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章

上一章:第165章 下一章:第167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李定坤笑了笑,并没有直接回答江夏的问题,“我们进去看看。”

山庄修建在一个镇上,并非世外桃源。这里距离镇上的中心集市走路大约只需要十分钟,然而位置极好,刚好依山而建,背后是郁郁葱葱的山林,往山里走两公里还有一个较大的水库。

“李先生,您来了?”门房是个年纪约莫六十岁的老头,他看起来身体十分硬朗,说话的时候眼神带笑,显然很喜欢李定坤这个人。

对于李定坤身后跟着的中年人杜文砚和年轻貌美的江夏,他笑着点了点头。

“张叔,我带朋友过来看看。”李定坤主动抱了一下门房老头,两人似乎很熟悉,“这位是山庄的门房张叔;张叔,他们是我的老大哥杜老师,还有妹妹江夏。”

在李定坤的介绍下,两边客气地打了招呼。

走进山庄门坊,入目是一个极大的广场,在一排高大的树木背后,有一个人工池塘,里面养了很多金鱼。池塘的左边是一道长廊,长廊两侧全都是供人休息的木质椅子。

在长廊的尽头,有一些石凳子和石桌子,周围是绿草和鲜花。

“阿坤哥,这里就是你说的‘安享’山庄?”江夏惊喜地看向李定坤,能够把养老院办到这种规格,也就李定坤想得到了。

李定坤点了点头,然后跟身边的杜文砚解释道:“安享山庄是我计划成立的第一家养老院,这里收容年纪在六十岁以上的孤寡老人,山庄会负责照顾他们,直到他们入土为安。”

杜文砚有些震惊,养老院是一个无底洞,因为它本身不产生收益,哪怕老人们的消耗再低,也架不住人多。

江夏忽然有些明白李定坤带杜文砚过来的原因,他想要让杜文砚帮忙打理养老院的日常事务。同时,也是为了鼓励他与病魔对抗,他是被需要的。

“阿坤,详细跟我说说你的计划。”杜文砚震惊之后,说话的声音略微有些颤抖。

这个世界上,比江夏和李定坤会赚钱的人多不胜数。他知道盛夏服饰和美嘉日化有多大的利润,也知道李定坤的事业做得不差。但是,愿意做这样的慈善,是他们人品贵重的表现。

在石凳子上坐了下来,李定坤把这里的筹建,还有未来的计划全部摊开了跟杜文砚和江夏说。

江夏之前是知道李定坤的打算,但是这还是第一次听他详细阐述。

“目前,山庄已经建成,我通过政府工作的朋友拿到了第一批需要被赡养的名单。养老院的手续已经审批下来,政府会给予一定的支持。杜大哥,我希望你可以在治疗好你的病之后,过来帮我。”

为了这个山庄,李定坤费了不少心血。他恳切地看着杜文砚,从本心而言,他巴不得杜文砚是健康的,哪怕他从别的地方去寻觅合适的管理人员都行。

即便是从美国找到了医生,李定坤知道,病人的意志在手术中起到非常大的作用。

杜文砚笑了,这个笑容是李定坤和江夏从来没有见过的灿烂模样。他好像一下子就释然了,整个人的精神状态跟来之前完全不同。

“好,我过来帮你!”

为了尽可能多的接纳老人,山庄自然都是集体宿舍。江夏和杜文砚在李定坤的带领下,参观了山庄的房间。六个人一个房间,每个房间里有独立的卫生间,老人们的床头都有按铃,方便他们在身体不适的时候呼叫工作人员。

江夏算了算,山庄一共有三十多个房间,可以容纳接近两百位孤寡老人。

假设每位老人一天的费用是五毛钱,一个月就是三千块钱,一年下来就是三万六。这还不包括管理人员的工资在内。支持这样一个山庄,一年最少需要五万块。

如果是二十个像这样的山庄,也就是一百万。然而,这一百万大体上只能供养不超过五千位老人。

江夏的神情有些严肃,即便李定坤手上有房东婆婆给的一箱黄金,也远远填补不了这么大的窟窿。

“你们别这么担心,我有办法的。山庄背后有菜园子,我们可以自己养猪种菜,满足一些山庄内的需求。而且,我计划像梁雪雁一样,办一个老年周刊。他们不用文笔很好,只用把他们的故事和见解说出来,就是很好的素材。关于这类似的想法,我还有很多。”

李定坤笑着看向江夏和杜文砚,只要一想到这么多老人需要他的帮助,他做事业的心满满都是动力。

从山庄回来,江夏在书房里伏案写了两个小时的计划书。

李定坤的养老院已经成型,她的儿童福利院还只是一个想法。

陆家客厅,陆少阳把公文包放好,然后坐在竹席上跟安安说话,“安安,你妈妈呢?”

安安正看着书上的草莓流口水,听到爸爸的问话,他抬起头来,“爸爸,吃!”

小胖爪子举起手中的绘本,递到陆少阳的嘴边,妈妈说的好东西要分享。

陆少阳一把将安安抱了起来,然后来到院子里,陈淑芬正在给花苗浇水,她的位置刚好可以看到客厅里的安安,所以才放心把他一个人安排在竹席上玩耍。

“妈,夏夏呢?”

