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上一章:第99章 下一章:第101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江夏的敏锐出乎陆少阳的意料,他靠在床头,把江夏拉进自己怀里。

“夏夏,你别担心。我向你保证,我一定会好好的。”

上不上战场也不是他说了算的,按照他上次执行任务的情形来看,中越之间必定有一战。部队培养了他八年,还让他去军校深造,如果在这个时候因为小家退缩,他还算得上什么军人?

江夏知道自己多说无益,只好紧紧地抱着陆少阳。

有了陈家两位表哥的加入,布料设备的调试非常顺利。他们本来就是设备管理的行家,在乔治的耐心指导下,也摸清了布料机器的特性。

盛夏服装厂老厂改为布料厂,李红梅仍旧在这里上班。她跟在乔治身后研究设备,每天把自己看到的、听到的知识都记录在小本子上。厂里除了乔治之外,就她对设备最熟悉。毕竟,陈家表哥和另外两名设备管理员只对自己负责的设备清楚。

“乔治,我有一个问题想要问你。”李红梅放慢说话的语速,方便乔治能够听得更加清楚。

“请说。”

“关于棉布支数参数的调整,我还是不太明白。还有就是上次你说的印染,我有一个提议。”李红梅出身大山深处,她见过最老式的织布机,也知道有一些植物可以用来纺织,还有一些植物可以用来染色。

乔治所说的印染用的是化学颜料,李红梅有些好奇,是不是可以用植物染料代替化学颜料?

两人凑在一起讨论,不知不觉天色已经黑了。

放假期间,食堂没有开火。李红梅知道乔治不擅长做饭,于是邀请他到自己家里吃饭。反正阿坤最近每天都要回家,倒也不是他们孤男寡女两人独处。

乔治欣然答应李红梅的邀约,他本来就住在工厂附近,江夏也就没有给他提供自行车。于是,他主动提出载李红梅回李家。

李红梅除了坐过弟弟李定坤的自行车,这还是第一次搭别的男人的车。

她有些紧张,双手扶着自行车后座,屏住呼吸。

“梅,左转还是右转?”乔治就算是在白天也找不到去李家的路,更别说天黑。

“右转,直行两百米,然后左转。”李红梅微微探过身子,乔治长得可真高。每每站在他面前,李红梅总觉得自己跟个孩子似的。

李家距离盛夏服装厂老厂骑车也就五分多钟,很快他们就到了家门口。

李红梅从自行车后座上跳下来,发现大门还锁着的。她掏出钥匙打开家门,却被院子里扛着麻袋的男人吓得惊叫出声。

“啊!有贼!”

乔治连忙把自行车架好,然后一手拉过李红梅把她护在自己身后。

“东西放下,我们让你离开。不然……”乔治微眯了一下眼睛,如果他没看错的话,对方手里有一把长刀。

早在李红梅尖叫的时候,左右邻居已经有了动静,听脚步声和他们关心的问话,不到一分钟就会出现在李家大门口。蒙面的小偷犹豫了一下,扔下麻袋转身翻墙走了。

下一秒钟,邻居们拿着菜刀和木棍赶了出来。

“李家妹子,你没事吧?”

“哎哟,看样子让小偷给跑了。我们往那边看看,小偷没偷到东西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红梅,我们陪你进去看看。这个小偷也太猖狂了,大过年的都敢上门。”

李红梅小腿有些颤抖,今天晚上如果不是乔治陪自己一起回来,她还真的不知道会面对什么。一番检查之后,家里丢了一些现金,金额倒是不大。小偷扔在院子里的麻袋被大家打开,都是些值钱的收录机、手表、相机什么的。

小偷没抓着,邻居也不好总在李家待着。

他们看了一眼陪在李红梅身边金发碧眼的乔治,以为他是李红梅的对象。

“红梅,我们就先回去了。有事情你冲着院墙叫一声,我们立刻过来。叔建议你这事儿明天还是去派出所报案,抓到了小偷咱们才能心安是不?”

