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章

上一章:第153章 下一章:第155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陆少阳心脏仿佛被一只大手攥住,他无法想象那样的画面。紧紧地搂住怀里的江夏,仿佛只有这样才能安慰他惶惶不安的心。

“我在想,如果我真的出事,请……”

江夏口中还没有说完的话被陆少阳堵了回去,他双手扣住江夏的肩膀,狠狠地吻住眼前的红唇,他决不允许她有事!

第一次离死神这么近,车祸事件后,江夏的心态变了。

谁也不知道明天和意外到底哪一个先来,所以踏踏实实地过好每一天,珍惜身边的人。

江夏反客为主,热情地回应着陆少阳的吻。

感受到江夏的主动,陆少阳的吻渐渐带上安抚的意味。天知道在他接到小赵电话的那一刻,他的心仿佛要跳出胸腔。

还好没事,幸好没事!

过了许久,江夏拉开和陆少阳的距离,她跪坐在飘窗上,双手捧着陆少阳的脸。

“少阳,我们都要好好的!”

陆少阳手头还有很要紧的工作, 第二天一大早他便搭乘飞机飞回北京。这一趟他必须得来,如果不亲自给这场车祸定性,他怎么也放心不下。

在他看来,还是得在夏夏身边安排两名保镖才行,预防各种意外的发生。

对江夏的保护,再多也不过分。

酒店套房中,江夏正吃早餐的时候,接到了王思琴的电话。

“夏夏,怎么回事?我听说你们昨天遭遇了车祸?”

王思琴的声音有些着急,说话的速度跟打机-关-枪似的,显然刚刚听到消息的她立刻就打电话过来询问。江夏到广州那天用酒店的电话跟王思琴联系过,所以她知道江夏套房里的电话号码。

“琴姐,谢谢你的关心。昨天有个货车司机酒驾,刚好跟我们的商务车擦身而过。”

话机在沙发旁,江夏看了一眼被婆婆抱过来的安安,笑着用另外一只手牵起他胖乎乎的小手,好想啃一口。

“你上午不会出去吧?我和你大哥马上过来!”说完,王思琴风风火火地挂了电话。

陈淑芬把安安放在沙发上,她和安安也刚刚睡醒,阿阮和海铭到现在还在睡。

昨天晚上她特意起床看了俩个孩子,发现他们没有做噩梦,睡得也还踏实,这才彻底放了心。

“妈,我去给安安喂奶。早餐就在桌上,您不用等我,我刚刚吃了点。”

江夏从沙发上抱起安安,小家伙看起来精神得很,朝江夏笑的时候露出了小米一般的门牙,还在流口水。

“去吧!”陈淑芬点了点头。

安安现在胃口大了,江夏的母乳对他来说更像是零食。白天能够吃上三、四次,晚上很早之前就没有喂母乳了。

他现在辅食、奶粉和母乳兼搭着吃,小身板就跟吹气球似的长大。

不像小时候吃了奶就睡,安安现在吃了母乳之后会特别精神。母子两人躺在床上说话,江夏发现只要自己开口,小安安就会转过头来盯着她的嘴,仿佛能够听懂她说的话。

对上孩子清澈明亮的眼睛,江夏的心都化了。

“安安,妈妈会保护你的!”

“嗯,噢噢。”安安挥手,咧嘴笑的时候口水又流出来了。

原本平躺的安安因为侧身面对江夏,整个身体往右-倾斜。结果由于他挥手的动作用力过猛,直接导致他翻了个身,由平躺的动作转为俯趴。

安安好奇极了,双臂撑着上身,抬头疑惑地看向江夏。

眼里似乎在问:我怎么换了个姿势?

安安的表情实在是太萌了,江夏捧着他的小脸,隔空亲了一口,“安安真棒,居然学会翻身了。”

眨了眨眼睛,安安好像听懂了江夏的话。他双臂把自己撑起来,然后又放下去,重复几次之后,他自己咯咯咯地笑了起来。

江夏被安安的笑声所感染,索性跟着他一起俯趴在床上,然后模仿他的动作把上半身撑起来。

看到江夏的举动,安安瞪大了眼睛:妈妈在跟自己学习吗?

