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上一章:第98章 下一章:第100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这篇文章的发表在全国各地引起了较大的轰动,不仅仅是对私营业主的鼓励,也是对国营单位的鞭策。

赵建国亲自拿着报纸找到江夏。

“这么好的消息,为什么不提前说一声?有了这篇文章,我保证盛夏服装厂的扩建手续在一个星期之内办完。”

他的声音有些激动,这一年的努力总算是没有白费,上面领导非常重视私营企业的发展问题。紧随文章而来的是重要指示,要求各地方政府要解放思想,用发展的眼光看问题。

江夏接过报纸一看,这才明白赵书记说的什么事情。

“我没想到会发表出来,还是在这么重要的报刊上。当时杨阿姨只是跟我聊了聊,她也不确定审核会通过。”

回过神后,江夏心底升起一股对杨晓慧的感激。她的举手之劳,给全国各地的私营业主吃了一颗定心丸。改革开放是必然的趋势,他们盛夏服饰只是提前拿到通行证罢了。

果然不出赵建国的预料,盛夏服装厂的扩建手续很快办理下来,速度快得连李定坤都有些吃惊。

知道江夏计划在年后投入生产,李定坤亲自把关,结合盛夏服装厂的布局要求,督促设计师把图纸画出来。他也是盛夏服装厂的一员,自然愿意看到服装厂的规模越做越大。

农历新年之前,周海笙终于从法国回来。

“请等一下,你是谁?来我们厂里有什么事?”王国涛拦住周海笙,最近有不少人打着参观学习的名头想要混进厂里,他坚决不允许一个漏网之鱼从他眼皮子下溜进去。

“涛哥,是我!”周海笙笑了,想起夏老师曾经说过的话。

也不怪王国涛不认识自己,实在是自己的变化太大了!

“你的声音有点熟悉,让我想一想,你是……”王国涛还是没立刻想起来,现在厂里接近两百号人,他几乎都可以叫出名字来。可是,这人除了声音之外,长相、发型上没有一个跟记忆里的人对得上号。

“我是海笙,周海笙。”

“你说什么?周海笙!”黄桂花现在人虽然瘦下来,但是嗓门还是照旧洪亮。

她从自行车上下来,上上下下把周海笙打量了好几遍,“涛哥,通知派出所的人过来。现在的人胆子也太大了,竟然敢冒充我们厂里的人。”

周海笙哭笑不得,拿出自己的身份证和护照。

“花姐,你也太狠了,居然要把我送到派出所去。”

这边的动静早就引起了办公室人员的关注,江夏得知消息,快步跑了过去。

“海笙,你回来怎么也不提前给我打个电话?”她就知道周海笙回来会是这样的场面。

会议室里,大家目不转睛地看着面前的周海笙,他们很难把记忆里那个长头发、沉默寡言的小周和现在这个浑身上下都在闪光的大帅哥联系到一起。

周海笙把会议室里的人挨个叫了一遍,“现在,你们相信我是周海笙了吧?”

大家统一地摇了摇头,然后又点了点头。

“好啦,这怪我,之前没有想到跟大家说说海笙的变化。你们没有心理准备,突然看到焕然一新的海笙,不习惯很正常。”江夏发现长得好看有时候更容易产生距离感,就像现在,大家跟周海笙说话也没有之前那么随意。

当然,也有他在国外获得冠军之后带来的影响。

大家潜意识里觉得,他是一个很优秀的人。因此,说话之前总会在脑子里过一遍,怕说出来不合适。

“走吧,你坐车回来肯定也累了,我带你去休息。”江夏从抽屉里拿出一串钥匙,扔给周海笙。

周海笙下意识地看了一眼杜大哥,怎么回事?