家里被小偷翻得乱七八糟,乔治帮着李红梅一起把家里收拾了一番。

听到乔治肚子咕咕咕的叫声,李红梅这才用毛巾擦了擦手,“抱歉,乔治。你看我刚从一紧张就忘记了你还没吃饭的事。你等一下,我马上去做面条。”

屋子里也收拾得差不多了,乔治跟在李红梅身后进了厨房。

“我能帮你做点什么?”

李红梅左右看了看,“要不,你帮我烧火好了。”

家里还有昨天调制好的卤子,在锅里把水烧上,李红梅开始洗青菜,等她把青菜洗干净,其他佐料弄好,锅里的水已经开了。

干面条下锅,李红梅抬头看了一眼专心烧火的乔治,“今天多亏有你,谢谢你,乔治。”

“没事儿,中国有个成语叫做:举手之劳。我也不知道自己用得对不对,幸好我跟你一起回来了。不然,你一个人面对这些,太可怕了。”乔治一脸的真诚,“要不然,以后我每天送你回家好了。”

李红梅听了一愣,直到手被蒸腾起来的热气烫了一下,她才快速转过身去拿青菜。

低头擦了擦眼角的泪水,李红梅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很想哭。

两碗面条出锅,乔治担心烫不让李红梅端,他自己跑了两趟把面条端到堂屋的餐桌上。

“哇,闻起来真的好香!我要开动啦。”乔治有些别扭地拿着筷子,迫不及待地挑起面条往自己嘴里放。被烫得吐了吐舌头,他连忙吹了吹。

李红梅看他吃得香,自己也低头吃面。

面条还没吃完,门口传来了敲门的声音,“姐,我回来了!”

李红梅连忙放下碗筷,跑过去给李定坤开门。

“今天县城有事所以回来晚了,咦,乔治,你也在?”李定坤架好自行车,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姐姐,他们什么时候关系这么亲密了?

知道弟弟还没吃饭,李红梅转身去厨房里在下碗面条。她依稀能够听到乔治和弟弟说话的声音,可是距离太远,谈话的内容不是特别清晰。

李定坤知道家里进贼,狠狠地皱了皱眉头。他们已经够低调了,却还是被小偷惦记上。

“乔治,今天真的是太谢谢你了!你放心,以后没有小偷敢再来我姐家。明天,我就去把这个胆肥的龟孙子给揪出来,看我不弄死他。”

李定坤的语速太快,乔治只听了一个大概。

不过,光听李定坤的语气,就知道他应该不是一个好招惹的人。

他们只是在设备刚刚到厂那会儿见过一面,关系并不是很熟。李定坤从来没有见姐姐带过别的男人回家,因此看乔治的眼神有些考量。如果乔治是真心对姐姐好,他倒也不反对他们在一起。

吃过面条之后,乔治起身回家。

李红梅担心他迷路,连忙招呼弟弟把乔治给送回去。

第二天,江夏听说李家进贼的事情,连忙找到正在车间里忙碌的李红梅。

“红梅姐,你来一下,我有事跟你说。”

李红梅点了点头,记下新的一组数据之后,连忙快步走出生产车间。

“我刚才听说昨天晚上你家进贼,怎么样?没吓坏吧?以后可不许加班了,下班后直接回家。虽说你家里厂子近,你一个女人走夜路总归不安全。”

“哪有你说的这么夸张,阿坤说了这件事交给他来处理。你看我不是好好的吗?”

江夏忍不住抱住李红梅,那样的情形她只是想想都觉得害怕,更别提红梅姐还亲自面对。她想跟李红梅说以后遇到合适的人,还是要再婚。可是,这话卡在喉咙里,江夏鼻头一酸,怎么也说不出口。

李红梅心中一暖,拍了拍江夏的后背。

“昨天是有一点害怕,不过乔治陪我一起回去的,小偷看到我们就跑了。”

江夏一听说乔治也在场,连忙松开李红梅,她眼里带着笑,“我去问问,看乔治有没有在中国安家落户的打算。听说他今年二十五岁,还没有对象。”

李红梅心里一慌,拉住江夏的手,“夏夏,你这是干什么?别去!”

