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

上一章:第100章 下一章:第102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普通的盛夏服装厂员工,根据他们生产的娴熟程度,一个月能够拿到六十块至九十块钱不等的工资。

相对比其他国营单位的工人来说,他们的月薪是别人的两到三倍。

这还不包括他们从盛夏服装厂获得的各种福利,以及年终奖。

在这里,工人们找到了归属感,也看到了自己的家庭因为这份工作变得更好。尤其是江夏在开年时候所说的技工培训学校,让大家期待不已。

他们盼着盛夏服装厂的衣服能够卖得更多,未来能够发展得更好。

对于周海笙来说,他的吃穿住行都由工厂里给他提供。每个月需要花钱的地方几乎没有,而且江夏给他的工资实在不低,和年终分红加在一起,已经是一笔巨款。

他把赚来的钱都存了起来,等着以后给杜文砚治病用。

正如他跟杜文砚所说的一样,在盛夏服装厂,他找到了自我存在的价值,也找到了设计真正的意义所在。

这是无法用金钱来衡量的。

盛夏服装厂就像是他的家,他怎么可能离开自己的家?

不管周海笙的态度如何,江夏既然说了涨工资、分股权就一定会做到。

她给周海笙提升待遇,并不是担心他被hd服装公司挖走,而是他应该得到这份肯定。

大半年以来,周海笙给工厂里做出了很大的贡献;他承担了大部分设计的工作,参加比赛获奖,给盛夏服饰带来极好的名声,还经办了进口布料设备的采购,为工厂生产节约成本。

从始至终,他从来没有提出过任何要求。

江夏一直坚持员工和企业共同成长的理念。无论是娘家人还是婆家人,无论是周海笙还是黄桂花,又或者是李家姐弟、何海彦。他们每一个人都在跟工厂一起进步。

去年,盛夏服装厂开办的学前班非常成功。它不仅解决了工厂里双职工家庭孩子的托管问题,还在孩子早期教育上做出了很好的引导。

工人们发现自家孩子在读了学前班之后,有了明显的进步。他们也就能够分出更多的心思用在工作上。

当盛夏服装厂的技工学校做报名统计的时候,甚至有工人询问:是不是可以把自己的直系亲属也送到技校来学习?

对此,江夏的答复当然是肯定的。

关于开办技工学校这件事,江夏组织盛夏服装厂高层以及李定坤做过一个专题研讨会。除了布料厂,服装厂需要培养技术人才之外,李定坤的建筑施工队也需要专业技工。

这是一件双赢的事情,既给员工家庭带来福利,也为企业储备人才。

听说了盛夏服装厂开办技校的打算,赵建国全力支持。

往大的方向来说,这是利国利民的好事情;往小的方向说,有利于龙安县城经济的发展和人民生活质量的提升。县委必须支持!

江夏手头上的事情实在太多,忙不过来,她把开办技工学校的事情全权交给大哥江瑞清负责。无论是学校的开办手续、老师的招聘,还是学校的选址,都需要一个系统的安排。

“我们要给每一个员工建立明确的晋升和奖励机制,让他们知道自己的努力是有回报的。”

在每周一次的例会上,江夏提出了这样的新要求。

“我举个例子:员工的工资跟产量和绩效直接挂钩,这没问题。但是,我们员工也是需要划分职级的。从九级的实习生到一级的车间主任,我们要让他们明确的看到,满足什么样的条件,达到什么样的能力,就可以匹配相应的职位级别,领取对应的工资。”

“杜老师,我想把这件事交给你来做。”

