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章

上一章:第151章 下一章:第153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江夏紧紧地抱住陆少阳的头,“嗯,到时候会自然就没有了吧。”

她的腿不自觉地勾起来,圈住陆少阳的腰。

有这样一个跟儿子争吃的丈夫,江夏也很无奈。

他们还从来没有尝试过在书房这样的地方亲密,江夏被刺激到连脚趾头都蜷缩在一起。

她特别怕疼,有一点点疼都会娇气地叫嚷出来,偏生在这个时候,陆少阳不仅不会心疼,还会变本加厉。

坐在去广州的飞机上,江夏想起昨天晚上的那场运动,不由得红了脸颊。还好这会儿孩子们和婆婆都睡了,没人发现她脸上的异常。

机场出口,小赵站在江瑞清和江瑞福两位老板的身侧,他伸长了脖子往里面看。

“夏夏他们是下午六点的飞机,我没记错吧?”江瑞清抬手看了一眼左手腕上的手表,现在已经是下午七点了,怎么还不到?

小赵肯定地点了点头,“没错,就是六点降落。”

“再等等吧,说不定飞机晚点。”江瑞福话虽这么说,眼神却还是执着地望着出口。

由于带着三个孩子和一位老人,江夏让小刘订票的时候特意买的头等舱。然而就在飞机落地后,头等舱的一位乘客跟空乘人员发生了冲突,她非说空姐勾引她老公。

直至飞机稳稳地停在指定地点,她还在肆意吵闹,严重影响了飞机的正常下客。

安安被吵醒了,趴在江夏的胸口喊饿。

江夏揉了揉有些头疼的太阳穴,跟婆婆说了一声之后,拉过帘子就在飞机上给孩子喂奶。

“我告诉你们,我可是hd服装公司的老板娘,我要你们立刻把刚才那个贱人开了!不然,我就在这儿跟你们耗着!”女人抬着下巴,高傲得仿佛自己就是女王。

“这位乘客,您反映的问题我们已经做好了登记。如果还有其他的建议,我们下飞机再商议,好吗?”

乘务长脸上的笑容有些僵硬,她们时常会遇到一些不讲理的客人,这位女士算是其中翘楚。

“你哄谁呢!别以为我不知道等我下去你们就会不了了之!”

女人的声音越来越大,似乎想要在声音上压迫对方。

“陈婉容,不够了,适可而止!”

坐在她身边的男人看不下去了。空姐不过是看他睡着了,担心空调温度太低自己会感冒,所以好心给他盖了一个毛毯,就被妻子这般误解。他根本不认识那个空乘人员,他们之间的关系仅限于乘客和工作人员的关系。

“我够了?别以为我没有看到那个小贱人朝你抛媚眼!我今天要是不在飞机上,你们是不是已经勾搭上了?”

女人的话越说越难听,江夏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她从帘子内探头,发现阿阮和陆海铭没有受到吵架的影响,而是乖乖地坐在座位上听随身听。江夏这才露出欣慰的笑容。

吵架的声音似乎越来越远,听动静那个男人实在是受不了了,直接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不顾女人的叫喊大步离开。女人抛下一句狠话,跟着追了出去。

“抱歉,刚刚出了点小状况,影响您们的正常下机时间。”乘务长来到江夏的座位旁边,鞠躬致歉。

“没关系,我可以把孩子喂了再出去吗?”江夏发现这时安安才吃到一半。

“当然可以,有任何需要,您随时可以叫我。”

于是,等江夏给安安喂了奶,再走向出站口,已经是一个小时之后的事情了。

出站口,小赵最先看到江夏的身影,“嫂子,我们在这里!”他挥手向江夏致意,生怕她看不到他们的位置。

江夏同样挥了挥手,她另一只手还推着安安,身边跟着婆婆陈淑芬,以及刘阮和陆海铭。

“舅舅!”两个孩子兴奋得跳了起来。

陈淑芬带着两个孩子坐小赵开的车,江夏则跟着安安一起,坐大哥和二哥开的车。

当黑色的商务车开出机场,江瑞福问起了江夏为什么这么晚才出来。他们等不到人,担心江夏出事,还特意去咨询台问过,今天这班飞机没有晚点。

“抱歉让你们担心了,下飞机的时候出了点小状况。再加上安安饿了,我们喂了安安才出来的。”

江夏想起飞机上那个女人的口气,hd服装公司?那不是现在盛夏服饰在广州强有力的对手吗?

