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

上一章:第115章 下一章:第117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不,邹先生,您误会了。我不是嫌少,而是您给得太多了。”江夏很感激他给予的这份信任,“感谢您看好我们盛夏服饰和美嘉日化,我要三成就行。”

邹家辉的提议无异于给盛夏服饰开辟了一个新的市场,江夏可以想象,这其中包含了巨大的利益。

或许邹家并不在乎这些钱,但是江夏只拿自己应得的那份。

邹家辉挑了挑眉毛,他跟江夏也就接触过几次,他的印象还停留在这个女人很年轻、很有想法上。现在看来,她的确值得合作。

“三七不行,不如就四六开,免得彩儿和海笙说我欺负你。”

话说到这个份上,江夏也没有了拒绝的理由,她之前还从来没有想过把盛夏服饰推向海外市场。有了邹家的加入,江夏根本不担心海外市场的开拓。

或许,厂里还需要再采购一批生产设备回来!

“其实,你现在可以开始考虑成立集团公司的准备事项。盛夏服装厂现在是你们的主打,未来我更好看布料厂和美嘉日化。如果有任何需要,你可以随时来找我。说实话,你能够走到现在这一步,让我觉得很不可思议。”

离开之前,邹家辉给出自己的建议。

盛夏服装厂、盛夏布料厂,以及刚刚成立的美嘉日化都是眼前这个年轻的女人一手操办起来的。邹家辉看过资料,知道它们是怎么从一个小作坊发展到现在规模的。

他甚至开始期待,再过几年,江夏能够带领她名下的企业发展到何种程度。

送走邹家辉,江夏坐在会议室里思考了好半天。她的确有成立集团公司的打算,但不是现在。

盛夏服装厂现在是一个少年,盛夏布料厂是一个蹒跚学步的孩子,而美嘉日化还是个刚刚出生的婴儿。她有信心布料厂和日化厂会很快追上盛夏服装厂的发展脚步。

到时候大环境也会变得更好,成立集团公司的条件更加成熟。

眼看着位于省城的盛夏服装厂正式竣工,关于厂区的布置成为当前最重要的事情。江瑞清拿出了三种方案,均被讨论小组给否决掉。他身上背负着很大的压力,渐渐地睡眠质量下降。

“瑞清,你怎么在这儿?”胡小兰半夜醒来,发现丈夫不在身边。她披着衣服起床,在院子里找到了正在抽烟的丈夫。

原来的江瑞清是不抽烟的,不知道什么时候起,他抽烟越来越厉害。

“外面冷,我们回屋说话。”江瑞清站起身来,拥着妻子的肩膀。

在他身后,烟灰缸里按了十多个烟头。

胡小兰仰头看着身边的丈夫,他的眉头紧锁,看起来很不开心。自从家里办厂以来,她还是第一次见他这么愁。不由得,胡小兰握紧了丈夫的手。

秋末冬初,室外温度只有三度,江瑞清的手掌被冻得有些僵硬。胡小兰拉着他的手,放在自己肚子上,“怎么样?有没有觉得暖和一点?”

江瑞清红了眼眶,抽出手一把抱住妻子。

“小兰,我是不是不适合当厂长?”

他只有初中文化,毕业之后扛了十多年的锄头。盛夏服装厂发展得太快了,快得他有些跟不上节奏。他们说的道理和需求他都懂,可是肩上的担子太重了,压得他有些喘不过气来。

胡小兰紧紧地回抱着丈夫,一下又一下安抚着他的后背。

噗呲一声,胡小兰笑了出来。

“你笑什么?”江瑞清松开妻子,脸上的表情有些茫然。

“来,我们去床上盖着被子慢慢说。”胡小兰搓了搓手,虽然批了外套,可是房间里还是好凉。

江瑞清有些自责,连忙跟在妻子身后上床,还帮她把被子拉到腋窝下盖好。

“瑞清,你知道朝文和朝南怎么形容你的吗?他们跟我说:我爸爸真厉害,可以看懂那么复杂的账本,还能把几百人的厂子管理得那么好。你在我和孩子眼里,都是这个!”胡小兰竖起大拇指,双眼亮晶晶地看着丈夫。

江瑞清忽然想要流泪,他紧紧地握住妻子的手。

“不要觉得你没用,你和瑞福都是夏夏的支柱。有了你们,她才可以放手去做别的事情。你想啊,除了你们,夏夏还可以信任谁?她只是一个二十一岁的女孩子,肩上背负的责任可比你和瑞福重多了。你不用事事都要做到最好,我记得杜老师说过:术业有专攻。既然布置厂房不是你的强项,你找到擅长这一块的人商量,总会找到好的布局方式。”

胡小兰靠在丈夫身上,两年前,她从来不敢奢望家里能够过上现在的日子。

既然一切都在向着好的方向发展,他们为什么不能改变自己,适应新的环境,新的工作要求?