陈淑芬指了指书房,“下午四点就回来了,一直没出来过。”

“安安,我们去叫妈妈出来玩,好不好?”陆少阳双手一举,直接将安安放在自己肩头。他们父子独处的时间并不算多,安安兴奋地抱着陆少阳的头,咯咯咯地笑了起来,显然很开心。

书房里,江夏刚刚放下笔,便听到了儿子的笑声。

她活动活动有些僵硬的脖子,然后站起身来,做了几个伸展运动。

下一秒钟,书房大门被陆少阳打开,他们父子两人就这么出现在江夏的面前。

夕阳的余晖映衬着两人的笑脸,眼前的这一幕让江夏忍不住扬起嘴角,“安安,骑大马好玩吗?”

“驾!”安安听了江夏的话,忽然抱着陆少阳的头喊了这么一个字,把江夏逗得笑弯了腰。

陆少阳举着安安将他放下来,然后在他的小屁股上轻轻地拍了一下,“你还真把爸爸当大马来骑?没良心的小坏蛋。”

安安不仅不害怕,还咯咯咯地笑了起来,他双手伸向江夏,嘴里直嚷嚷,“妈妈,救!爸爸,坏!”

院子里,陈淑芬听着从书房里传来的笑声,将洒水壶放在石板下面。父母是孩子最好的榜样,她身为奶奶,能够给予的爱和父母的完全不同。现在安安小,还需要她。等以后安安长大了,恐怕就不再需要她了。

莫名有些伤感,陈淑芬回头看向走进大门的陆友德。

还好,老伴是需要她的!

“淑芬,你快看,我买了什么?”陆友德手里提着一个纸袋子,脸上挂着满满的宠溺。

陈淑芬用毛巾擦了擦手,鼻子嗅了嗅空气里传来的香味,忽然眼睛一亮,“臭头腐!”

“对,你可真聪明。喏,刚刚出锅的,趁热吃。”陆友德把纸袋子递到陈淑芬手中,看向妻子的眼神充满了爱意。

看着手里的臭头腐,陈淑芬笑得咧开了嘴,刚刚用竹签叉起一块臭头腐,陈淑芬停顿了下来,“夏夏也爱吃,我去叫她出来。”

谁知,陆友德一把拉住陈淑芬的手,“别,她爱吃让少阳买去。这是我特意给你买的,吃吧!”

“哎!”陈淑芬看着陆友德的眼睛,答应了一声。

她心里的喜悦并非是臭豆腐带来的,而是老伴的这份关爱和在意。

一个星期之后,杜文砚被周海笙亲自接到香港去了。江夏原本也要跟着一起去,被杜文砚给拦了下来。

“放心,我会回来的。事情还没做完,我怎么舍得离开!”

江夏红了眼眶,把杜文砚和周海笙送上飞机。李定坤闻讯赶来的时候,飞机已然起飞。他因为工作的关系去了外地,想嘱咐杜文砚的话也只能咽下去。

“阿坤哥,手术一定会顺利的吧?”江夏有些哽咽,她害怕这是最后一次见面。

李定坤握紧拳头,“必须的!”

从机场出来,江夏的情绪有些低落。她对开车的鲁方国说:“鲁大哥,你知道附近哪里的寺庙香火最旺?”

“潭柘寺。”

一个小时后,江夏跪在佛像面前虔诚地祈祷。或许只有这样,才能让她不安的心平静一些。

从殿内出来,江夏被一个僧人叫住,“施主,请留步。”

江夏回头,疑惑地看向对面的年轻僧人,她好像没有失礼的地方吧?

“住持有请!”僧人行了礼之后,低头看着自己合十的手掌。

江夏想了想,答应下来。她跟在僧人的背后,一起来到寺庙后院。鲁方国自然也跟她一起,他要确保江夏是安全的。

连穿越这么玄学的事情都被自己遇到了,江夏倒是对这个把她请过来的住持有些好奇。他要跟自己说什么?

禅房的大门打开着,江夏被请了进去,但是鲁方国却被僧人拦了下来,“施主,您就在门外候着,大门不会关上,您放心好了。”

鲁方国看了一眼连眉毛都白了的住持,确定自己和江夏之间的距离之后,点了点头。

年轻的僧人把江夏带到之后便退了下去,禅房之中,江夏在住持的对面跪坐下来。她见对方闭着眼睛,也就仔仔细细地打量了一番对面的老者。

他看起来有些慈祥,年岁肯定不小,但是脸上并没有长老年斑,宽宽的国字脸,耳朵特别大。除此之外,他打坐的样子看起来很专业,应该不是个骗子。

然后,她对上了住持睁开的双眼,只见他由于年龄深陷的眼睛深邃明亮,仿佛洞悉了自己所有的想法。

“住持,您好!”江夏并没有因为自己的打量被发现而尴尬,在等待的这几十秒中,她原本有些疑惑的心已经平静下来。

“施主,你很奇特。或者说,你的经历很奇特。”住持微笑着开口,他的表情有一种安抚人心的力量。

江夏没有接话,她只是看着住持。

“你相信命吗?”