她记得曾经这个公司花重金想要把海笙挖走,没想到老板和老板娘这么极品。

兄妹三人在车上简单聊了两句,江瑞清和江瑞福见妹妹神色疲倦,也就没有跟她说工作上的事情。

自从盛夏服装厂和盛夏服饰搬到广州之后,江瑞清和江瑞福用自己的积蓄各自在广州买了一栋小别墅。江父和江母现在跟着老大一起生活,江夏不想给两边哥哥添麻烦,入住了之前她来广州出差常住的酒店。

她不仅带着三个孩子,还有婆婆,无论是住大哥家还是二哥家,都会非常不方便。

阿阮和陆海铭各自需要一个卧室,婆婆带着安安需要单独住一间,而江夏也需要一个单独的房间。试问,谁家能够随时准备四个客卧?还是住酒店的套房更舒适一些。

休息了一晚,江夏第二天早上睡到自然醒。她来到落地窗前,拉开米白色的纱帘,从高处俯视广州这座城市。

昨天尽管大哥和二哥没说工作上的事情,江夏从他们的眼中看到了焦虑,这是在老家的时候从来没在他们脸上看到过的表情。他们似乎在融入广州这座城市的时候,遇到了困难。

江夏从包里拿出笔和本子,穿着睡衣坐在飘窗之上。

她在本子上写下自己这次来广州要做的事情,根据事情的轻重缓急,分别在后面标注不一样的图形。

当工厂还是一个小企业的时候,大家更明显的看到我们这个月生产了多少件衣服,卖出了多少件衣服,利润是多少。随着企业越做越大,发展到盛夏服饰现在中等规模的企业,哥哥们好像迷失了目标。

这是企业发展的必经阶段,也是哥哥们作为管理者的一个转折期。

往往在这个时候,他们看到的不是钱,而是我原料垫付了多少,我的人工工资发了多少,我这个月的收入是不是还没有我的支出多。陷入焦虑是很正常的。

咚咚咚,门口传来敲门的声音。

“夏夏,小赵来了。”

陈淑芬从来不叫江夏起床,要不是小赵已经等了大半个小时了,她也不会来敲江夏的门。

“好的,妈妈,我知道了,马上就出来。”江夏合拢手中的笔记本,她还有很多事情想要问小赵,他来得正好。

七月的广州已经到了最热的时候,江夏选择了一件凉爽的连衣裙。为了防止室内室外温差太大而引起感冒,套房里的空调温度并没有调得很低。

洗漱之后,江夏照常做了基础护理。为了保护自己的皮肤,她涂了三层防晒霜。

确认自己这样打扮是得体的,江夏推门走了出去。

“嫂子!”小赵身穿一件白色的短袖衬衫,搭配一条黑色的西装裤,脚上是一双皮鞋。

他身体站得笔直,一看就知道是从部队上出来的。

“早,小赵!两个月不见,你看起来精神了不少。”跟刚刚来自己身边的时候相比,小赵现在看起来已经有了几分成功人士的气质。他的眼神透露着和年龄不符的稳重。

小赵笑了笑,有些不自在地拉了在身上的衣服。这些,他都是在江夏身边学会的。

“你这么早来找我,是想说服装厂的事情?”江夏说完,给自己倒了一杯白开水,起床之后一杯水,对身体很有好处,这些年来她一直都在坚持。

年初盛夏服饰从老家搬到广州,杜老师又被调去美嘉日化,江瑞清正愁没有人可以用,江夏便把小赵派过来帮忙。

转眼间,盛夏服饰已经搬过来快要四个月了。

小赵点了点头,从身边的包里拿出笔记本,在这个本子上,记录了他来到盛夏服装厂后的所有问题。

“先说你认为最重要的!”江夏放下手中的杯子,这也可以算得上是一次对小赵的考核。

小赵没想到江夏会提要求,脸上的表情微微一愣。他看了看自己手里的笔记本,然后把它合拢。

“目前最要紧的是,我发现hd服装公司在仿制我们的夏装,而且以比我们更低的售价在出售,挖走了一部分我们的潜在客户。”即便江夏不来,小赵也会打电话把这个问题告诉江夏。

“我大哥知道吗?”

江夏的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她似乎一点也不意外。

小赵点了点头,“这事并不是我一个人发现的,我们推出的新品最迟一个星期,就一定会在hd服装公司的货架上出现,同类型的衣服比我们便宜一元钱每件。”

“你们想到了什么好的对策吗?”江夏挑眉,大哥焦虑恐怕不止这一个问题。

小赵迟疑了一下,“设计部的余小渔带领设计部加班加点赶制新品,她的意思是让hd公司永远都在追赶盛夏服饰的脚步。”

听了小赵的话,江夏笑了,并没有对这个做法提出肯定或者否定的意见。

“如果你是盛夏服饰的最高管理者,遇到这样的问题,你打算怎么办?”江夏收起脸上的笑容,一本正经地看向对面的小赵。

这个问题并不是昨天才出现的,在五月底就已经爆发出来,到现在已经快要两个月了。

小赵手心发汗,并没有第一时间回答江夏的问题,他想了很多种方法,最后都被自己给否定了。在江夏面前,他不想让她觉得自己只拿工资不干活。

他翻开自己面前的笔记本,然后镇定地看向江夏。

“根据我的调查,盛夏服饰5月的夏装新品的销量在一个月之后出现销售递减的趋势,6月的夏装新品在大半个月之后出现销售递减的趋势。这个数据对比春装的销售数据而言,是异常的。为了应对hd服装公司的盗版和复制,我建议引进美嘉日化的会员制管理。会员每消费一元,积一分。积分可以用来兑换奖品,比如打折卷和代金卷。我们还可以推出相关的会员服务,这个我还没有考虑好。”