江夏的工作笔记本上密密麻麻记录了很多,这些都是盛夏服装厂创建以来,她在管理上的想法。

就像这次的人事管理建议,她只是提出了一个方向;具体细则的拟定,工厂人员类别的划分,还需要相关人员参与提案评审。

杜文砚点了点头,在工作薄上记下这件事。

江夏的观点总是让他惊叹不已,他在国企干了二十多年,可是在企业管理上,他觉得自己不如江夏的地方太多。工厂里所有人都在追逐着江夏的脚步前进。

如果说,要给杜文砚在工厂里定一个职位的话,他应该属于综合部门的经理,分管着后勤、人事、文化宣传等各项工作。

大家都亲切地称呼他为杜老师,而不是杜经理。

盛夏服装厂的周例会从来不走形式主义,有问题和想法摊开说,开会时间最长不超过半个小时。

会议制度包含在半军事化管理细则之中,不仅是管理人员需要定期开会,解决在管理过程中发生的问题;车间每天也有早会和收班会,对今天的生产任务进行布置和总结。

在过去的半年里,大家已经养成了这样一个良好的习惯。

管理人员的高效带动了生产的高效,没有人在工作的过程中推诿,大家的劲儿都往一处使。

这一天,周例会结束之后,江夏和周海笙一起回到位于临水镇的布料厂。他们需要根据新布料的新特性来设计服装,只有在足够了解布料的特质情况下,才能够设计出满意的作品。

充分了解布料是每一个设计师必须要做的功课。

布料厂内,四台设备正在同时运转。跟生产服装不同,布料的生产江夏以前只是看过,并没有亲自熟悉各种布料生产的每一个环节。经过二十多天的调试,布料厂已经可以进行小批量试制生产,成果喜人。

整个布料厂加上安保和管理人员在内,大约有五十个人。这些工人中有新招聘的,也有服装厂搬迁到龙安县城之后,因为家庭的原因不愿意跟过去的老员工。

在用人上,江夏一贯坚持:人品重于能力,态度高于外在。

“夏夏,海笙,这桌上摆的十种布料,就是目前我们能够生产出来的产品。”江瑞福现在被调来负责布料厂的全面管理工作。

说完,他细细地摸了摸桌上的布料,这些布料可都是他的心头宝。

刚来布料厂的时候,江瑞福一不懂设备,二不懂生产流程,跟在李红梅和乔治身后踏踏实实地学了半个多月,他总算认识到这四台从法国进口回来的设备有多棒。

有了这些布料,盛夏服装厂根本不用愁未来的发展,这就是他们必胜的武器。

周海笙早在给海伦娜公主设计衣服的时候,就见过各式各样的布料,比这里的布料种类更加齐全,颜色更加多种多样。

能够在自家布料厂里看到这样的成品,他心中很是激动。

这些布料的问世,将给大家提供更多服装选择的空间。它们无论在透气性,美观性,还是耐穿性能上,都远超盛夏服装厂从别的地方采购回来的布料。

“红梅,你更熟悉这些布料,你来给我们介绍介绍吧。”

江瑞福看向李红梅,他必须承认在技术上自己不如她。他和李红梅的起点是相同的,他们以前都没有接触过布料生产工艺。但是,很明显李红梅在这方面的天赋比他更好。

说起布料,李红梅的嘴角微微上扬。

如果说跟着江夏做衣服,让她摆脱丈夫去世的阴影,过上了富足安逸的生活。那么,和乔治一起研究这些布料生产和加工工艺,则让李红梅找到了自己奋斗的目标。

她想要通过自己不断的努力和尝试,生产出让大家惊艳的布料。

“好的,我们先来看这款支数为160的细绵布……”

乔治看着侃侃而谈的李红梅,在心中忍不住为她鼓掌。中国的女人就像中国的文化一样,让他越了解越爱。

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他也知道李红梅曾经结过婚,前夫是个彻底的混蛋,因为赌博被人打死。

这并不妨碍他欣赏李红梅身上闪光点,他甚至丝毫不怀疑,如果给李红梅提供更大的平台,她会做得更好。

听了李红梅的阐述之后,江夏和周海笙把这些布料的样品带回到办公室。他们将这些布料剪成小块,贴在一个本子上。在布料的旁边,备注清楚他们对这种布料的认识,以及它适合用在制作什么衣服上。

