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上一章:第97章 下一章:第99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江夏拿陆少阳没有办法,明明学校有澡堂,他偏偏要打了热水回来让自己帮忙洗澡。现在室内气温最多只有三度,江夏忙着兑洗澡水的时候,陆少阳已经把自己脱得精光。

转身看到浑身赤-裸的陆少阳,江夏不由得有些紧张,心跳加速。

“别弄感冒了!”

“有你在,我一点也感觉不到凉。”

江夏任命地用毛巾带水打湿他的身体,然后拿香皂在他身上抹出丰富的泡泡。他们谁也没有说话,可是空气中的氧气越来越稀薄,江夏的脸变得通红,手上的动作也越来越慢。

她甚至可以清晰地听到陆少阳渐渐加重的呼吸声。

“洗好了吗?”陆少阳的声音暗哑,天知道他已经快要忍不住了。

“再等等,用清水……”

江夏的话还没有说完,陆少阳提着水桶,将剩余的水往自己身上一淋。

“这样快一点!”

“啊!你身上还湿的,快松开我。把我身上的衣服都打湿了。”江夏惊呼一声,被陆少阳拉进怀里,她想要挣开却发现自己的动作就像是蚂蚁撼大树。

陆少阳感觉自己快要炸掉了。

“你身上一点都不脏,香香的。等会儿完事,我给你洗。”

后来,江夏嗓子都喊哑了,昏睡过去之前还惦记着,自己还没洗澡呢!

第二天,等江夏睁开眼睛已经是中午时分。她身上酸软得厉害,但是能够明显感觉到浑身上下是干净清爽的。裹紧被子,江夏并没有起床的打算,她恍惚记得自己睡觉的时候天已经蒙蒙亮了。

相对于外面寒冷的空气来说,被窝里简直就是天堂。

然而,没过多久,开门的声音响起,江夏知道是陆少阳回来了,连忙装睡。

闭上眼睛之后,听觉显得特别敏锐。江夏根据陆少阳的脚步声判断,他进门之后的第一件事是把手里的饭盒放下,然后他朝床这边走了过来。

江夏的心脏怦怦直跳,他怎么没动了?是在看自己吗?

感觉到一股热源靠近,一个温润的吻落在她的额头。

“夏夏,你颤抖的眼睫毛好可爱。”

江夏睁开眼睛,入目便是陆少阳眉宇飞扬,距离自己不到二十厘米的脸。

长期异地分居的结果就是,这张脸怎么看怎么好看。思念的潮水来势汹汹,江夏眨了眨眼睛,害羞地凑过去吻了吻陆少阳的嘴角,声音又娇又软,“我还想睡!”

陆少阳知道自己昨天晚上要得太狠了,爱怜地亲了亲江夏的脸蛋,“吃了饭再睡?”

“不要,我不想吃!”江夏其实是不想起床穿衣服,真的好冷。

然而,她的话音刚落,肚子就唱起了空城计。

俯趴在江夏身前的陆少阳哪里不知道江夏的小心思,他用自己的军大衣把江夏裹住抱起来靠在床头,然后去拿了漱口杯和洗脸盆,亲自给她洗漱,然后投喂食物。整个过程十分自然,仿佛江夏就应该这样被照顾。

填饱了肚子之后,江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她身体的确有些不太舒服。

陆少阳以为是自己昨天晚上折腾狠了的缘故,谁知道下午放学回来,才发现江夏居然发起了高烧。她的脸烧得红通通的,嘴里还说着不太清晰的胡话。

麻利地给江夏穿好衣服,陆少阳抱着爱人一路跑到校医务室。

“问题不大,昨天晚上有些着凉了而已。疲惫外加劳累,虚弱的身体被病毒入侵导致。”医生看了看温度计,结合自己的检查结果给出诊断,然后给江夏打了一剂退烧针药。

回到宿舍,陆少阳有些自责。

他明明知道昨天夏夏才刚刚从法国飞回来,需要倒时差休息,结果还是缠着她要了很久。

把医生开的药剂冲好,陆少阳扶着江夏坐了起来。她现在没有自主吞咽的能力,陆少阳只得含一口冲剂在嘴里,然后喂到江夏口中。药很苦,喂药的陆少阳心中的怜惜又多了一分。

感觉到江夏的体温降了下来,陆少阳这才放心把她揽进怀里。

江夏微凉的手和脚感受到温度,跟章鱼似的缠了上来,抱着陆少阳不撒手。

此时,江夏发现自己站在一片白茫茫的雪地上。奇怪的是,她丝毫不觉得冷。她大步往前走去,一边走一边喊,“请问有人吗?这里是哪里?”