“你看看,不打自招了是吧?我还没说什么呢,红梅姐你脸红什么?”江夏难得看到这样的李红梅,不由得笑了出来。

当天下午,昨天去李家偷东西的男人到派出所自首。他并不是本地人,没想到踢到了铁板上。如果他不来自首,恐怕自己的手早就保不住了。

李红梅下班回家,发现弟弟当真带了两条大狼狗回来。刚开始她还有些怕怕的,后来发现它们被训练得很好,渐渐也敢拿肉条投喂它们。

李定坤县城还有事,跟姐姐说晚上不回家之后,他推着自行车走出家门。

没过多久,大门口响起敲门的声音,李红梅笑着走过来开门,“阿坤,你是不是有什么东西忘记拿了?”

“梅,是我。我今天晚上还能在你家蹭饭吗?”乔治手里提着刚刚从百货商店买来的面粉和糖果,脸上的笑容就像是初升的太阳。

————————————————

正月初五,盛夏服装厂还没有恢复生产。按照轮流值班的排班表,今天轮到黄桂花值班。她翻看着最近三个月的零售情况统计表,打算有针对性的做一个分析。

夏夏说了,只有充分了解市场的需求,才能做好销售工作。

她虽然不如别人聪明,但是做事情向来踏实。正在她埋头进行数据分类的时候,办公桌上的电话响了。

“喂,你好,这里是盛夏服装厂。”

对面没有人说话,但是滋滋滋的电流声告诉黄桂花,对方并没有挂断电话。

黄桂花咬了咬嘴唇,忽然知道电话对面的人是谁。眨了眨眼睛,她轻轻地将电话挂断。刘杨,你消失了这么久,今天这通电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电话的另一头,刘杨听着耳边电话挂断的嘟嘟声,脑海里把黄桂花的声音重复了无数遍。

如果他再打过去,桂花还会接吗?

她应该猜到是自己了吧?

从共用电话亭走出来,刘杨感觉自己的灵魂早就飞到了黄桂花身边。今天是他离开的第一百二十八天,在过去的这段时间里,他每天必须要把自己折腾到筋疲力尽才能睡着。不然,脑海里全是黄桂花的身影。

宿舍楼下,刘杨看到自己的母亲提着饭盒站在那里。

今年春节,他没有回家过年。

“杨杨,妈妈错了。你把黄桂花带回来吧,我同意你们交往。”胡智芳双眼通红,她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儿子从她面前走过,没有丝毫停留的意思。

“呵,呵呵,呵呵呵……胡智芳女士,你以为桂花是什么人?你以为你之前的所做所为算是什么?你继续保持你高高在上的姿态,对别人招之则来挥之则去。别把你的想法强加在我身上,谢谢!”

刘杨的声音暗哑,说话的时候背对着胡智芳。

“到现在你都没有认识到,是我配不上黄桂花!”刘杨说完,大步朝宿舍走去。

他忽然找到了前进的方向,原来自己还是太幼稚,幼稚到用这种方式来表达自己的抗议。当他以崭新的面貌出现在同事的面前时,大家都傻眼了。

“刘杨,说实话,你是不是谈恋爱了?”以前从来不修边幅的人忽然注重自己的穿着打扮,只有这么一个解释。

刘杨笑了笑,算是默认了这种说法。

正月初七,在一阵鞭炮声中,盛夏服装厂正式复工进行生产。今天厂里的每一个员工都收到了一个开门红包。他们打开一看,里面竟然装了一张大团结。

江瑞清站在旗台上,看着下面黑压压的一群工人。

一年之前,他还只是个卖力气的农民,每天起早贪黑,挣着微薄的工分。他赚得钱,连让孩子和媳妇吃饱饭都做不到。家里吃得最多的就是红薯稀饭,只有红薯和数得清楚的几粒米而已。

“今天是开年上工的第一天,我只有一句话想要告诉你们:撸起袖子,加油干!”

下面的工人齐声回应,“加油干!”