一个小时之后,江夏把自己手里的本子,跟周海笙做好的布料样本分析进行交换阅读。

两人讨论了一下午的时间,总算把这10种布料适合的服饰及其特征综合在一起,有了一个相对完整的分析。

江夏和周海笙将每种材质的布料都打包了两卷,准备带回服装厂做样衣。告别二哥、李红梅和乔治,他们搭乘公司的货车返回县城。

目送货车开走,李红梅转身,正好看到乔治推着自行车从车棚里走出来。

“梅,走吧,我送你回家。”

自从上次发生了小偷事件后,乔治每天都会送李红梅回家,早上也会去李家接她过来上班。

刚开始李红梅还觉得有些别扭,后来随着两人在工作中的相处,李红梅渐渐发现,乔治是个极为绅士而且有涵养的男人。

他脸上随时都挂着笑容,喜欢赞美别人;做事情的时候,也会站在别人的角度和立场来考虑问题。

坦白说,跟乔治的相处,让李红梅觉得轻松而又愉快。

可是,她从来不敢有更进一步的想法。能够像朋友一样跟乔治相处,李红梅已经觉得很幸福了。

两人一路上有说有笑,回到李家之后,乔治主动包揽了家里所有需要体力的活儿;李红梅找到围裙系上,一边走向厨房一边问乔治今天晚上想吃什么。

因为乔治几乎每天都来李家,所以说他跟李定坤带回来的两条大狼狗已经玩得非常熟了。

“大李,快把这个礼物给你的主人送过去。”大李是其中一条狼狗的名字,另外一条狼狗叫做小李。

当初李定坤给两条狼狗取名字的时候,差点没把李红梅的肚子笑痛。

乔治从口袋里拿出一个精致的盒子,他蹲下来,小心翼翼地放在大李的口中。

紧张地搓了搓手掌,乔治满含期待地跟大李一起来到厨房。

“大李别闹,我正忙着呢!”

感觉大李在自己腿边蹭了蹭,李红梅笑着转过身来。她发现了大李口中的酒红色小礼盒,不由得抬头看向乔治。

“happy birthdayyou!happy birthdayyou!happy birthdayyou……”

在乔治的歌声中,李红梅感动地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嘴。

他怎么会知道今天是自己的生日?

“梅,生日快乐!”乔治从大李口中取下礼盒,打开后双手递到李红梅面前。

长条形状的礼盒中,一条漂亮的项链躺在黑色的绒布上。看样式,不像是国内的设计。

李红梅被眼前的项链惊呆了,她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好看的项链。银色的项链在夕阳中闪闪发光,尤其是白天鹅样式镶钻的吊坠,美得那么不真实。

“喜欢吗?我帮你戴上,好不好?”

惊喜之后,李红梅的眼眶湿润了。她点了点头,然后很快又摇了摇头,她没办法形容自己现在的心情。

她该不会是在做梦吧?

乔治不由分说将项链给李红梅带上,扣上按扣的那一瞬间,他深情地看着李红梅。

“梅,你真漂亮!以后让我来照顾你,好吗?”

热泪夺眶而出,李红梅哭得不能自已。

乔治看到她哭,心疼得不行,连忙给她擦眼泪,“别哭好不好?你要是再哭,我的心都要碎了。来,看着我的眼睛。”

用大拇指划掉李红梅脸颊上的泪珠,乔治缓缓地俯下身去。

就在这个时候,大门口传来了李定坤的声音。

“姐,乔治,我回来了!瞧我都买了什么好吃的!”

李红梅下意识地推开乔治,快速背过身去擦眼泪。她不想让弟弟看到自己刚才哭过。

刚才,乔治是想要亲她吗?