雪地的尽头是一座冰屋,里面除了冰块做的桌子上摆着一本书,其他什么都没有。

她不由自主地走过去打开书本,然后一个声音在江夏脑海中响了起来。

“主人,你终于找到灵儿了。”

灵儿?江夏懵了,她四下看了看,冰屋里没有任何生命存在的痕迹。是谁在说话?

对方仿佛能感知到她的想法,开心地笑出了声。

“是我,你手里的书在说话。我本是仙君琼池中的一滴灵液,意外降落凡间,附身于一个翡翠手镯之中。可惜,它的灵气很快被我吸收完了,所以你刚戴上它,它就消失不见了。因此,我只能跟你契约,寄居在你的手腕上。”

江夏托起手中的书本,真的是它在说话。

“那你为什么消失了?现在还变成了这样的形状?”江夏完全不能把它们两者联系起来。

“此事说来话长,我发现你的身体非常适合我修炼,于是就安心在你手腕上住了下来。原本我以为修炼成功就可以重返仙界,可是地球的灵气太少,我的修炼迟迟没有进展。而且,我发现你在帮助陈淑芬、黄桂花和王思琴的时候,获得了功德,它对我的修炼十分有用。所以,我努力化形,把自己变成了一本美容秘籍。”

江夏脱口而出,“你的意思是让我用书本里的美容秘籍去帮助更多的人,然后换取功德?”

“对,就是这个意思。”

“这对我来说有什么好处?”江夏其实想要知道,自己穿书会不会就是因为灵泉的缘故。毕竟,穿越科学可以解释的范畴之外的神奇经历。

“你没有感觉到自己身体的变化吗?我化形的时候一部分灵液融入了你的血脉,你现在不用喝灵泉,每天都在变美。即便是在夏天,你也不会觉得炎热,浑身肌肤胜雪,冰肌玉骨,而且身上不会有任何疤痕和斑点,还会自带一股清幽的体香。等我飞升之后,美容秘籍还是你的。”

江夏听了之后并没有觉得欢喜,而是把心底的疑惑问了出来。

“我穿书是不是跟你有关系?”

“咳咳,主人果然聪明。不过,你不是穿书,而是穿到了书中的平行时空。其实,江夏就是你,你就是江夏。这是你三生三世中的一世而已。你没有顶替别人而活,也完全没有必要担心自己有一天会消失。”

在灵儿的介绍下,江夏把美容秘籍翻了一遍。

她心里已经有了主意,“灵儿,这里是哪里?我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主人,这里是你的冥想空间。只有你的意识能够进来,任何仪器都检测不到。”

“那我进来的时候,我的身体怎么办?”一个人不可能有两个意识,江夏有些担心。

“你的身体处于睡眠的状态,别人是看不出异常的。冥想空间的时间比例跟外面的是一比一,所以你不能在这里呆太久。主人有任何疑问,都可以进入冥想空间问灵儿。现在,外面天亮了,主人还是先出去吧。”

等江夏睁开眼睛,正好对上陆少阳关切的眼神。

“夏夏,你昨天下午发烧把我吓坏了。口渴吗,想不想喝水?”

