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章

上一章:第163章 下一章:第165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周海笙点了点头,“我昨天去了趟天津,发现原来的药品对杜大哥已经不起作用了。他的身体产生了抗药性,心口疼的毛病发作越来越频繁。”

说到这里,周海笙有些哽咽。

杜文砚的病一直是他心里最挂记的事情。如果没有杜文砚,他有可能已经病死在那个公园里。

那时他已经对设计死心了,茫然地在公园附近徘徊了好几天。

现在看来,他们的遇见仿佛是命中注定。

“你放心去吧,工作室的事情交给我。”江夏说着,站起身来,“我们先去一趟你的工作室,我需要了解一下你现在有多少订单,分别进展到什么阶段。”

周海笙对江夏是毫无保留地信任,可以说这份信任甚至超过了朱彩灵和邹家辉,所以他才会在第一时间想到江夏。

一路驱车到周海笙的工作室,这里距离陆家开车只需要十五分钟。

了解具体情况之后,江夏忍不住感慨,“海笙,你的工作室生意也太好了!”

周海笙嘴角微微上扬,“开业秀给工作室带来了第一批客人,然后客人又给介绍了新的客人。我不敢接太多,有选择性的挑了一些不好拒绝的单子。我离开这段时间,工作室一切交给老师做主。”

目前,周海笙的工作室有五名员工,设计师只有他一个。最近半个月的设计稿他已经赶制出来,江夏的任务是监督成衣的制作,对成衣进行检验,不合适的地方及时微调。

客户试衣之后,如果还有变更的要求,她还得指导员工按照客户的要求改。

周海笙知道江夏手头的事情本来就多,给她增加工作量,他觉得很是抱歉。

可是,他再也找不到第二个可以帮忙的人,总不能为了去美国把工作室停了,这样影响很不好。

“你放心去吧,工作室有我在,不会有问题的。”江夏知道杜文砚对周海笙来说是特别的,他既像兄长,又像父亲。

当天晚上,周海笙便坐飞机去了美国。

得知杜文砚身体状况堪忧,江夏第二天一大早便去了天津的美嘉日化工厂。

在办公室里,江夏看到了日渐消瘦的杜文砚。

“杜老师,海笙让我过来把你接到北京去。”江夏的鼻头微微发酸,杜老师在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亲人了,那就让她和海笙来当他的亲人吧。

杜文砚看到江夏,难得脸上有了笑容,“夏夏,上次见你还是年初,大半年不见,你现在气色看起来挺好的。”

他因为身体的原因,并没有参加黄桂花的婚礼。年初那次见面,正好是盛夏服饰搬迁到广州、美嘉日化搬迁到天津那会儿。

倒不是江夏一直压榨杜文砚的劳动力,而是让他有事情可以忙,比闲着要好。

工作能够给他带来成就感,从而减轻病痛对身体的折磨。但是现在看来,他的身体已经不适合继续工作了。

邵仪婷对于江夏接走杜文砚的提议是赞同的,她已经尽量减轻杜文砚的工作了,然而他是个闲不下来的性子。

叮嘱邵仪婷别太累,要是人手不够就多招几个人回来,江夏带着杜文砚离开了美嘉日化工厂。

她计划把杜文砚安顿到周海笙的工作室那边,那里有食堂,也有专门负责清洁卫生的钟点工。

不是她不想把杜文砚安排到陆家住下,她只是觉得在陆家杜文砚可能会觉得不自在。

从天津回来的路上,杜文砚靠在后座上睡着了。

他的脸色苍白,看起来状态十分不好。

“鲁大哥,麻烦你开慢点!”江夏回头看了一眼杜文砚,老天似乎对他格外残忍。

得知江夏把自己安排到周海笙的工作室住下,杜文砚脸上多了一丝笑容,“海笙人呢?”