江夏是故意这么做的,她在将安安的注意力吸引过来之后,改为单手支撑,然后另一只手协助自己翻身,变成平躺的状态。

她想要借此教会安安翻身这个流畅的动作。

然后,江夏欣慰地看到儿子开始模仿自己的动作。他有些笨拙,控制不好身体和四肢的协调,几经努力,好不容易又把自己翻了过来。

渐渐地,安安爱上了翻身这项游戏,江夏看着他在床上翻过来,滚过去,自己一个人也玩得非常开心。

没过多久,王思琴和胡万华便敲响了套房的大门。

他们手里提着保温桶,关心的眼神落在江夏、孩子们以及陈淑芬的身上,看到他们精神状态还不错,夫妻两人这才放了心。

“喏,这是我亲手煮的安心汤。每人一碗,你们都尝点。”

其实就是广州这边的甜品,王思琴和胡万华都是地地道道的广州人,这些甜品是从他们爷爷奶奶那辈儿就传下来的手艺。

他们也坚信喝了安心汤,会让人安定下来,不那么害怕。

刘阮和陆海铭一年也难得见王思琴和胡万华一次,但是他们对这对夫妻很有好感。

两个孩子都是敏感的性子,对别人向他们释放的气息分辨得十分清楚。

王思琴把汤分成了五个小碗,哪怕是对刚刚吃了早饭的江夏他们来说,喝下这一小碗安心汤也不会有任何负担。

更何况王思琴做甜品的手艺很好,这碗汤比江夏在酒店吃到的汤品味道还好。

得知江夏要在广州待上一段时间,胡万华和王思琴高兴极了。

有事也不着急现在说,于是他们提议带孩子去游乐园玩。这是广州今年才修建的儿童娱乐场所,深受大朋友和小朋友的喜欢。

看到刘阮和陆海铭期盼的眼神,江夏自然点头同意。她给大哥和二哥去了一个电话,告诉他们自己今天有事,暂时不去厂里。

就连不到十个月的安安在听说了要去游乐园之后,也兴奋得手舞足蹈。

他对游乐园是没有概念的,单纯看到哥哥姐姐们开心的样子,也就跟着一起happy。

在陆少阳派新的保镖过来之前,小赵担任起了保护江夏和孩子们的任务。他早早地来到江夏他们入住的酒店套房,听说他们要去游乐场玩,他连忙提醒陈淑芬给孩子多带一套换洗的衣服。

游乐园距离酒店开车需要半个小时,经历过昨天那样惊险的事情,江夏觉得自己坐在车上都有阴影了。

倒是驾驶席位上的小赵看起来沉着冷静,他比平时开车更加专注。

在去游乐园的路上,安安靠坐在儿童安全座椅上睡着了。

以他的年龄来说,本来每天超过一半的时间都在睡觉。再加上车里是很适合睡觉得环境,车辆在行驶过程中会自然产生一种摇晃感,对孩子来说这是催眠的。

当然也有那种晕车的孩子,从上车哭到下车。好在家里人都是不晕车的。

到了游乐园之后,江夏把陈淑芬和安安带到一个环境较好的餐厅休息。

“妈,您就在这里歇着,等安安醒了我再过来接你们。”江夏不放心阿阮和海铭,现在正值暑假,游乐场有不少的游客,她得跟着一起。

“夏夏,你们去吧,这里有我看着,放心!”

胡万华跟在江夏身后走了过来,他对那些游乐设施不感兴趣。对他来说,还不如坐在空调房里喝杯饮料来得舒服。但是王思琴喜欢,他之前已经陪妻子来过一次了。

见有人照看安安和婆婆,江夏这才放心去跟阿阮他们集合。

一圈玩下来,江夏发现自己心里的车祸阴影竟然彻底消失不见。好似那些压抑在胸腔里的恐惧和害怕随着坐过山车的刺激一并喊了出去。

看来,今天带孩子们来游乐场玩是一个明智的决定。

由于江夏还挂记着安安,一个小时后,她招呼玩得满头大汗的刘阮和陆海铭去餐厅休息,顺便看看安安醒了没有。

许是还惦记着玩的事情,安安这一觉只睡了一个半小时,江夏和孩子们回来的时候,他刚刚醒来没多久,正在喝水。

“妈妈,哥哥,姐姐!”

这是胡万华和王思琴第一次听到安安叫人,他们觉得很是惊奇。

“安安才多大,都会叫人了!”

“这个月月底满十个月,应该不算早吧?”

原来,胡万华和王思琴结婚至今依然没有孩子。年轻的时候,王思琴怀过一次孩子,只是那次因为操劳,孩子掉了。后来医生告诉他们,王思琴可能难以再受孕,流掉的这个孩子伤了她的身体。

江夏曾经听王思琴提过这事儿,已经过去快要十年了,他们夫妻早就释怀了。

没有孩子就没有吧,只要两个人好好的,就算没有孩子他们也能相互扶持到老。

“我家安安就是个聪明宝宝,对不对呀?”王思琴显然是爱孩子的,大部分女人对孩子有一种天然的爱意,哪怕这个孩子不是自己的。

安安毕竟年纪小,开口叫人也仅限于家里这几个人,像是姨姨这种他暂时还没有学会。

不过,这并不妨碍他朝王思琴表达自己的好感,“棒!”安安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指,发现自己无法完成竖起大拇指这个举动,惹得大人们哈哈大笑。