原来,厂里扩招人之后,原本的宿舍就有些不够用了。江瑞清和江瑞福两兄弟商量之后,决定给周海笙和杜老师在工厂附近买一座房子。由于周海笙人在国外,房子暂时写的杜文砚的名字,等他回来之后去房管局备案添上去就行。

从江夏口中知道房子的事情,周海笙沉默了。

他和杜大哥自从来到盛夏服装厂,吃穿住行几乎都是厂里包了。不仅给他们分股份,还给他们买房子。全中国恐怕再也找不到比他的待遇更高的工作了。

“好好休息,我知道你肯定有很多事情想跟我说。不着急,等你休息好了再来找我。”

把周海笙带到之后,江夏转身离开。她现在手头上的事情特别多,要不是陆少阳正好休假回家,她恐怕会被累趴下。但是,这份累是有盼头的。

服装厂的扩建工作已经进入到了施工阶段,李定坤全程监工,力争在元宵节之前能够竣工。

陆少阳对厂里现在的纪律管理一点也不满意,当初他离开的时候构建了一套完整的半军事化管理方案,结果因为欠缺监督机制,好些纪律和要求都打了折扣。

他现在每天比江夏还忙,跟着大舅哥江瑞清一起,重新发布厂区管理细则,把原本有些松散的人心渐渐收拢到一起。

陆少阳不懂生产,但是他懂纪律的重要性。

自从盛夏服装厂登上人民日报之后,不仅是当地,就连外地也有很多人找到厂门口。

有的想要参观学习,有的想要开展合作。

江夏不能每一个来访者都拒绝,想要参观学习的,先到县委备案登记,由县里审核通过之后,按照登记的先后顺序,分批组织进厂,有专门的人引导他们在厂区内的活动范围。

至于想要合作的,门卫处放了一份合作简章,看完之后如果对方还有合作的意愿,那么就在登记薄上登记个人和单位信息。厂里会每周组织一次合作洽谈会,双方了解之后确定是否建立合作关系。

广告打到人民日报上,这对盛夏服装厂来说,是一把双刃剑。

好在一切都在把握之中,暂时没有出现什么大的篓子。

赵建国最近这些日子的心一直悬在半空中,他最担心的就是捧杀。这个时候要是没有应对好,极有可能会给盛夏服装厂,甚至龙安县的管理抹黑。因此,对于盛夏服装厂的求助,县委全力配合。

第二天一大早,周海笙早早来到江夏办公室。

“这是我这次采购的设备清单,合同的原件是法文版和英文版的,我自己找翻译做了一个中文版的。还有上次你给我汇的钱,剩下没用完的都在这张存折上。海伦娜公主还帮我们找到了一个设备调试方面的专家乔治,他愿意跟我们厂里签订用工协议。”

周海笙带回来的资料不少,他昨天花了足足两个小时的时间,才把所有的资料都整理归档。

江夏虽然在电话里听周海笙说过买了哪些设备,可是看到合同的时候,她还是忍不住有些激动。这些设备对厂里来说太有用了,周海笙这次可是立了很大的功劳。

“进口海关那边会不会有点麻烦?”江夏皱了皱眉头。

“这个你放心,琴姐说她在海关有熟人。她已经打听过了,只要我们的手续齐全,差不多一周时间就能放行。乔治跟着设备一起还在海关处等着审核。”

江夏点了点头,她等会儿给琴姐去个电话。厂里还需要采购一批专用的缝纫设备,正好跟着布料的设备一起送回来。

忽然想起赵建国书记的请求,江夏抬头看向周海笙,“赵书记那边想要安排人对你做一个专访,有可能发表在省城的报刊上。你如果不愿意的话,我可以找赵书记谈一谈。”

“没事,我愿意接受访谈。”

周海笙并非不懂人情世故,他只不过把精力都放在设计上而已。

远在广州,王思琴回国的第一件事就是跟小伍解除雇佣关系。

小伍还没回过神来,为什么?