江夏接过话筒,来到旗台的正中间。她的目光落在工人们身上,他们不是机器,而是自己的伙伴,是一路陪着盛夏服装厂发展壮大的主力军。

“我来说说我们盛夏服饰新一年的愿景。想必大家都知道,自从周海笙设计师拿下国际设计师大赛的冠军之后,我们厂服装的销量一路飙升。今年,我们准备开办自己的布料厂,还有计划开办一所技工学校。以后,你们的孩子可以免费在技工学校里学校,等他们学成之后,他们就是技术工人。”

江夏的话音刚落,人群里想起了一阵热烈的掌声。

“好!这真的是太好了!”

从江夏的话中,他们不仅看到了自己美好的职业前景,也看到了家庭的发展进步。

陆少阳低头在江瑞清耳边小声说道:“打鸡血这事儿,还是夏夏在行。大哥,你也别沮丧。饭得一口一口的吃,你现在已经做得很好了。”

因为生产任务紧张,从老厂拉过来的机器暂时放在备用仓库。确定顺利接通电源,符合安全生产要求之后,仓库也作为临时车间进行生产。

现在正是冬末春初的季节,冬装已经停产,各条产线上的都是今年的春装。好在周海笙在去法国之前就开始为春装作准备,不然的话设计图稿还真的会供应不上。

开年之后,周海笙获奖的信息在服装行业内传开。省城的报刊专门对他进行了一次专访,自然也少不了提到盛夏服装厂。

人民日报的热度还没有褪去,因为周海笙的关系,盛夏服装厂再次成为大家关注的焦点。就连远在广州的胡万华和王思琴都打来贺电。一个低端市场的服装品牌可以做到这一步,真的是非常不容易。

“姐,布料厂已经完成注册手续。经过调试,目前已经能够生产出细绵布、尼龙、麻布、的确良、牛仔布。你看你什么时候过来一趟,看看需要再下单。我估计,目前布料厂暂时只能满足我们自己,还有你们服装厂的生产需求。”

江夏知道乔治和红梅姐还在研究阶段,如果真的把他们的想法变成现实,在布料这一块,他们盛夏服饰将成为全国消费者最喜爱的服装品牌。

“好,我现在就买火车票过来。你哥手头上的事情多,肯定是走不了的。”王思琴一听说这个好消息,恨不得马上飞过去。

布料厂的成立,意味着盛夏服饰的服装成本再次降低,他们不用从外面采购布料,而且自家生产的布匹质量完全不是问题,甚至在细绵和化纤领域,这是别的布料厂现在暂时没办法做到的。

江夏向来喜欢闷声发大财,自家布料厂的情况被她下了禁口令。厂里的人不允许对外界提起任何有关布料厂和服装厂的细节,如果一旦查实在外面张嘴胡说的工人,立刻开除出厂。

她的目的不是为了垄断,而是生产细绵的设备就这么一台。

如果被集体强行霸占过去,她就是想伸冤也找不到窗口。

身为服装设计师,没有人比她更清楚细绵布的问世对服装行业的冲击有多大。等大家反应过来,差不多已经是今年的年尾。到时候国家政策松动,从国外进口细绵布生产设备除了价格贵一些之外,已经不是什么难事。

眼看着很快就到了陆少阳离家的日子,孩子们脸上的笑容明显少了很多。为此,陆少阳和江夏决定暂时放下手头的工作,带孩子们去逛省城。新学期虽然还没开学,江夏早就计划好了给他们分别买个新书包,然后再买些学习用品。

刘阮和陆海铭还是第一次跟爸爸和夏夏一起出门,他们兴奋得在家里蹦来跳去。

“准备好了吗?”江夏换了身衣服从房间里出来,用香槟色的发带把长发系在脑后。

“报告,随时可以出发!”刘阮和陆海铭异口同声地喊道。

江夏身后,陆少阳理了理身上夏夏特意给自己做的黑色呢子大衣。除了穿军装,他穿别的衣服总觉得有些别扭。

“哇!爸爸,夏夏,你们今天穿的衣服真好看!”刘阮年龄到底大一些,已经有了自己的审美观。她还不知道情侣装这个词,只是觉得夏夏身上的红色呢子和爸爸身上的黑色呢子看起来特别适合他们。

“就你嘴甜!”