“他出差去了外地,大约要一个星期才会回来。”江夏没说海笙去美国求医问药的事情,这事周海笙让她暂时别告诉杜文砚。

周海笙的工作室是一个三进的大院子,一进用来接待客人,二进用来制作衣服,三进才是休息的地方。杜文砚被江夏安排在三进住下,隔壁就是周海笙的卧室。

江夏不放心杜文砚自己一个人住,于是把小周调过来,暂时照顾生病的杜文砚。

陆家,陈淑芬和陆友德知道杜文砚现在的情况,倒没责备江夏为什么不把他接到家里来,只说他们有空去周海笙那边看望杜文砚。到了他们这个年纪,更加相信因果缘分。

过去的这三年,杜文砚从盛夏服饰领到的工资和分红不菲。然而,钱对杜文砚来说,并不是最重要的。

他在这里找到了家的温暖,工作填充了他的空闲时间,让他免除遭到身体和心理的双重折磨。

杜文砚闲不住,主动担任起了周海笙工作室门房登记的工作。

周海笙到了美国后,给江夏打电话报平安,得知江夏把杜大哥接到工作室,他十分感激。在去美国之前,周海笙已经找到了相关医生的联系方式,因此他并非盲目寻找。

根据打听来的消息,手术已经有了成功的案例。

李园那边,李定坤在杜文砚到北京的当天晚上,便提着药膳登门。他跟杜文砚说,以后凡是入口的吃食,他全包了。务必在周海笙回来之前,把杜文砚的身体调理好。

江夏这几天真是忙得头昏脑胀,连跟陆少阳约定好的周末去打靶,她都忘记了。

“你看着我做什么?”江夏正在整理人事资料。

小赵那边初试合格的人员信息交给了江夏,由她从中选择出合适的人选参加复试。

“你是不是忘了什么事情?”陆少阳把军绿色衬衣的袖扣解掉,将衣袖挽到胳膊肘的位置。他的双眼注视着江夏,眼神略微有些控诉。

“嗯?”江夏放下手中的资料,来到陆少阳身边,“你知道我这周有多忙,提醒我一下?”

陆少阳单手搂住江夏的腰,另一只手抚向她的额角,“是不是很累?我知道你事情多,但是你现在需要放松放松,连轴转会影响你的工作效率。”

然后,他也没有解释,直接拉着江夏出门去了。

直到车子在郊外的打靶场停下,江夏这才恍然想起之前答应陆少阳来打靶这件事。

江夏一直对枪很好奇,她不像别的女人那样看到枪会害怕。虽然,打靶场没有真枪,全都是气-枪,江夏看到它的时候脸上写满了跃跃欲试。

“看起来你真的对打枪很感兴趣?”陆少阳有些意外,毕竟江夏的爱好大多数跟笔打交道,平时根本看不出来。

“听说你是枪王,要不要收下我这个学生?我很好学的!”江夏没接触过气-枪,无从下手,只好求助地看向陆少阳。

站在江夏身后,陆少阳手把手地教江夏如何上子弹,如何瞄准,然后拉下保险栓,扣动扳机。

砰的一声,十环!

这一枪,是陆少阳握着江夏的手打出去的。五十米外的固定靶位,对陆少阳来说闭着眼睛都能打中,难度系数为零。

江夏看着对面的靶位,仿佛这一枪是自己打中的。她的脸上露出兴奋地神色,“我自己试一枪,可以吗?”

陆少阳再一次跟江夏强调了射击要领和安全注意事项之后,用眼神示意她自己来。

深吸一口气,然后缓缓地吐出来,江夏严格按照陆少阳所说的步骤,不疾不徐地扣动扳机。没有了陆少阳的帮助,气-枪的后坐力撞在她的肩膀上带来一丝痛感。

然而,江夏最关心的还是自己的成绩到底怎么样?

“七环?怎么才七环!”江夏有些失望,她明明瞄准了靶心射击的。

陆少阳安慰地来到江夏身边,“第一次打出这个成绩已经很好了。你想不想知道,我第一次打枪是什么成绩?”

“九环?”江夏眨了眨眼睛。

陆少阳笑着摇了摇头,“十环!”

“你,太过分了!”她还以为陆少阳要安慰她,结果居然是来炫耀的!

江夏瞪了陆少阳一眼,转身准备继续下一次射击。

“等一下,肩头我再帮你垫一垫,你的肌肤本来就娇嫩,再来一次估计肩窝就会被气-枪的后坐力撞红。”陆少阳按住江夏的肩膀,示意她别着急。

陆少阳这次本来就是带江夏来体验的,这里的射击对他来说跟玩似的,没有一点难度。

江夏接连开了两枪,成绩从七环进步到八环,然后是九环。

她得意地回头看了一眼陆少阳,小眼神明明在说:快来夸我吧,看我好厉害!

“你怎么不玩?”江夏放下枪,拿起水杯喝了一大口水。九月的天气依然干燥,她只是站着打了一会儿枪,额头上已经开始冒细细的汗水。

陆少阳拿出手帕给江夏擦汗,“太简单了,没意思。”

“我看他们玩的那个活动靶位就挺难的,要不然你玩两局让我开开眼界?”江夏的眼睛看向隔壁,几个年轻的男人真在玩射击,看样子他们的成绩还挺不错的。

陆少阳双手扶着江夏的肩膀,“看我,你再看别人,我可要吃醋了。”

江夏闻言睁大了眼睛,陆少将还真是钢铁直男,心里怎么想的,口中也是怎么说的。

“你打枪,我就看你。”

打靶场就分了俩个区域,固定靶位和活动靶位。陆少阳想要打活动靶位,自然是要走过去。对方看到他和江夏走过去,注意力自然从靶位上收回,放在江夏身上。

难得在打靶场看到女同志,还是这么漂亮的年轻女人,多看几眼也是很正常的。

陆少阳握紧江夏的手,要不是对方的眼神还算有礼和克制,他倒是不介意教他们尊重女性。

“怎么,你们也想要玩活动靶位?”