江夏并不知道发生在大哥身上的纠结,她手头上的事情太多了,真的不是每一项都能够顾及过来。美嘉日化的生产设备已经被送到临水镇上,现在就等布料厂的机器搬走,才能安顿下来。

当江瑞清主动找到刘杨的时候,他已经从黄桂花口中听说了关于盛夏服装厂新厂的布局问题。

两人探讨了一天一夜,总算是拿出了一个他们都很满意的方案。

“刘杨,谢谢你!”

“大哥,咱们以后都是一家人,不必这么客气。”

江夏和陆少阳从临水镇开车来到省城,今天他们收到通知,邀请他们参与新厂的布局评审会议。

坐在副驾驶席位上,江夏把目光从窗户外面收回来,看向陆少阳。

“少阳,我是不是给大哥和二哥太大的压力了?”

陆少阳扭头看了一眼江夏,“怎么突然这么说?”

“我觉得自己就像是个甩手掌柜,把服装厂和布料厂抛给两位哥哥,几乎就没怎么过问。他们是不是遇到困难,有没有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或许,他们现在很不开心。”

陆少阳空出一只手来,揉了揉江夏的头发。

“你想太多了,大哥和二哥比你想象中要能干得多。夏夏,等手头上的事情忙完,我觉得还是有必要请管理方面的专业教授回来,对大哥和二哥进行培训充电。”

陆少阳自己深有体会,如果不是进入军校,他也就是一个士兵,对指挥和全盘布局根本没有任何概念。

很快,江夏发生自己的担心的确有些多余。

在评审会议室,大哥拿出来的布局方案非常完美,几乎无可挑剔。大家看了之后,一致同意就按照这个方案进行搬迁。

看着在讲台上侃侃而谈的大哥,江夏忍不住扬起嘴角。

家里的每个人都在进步,他们没有固步自封,也没有满足于现状。她提起来的心,总算是落了下去。

“今天正好大家都在,我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宣布。我们盛夏服装厂、盛夏布料厂、美嘉日化已经跟香港的邹氏集团签订了合作协议。邹氏将代理我们所有在海外的销售业务,这个项目交给何海彦来进行对接。”

大家听说他们的产品还能销售到国外去,一时之间热情高涨。

“鉴于我们企业的快速成长,等设备搬迁完成之后,我们还有一个人事任命上的调整。大家也看到了,我们现在经营着服装生产、布料生产以及日化用品三个项目。未来,我们这三个项目是要合为一体的。在这之前,为了保障这三个项目的稳定发展,盛夏服装厂的法人变更为江瑞清,盛夏布料厂的法人变更为江瑞福,而我暂时担任美嘉日化的法人。三家工厂的法人对工厂内的经营全面负责!”

江夏说完,看向大哥和二哥,从今以后,厂里打一切事物都将由他们来做主。

在大家的掌声中,江瑞清和江瑞福站起身来挥手示意,然后兄弟两人相视一笑。他们要更加努力,才能当得起妹妹的这份信任。

很快,旧的设备从县城搬到省城,从设备厂家定制的新式制衣设备也陆续到达新厂。盛夏服装厂的工人从原来的六百人扩招到一千人,海外市场的订单从刚开始的月需求量几万件上涨了十倍。