“你心里没点数吗?小伍,别把我当成傻子。咱们好聚好散,我不会对你做出任何评价,你好自为之。”

胡万华知道老婆把小伍开除了,心里松了一口气。他之前察觉到了小伍的不对劲,可是这话他没法对老婆说。本想自己找个借口把她开了,没想到老婆自己出手解决了。

好在王思琴离开的这段时间,他又从服装设计学院物色到几个很不错的设计师。

“喂,夏夏。嗯,是我。你还要买一批设备?好的,你等一下,我拿纸笔记下来。钱的事情你别担心,我今天就让你哥给设备厂里取去个电话,我估计这个时间段应该是有现成的设备。”

王思琴跟江夏说了海关的进度,两批设备如果不出意外会在十天之后从广州火车站发出。

在农历新年之前,盛夏服装厂一共组织了两次参观学习。他们将报名列表上的私营单位和国营单位分成两批人。对于江夏和盛夏服装厂的管理者来说,他们没有什么可以保密的。

整个服装厂最核心的就是设计,这是别人偷不走的。

他们大大方方地展示自己半军事化的管理模式。车间的颜色管理,员工们的工作热情,企业文化建设等多方面都让参观者受益匪浅。

原来,盛夏服装厂的成功不是偶然,而是必然!

寻求合作的人比参观学习的人还要多,他们大多远道而来,在等待洽谈合作期间,他们纷纷去到省城的盛夏服装店参观。看到消费者选购服装的热闹场面,更加坚定了他们想要合作的信心。

由于寻求合作的人数太多,根本没有办法实现一对一的洽谈。

江瑞清灵活应对,及时准备材料,把原定的模式改成二级批发商和供应商的选拨大会。同样把他们分成两拨,一拨是原材料和辅材供应商,另一拨是二级批发代理商。

终于在腊月二十八这天,盛夏服装厂迎来了成立之后的第一个新年。

送走最后一拨儿到访的客人,江夏大手一挥,放假!

员工们欢欢喜喜地提着厂里发放的米面油回家,他们包里还揣着厂里给的年终奖。这么好的待遇是他们以前想都不敢想的。年终奖可不是一笔小数目,几乎有两倍月薪那么多。

大家辛苦劳作可不就是为了改善家里的生活,为了赚钱。

现在盛夏服装厂满足了他们的物质需求,他们感激的同时也在心里下定决心,一定要好好干!只有厂里好了,他们个人才能好。

放假的第二天,盛夏服装厂所有的股东齐齐坐在会议室里。今天,是他们分红的重要日子。

江瑞清身为厂长,把厂里过去一年的生产和销售情况做了一个总结,最后他提到,“如果大家没有意见的话,我们按照各自的持股比例进行分红。同时,也要对明年的生产进行再投入。”

他做了一个详细的分红和投资的明细表,分发到大家手中。

江夏拿到属于自己的那份,她还是第一次知道原来她可以分到这么多钱。目前厂里持股比例最高的人就是她,自然分红也是最多的。

“我同意!”

“我也同意!”

表态之后,大家纷纷在明年的投资规划上落下自己的名字。这笔分红对他们来说,就是一个天文数字。他们激动之后,慢慢平静下来。

至此,盛夏服装厂的原始股东除了江家人和陆家人之外,还有黄桂花、李家姐弟、何海彦、周海笙、杜文砚。

“正好大家都在,我来说说明年厂里的调整。之前跟大家提过,我们从法国进口的布料生产设备,再过两天就可以运送到厂里。原来的老厂该做布料加工厂,那里的设备将在放假期间全部搬到新厂这边来。新的厂房预计大年十五竣工,十天的时间完成水电气三通及设备的布局,争取在二月正式投入生产。”

江夏说安排的时候来到小黑板面前,把时间截点写了下来。

“然后就是分工上的调整,新的布料厂暂时由二哥和杜老师担任厂长和副厂长,我也会协助你们处理各项事务。盛夏服装厂现在只有一个厂区,厂长依然是大哥。何海彦负责所有的批发业务,以后可能会涉及布料业务的销售;桂花姐负责所有的零售业务。周海笙现在是厂里的首席设计师,考虑到他的工作量大,年后将会给他配备三个设计师。”