江夏只觉得口中满满的都是苦味,她点了点头,抬手感觉自己身体的疲软和无力都恢复了。于是,江夏撑着手臂坐了起来。

灌下一杯白开水后,口中的苦味被冲淡,江夏笑着看向陆少阳,“少阳,我饿了。”

知道了自己穿越的缘由之后,一直压在江夏心里的担忧彻底消失。

临近期末考试,陆少阳每天的功课安排得十分紧张。江夏把梁雪雁托她带回来的东西放进行李箱,打算给梁家人送过去。按照梁雪雁给的地址来到守卫森严的军区大院。

“同志,请等一下,你找谁?”值勤的士兵敬了一个军礼之后,拦下江夏。

“你好,我是梁雪雁的朋友。她托我从法国带了一些东西给她爸妈。”江夏早就知道军区大院不是这么好进的。看来,还是要自己买房才行。以少阳的级别,恐怕最多能够分个两居室,根本不够住。

“我们需要确认一下,请稍等。”

梁家,梁雪雁的妈妈杨晓慧得知江夏送东西过来,连忙快步迎了出来。

她身上穿着黑色的棉制服,脸上带着热情的笑容,“江夏是吧?快请进来。我经常听我家雁子提起你。”

门卫见状,立刻放行。

梁家是一栋单独的两层小楼,距离军区大院门口大约有四百米远。到了梁家后,江夏打开行李箱,把梁雪雁给家里人带的新年礼物拿了出来。

“真是麻烦你了,请喝水。”杨晓慧对江夏是越看越满意。难怪小女儿总是对好友赞不绝口。

“谢谢您,阿姨。雪雁在法国过得挺好的,你们别担心。这次我过去,她还跟我说,辛亏你们把她送到国外去念书,不然她都没有机会接触到那些先进的思想和欧洲文化。”

儿行千里母担忧,江夏从杨晓慧的眼里看到了对女儿消息的渴求。

“那就好,那就好!我年轻的时候就吃过不听父母建议的亏,到了我的孩子身上,我希望她不要像我一样。这一次把雁子送出国,实际上我们也很舍不得。国内的情况你也知道,我们好些地方都落后了,思想也比较僵化。你瞧我,跟你说这些做什么。”

“不,阿姨您说得很对。这次去法国参加服装设计比赛,我们明显感觉到大家对中国的态度有些冷淡。中国人走出国门,没有得到重视,主要还是跟国家实力有关。”

杨晓慧闻言眼睛一亮,“我听雁子说你是开服装厂的,还能设计非常好看的衣服。你今天有空吗?我想约你做一次专题访谈。”

她在-文-化-部-门上班,他们部门每个月都要向人民日报提交至少一篇新闻稿件。

江夏自然没有不同意的,跟雪雁的妈妈聊天有一种轻松、愉快的感觉;她是这个时代少有的一批思想前卫的管理者,她乐于接受新的事物,也对不同文化和不同理念拥有包容和共存的观点。

说是访谈,其实并没有那么正式。

杨晓慧拿了一个工作专用的笔记本在手里,她知道江夏是私营业主,想多了解一些地方私营经济的发展现状,遇到的阻碍和想要得到的支持。

跟江夏聊得越多,杨晓慧眼底的惊叹越多。

当她知道盛夏服装厂从一个几人组成的家庭作坊,发展到现在雇佣员工超过一百名的小企业,杨晓慧佩服地在笔记本上写下相关的信息。国家现在需要这样的正能量的消息,无论是城镇还是农村,如果大家不自力更生,而是都眼巴巴地望着国家,那是多么悲凉的事情。

“如果你同意的话,我会把我们今天的访谈写成一篇稿件。能不能够发表我不敢保证,但是我希望把你们私营业主的心声传递出来。你们是需要政策支持和认可的重要经济力量。”

江夏婉拒了杨晓慧留她吃饭的邀请,上一次在全聚德遇到梁家大哥的事情江夏还记得。

她不需要攀附谁,今天更雪雁妈妈的聊天只是一场朋友之间的对话。

上门之前,她甚至连杨晓慧是做什么工作的都不知道。

回军校,路过校门口门卫室的时候,值勤门卫叫住了她。

“江夏同志,刚刚有一位叫做周海笙的同志打电话过来找你。他给你留了一个电话号码,让你给他打过去。”江夏来军校很多次,加上出色的容貌,门卫认识她倒也不奇怪。

算了算时差,江夏拿起电话给周海笙拨了过去。

响铃五声之后,电话被人接了起来,“夏老师吗?我是周海笙。”