听到住持的问话,江夏点了点头,然后又摇头,“我信因果,但是我更相信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

“这个世界上,有很多没有办法用科学来解释的事情。就像寺庙的存在,它代表着信仰的力量。信仰是超脱于理性的存在,它让人心安。你看到的失去,未必是真的失去,眼前的得到也未必是真的得到。”

江夏笑了,“住持,您不用跟我说哲理,我很笨。”

微胖的住持笑着摇了摇头,“我今天把施主请过来,是想看看‘天选之人’到底有什么特别之处。”

江夏眨了眨眼睛,“您是说我吗?我很普通,有着大家都有的烦恼,因为常人都会开心的事情而开心。”

住持笑而不语,他打开身边的木头盒子,从里面拿出一串木质手串递给江夏,“施主,这个手串你要是不介意就收下,会对你有好处的。”

他的态度十分坦然,并没有强迫江夏一定要收下。

江夏看了一眼住持,然后接过手串,上面似乎还有香火的气息。

当着住持的面,江夏把手串戴在左手上。她的手腕比别人的都要纤细,但这个手串仿佛为她量身打造的,戴上去大小刚好。

住持笑着点了点头,然后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白白拿了一个住持给的礼物,江夏双手合十,弯腰鞠了一躬,然后从禅房里退了出来。

离开的时候,江夏回头看了一眼寺庙的殿堂。来时她发现到寺庙的路并不是很平坦通畅,为了感谢住持的馈赠,江夏决定出钱修理一下从寺庙到镇上的路。

小赵已经把所有初试通过的名单和人员信息都给了江夏,通过筛选,江夏从中挑出了一些她觉得可以参加复试的人。

“从这些面试者踏入公司的第一步开始,他已经进入了被考核的范围。你们都是考核官,我需要的是人品素质和能力都不错的员工,有劳各位。”江夏来到盛夏集团总部,对自己面前的员工说道。

他们中有清洁阿姨,也有保安,还有美嘉北京专柜的工作人员。

小赵经过这段时间的实践,已经列出了一套十分完整的面试流程。

这极大程度上提高了江夏的工作效率,她坐在会议室里,分部门、分批次对这些面试者进行复试。为了今天的面试,她特别画了一个出席正式场合的妆容,身上也换上了白衬衣和深蓝色的女士西装裙。

每一位参加复试的人都有一个考核表,其中包括小赵的初试打分,保安的打分,清洁阿姨的打分,以及江夏的打分。

按照系数对些分值进行折合计算,优胜者作为本次面试最终决定录用的人员。

也有哪些没有被录用但是不服气的,他们明明很优秀,被国企抢着要,却在这个私营单位这里吃了闭门羹。

“抱歉,你还记得你手中的纸巾吗?被你随手扔在地上。还有,你还记得你背后是怎么吐槽的老板吗?”

询问的人满脸通红地离开,他从来没有想到,这家公司居然连细节都纳入了考核。

前段时间江夏跟李定坤提的电脑已经全部采购回来,她看着自己办公桌上的大块头,无比想念未来轻薄的屏幕。还有电脑的系统,真的是太古董了。

江夏在抱怨的时候,已经找到了新的发展方向。在计算机领域的研究,不仅可以为自己提供便利,还能推动整个社会经济和科学技术的发展进步。只是,现在国内在这方面还太落后了,起点太低!

新入职的员工发现公司给他们配备了电脑,他们对盛夏集团的认可度更高了。

“小赵,安排全体员工进行微机课的学习,务必保证每一个员工都能熟练使用电脑。”哪怕电脑系统再落后,也比手工处理数据来得更加快捷。

他们是集团公司,产出的产品就是各种数据的分析和报表。因此,对电脑的灵活运用十分重要。

新招聘进来的员工很快上岗,他们中有刚刚毕业的大学生,也有在社会中历练过的熟手。盛夏集团给他们带来了完全不同的感受,每天走进公司的时候,都是满怀期待的。

在这里,他们不仅拿到了期望的薪水,还看到了自己学习和晋升的空间。

足足画了半个月的时间,江夏终于敲定了盛夏集团管理的规章制度,包括各部门的工作执掌细节。有了规范的条文,也有了前进的方向,接下来的任务就是检验新员工个人能力。

这天,江夏守在电话机旁边,望着电话机发呆。

怎么还不打过来?

海笙说了手术结束就会立刻给她消息!

难道手术出了变故?

江夏低头看着手腕上的手串,她闭上眼睛,想起住持的话。信仰的力量超脱于科学,所以她的祈祷是管用的?

叮铃铃,当电话铃声响起那一刻,江夏几乎是第一时间接起了电话。

“海笙,结果如何?”

推荐热门小说穿成反派后妈怎么办,本站提供穿成反派后妈怎么办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穿成反派后妈怎么办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165章 下一章:第167章
热门: 被迫标记 这个Omega全异能免疫 异界之魔武双修 无上圣王 庙前村旧事 春时恰恰归 被遗忘的时光 会有天使替我爱你 只许对我撒娇 只想和你好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