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章

上一章:第127章 下一章:第129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他怎么会在这里?

江夏示意货车司机停车,然后她摇下窗户,探出头来,“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康学斌挥舞的双手停了下来;他现在浑身都是泥土,看样子好像跟人打了一架,嘴角还红肿着,眼睛也被打青了,额头上豆大的汗水顺着脸颊滑落。

他大概有两年没有见过江夏了,突然见到她出现在这里,他连自己想说的话都忘了。

不远处传来呼喊的声音,江夏抬起右手,遮挡住有些强烈的太阳光。

只见一个大肚子的孕妇被四个人用门板抬了过来,她看起来情况很不好,衣衫上都是斑斑的血迹。

“求求你们,载她去医院,好吗?”康学斌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江夏看了康学斌一眼,“你快点起来,救人要紧!”说完,江夏立刻从货车上跳了下来,她回头安排司机快点下车接应。

货车的车厢里装了满满的药材,还好驾驶席位背后有一排小空间,是用来给长途车司机休息的地方。司机也看到了孕妇的情况,立刻把小空间里的杂物清理出来。

很快,孕妇被几人合力送上车,由于空间有限,江夏示意司机先把孕妇送到医院,她自己会想办法回临水镇。

货车渐渐驶远,江夏回想起刚才康学斌紧张的态度。难道,孕妇肚子里的孩子是他的?

江夏转身看了一眼远处的村子,背后传来了孕妇家属感激的声音。

“这位女同志,刚刚真的是太感谢你了。”

“你要去哪里?我马上去村子里借自行车送你回去。”说话的人是一个勤劳的中年妇女,看到她的第一眼江夏想起了自己的大嫂。

眼下没有电话,江夏自然也不可能在原地等着司机回来接自己。她也只好点了点头,同意女人的提议。

许是知道江夏精贵,没过多久,女人飞快地骑了一辆二八大杠过来,背后的座位上还特意垫了一件看起来半新的夹袄。

刚才江夏打听了一下,这个村子距离临水镇十五公里,除了骑自行车和走路,再没有别的交通工具。江夏粗粗一算,骑自行车差不多得一个半小时才能到。

路上,江夏从女人的口中得知,刚刚被送走的孕妇是她的小姑子。

江夏猜的没错,孕妇肚子里的孩子的确是康学斌的,只是他并不知道。要不是今天到村子里来收账,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已经是一名准爸爸。

“我小姑怀孕了一直瞒着家里,直到孩子六个月了,再也瞒不住她才说的。哎,为了这事儿,我婆婆差点气得喝农药。小姑体弱,要是把孩子打了,恐怕连大人都保不住。她咬死不说孩子的父亲是谁,结果弄成现在这幅模样。这都是命啊!”

坐在自行车后座上,江夏看向黄泥土路边的田地。

她已经很久没有想起康学斌这个名字,这个人在她的印象里就不是什么好人。后来,不知道为什么放弃了对自己的死缠烂打,渐渐地消失在自己的视野里。

江夏从来没有想过会在这样的情形下知道康学斌的现状,这件事或许对他来说将是血的教训。

不去想康学斌,江夏放空自己的脑海,她这些日子一天都没有闲下来,总在忙各种事情。难得有这样的慢时间,她也就当给自己放个假。

眼看着马上就要到临水镇上,江夏从自行车后座上跳了下来。

“好了,就送到这里吧。”

告别中年妇女,江夏慢慢地走向美嘉日化工厂。

她很久没有感受这样的慢生活,旅程中坐飞机的频次越来越高,可不就是为了赶时间吗?

司机差不多跟江夏前后脚回到工厂,他把人送到医院就回来了,也不知道孕妇最后的情况怎么样。

家里的事情全都安置妥当,很快到了启程离开这天。

早上太阳刚刚升起,陆友德亲手锁上家里的大门。他把钥匙揣进口袋里,然后回头看向自己身后的背着背包的家人。

“走吧,我们出发!”