“嗯,海笙,是我。你打电话过来有什么事情吗?是不是遇到了困难?”江夏关切地问道。

“是这样的,我在指导海伦娜公主衣服制作的时候,发现他们已经可以制作出细绵布、蕾丝、轻纱、还有尼龙纤维布料。所以,我就多问了一句关于这些布料的设备问题。海伦娜公主知道了之后,表示愿意帮我们联系布料的设备厂家。”

周海笙的语气里有着激动,如果真的能够引进这些设备,对于国内的服饰进步,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

但是这件事他没办法决定,只能联系到江夏,由她来做决定。

“海笙,你做得非常好。把你认为我们需要的设备都买回来,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尽量多购买设备。钱不是问题,我这边想办法把钱给你汇过去。”

这通越洋电话对江夏来说太重要了,她付费之后脚步轻快地离开。

看样子海笙回国的时间要往后推了,她得提前做好规划。新买的设备放在哪里进行生产,现有的厂房已经不能够满足生产和销售的需要,是再租赁一个厂房,还是扩建?

接下来的日子,陆少阳忙着考试,江夏忙着查资料,做新一年盛夏服装厂的发展方案。

美容秘籍的事情她暂时腾不出手来操办,等明年国家政策全面开放之后,她准备开设一家日化工厂,专门生产美容护肤品。跟盛夏服装不同,江夏对美容秘籍上的产品很有信心,她要做的是面向全世界的美容护肤品牌。

等陆少阳的学校放假,火车票因为春运的关系已经买不到了。

江夏毫不犹豫买了两张飞机票,离家这么久,她迫不及待想要快点回家。

陆少阳上一次回家还是盛夏服装厂被查封那回,要不是有江夏领着,他都不知道新家的位置。站在家门口,陆少阳听到孩子们朗朗地读书声,回头看了一眼江夏。

如果没有她,父母和孩子不可能有现在这样安心舒适的生活环境。

“爸,妈,我们回来了!”

刘阮和陆海铭尖叫一声,放下课本跑过来抱住江夏。陆少阳举起来的手臂停在半空中,他笑着摇了摇头,着看向从厨房里出来的爸爸妈妈,快步走过去抱了抱他们。

“夏夏,你怎么才回来!”

“夏夏,你饿不饿?”

“夏夏,你应该给我们打电话,我们好去车站接你。”

“夏夏,我期末考试考了双百分。”

“我们有听你的话好好学英语,有没有奖励呀?”

陈淑芬不知道今天晚上儿子和媳妇回家,她激动地擦了擦眼角的泪花,转身去厨房加菜。新房子里配齐了所有的家电,冰箱里随时准备着猪肉和肉牛。

陆少阳见孩子们都围着江夏,连忙一手抱起一个孩子。

“爸爸要吃醋了,你们一点都不想我。”

结果,刘阮和陆海铭对视一眼,搂着他的脖子,一人在他的侧脸亲了一口,“爸爸,你怎么才回来?”

一家人热热闹闹地吃了一顿团圆饭,孩子们拿着江夏给他们带回来的礼物,兴奋地尖叫声传出好远。世上只有夏夏好,有夏夏的孩子像块宝。

吃过晚饭之后,陆友德说起了厂里的事情。

“夏夏,你这次离开了两个半月,可把瑞清他们给累坏了。自从海笙拿奖的消息传回来,厂里的销量翻了一番。老厂扩招到五十人,新厂扩招到一百八十人,现在大家两班倒,已然供应不上市场的需求。”

听说厂里有了许多变化,江夏是欣慰的。

这个服装厂迟早要交给娘家人打理,他们越早立起来,江夏越是开心。

“哦,对了。黄桂花现在被提升为零售部门的经理,跟何海彦一起负责零售业务。我瞧着,海彦像是喜欢桂花。哎!自从刘杨走后,桂花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工作上。她现在每天除了工作就是工作,让她休息她都不愿意。”陈淑芬眼底都是怜惜,桂花这孩子,太不容易了。