他们一家四口走在去车站的路上,收获了百分之三百的回头率。

陆少阳挺拔,江夏俏丽,两个孩子雪玉可爱,乍一看,还以为他们四个是兄妹关系。

江夏现在早就不晕车了,只是还是闻不习惯客车里的怪味儿。陆少阳从口袋里掏出一把糖果,分给江夏和两个孩子。

“要不,你靠在我肩膀上睡一觉,等你醒来我们就到省城了。”

江夏点了点头,闭目养神。她原本没打算睡觉,结果不知不觉中竟然进入梦乡。两个孩子今天早上因为兴奋起得特别早,这会儿也都在隔壁座位上发出了轻微的鼾声。

从省城车站出来,江夏深吸一口气,还是车站外面的空气清新。

百货大楼斜对面就是盛夏服装店,江夏站在外面看了一眼热闹的店面,没过去打招呼。在百货商店买东西都要票,来之前陆少阳把家里的票凑了凑,应该足够两个孩子的花销。

刘阮选了一个粉色的书包,陆海明选了一个蓝色的书包。姐弟两人对新书包爱不释手。

路过布料柜台的时候,江夏忽然想起她和婆婆第一次进省城,在这里遇到她的老同学的场景。转眼间,十个月的时间很快过去。明明还想是昨天才发生的事情,这里早已经物是人非。

百货商店里的售货员见他们一家穿着不凡,对他们的态度十分客气。

上次陆海铭趴在橱窗上看少儿自行车还被提醒要他离远一点,别靠这么近。没想到这次他只是多看了两眼,就有售货员专门把自行车从橱窗里推了出来。

“小朋友,你喜欢这辆车吗?要不要上去骑着试一试?”

陆海铭下意识地看了一眼江夏,他可以去试吗?

“去吧,你要是喜欢,就让你爸爸给你买下来。阿阮,要不然你也选一辆自行车。那辆粉色的怎么样?”江夏摸了摸陆海铭的头,看来他是真的很喜欢这辆车。

刘阮看了一眼标价,摇了摇头。给弟弟买就行,她不要。

陆少阳大步走过去,在工作人员的帮助下把粉色的自行车推了过来,“阿阮,快来试一试。我觉得这辆车很适合你。”

骑上自行车,两个孩子小心翼翼地摸了摸车头和铃铛。真漂亮!

半个小时之后,刘阮和陆海铭满脸幸福地推着自行车从百货商店里走出来。

“姐姐,我们骑车回家好不好?”

“小呆瓜,你知道省城离县城多远吗?你找得到回家的路吗?”

听着两个孩子的对话,陆少阳和江夏相视一笑。孩子们的开心其实很简单,愿望得到满足的那一刻,他们好像获得了全世界。

因为还要带刘阮和陆海明去看电影,所以他们暂时把自行车寄放在服装店里。下午有货车要路过这里,顺便可以把他们和自行车一起捎带回县城。

这一次,为了配合两个孩子,他们特意选了一部动画片。

江夏原本以为会无聊,谁知道她居然被剧情吸引,看得津津有味。

从电影院出来,他们一起在饭店吃了一顿午饭。因为看电影错过了饭点,因此在店里用餐的人并不多。

“等会儿我们去拍几张照片,怎么样?”陆少阳提议道。

家里虽然有相机,可是去照相馆拍照和自己在家里拍照的感受是完全不同的。

两个孩子一边吃饺子一边点头,他们贼嘻嘻地看了一眼爸爸和夏夏,忽然觉得他们身上的衣服有点像新娘和新郎的打扮。如果在他们胸口带一朵红花,那就更像了。

推荐热门小说穿成反派后妈怎么办,本站提供穿成反派后妈怎么办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穿成反派后妈怎么办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99章 下一章:第101章
热门: 腹黑中校惹不得 我在古代做皇帝 穿成崽崽后萌翻全世界 我在古代开书铺(穿书) 痴傻蛇夫对我纠缠不休 天命凰谋 好梦成双[穿书] 春江花月 异界之魔武双修 17栋男生宿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