家里大部分的行李已经通过货运渠道,跟美嘉的产品和工作人员一起坐火车去了北京。江夏带着两个孩子和公公婆婆坐飞机过去,因此大家随身就带了一个小包。

陆家大门口,吴秀群抹了抹眼泪,当初夏夏出嫁她都没哭,没想到现在反而止不住想要流泪。

“妈,暑假我接你们去北京玩。阿坤哥在北京买了一套好大的房子,你们过去全都住得下。”江夏抱了抱吴秀群,这场面弄得她都想哭了。

“小姑!”被娘家的侄儿侄女们围着,江夏眨了眨眼睛,把眼泪忍了回去。

陈家大舅一家,江家大哥大嫂、二哥二嫂,红梅姐和乔治,桂花姐和刘杨,还有邹家辉、朱彩灵,以及杜文砚杜老师,江夏朝大家鞠了一躬,然后登上厂里的微型货车。

再见!

江夏第一次体会到晕机的感受,她强忍着肠胃的翻滚闹腾,跑到飞机上的卫生间里大吐特吐起来。

她以前从来没有这样难受过,吐到后面胃里已经没有东西可以吐了。口腔里酸苦的液体让江夏的眼泪流了下来,太难受了!这个时候,她无比希望陆少阳能够在自己身边。

“女士,您还好吗?”空姐担心地看着从卫生间里出来的江夏,她看起来脸色极差,好像随时都会晕倒似的。

“我没事,可能有点晕机。”

空姐贴心地给江夏端了一杯开水过来,还把她安排到前排的空位置上坐下休息。

陈淑芬和陆友德上飞机没过多久就睡着了,所以并不知道江夏不舒服。倒是刘阮安抚好陆海铭的情绪之后,从座位上站起来,来到江夏的身边。

“夏夏,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她抬手摸了摸江夏的额头,没有发烧。

“我大概是晕机,休息一会儿就好了。”江夏笑得有些勉强。

“那我给你讲个笑话吧。”刘阮仰起头把自己从书上看到的笑话说给江夏听,“你知道王大爷为什么可以一边刷牙一边唱歌吗?”

江夏摇了摇头。

“因为他刷的是假牙!”

江夏配合地笑了,倒不是这个笑话真的好笑,而是刘阮的出现让她转移了注意力,渐渐忘了自己身体的不适。

下了飞机之后,江夏感觉没有之前那么难受了,她打车带着老人和孩子来到位于后海附近的新家。

正巧,刘大爷提着一袋子水果从外面回来,他热情地把手中的果子塞到江夏手中,还跟陆友德约好了明天早上带他一起遛鸟,熟悉周围的环境。

“夏夏,这房子可真大!”

推门进去之后,陈淑芬忍不住感慨道。

新家的一切都布置妥当,几乎可以拎包入住。哪怕他们还有些行李在火车上,依然不妨碍老人和孩子们的正常生活。

“刚刚那位老大哥就住我们隔壁?他可真热情。”陆友德放下手中的水果,刚刚来到陌生环境的他因为刘大爷的出现,打消了他心中的不适应。

“嗯,当初能够顺利买下这个房子,还多亏了刘大爷的帮忙。”

孩子们在院子里跑了一圈,然后又去看了看自己的新房间。当他们看到自己期待已久的书桌和书柜的时候,两个孩子跑过来一把江夏抱住。

“谢谢你,夏夏,我们太喜欢这个新家了!”

江夏顺手搂住两个孩子,“先去洗漱,然后睡个午觉,等你们睁开眼睛就可以看到爸爸了。”

她在经历了飞机上的呕吐之后,身体还是软绵绵的。跟着美嘉产品一起过来的还有两个厂里培养的售货员,按照火车的前进速度,他们估计要明天早上才会到北京。

安排老人和孩子都去休息之后,江夏自己也回房睡了一觉。

她困极了,几乎倒床就睡。

等江夏醒来,时间已经来到傍晚七点。

窗户外面隐隐透着黄色的灯光,院子里似乎有陆少阳和孩子说话的声音。他回来了?江夏想要撑着手臂坐起来,发现手上软软的,一点力气都没有。

没过多久,房门吱嘎一声被人轻轻推开。

江夏听了规律而又沉稳的脚步声,知道是陆少阳进来了。

果不其然,陆少阳关切地走了过来,发现江夏醒了,他的脸上扬起了一抹笑容,“阿阮说你在飞机上吐了,现在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他俯身摸了摸江夏的额头,然后低头吻了吻她的脸颊。