李定坤并不知道他的出现打断了厨房里暧昧的氛围,盛夏服装厂扩建工作已经全面完成,他今天帮着一起把新设备全部搬到新建的厂房之中。忙完工作,李定坤没有忘记今天是姐姐的生日,他马不停蹄地赶了回来。

自从承办工程以来,盛夏服装厂的扩建是他做得最认真的项目。

建组施工队不只是修建房屋那么简单,还包括水路、电路、木工的设计改造。他们现在主要是承接政府和各大工厂的建筑需求,听说县里的医院还要扩建,他得想办法把这个项目搞到手。

至此,盛夏服装厂已经全面投入生产。

四个老车间,加上新建的六个车间,目前盛夏服装厂一共十个生产车间,累计超过二百四十名一线工人。

他们分成两班生产,一天最高的产量可以达到六万件。其中零售业务消化两万件,剩余的四万件勉强能够满足二级代理商的批发要货量。

“海笙,这次给你招聘助手,你是打算用刚毕业的学生,还是有经验的设计师?”南下广州的火车上,江夏抬头看向对面下铺的周海笙。

他现在做事越来越沉稳了,一点也看不到半年之前青涩的模样。

招聘助理设计师是很早之前就提过的想法,江夏其实早已经把设计部的工作全权交给了周海笙。

按照现在盛夏服装厂的体量,仅靠周海笙一个人是没有办法支撑的,招聘设计师迫在眉睫。

“我倾向刚毕业的学生,不过还是得看人。”周海笙合拢手中的绘本,把它递给江夏,“这是我给海伦娜公主设计的春装,老师你帮我把把关。”

他比江夏大四岁,但是这声老师叫得极其顺口。

江夏接过绘本,认真地翻看周海笙的设计,“我觉得你应该多抽时间到处走一走。上次巴黎之行后,你的设计稿层次和色彩的运用更加大胆。厂里不会要求你每天都坐班,只要你抽空把设计稿送回来,或者我派人去取都行。”

周海笙低头沉思,其实他自己也发现了,巴黎之行带来的灵感一直延伸到现在,他还有很多想法没有付诸实施。

“先把人招到再说,你也忙,我能帮你分担一些也好。”

听到这样的答复,江夏第一次感受到身为师者的欣慰。她挂着周海笙老师的名头,其实真正交给他的东西,关乎设计的很少,不过是在他前进的路上适当的引导罢了。

王思琴和胡万华最近忙得脚不沾地,因此到火车站来接江夏和周海笙的是他们公司的司机。

在上次入住过的五星级酒店办理好入住,江夏给王思琴去了个电话。

“姐,我们已经到酒店了。”

“嗯,那你们先休息休息,晚上我和你哥过来请你们吃饭。夏夏,晚上有一个好消息告诉你,暂时先保密。”王思琴神秘兮兮地说道。

傍晚,胡万华和王思琴夫妻两人没有上楼找人,而是在酒店餐厅点好餐等侯客人的到来。

王思琴眼底有着压抑不住的兴奋,除了因为江夏他们的到来之外,更重要是因为她口中的好消息。

远远地看到身穿米白色呢子大衣的江夏,仙姿琼影,王思琴心底赞了一声。

这辈子,她还没见过比江夏更美的女人。跟她身旁穿着黑色西装的周海笙站在一起,两人仿佛从电视剧里走出来一般,吸引了很多关注的目光。

胡万华主动站起身来打招呼,“夏夏,海笙,好久不见!”

“胡大哥,姐,不好意思,让你们久等了。”虽然他们已经提前十五分钟下楼,可明显胡万华和王思琴来得更早。

周海笙笑着点头,绅士地帮江夏拉开座椅。

直到江夏在座位上坐好,他这才回到江夏身边入座。

“夏夏,你们两人都是天生的衣架子。要是请你们给衣服代言,肯定不愁销量。”胡万华赞许地看着对面的江夏和周海笙,刚刚他们走过来那会儿,他自然而然地联想到电视里的明星。

两人的颜值不用说,都是翘楚,更兼得修长有型的身材和独特的气质,百万人中难挑其一。

恐怕,连明星也没有他们身上干净的气质。

“说什么呢!我家妹子这么好看,我才舍不得让夏夏去做代言人。还有海笙,他现在可是拿过国际大奖的设计师,前途不可限量。”

王思琴说完瞪了丈夫一眼,有他这么不会说话的?