既然安安已经醒来,休息够了的江夏决定带着安安去游乐园里长长见识。

七月的天气已经到达了热的顶峰,从餐厅里走出来便是一股热浪迎面扑来。还好今天的日头不是特别大,空中还有一丝微风。

江夏带着孩子来到旋转木马旁边,这是游乐场里安安为数不多的几个可以玩的设施。

陈淑芬拒绝了江夏邀请她一起坐旋转木马的邀约,而是从包里拿出相机,相比参与到其中,她更喜欢把孩子们玩得开心的画面记录下来。

当旋转木马开始转动,安安先是一愣,然后兴奋得鼓掌。

江夏把他放在身前,母子两人共骑一匹白色的大马。刘阮和陆海铭分别在江夏的前面和后面,江夏的侧面坐的是王思琴。

五人脸上洋溢着欢乐的笑容,让站在外围等候的胡万华和小赵不由得跟着笑了起来。

接下来,江夏带着安安坐了儿童版的小火车,还把安安放在一张独立的蹦床上,让他看着哥哥姐姐们在隔壁蹦得老高。

没想到,安安在蹦床上玩起了翻滚的游戏,他继今天早上学会翻身之后,开始挑战更高难度的连续翻滚动作。

刚开始的时候,安安发现自己只能像小虫子一样蠕动,他不甘心,用尽了吃奶的力气。结果,脸涨得通红,自己的想法却没有达成。

趴在蹦床上想了很久,安安开始有技巧地挪动四肢,费了好半天功夫,她终于成功地翻了个身。

有了经验之后,接下来的复制对安安来说只是一个熟能生巧的过程。

这一幕,被守在外面的王思琴看在眼里,“夏夏,你瞧!我就说,安安是个相当聪明的宝宝。”

从游乐场里出来已经是下午一点半,胡万华和王思琴没有带江夏他们去别的地方吃好吃的,而是直奔酒店。

这天实在是太热了,还不如在酒店的餐厅用餐来得方便。

上午玩得很开心,刘阮和陆海铭在填饱了肚子之后便开始犯困。

“我们就不打扰你们休息了,明天见!”胡万华跟江夏约好了明天在盛夏服装厂见面,他们夫妻两人把江夏他们送回酒店之后告辞离开。

在车上,王思琴抱歉地看向丈夫,“对不起!”

她没能保住那个孩子,也让他失去了做爸爸的机会。

胡万华安慰地看了一眼妻子,“如果你想要孩子,我可以让小胖打听一下。听说,香港那边的医学水平已经可以实现人工受孕。”

现在他们夫妻事业有成,别的什么都不缺。胡万华知道孩子一直是妻子的心病,安安的可爱和聪明让妻子的内心变得不再平静。

如果孩子能够让妻子觉得圆满,他会想办法实现妻子的愿望。

“真的吗?”王思琴咬了咬嘴唇,拳头不由得握紧。

“我们试试看,你别有太大的压力,顺其自然。”

上午的游玩让江夏多了很多灵感,女人不分年龄,对于爱美和喜欢游乐园的追求都是不变的。提到游乐园,大家第一时间想到的便是梦幻、唯美、刺激。

江夏坐在书桌前,在画板上画下一个系列的衣服。

设计完衣服之后,江夏脑海里的灵感还在激荡,粉色是最能够代表女人的颜色。如果把美嘉的产品制作成粉色,装在透明的,或者白瓷质感的瓶瓶罐罐中,将会在外型上给美嘉的产品加分。

美颜手册才使用了不到十分之一,江夏从来不依赖于它。美嘉的研究人员已经拥有了自主研发的能力,还能在美颜单方上做升级和完善。

等江夏终于停笔,时间已经来到下午五点半。

活动活动肩膀,江夏累得趴在床上,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她沉沉地睡了过去。

北京,陆少阳看着自己面前脸上多了一道刀疤的男人,不由得锤了一拳他的肩膀。

“好兄弟!”

他一回北京就开始着手帮夏夏找合适的保镖,没想到,他去部队的时候,刚好遇到鲁方国离开。这个跟自己在越战中一起并肩战斗的男人,因为别人的错误不得不离开军队。

鲁方国嘴唇抖了抖,然后站直了身体,“首长!”

陆少阳拉下好友的手,用力的攥紧,“这里没有上级和下级,只有兄弟!”

那段艰苦的战争日子是陆少阳心中永远也无法忘怀的经历,鲁方国的情况他刚才也已经了解过。以他的能力,无法让鲁方国重回部队。

“走吧,一起喝点酒!”