江夏一边听小赵的建议,一边点头。

看得出来,他是非常用心在学习,而且是带着思考在管理。

“你说的方法属于增加顾客黏性之一,我们之前就在老家做过评选代言人的活动,在这里一样可以进行。虽然我们的目标是低端市场客户群体,但是品牌的理念一定要树立起来。低端市场不意味着劣质,我们旨在用最优的设计,最舒适的布料来实现大家对美的追求。”

江夏说完,赞许地看着小赵。他不仅拥有发现问题的能力,还有解决问题的能力。

说实话,这是大哥身上缺乏的管理者应该有的敏锐。并不是说大哥不好,大哥也有他的优点,但是他需要像小赵这样的帮助和扶持。

小赵把江夏话里的重点记录下来,他现在最佩服的人已经不是陆少阳了,而是首长的老婆江夏。

因为答应了今天要去大哥家吃饭,所以江夏给大哥打了个电话,表示他们待会儿直接坐着小赵的商务车过去,不用特意过来接他们。

江家,江瑞清挂了电话,脸色有些不太自然。

“大哥,夏夏怎么说?”

“她说不用过去接他们,小赵送会把他们送过来。”江瑞清此刻眉头依然皱着,显然有些困扰。

江瑞福见大哥这个表情,连忙把他拉到书房。

“大哥,你是不是觉得小赵会在夏夏的面前告状?”

被二弟的话问得一个激灵,江瑞清连忙否认,“不是,阿福,你想多了。”

“你看看你,反应这么大,还说不是。大哥,说句掏心窝子的话,我觉得小赵这个人挺不错的。”江瑞福给大哥到了一杯茶,然后塞进他手里。

江瑞清下意识地低头喝茶,却被茶水被烫了一下。

“我没觉得小赵不好,他这段时间为厂里出了不少的力。要不是有他在,我可能现在都还没有理顺。只是,你知道吗?我想有些事情亲口对夏夏说。”

江瑞福拍了拍大哥的肩膀,“我懂!”

他们都是从农民做到现在的工厂管理者的位置,要不是有夏夏这样一个能干的妹子,说不定现在还在老家背太阳过山,为每天的一日三餐发愁。

“大哥,你身上的压力太大了。夏夏从来没有要求过我们一定要把厂子经营成什么模样。从服装厂和布料厂成立到现在,只有在厂里出现问题的时候,夏夏才会插手。平时,你几时见过她过问厂里的事务?”

江瑞福恳切地看着大哥,“我们要理解夏夏,她是我们家唯一一个女孩子,我们当哥哥的要成为她的依靠,而不是她的负担。这不是盲目往自己身上施加压力!跳出来,从你原本的思维圈子里跳出来,回头再去看你的工作,你会有不一样的感受。”

把空间留给大哥,江瑞福说完心底的话就从书房里走了出来。

相对来说,他管理着布料厂,比服装厂要容易一些。目前厂里最大的客户就是盛夏服饰和胡万华的品牌服饰,也有其他几个稳定的客户。余下的产品,全部都通过邹家辉和夏夏合办的贸易公司出口到国外去了。

在江瑞福看来,盛夏服饰已经完全在广州站稳了脚跟。

hd服装公司是眼见着自己不行了,才会用这样复制的手段。

他们完全对盛夏服饰造成不了威胁!

如果江夏知道两位哥哥的交谈,一定会为二哥的睿智点赞。她不说对两个哥哥的性格完全了解,但是江夏非常清楚大哥的性格适合守成,二哥的性格适合应对各种有挑战的局面。

之所以没有让二哥来管理盛夏服饰,让大哥去管理布料厂。

江夏是不希望两位哥哥之间的差距越拉越大,同时也希望他们能够相互帮扶。毕竟,无论是盛夏服装厂还是盛夏布料厂,都是盛夏集团的重要组成部分。

书房里,江瑞清静静地思考了很久。

等他抬头站起身的时候,他眼中的焦虑和不安消失了。他不由得嘴角上翘,有这样好的弟弟和妹妹,他这个当大哥心中满满的都是幸福。

因为车上有孩子,也有老人。小赵开车的时候格外仔细,速度一点也不快。

然而,在通过一个十字路口的时候,一辆大货车突然朝他们的商务车冲了过来。事情发生得太突然,就连路上的行人都惊呆了。

他们脑海里闪过一句话:这辆商务车完蛋了!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魏无羡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推荐热门小说穿成反派后妈怎么办,本站提供穿成反派后妈怎么办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穿成反派后妈怎么办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151章 下一章:第153章
热门: 绯红之刃 狐媚惑主 好运时间 穿成崽崽后萌翻全世界 从今天开始做掌门 穿成自己的替身 [希腊神话]花哥不搞对象 哪有这么危险的柯南世界 被迫和宿敌绑定信息素后 古代农家日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