布料厂这边,生产工人从原来的五十人增加到两百多人。

生产设备不够,乔治跟法国的设备厂联系,又进口了四台大型生产布料的设备。

李红梅过了最艰难的前两个月,孕吐反应消失,胃口大开。她依然坚持每天工作,保持了一个积极向上的心态。她和乔治的感情越来越好。

临水镇上,原本的盛夏服装厂总厂改成了美嘉日化加工厂。

厂区虽然小了点,不过暂时能够满足生产的需要。这里只是一个过渡时期,未来肯定要新建更大的加工厂。

江夏习惯了做事情一步一个脚印来,这次索道建设和盛夏服装厂新厂建设几乎花掉了厂里大半年的利润。他们得先安定下来,适应新的环境以及新的生产任务。

在盛夏服装厂新厂的开业庆典上,赵建国书记亲自上台致辞。

他的态度让那些原本有想法的人暂时搁置了下来,盛夏服装厂的发展势头正好,这会儿不适宜去触这个霉头。

大家干劲十足,恨不得一天能够多出几个小时才好。

眼看着冬天来了,江夏惯例把自己裹成了一个蝉蛹。

“夏夏,你办公室里的空调是不是坏了?”朱彩灵穿着长款羽绒服进来,她抬头看了一眼空调的位置,这屋可真冷。

“彩灵姐,请坐,你怎么过来了?来,喝杯热水暖暖胃。”江夏从消毒柜里拿出一个被子,倒了大半杯热水,然后双手递给朱彩灵。

她办公室的空调今天早上不知道为什么突然罢工了,还好她衣服穿得厚,没觉得太冷。

陆少阳去了草坪村采购药材,估计要晚上才会回来。她这会儿手里还有很多工作,也就把修空调这事儿搁置下来。

朱彩灵喝了两口热水,感觉自己浑身上下暖和了不少,“喏,这是我给美嘉设计的品牌故事,看看怎么样?”她双眼满含期待,这是自己想了一个月才画出来的。

打开面前的绘本,江夏被上面的故事吸引。

她之前只是提了这么一个想法,没想到还真让朱彩灵给画了出来。

故事的女主人因为一场变故被开水烫伤了脸,她从白天鹅变成了被大家嘲笑的丑小鸭。直到有一天,她的善良感动了上天,她获得了一滴灵液,可以治愈脸上的伤疤。女孩儿没有全部用在自己的脸上,她把灵液兑成一大罐子护肤水,分享给了有同样困扰的女孩子们。结果,灵液的效果一点也没有打折扣,她靠自己的善良和美貌,重新成为了大家关注的焦点。

美嘉从创立之初就没有打算设置代言人,它的代言人就是绘本中的女主角。

“彩灵姐,太棒了!”江夏激动地抱着朱彩灵,打量的图片切换搭配少量的文字说明,这是最好的广告!

她们两人一合计,打算找人用动画的形式把这个故事展现出来,到时候在电视上放映。

美嘉从一开始就不打算低调,它的名声一定要尽快推广出去。

第一阶段的产品已经被研究员们变成了产品,现在还在小批量的试制中,并没有正式投入生产。

江夏和朱彩灵一致认为,美嘉出品的所有产品一定要经过多轮的测试,把各种可能出现的过敏反应都写在说明书上。

朱彩灵现在每天都过得非常充实,她的绘画依然是情感的宣泄,只不过那些忧郁的情感全都转化成了她对美嘉品牌理念的延伸。

当然,她也没有忽略丈夫和孩子,得知丈夫和江夏签署了合作协议,她直夸丈夫有眼光。

或许因为体会到了家庭的温暖,周海笙最近设计灵感爆棚。

正好赶上盛夏服装厂高速发展时期,江瑞清主动找到周海笙,希望他能够再培养一批设计师出来。现在盛夏服装厂设计部加上周海笙才四个人,的确人手有点紧张。

周海笙答应了江瑞清的请求,安排好手头的工作后,踏上了往前北京的火车。

他想要去北京看一看,如果那里的服装设计学院能够找到让自己满意的设计师,那就再好不过。周海笙还没去过北京,顺便就当这是一次采风之旅。

临水镇上,眼看着天都快黑了,江夏站在美嘉日化厂门口向外张望。

少阳怎么还不回来?

陆少阳今天去草坪村采购药材,早上天不见亮就出门了,按理说这会儿早就应该回来了才对。村里的索道已经投入使用,在传递货物上帮了很大的忙。

江夏在梁雪雁的来信中知道法国已经有了移动电话,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在中国推广。

想起记忆里的黑色大板砖,江夏打算只要市面上一有这种移动通信工具,她立刻就买几台回来。现在的信息传递真的是太慢了,有时候让人特别担心。

终于,江夏听到了货车的喇叭声。

没过多久,满载而归的货车驶入工厂,陆少阳从车上跳了下来。

“你怎么才回来?”

江夏跑过去,拉着陆少阳的手上下打量了一遍,确定他完好无损,这才放了心。

陆少阳知道江夏担心坏了,连忙抱了抱她,“走吧,我们进屋里说话,外面冷。”

他有些心疼地看着江夏,她的鼻子冻得通红,却依然坚持在厂门口等自己。

“空调坏了?”

目前,美嘉日化厂里也就江夏的办公室有空调,朱彩灵知道江夏怕冷,特意让人送过来的。

“嗯,早上不知道为什么罢工了。来,先喝点热水,这里有点心,要不然你先吃点东西垫垫肚子。”江夏忙着倒水拿吃的,也不知道少阳现在吃晚饭没有。

等江夏在自己身边坐下来,陆少阳这才说起了今天去草坪村发生的事情。

“本来药材都称好了,正打算从索道送下山。结果何大叔因为采药从山崖上滚了下来,偏偏他的儿子都不在身边。我开车载着他去镇上的医院,还好送过去及时,他的腿总算是保住了。”

陆少阳一直知道草坪村里的老百姓生活艰难,却没想到他们采药的危险性这么大。

江夏听了陆少阳的话,忽然抬起头来,“少阳,你说我们给村里请一些药材种植的专家,让他们就地种植,减少去大山里采药的频次,怎么样?”