“哈哈,开个玩笑而已,我们先吃饭吧。”

今天胡万华和王思琴点的是中餐,江夏把放在自己面前的菜分别尝了一口。这些食物吃起来味道比看起来还好,相信价格也不便宜。

饭后甜点时间,江夏后知后觉地发现今天胡大哥和琴姐特别高兴,或许跟今天琴姐口中提过的好消息有关?

“琴姐,你不是说有好消息要告诉我们吗?”

江夏这次和周海笙规划了半个月的行程,应该足够他们招聘到合适的设计师。

虽说年前盛夏服装厂通过人民日报小火了一把,但是他们毕竟只是个小规模的私营企业,只是在老家省城比较有影响力而已。

在广州,未必有人愿意去西南内陆。所以,江夏计划再去一趟上海。

“是这样的,你哥有个关系很铁的朋友在香港。通过他的担保,我们拿到了四个去香港探亲的名额。虽然只能在那边待两天,能够过去见识一下也是好的。”

王思琴早就想去香港,可是一直没有办好签证。相对来说,去法国还比去香港容易一些。之前手续一直卡在上面没动静,就在王思琴想要放弃的时候,胡万华的发小找到了带领他们进入香港的好办法。

“那可真是个好消息!”

江夏想了想,现在的香港可是亚洲四小龙之首。她之前不是没有动过想去香港看看的念头,因为过港的手续十分复杂,江夏只好放弃。

就连周海笙听说了这个消息也眼前一亮。

胡万华和王思琴这次去香港,主要是开启服装采购渠道。他们想要进军中端市场,最缺的就是品牌形象。两人商量之后,一致决定从香港引进一批港货。借着香港品牌服装的号召力,把自己生产的服饰推广出去。

来广州之前,江夏还说周海笙需要四处走走看看,没想到机会这么快就来了。

办理好过港的签证,江夏他们一行四人怀着激动的心情来到香港。虽然两地相距并不远,但是由于现在香港还未回归,而且因为历史的原因,大家对香港的了解更多来自于电视。

“华仔!这边!”

胡万华的朋友亲自来迎接他们,他是一个胖胖的中年男子,一看到胡万华便激动地跑了过来。

两边各自介绍了一番,胡万华的朋友看到周海笙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微微一愣。

他把胡万华悄悄地拉到一旁,“华仔,你这个朋友看起来很眼熟,我好像在哪里见过。”

胡万华看着好友皱眉苦想的模样,连忙拍了拍他的肩膀。

“就为这?可能是海笙长得太帅的缘故。我们都十多年没见面了,今天说什么也要好好吃一顿饭。”

江夏他们没有注意到胡万华好友的异常,他们的目光都放在香港的建筑和街道上。

穿书这么久以来,江夏是第一次看到最接近后世繁华程度的都市。这次到香港跟上次去巴黎的感受完全不同,巴黎是时尚和浪漫之都,建筑多以欧式风格为主;而香港此时已经矗立着一栋又一栋的高楼大厦,道路上的交通秩序井然。在内地少见的小轿车到这里反而成了比较常见的交通工具。

有了胡万华朋友的带领,他们参观了香港有特色的景点,还在维多利亚港拍照留念。

香港的吃食跟广州的味道十分接近,但是夹杂了西方饮食的特点。

相对于胡万华和王思琴的感慨和激动,冷静地江夏和周海笙显得有些另类。胡万华的朋友在香港也是做服装生意的,他接触过很多大陆过来的人,他们都会惊诧于香港的繁华,没想到这两人会如此淡定。

推荐热门小说穿成反派后妈怎么办,本站提供穿成反派后妈怎么办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穿成反派后妈怎么办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100章 下一章:第102章
热门: 粥与你可亲 海鸥飞处 侯门闺娇 彩虹琥珀 不期而遇的温暖 寂寞空庭春欲晚 悍农:情荡狼洼岭 骗婚ABO 烟雨濛濛 十年懵懂百年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