽子,围上口罩,脚上是防水的皮靴,手上是防水的手套。

“好了,现在随便你怎么玩!”

安安激动地冲到院子里,结果脚下一滑,扎进了雪堆里。

陈淑芬见他知道小手撑着保护自己,也就不管他,任由他躺在雪堆上。倒是刘阮和陆海铭第一时间跑了过来,扶起陆佑安。

“安安,怎么样了?”

“摔着那里没有?痛不痛?”

被扶起来的安安不仅没有哭,反而咯咯咯的笑了起来,“好玩!哥哥姐姐,好玩!”

因为知道不能摘手套和口罩,陆佑安就这么跟在哥哥姐姐的背后,看着他们面前的小雪人即将成型。

“鼻子,没有鼻子!”

陈淑芬连忙找来了胡萝卜。

“眼睛,眼睛怎么办?”

这次安安自己想办法,找了俩个小石子按上去,看着还挺像模像样的。

就在这个时候,门口传来了陆少阳和江夏的声音,孩子们呼啦一声,全都从雪地里跑了出来。

“爸爸,夏夏!”刘阮和陆海铭手里还牵着小安安。

“爸爸,妈妈!”陆佑安不舍地回头看了一眼小雪人,它是不是有点冷呀?

陆少阳和江夏并肩走进来,一眼就看到了院子里的小雪人。看来,他们不在的这段时间,孩子们玩得很开心。

“大雪人,爸爸,堆!”陆佑安还记得奶奶说过的话。

江夏跟孩子们一起笑着看向陆少阳,“我们想要大雪人!”

于是,李定坤走进来看到的就是这样的一幕:江夏和孩子们坐在廊下啃烤红薯,陆少阳一个人苦哈哈地在院子里堆雪人。这个足足有一米多高的雪人看起头上戴了帽子,脖子间还围着一条围巾。

“舅舅!”三个孩子看到双手提着食盒的李定坤,连忙抛弃了红薯。

被三个孩子同时抱住大腿,李定坤眼里全是幸福的笑意,“我被包围了,谁来救救我呀!”

“哈哈,哈哈哈!”孩子们的笑声传了好远好远。

陈淑芬和陆友德接过李定坤手上的食盒,“这么冷的天,不用往家里送吃的。你也抽时间好好陪陪婷婷,什么时候上门提亲呀?”

过年了,没结婚的人总是受到特别的关爱。

“我想着过年了你们出去买菜冷,就让厨房做了佛跳墙和一些家常菜。婶子,我还得去一趟山庄,改明儿再过来玩。”

李定坤虽然被催婚,但是他很开心。从口袋里拿出大把的糖果和玩具,李定坤分给三个孩子。

“你又给他们吃糖,以后牙齿坏了就找你算账!”江夏笑着摇了摇头,有一个宠爱外甥的舅舅也是件麻烦事。

李定坤看着江夏笑了笑,做了个摊手的动作,“少阳,你继续忙,我先走了。小家伙们,拜拜!”

“哎,你等一下!”听说李定坤要去山庄,江夏连忙拿出自己做得冬衣,“这是给杜大哥裁的新衣,让他试试看暖不暖和。我过两天和少阳一起带孩子过去看他。”

今年过年,周海笙飞回香港去了。

他现在常年在北京生活,也就过年过节回家看一趟父母。

杜文砚手术后很快就康复了,他现在帮着李定坤管理山庄的事宜,日子倒是过得比之前还要繁忙。然而,这个时候的他是快乐的。

李定坤走后,陆少阳的雪人也堆好了。

一大一小俩个雪人立在院子里,孩子们想尽办法把它们妆点得更加喜庆漂亮。

新年的钟声敲响,陆佑安早就睡着了。刘阮和陆海铭在给大人们拜过新年之后,拿着红包欢欢喜喜地回房睡觉去了。

江夏看着陆少阳忽然递到自己面前的红包,有些意外,“怎么?我也有吗?”

“说句吉祥的话,这个红包就是你的。”陆少阳坐在床头,仔仔细细地看着面前的江夏。她今年才二十四岁,正是花朵盛开的年纪。

江夏眨了眨眼睛,“恭喜发财,红包拿来。”

她想要去拿红包,却被陆少阳举高高,“不行,这句太普通了。”

“新年快乐,万事如意!”

“提示你一下,说句我爱听的。”

江夏撇了撇嘴,“算了,我不要了。”

面前的红包突然被陆少阳拆开,一条闪闪的项链出现在江夏面前。然而,她还没有看清楚,就被陆少阳握在手里。

江夏扑进陆少阳的怀里,双手搂着他的脖子,“老公,爱你哟!”

“别动!”陆少阳展开手中的项链,帮江夏戴上。

江夏低头摸着海豚形状的吊坠,眼中满满都是惊喜:“怎么忽然想起来送我礼物?”

“以后,每一个节日,我都会为你准备礼物。因为,你是我最爱的人!”陆少阳双手捧着江夏的脸,然后一个虔诚的吻落在她的额头上。

娶到她,三生有幸。

第二天早上,江夏醒来没有看到陆少阳,问了婆婆之后说他有事出去了。

此时,陆少阳正开车带着李定坤往郊外的山谷驶去。

“少阳,我们到底要去哪里?”李定坤伸了一个懒腰,好歹让他多睡一会儿。过年初一头一天,到底是上香还是做啥,神神秘秘的。

他们约莫开了两个半小时的车程,到了一条机耕道的尽头。

“下车!”陆少阳说完,率先从驾驶席位上下来。

李定坤缩了缩脖子,这么冷的天开车到荒郊野岭,这是要干大事的节奏呀!

推荐热门小说穿成反派后妈怎么办,本站提供穿成反派后妈怎么办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穿成反派后妈怎么办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169章 下一章:第171章
热门: 绯红之刃 东京塔 穿书后弱受变成了渣受 今天又叒叕没有离婚[穿书] 余生常安 来者不善 侯门闺娇 农家甜点香满园 魔尊 女帝本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