知道两个孩子回家路上肯定累了,陈淑芬和陆友德也没有多说,让他们早点洗漱休息。

晚上躺在床上,江夏把刘杨妈妈反对黄桂花和自己儿子在一起的事情跟陆少阳说了。

“你说刘杨妈妈这么做得到了什么?刘杨对桂花姐的爱被我们大家看在眼里,虽然我们不知道他为什么回北京之后再也没有消息,可想而知,他现在肯定不比桂花姐好过。”

两人都是初恋,黄桂花也是第一次体会到被人追求、被人捧在手心的滋味。

这种感情,用深入骨髓来形容一点也不为过。

“缘分天注定!刘杨妈妈会后悔的。说不定,她以后还要求着让桂花做她儿媳妇。”陆少阳抱紧怀里的江夏,她是上天给自己最大的恩赐。

“谁稀罕呀!如果真有这么一天,我们桂花肯定不会理她。她这么能耐,活该后悔一辈子。”江夏实在是气不过,桂花姐这么好,刘杨遇到她是他们刘家的福气!

“好啦,睡吧。明天还要去厂里,我感觉过年之前你会忙得脚不沾地。从明天起,我就是你的助手,跑腿的事情交给我,可别把我的小心肝累着了。”

陆少阳亲了亲江夏的额头,她真的好软,抱起来特别舒服。

江夏在陆少阳怀里蹭了蹭,纤纤玉指划过他的腹肌。

“我来数一数,你到底有几块腹肌。”

陆少阳深吸一口气,一把按住江夏的手,“别闹,乖乖睡觉。”

“不嘛,你让我数完我就睡。”

看到江夏眼里的调皮,陆少阳轻轻地挠了挠江夏的腰,惹得她躲闪的同时哈哈大笑起来。江夏特别怕痒,尤其是腋下和腰间,一碰就会炸。

“你犯规,我要罚你做俯卧撑。”江夏双眼亮晶晶地看着陆少阳,她知道上次自己发烧的事情把他给吓坏了,从那以后他就特别克制。

陆少阳看到这样的江夏,心里爱得不行。

“怎么罚?”

结果俯卧撑没做几个,江夏勾着陆少阳的脖子把他拉了下来,“我说的俯卧撑不是这种,是像这样的,明白吗?”

今天晚上的陆少阳特别温柔,他们在一起的时间少,以往都是按照他自己的节奏来。疾风骤雨般,要不了多久就让江夏举手投降。现在的他格外耐心,他想要给江夏最美的体验,不是单单为了自己痛快。

“少阳!”江夏的脚趾头蜷缩在一起,她的呢喃仿佛一剂催-情-剂,喷洒在空气中。

“舒服吗?”陆少阳抬起头来,嘴角有着可疑的水光。

透过黄色的灯光,蚊帐上弯出一道诱人的弧度。夜还很长,这场妖精打架的运动才刚刚开始。

第二天早上,江夏吃过早饭后,验收了孩子们学习英语的成果。她没想到两个孩子竟然通过自学积累了超过一百个单词,简单的对话也能完成十多句。

“你们太棒了,都是我的骄傲!”

江夏蹲下来抱了抱刘阮和陆海铭,鼓励他们继续努力,以后出国可全靠他们两个小翻译了。

孩子们得到江夏的鼓励,学习的热情更加高涨。他们没把这个当成任务,而是当初自己的技能。学习的技能越多,他们长大以后也就能像夏夏这么厉害。

所以说,父母是孩子最好的老师。

你期望自己的孩子成为什么样的人,那你就要先以身作则,而不是用棍子指着自家的孩子说谁谁谁考了一百分、谁谁谁比你听话、比你乖巧懂事。

坐在自行车后座上,江夏全副武装。

帽子、围巾、手套,她只剩下两只灵动的眼睛露在外面。

推荐热门小说穿成反派后妈怎么办,本站提供穿成反派后妈怎么办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穿成反派后妈怎么办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97章 下一章:第99章
热门: 心有所慕 女帝和长公主 天才小毒妃 暗恋 失格 校霸的高岭之花[穿书] 大完美主播 将嫁 等到烟暖雨收 我不同意这门亲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