陆少阳直接把鲁方国带回了家,陆友德见儿子带了战友回来,连忙让钟点工阿姨做了些下酒菜端出来。他跟刘大爷约好了一起遛弯,打了个招呼之后便把空间留给了儿子和他的战友。

“方国,你有什么打算?”陆少阳给鲁方国倒满酒。

“回家种地呗,总不会饿死。”鲁方国在遇到陆少阳之前是沮丧的,对于军人来说,无论因为何种原因离开部队,都是一种割心剜肉般的痛。

但是现在他看开了,反正迟早就是要退役的,只是时间早晚而已。

陆少阳端起酒杯,“方国,我敬你!”

跟别的首长不同,陆少阳是从最基层升上去的。可以说他是目前为止职位升得最快的军官,是不可复制的传奇。

但是,他的根基也是最薄弱的,没有参与任何派系,也没与任何站队。

他只对自己身上绿色的军装负责!

特种部队和国际军事任务小分队的管理是独立于各大军区的,他的存在并没有影响到任何人的利益。

他直接隶属于军-委-主-席管辖,任务也直接由最高军事领导机关下达。

面对这样的陆少阳,鲁方国仿佛看到了那个在战场上睿智果决的他。时间改变了很多东西,但是陆少阳还没有变。

“喝!”都是从基层出来的军官,他们之间少了那些虚礼。

酒喝到一半,陆少阳说出了自己的打算,“方国,我想拜托你一件事。”

“少阳,你说。”鲁方国放下手中的筷子,半瓶酒对于他们来说,远不到喝醉的程度。

“我想请你保护我的妻子江夏,方国,你听我说完。”

陆少阳紧紧地握住鲁方国的手,“我恳请你认真考虑一下我的提议,江夏她现在办了几个厂子,我瞧着以后的规模会越来越大。安保在我们国家是一片空白的领域,我觉得你可以把这个业务办起来。我可以给你提供退伍军人的资源,江夏那边认识的朋友肯定也有这方面的需求。我,我不想看到你在部队里学的东西,最后用在了种田上!”

听了陆少阳的话,鲁方国的心渐渐地平静下来。

如果不是拿他当兄弟,陆少阳何必说出这样一番话?

“好,我答应你!”

两人的酒杯碰在一起,然后仰头干掉杯中的白酒。

江夏并不知道,陆少阳回北京的第一件事就是把自己的保镖给敲定下来。她这会儿正看着家里的三个孩子发愁,她要去处理工作,可是孩子怎么办?

“夏夏,你放心去吧,有我看着呢!”陈淑芬看出了江夏眼里的担心。

“可是……”

江夏话还没说完,大门口响起了敲门的声音。

她不想把孩子们约束在酒店,可是直接送到大嫂家的话,她担心娘家的爸妈照看不好这么多孩子,大哥和二哥家一共有五个孩子。只是一个安安,就把婆婆给栓住了。可以想象,七个孩子会有多闹腾。

门是小赵开的,大门口传来了王思琴的声音。

“夏夏,我有件事情跟你商量。你要是放心的话,就把阿阮和海铭交给我。正好我公司的事情不忙,有事老胡也能处理。我正好带着他们四处看看。”

对于江夏来说,王思琴的提议简直太棒了。

不过,她还是要先问问孩子们的意见,“你们觉得呢?”

刘阮和陆海铭本来对王思琴的印象就很好,再加上昨天游玩时建立起来的感情,他们连忙点头。跟王阿姨一起肯定比在酒店,或者跟夏夏去工厂好玩。

“琴姐,那孩子就麻烦你了。”江夏的心事解决,叮嘱婆婆有事情跟她打电话,然后就带着小赵出门去了工厂。

广州这两年的变化特别大,江夏看着车窗外的建筑,寻思到底是把集团公司总部建在北京还是广州。

目前盛夏服装厂和布料厂在广州,美嘉日化工厂在天津。其中,美嘉的毛利率是最高的,但是盛夏服饰的销量大,在盈利能力方面,盛夏服饰暂时高于美嘉日化。

但是从未来的发展趋势而言,服装行业的利润会越来越薄,而美嘉的量一旦上来,利润很快就会超过盛夏服饰。

江夏皱了皱眉,从私心来说,她还是想把集团总部建在北京,这样方便管理。

只是不知道大哥和二哥会不会有想法?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豆豆1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推荐热门小说穿成反派后妈怎么办,本站提供穿成反派后妈怎么办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穿成反派后妈怎么办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153章 下一章:第155章
热门: 原始乡村梦 太平 无极剑神 你是我最好的遇见 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 婉仪风华 我倒卖凶宅的日常 穿成炮灰小傻子 午夜飞行 怂怂[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