“身上软绵绵的,没有力气。”江夏发现自己就连声音也软软的,好像在撒娇一般。

陆少阳仔细地看了看江夏的脸色,发现她许是刚刚睡醒的缘故,脸上还带着一丝红晕,倒是没看出哪里有异常。

“想要起来吗?”

江夏点了点头,然后被陆少阳扶着腰背坐了起来,她这才觉得自己的头有些晕乎乎的。难道是睡久了的缘故?从下午一点半睡到现在,差不多睡了六个小时,的确有点久。

“要不,我带你去看医生?”陆少阳见江夏精神状态不好,担心地揽住她的肩膀。

摇了摇头,江夏轻声嘟囔,“哪有这么娇气,上午的确是晕机了。”

接过陆少阳倒来的温开水,江夏一口气喝完之后发现身上渐渐有了力气。

换好衣服从房里出来,餐桌上已经摆好了饭菜,刘阮和陆海铭拿着陆少阳给的子弹壳拼成的玩具正玩得起劲儿,见到江夏,他们放下玩具跑了过来。

“夏夏,你还有没有不舒服?”陆海铭眼巴巴地看着江夏,他要是快一点长大就好了。等他成了医生,再也不用担心家里人生病了。

“睡了一觉感觉好多了。我没事,你们别担心。”

正在分发筷子的陈淑芬听了江夏的话,招呼他们过去吃晚饭。这是他们搬了新家之后的第一顿饭,一家六口人乐呵呵地坐在一起。

江夏没什么胃口,勉强喝了一小碗粥。

吃过晚饭之后,陆少阳说起了刘阮和海铭的入学手续,“入学证明我已经开好了,明天早上我带他们去学校。夏夏,你那边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

“你工作不是忙吗?要不然我带孩子去报名?”江夏知道陆少阳刚刚接了新的工作任务,他白天工作,晚上还要抽时间学习,是真的很忙。

陆少阳笑着握住江夏的手,“再忙也不能把家里所有的事情都压在你身上,我也应该分担一些。”

陈淑芬和陆友德满意地点了点头,这才是一个丈夫应该有的担当。

吃过晚饭,刘阮和陆海铭兴奋地开始准备自己明天上学要用到的文具和书本。江夏和陆少阳被爸妈推出去消食遛弯,年轻人也要有他们的私人空间,而不是围着孩子和老人转。

天色已经黑了下来,街巷都有路灯,春末夏初的夜里,空气中有一股淡淡的花香。

“夏夏,我给你雇了一个司机,小赵平时负责接送你,还有就是保护你的安全,帮你做点琐碎的事情。”陆少阳跟江夏十指紧扣,反正是晚上,他也不用顾及自己的军人形象。

江夏听了陆少阳的话,歪头看着他。

“陆师长,不怕别人说你媳妇太张扬了?”她心里甜甜的,望着陆少阳的双眼水润晶莹。

陆少阳轻轻一笑,“我媳妇开心就好,别人怎么说都不要紧。小赵是越战时候一直跟着我的一个士兵,他左手受了伤,不能继续留在部队,但是开车和做事不受影响。”

江夏点了点头,抱着陆少阳的胳膊摇了摇,“答应我,以后不要去做危险的事情。我需要你,这个家也需要你。”