刚刚江夏的射击早被他们这边的人关注到,没想到这个漂亮的女人还有两下子。虽然是固定靶位,但是明显她是第一次玩射击。

“嗯,我爱人说想要看我打枪。”陆少阳的话十分简洁,爱人两个字已经表明了他和江夏是夫妻关系。

果然,对面的年轻男人一听说漂亮女人已婚,眼里的热情淡了好几分。

“行,那就一起玩吧?这样才更有趣。比赛,怎么样?”

年轻男人以一个穿白衬衣的男人为首,他轻飘飘地看了一眼陆少阳,军绿色的衬衣?那就是出身部队啰!他倒是想要看看,这个男人是什么水平。

陆少阳点了点头,对他来说这里的射击就跟玩似的,既然想比试,那就陪他们玩一玩。

这场比赛既然是白衬衣挑起来的,自然是由他跟陆少阳比赛。

规则很简单,八十米之外的不规律活动靶,一分钟之内,打中的环数相加高者获胜。

“你先来还是我先来?”白衬衣拿枪的动作很熟练,看样子像个高手。

陆少阳做了个请的动作,还是先让他们高兴高兴,省得他打完之后对方没有继续比赛的信心。

江夏站在陆少阳的身边,她一点也不担心陆少阳在比赛中会输。当兵十年的陆少阳,怎么可能会输给这些小年轻?

她心中倒是有些期待,不知道少阳会打出什么样的成绩。

比赛即将开始之前,白衬衣忽然回过头来,“喂,抱歉,我不知道你的姓名。既然是比赛,总得有个彩头吧?”

陆少阳挑了挑眉,看过去,“你想要什么彩头?”

白衬衣指着江夏,“如果我赢了,请你的爱人唱支歌吧。我没有侮辱女同志的意思,她唱歌肯定很好听。”

这个要求倒是出乎陆少阳的意料,他并没有生气,因为他知道自己是不会输的。

“如果我赢了呢?”陆少阳心里其实在想,他好像还没有听过江夏唱歌。

白衬衣被问住了,他似乎想起什么,从包里拿出一个盒子抛给陆少阳,“如果我输了,这东西归你。”

陆少阳轻松接过盒子,打开一看,是一块绿得很好看的石头。

“成交!”

此时江夏已经傻眼了,婴儿拳头大小的祖母绿翡翠!就这么被白衬衣那个败家子拿出来当赌注了!

她看向白衬衣的眼神已经变成了,这人大概人傻钱多。

彩头也有了,比赛正式开始。白衬衣看起来有两下子,不然也不会这么自信。包括他身后的朋友,似乎也看好了他会赢,并没有多关注陆少阳。

随着一声哨响,比赛正式开始。

江夏看着对面时快时慢的靶位,眼睛都瞪大了。换做是她,恐怕连靶位都打不中,更别说环数。

白衬衣不慌不忙地扣动扳机,远远地看过去好像每一个靶位都打中了,只是不知道具体到底是多少环。这样已经很难得了,他背后的朋友的表情看起来很得意,似乎他们赢定了。

一分钟的时间很快过去,对面的工作人员还在统计具体的环数。

“不过去看一看?”白衬衣的同伴刻意问道。

陆少阳耸了耸肩,也没有挑选气-枪,直接拿过刚才江夏用的那把。

“一共十五个靶位,累计环数135环。”工作人员前来汇报结果。这个成绩在靶场开业以来,不算最好,但也能进入前三。毕竟,平均能够打出九环的成绩,还是挺难的的。

白衬衣和他的同伴们击掌相庆,看样子这个成绩算是白衬衣的最好成绩。

陆少阳在工作人员离开的时候低声说了两句,对方有些吃惊,但还是点头同意了。

然后,江夏听到白衬衣的同伴暗中嘀咕。

“该不会是熟人放水吧?”

“笨蛋,这里绝对不可能出现放水的。你恐怕不知道这个靶场的老板是谁?”

“那他跟工作人员说的什么?”

“继续看你就知道了,我感觉他好像有两下子。”

跟白衬衣的郑重不同,陆少阳随随便便往活动靶位的射击点一站,脚下便仿佛生了根。他所站的位置,距离射击的标准线至少还有一米远。

哨声响起,陆少阳整个人一下子就变了,他像是一把出鞘的利刃,手中的气-枪哒哒哒几乎没有停顿。

疯了吧?

这是同陆少阳比赛的年轻人脑海里的第一反应。

对面的活动靶位快速地划过,有的靶位在对面飞过的时间堪堪一秒钟,他们还没有反应过来,陆少阳的射击已经结束。

“你看清楚了吗?”

“没有,我眼睛都花了!”

“那么问题来了,他到底打中了多少个靶位,环数是多少?”

推荐热门小说穿成反派后妈怎么办,本站提供穿成反派后妈怎么办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穿成反派后妈怎么办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163章 下一章:第165章
热门: 如珠似宝 放不下 木槿花西月锦绣 死神大人他C位出道啦 小温柔 长夜余火 清穿之福晋吉祥 情乱莲花村 亲爱的阿基米德 成为顶流后我和影帝在一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