她去过草坪村两次,知道他们自己也会种植一些草药。只是产量很低,大部分还是靠去山里挖药。

草坪村所在的大山很适合药材生长,植物和人类似乎达成了某种程度的和谐,只要不伤及根本,它们也愿意供养这些大山深处的人们,让他们那自己换来微薄的收入。

由于江夏的采购需求,加大了村里人的采摘药材的频次。渐渐地,他们必须要去到更远的地方,更高的山上才能挖掘到药材。

陆少阳把江夏拉进自己怀里,“这个提议是好的,但是我们从哪里去请专家。你也知道,草坪村那么偏僻,年轻人都待不住,更何况是专家?”

江夏开心地笑了,伸手摸了摸陆少阳的下巴。

“你没明白我的意思,我们可以在山下成立一个美嘉日化的中药研究基地。专家们只用把中药苗子培育出来,然后给村民们培训种植技巧。他们把这些药苗子带回到大山里,按照专家说的培育方法进行栽种。日积月累下来,村民们就不用去大山里采药了。”

陆少阳下巴上的胡渣有些扎手,但是江夏觉得很好玩,手掌一遍又一遍的抚过。

听了江夏的话,陆少阳恍然大悟,他拉过江夏的手,放在唇边吻了吻。

“夏夏,你怎么这么聪明!”

还这么善良!

两人在办公室里说完话,出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完全黑了。把卸货的任务交给安保科,江夏摇了摇手中的车钥匙。

“今天晚上我来开车,你还从来没有坐过副驾驶席位。”

陆少阳笑着拉开白色福特车的车门,“好,我今天感受一下。”

从工厂到陆家老宅开车只要五分钟,江夏平时虽然很少开车,但是驾驶技术还是很好的。

陆少阳的视线一直黏在江夏身上,她无论是认真工作的模样,还是现在专心开车的样子,都让他着迷。

“好啦,下车了。”江夏熄火,抽出车钥匙。

就在这个时候,她的肚子咕咕咕地叫了起来。

陆少阳有些心疼,“夏夏,你没吃晚饭?”

“我忙忘了。你不也没吃饭吗?少阳,我想吃你做的面条,要加荷包蛋那种。”江夏摇了摇陆少阳的胳膊,她现在真的好饿。

厨房里,江夏坐在灶台面前取暖,陆少阳系着围裙正在洗青菜。

家里倒是不缺食材,面条最多一刻钟就可以出锅。他们单独搬过来住也有一个多月了,平日里大多数时间都是吃食堂,自己做饭的时间并不多。

江夏悄悄地走过去,从后面抱住陆少阳的腰。

“陆团长,你做饭的样子真好看!”

陆少阳把洗好的青菜放进筲箕里,感受到江夏对自己的依恋,“我忘记跟你说了,张教授来信说我的职级定下来了。我直接跳了一级,现在是梁军长手下的一名师长。”

他转身低头看着江夏,没忍住吻了吻她的红唇。

真甜!

江夏吃惊地睁大了眼睛,陆少阳今年还不满三十岁。这么年轻的师长,全中国恐怕也屈指可数。她眼睛转了转,该不会因为她和梁雪雁的关系让梁军长给少阳开后门了吧?

陆少阳笑着捏了捏江夏的鼻子,“你想什么呢!梁军长向来正直严格,从来不会因为个人感情影响工作。再说,我的职级也不是他一个人能定得下来的。”

内情涉及军委高层的一项秘密决议,陆少阳不便跟江夏多说。

这次升职在陆少阳意料之中,但是他没想到直接给提到了师长的职位。他的假期已经过去了三分之一,等他这次回去,迎接他的将是忙碌的工作和学习生活。

如果可以的话,他想尽快协助江夏把手头的事情忙完。到时候把她接到北京去,他们就不用分居两地,那么辛苦。

推荐热门小说穿成反派后妈怎么办,本站提供穿成反派后妈怎么办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穿成反派后妈怎么办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115章 下一章:第117章
热门: 天使来临的那一夏 神魂之判官 道医 曾许诺(上古情歌原著) 纯阳大道 每个世界都在苏(快穿) 该我上场带飞了[全息] 南方有乔木 青城 后宫:甄嬛传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