大家对于江夏的工作分配没有任何异议,但是细节还需要下来敲定。

尤其是物流运输这一块,年后他们厂里的批发业务会出现跨省销售。对于有火车直达的城市来说还好,那些没有通火车的城市就只能靠货车运送,运输成本可不是一个小数目。

“还在写什么?”陆少阳从背后抱住江夏,他的假期已经过半。按照学校的要求,他必须在正月初十之前赶回学校。

江夏握笔的动作一顿,“给雪雁写信,她上次来信跟我说了一些她的想法,我觉得挺好的。”

有陆少阳在身后,她感觉自己没有办法继续写下去,索性收起了信纸。

把江夏抱起来放在自己大腿上,陆少阳亲昵地用鼻尖蹭了蹭她的脸,“夏夏,你怎么越来越美了?”

轻笑一声,江夏双手搂着陆少阳的脖子,“老公,你怎么越来越帅了?”

他们就这么依偎在一起,感受着彼此的呼吸声和心跳声。回家的这十天,他们少有这样温馨亲近的时刻,两人忙得脚不沾地,厂里的事、家里的事,处处都需要他们。

“大舅已经从北京回来了。他现在恢复得很好!”陆少阳说起了自己今天去看望大舅的情形。

“我听爸爸说罐头厂那边已经给他办了病退,他在家里闲得住吗?”看着近在咫尺的脸庞,江夏说完偷亲了一口陆少阳的嘴角。

宠溺地看着江夏,陆少阳把她的手拉到嘴边吻了吻,她怎么可以这么可爱?

“你有什么想法吗?”

“看大舅的意见,他要是愿意,可以到布料厂里继续当生产科的科长。你知道的,我的初衷是让他有事情可以做,免得在家里不自在。反正都是自家的厂,他每天去逛一圈相当于锻炼身体了。”

说着说着,两人不知道怎么就吻到了一起。

江夏转过身,跨坐在陆少阳的大腿上。她双手从他的短发之间穿过,酥麻的感觉从掌心传递到全身。

“夏夏,帮帮我!”

陆少阳把江夏的手指头含进嘴里,用舌头缠绕和包裹着,仿佛这是世间少有的美味。

————————————————

“奶奶,我们去请杜爷爷和周叔叔过来吃饭。”今天是除夕,阿阮和陆海铭激动地跑到厨房门口,嗅了嗅空气中炸酥肉的香气,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陈淑芬用筷子在筲箕里夹了两块酥肉递给孩子们。

“去吧,路上注意安全。”

周海笙再没有别的亲人,而杜文砚则是不想回家面对那些亲人,所以两人都没有离开。再过两天新的设备就要到厂,他们满心满眼里都是工作,几乎忘了今天是除夕。

“海笙,陪我去趟菜市场?”杜文砚难得心情好,准备下厨做顿好吃的。

周海笙正在书桌面前翻看上次海伦娜公主赠送给他的书籍,听到杜文砚的话,他合拢书本站了起来。

“走吧!”

就在这个时候,刘阮和陆海铭来到了他们家门口。

“杜爷爷,周叔叔,新年快乐!我们来邀请你们过去吃年饭,奶奶做了好多好吃的。”刘阮和陆海铭跳着跑进来,亲昵地拉着他们的手。

周海笙和杜文砚对视一眼,笑着应道:“新年快乐!”

他们从怀里掏出两个红包,分别递给刘阮和陆海铭。

等他们来到陆家,饭桌上已经摆满了各种好吃的。跟他们冷清的家不同,陆家到处张灯结彩,看起来很有过年的氛围。

江夏从厨房里出来,笑着看向周海笙和杜文砚,“你们今天可是有口福了,我妈正在做最后一道红烧鱼。今天的饺子里包了硬币和红枣,看看谁的运气好。”

大门口,陆少阳张罗了两挂鞭炮,他用竹竿把鞭炮挑起来,让它们垂在大门两边。

“海笙,过来搭把手!”