这天夜里,江夏明明下午才睡了半天,结果躺下没多久又沉沉地睡了过去。

陆少阳以为江夏累着了,心疼地亲了亲她的额头。

第二天早上,陆少阳送两个孩子去附近的小学报名,江夏也见到了丈夫口中的小赵,他是一个身材十分瘦弱,但是看起来很阳光的年轻男人。

江夏一问才知道,原来小赵今年刚满二十。

有了这样一个因伤病退的士兵在江夏身边跟着做事,陈淑芬和陆友德也放心了不少。

江夏带着小赵来到火车站,正好接到美嘉的销售人员和一起送过来的产品。李定坤新买的宅子离火车站不远,江夏直接雇了一辆货车把产品和他们的行李拉倒宅子门口。

她之前跟李定坤商量过,这个宅子可以作为美嘉的临时仓库,还有美嘉销售人员的住所。

一个小时之后,所有的产品归置好,两个销售人员也在附近的房间安顿下来。整个过程,房东婆婆也就出来看了一眼,一个字也没有说。

“你们今天先休息休息,明天我们倒腾一些产品到专柜去布置。择日不如撞日,后天咱们美嘉北京专柜就正式营业。”离开之前,江夏跟两名销售人员说了接下来的安排。

门口的货车还没有离开,他们需要把车里的行李送到陆家,才算是完成了这趟出车任务。

江夏敲了敲房东婆婆的房门,“婆婆,你在吗?”

房间里很快传来动静,婆婆坐在轮椅上,面无表情地打开房门,她也不说话,就这么看着江夏。

“婆婆,这是我从老家带来的特产。你只用放在锅里蒸熟了就可以吃,软糯香甜,保证好吃。”江夏笑着把手里的东西递了过去。她总觉得这个婆婆没有看起来那么冷漠。

婆婆抬了抬眼皮,轻轻地说了一句谢谢。

江夏见她没有拒绝,松了一口气。她给师娘和雪雁妈妈准备礼物的时候突然想起了这位独居的婆婆,因此也给她准备了一份带过来。

司机还在外面等着她,江夏笑着跟婆婆挥手告别。

陆家大门口,货车司机帮着把行李卸了下来。收了运费之后,他上车离开。陈淑芬见江夏帮着搬东西,连忙把她拦了下来,“夏夏,你别动,让我们来就行。”

其实能够从老家带过来的行李并不多,都是些他们老俩口舍不得扔的小物件。

小赵一口气提了两大袋子的行李,他健步如飞,回头让陈淑芬也别忙活,让他来就行。

这一通忙活下来,时间也到了中午,总算是把所有的行李都归置妥当。从现在开始,他们一家人就要在这个新家开启新的生活篇章。

小赵是个勤快人,搬完行李又帮着把院子里的青苔清理干净,免得老人和孩子踩上去滑倒。

在陈淑芬的极力要求下,他好不容易同意上桌跟陆家人一起吃饭。

“小赵,别拘谨,以后就当这里是你自己家。”陈淑芬看他长得瘦弱,吃饭也讲礼,连忙用公筷往他碗里夹肉。

江夏依然没有什么胃口,她吃了两筷子青菜,感觉自己一点都不饿。

看小赵闷头吃饭的样子,江夏笑着开口,“可不是吗,小赵别那么客气。你就听我妈的话,以后一日三餐都在家里吃饭。对了,你现在住哪里?”

她忽然想起来,昨天似乎忘记问少阳小赵的住处。

“我在附近租了一间房子,每天过来也方便。”

江夏点了点头,放下手中的碗筷,“我吃饱了,你们慢慢吃。”

她有意让小赵搬过来跟他们一起住,免得增加他的生活开销。不过,这事儿还得跟少阳和公公婆婆商量。

洗碗的时候,陈淑芬抬头看向自己对面,陆友德正在张罗着重新布置厨房。

“老陆,你有没有发现夏夏这两天不太对劲?”

推荐热门小说穿成反派后妈怎么办,本站提供穿成反派后妈怎么办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穿成反派后妈怎么办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127章 下一章:第129章
热门: 众攻的白月光跟替身好上了[穿书] 穿成亡国之君的日子里 穿成男配长子 克星 慈悲客栈 傲娇男神的反暗恋攻略 红白玫瑰在一起了 远古开荒记 路过风景路过你 当时明月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