陆少阳手里拿着两根点燃的香,把其中一根递给周海笙。

“我数一二三,然后我们一起把鞭炮点燃。”

周海笙冷清的脸上难得露出笑容,他点了点头,还不忘转身提醒刘阮和陆海铭把耳朵捂好。

在噼里叭啦的鞭炮声中,杜文砚低头擦了擦眼角的泪花。周海笙以为可以瞒得住他,其实他早就知道自己的病情。接下来的每一天都是捡来的,他要认真地活下去。

“新年快乐!”陆家堂屋之中,所有人都举起手中的杯子。

八仙桌刚刚坐满,陈淑芬和陆友德做的上位,下首是两个孩子,左边是周海笙和杜文砚,右边是江夏和陆少阳。

陈淑芬的手艺是真正好,两个孩子吃得嘴角流油,却不忘起身说祝辞。

“祝爷爷奶奶身体健康,祝爸爸妈妈和和美美,祝杜爷爷和周叔叔心想事成!”

家里多了孩子,就多了很多欢乐。这顿年饭一直吃到天黑,原本陈淑芬还想留周海笙和杜文砚一起守岁,被他们婉拒了。

走在回家的路上,杜文砚忽然开口,“海笙,你看那边!”

天空中升起一朵绚丽的礼花,随之而来的是烟火炸裂的声音。

“杜大哥,你要是不嫌弃,以后你就是我亲哥。”周海笙心里一直有个想法,他想要努力赚钱,给杜文砚治病。中国不行他们就去国外,总能找到治疗的办法。

“好!”

大年初二原本是出嫁的女人回娘家的日子。刚好这天新设备到厂,江家人和陆家人一合计,还不如聚在一起吃顿热闹的团圆饭。

乔治是一名地地道道的法国人,他一直热爱中国文化,还自学了中文。当海伦娜公主的管家找到他,问他愿不愿意去中国的时候,他毫不犹豫地同意了。

他家一共有六个孩子,他是年纪最小的那一个,今年刚刚二十五岁。

在广州的时候,胡万华和王思琴知道乔治是新设备的技术顾问,对他招待有嘉。乔治也很快适应了中国的生活,他从火车站走出来,接收到很多好奇的目光。

“海笙!我们终于又见面了。”身高一米八七的乔治金发碧眼,中文虽然发音有些别扭,但是能够听清楚他说的是什么。

“乔治,欢迎你的到来。我来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的老师江夏,这位是她的丈夫陆少阳。盛夏服装厂厂长江瑞清,盛夏布料厂厂长江瑞福,还有这位是我的大哥杜文砚。”

“噢,天呐,你们的名字太难记了。如果等会儿我没有叫出你们的名字,请你们别介意,提醒一下我,谢谢!”乔治说话的时候眼睛带笑,看起来是个非常开朗的人。

厂里的货车和拖拉机全都开了过来,缝纫设备倒还好,直接拉回县城就行。布料生产设备则需要拉回临水镇。

在乔治来之前,江夏已经专门为他在老厂附近买了一套房子。

由于服装厂扩建的厂房还没有竣工,新买的缝纫设备只能暂时放在厂里的备用库房之中。安顿好缝纫设备之后,大家跟着布料设备一起,坐车回到临水镇。

乔治在厂房布局上有自己的见解,大家协商之后,先是画出了布局的草图。

原本江夏还有些担心老厂的面积太小不够用,有了乔治的错位布局法,竟然把这些设备都安装了下去。

一番折腾下来,太阳已经下山。

晚上,乔治对桌上的吃食赞不绝口。他现在勉强能够使用筷子,虽然不太熟练。但是大家可以看得出来,他是真的很喜欢中国文化。

推荐热门小说穿成反派后妈怎么办,本站提供穿成反派后妈怎么办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穿成反派后妈怎么办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98章 下一章:第100章
热门: 一刀劈开生死路 霸龙宠 RUIN逆战,光源圣辉 特工在异世 燃烧吧!火鸟 我是大佬前女友 地府连锁酒店 史上第一诡修 成了死对头的虚拟恋人 穿成炮灰小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