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上一章:第96章 下一章:第98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江夏对小伍了解得不多,在入住酒店这件事上,不经意间看到了她眼底的迷失。因此,听了王思琴的话,她一点也不惊讶。

对于有的人来说,金钱就是最大的诱惑。他们渴望不劳而获,也希望通过走捷径来达到自己的目的。

“姐,别多想了。现在知道也不晚。”

这趟法国之行,也算没有白带她过来。提前知道小伍是个什么人,也没造成多大的损失。

或许是喝了红酒的缘故,这天晚上江夏睡得特别踏实。

早上醒来,江夏拉开白色的窗帘,看着窗户外面不同于国内的建筑。她忽然觉得这次应该带阿坤哥一起来,看看欧洲的建筑,或许对他的事业有所帮助。

似乎想到了什么,江夏从包里找到相机,选取合适的角度拍了几张。

早上江夏他们刚刚吃过早饭,梁雪雁敲开了套房的大门。

“夏夏姐,今天有什么安排吗?”她是来当向导的。正好今天和明天有两天假期,下周的学习任务也不是很紧张。

江夏看了一眼王思琴和周海笙,“我们今天先到处逛一逛,你们觉得呢?”

走在街头,扑面而来的是浓浓的欧式风情建筑,来往的行人脸上洋溢着即将过圣诞节的喜庆。上午的时间,他们参观了一些有特色的景点,明显感受到中西方文化差异。下午,他们来到巴黎最繁华的街头,走进服装和卖鞋包的商店。

江夏、梁雪雁、王思琴开启买买买模式,周海笙任劳任怨跟在她们身后帮忙提东西。

小伍眼里闪过一丝嫉妒,这些衣服她一件都买不起。

“周海笙,你累不累?要不然,我来帮你提一些?”小伍直视周海笙的双眼,没想到他换了发型之后这么帅!人虽然穷点,可是这颜值真的是无话可说。

“不用,这些东西又不重。”周海笙撇了小伍一眼,眼神追随江夏而去。

他今天一直在琢磨一件事,他想给夏老师设计一个系列的衣服送去参赛。如果到时候她愿意做展示的模特,那就再好不过了。

周海笙心里已经有了草稿,他还是第一次尝试这种类似私人定制的服装设计。相对于其他衣服的设计来说,私人定制更有难度一些。再好的衣服,也要匹配这个人的性格和外形上的优势,才能发挥出最大的亮点。

被周海笙冷漠地拒绝,小伍低下头藏起眼里的不满。他们都是设计师,不是应该更有共同语言才对吗?

偏偏这个周海笙跟木头似的,不仅少言寡语,眼里还只有江夏。

要知道,江夏虽然长得漂亮,她可是已婚妇女!

原本昨天还有些郁闷的王思琴在买买买之后,心情好了很多。她一边挑选背包,一边对江夏说:“夏夏,我觉得皮包生意在-中-国-未来会很有市场。服饰可不止衣服这一项,还包括各种配饰,我觉得鞋子和帽子也能划入其中。”

江夏放下手里的包,对王思琴的观点再赞同不过。

“上次我说的品牌形象,就是我们两家企业最缺少的。你别小看这个包包的店子,至少也有好几十年的制作背包的历史。我们现在每一天做的努力,在未来,都能成为品牌故事。”

周海笙听到了他们之间的对话,原本不太在意配饰的他忽然灵机一动。

包包、鞋子,甚至是帽子,都可以成为辅助服装,让它成为大家关注的焦点。恰到好处的配饰会给衣服加不少的分,也给消费者提供了全套搭配,避免他们自己随意搭配不合适的配饰,给衣服减分。

对于现在的盛夏服装厂来说,他们定位的群体只是普通的消费群体。在他们的购物理念中,价格是首位,质量和款式排在第二位。他们还没有这么高层次的需求。

但是胡万华和王思琴的服装品牌不同,他们的定位是中端市场客户。

这部分人已经解决了温饱问题,他们或是企业中层干部,或是家庭富足的小康之家。在选购衣服的时候,别致的设计、不同于大众的材质是他们想要体现自己的地方,衣服穿搭是他们的一种态度。

“这趟巴黎之行还真是没有白来,回去我得好好跟老胡筹划一下。”王思琴本人在服装行业做了十多年,有了江夏的点拨,她很快找到了自己企业未来的发展方向。

所以,他们今天出来逛街买东西不是目的,由所见所闻带来的启发才是最难能可贵的。

“夏夏姐说得没错,我刚开始来巴黎的时候,要不是夏夏姐给我做了几身衣服,我感觉自己就是班级里最土的女生。国内在服装方面真的是没有丝毫优势,真希望我们国家也能有很多时髦的服装可以供大家选购。最好,还能出口到国外来,赚别国人民的钱。”

梁雪雁家庭条件不差,留学之后眼界更加开阔。

她现在有了新的想法,做文学这件事太孤独。如果能够把文学和时尚相结合,创办时尚周刊才是她现在的奋斗目标。

“哟,小雁子,你这个想法不错!”王思琴赞许地看着梁雪雁,能够被江夏当做朋友的人,果然很不一般。

逛了一天下来,江夏直接给累趴下了,比她画图还要累。

接下来几天,她和周海笙没有出门。周海笙已经把设计的想法告诉了江夏,她听了之后有些意外。给自己设计衣服?

“没问题,你怎么想的就怎么做。如果需要我上台展示,我也可以配合。”

江夏从来不在周海笙画图的时候指手画脚,就连参赛作品设计出来,她也没有对周海笙的作品评头品足。每一个设计师的作品都应该被尊敬,她不会把自己的想法强加给周海笙。

很快,周海笙送到组委会的复赛作品通过审核,可以进入到选材制作的阶段。

材料是组委会提供的,每个设计师可以带一名助手。为了避免抄袭借鉴,制作参赛作品的地点有严格的门禁,需要再三确认参赛者的身份,才能进入。

“夏老师,委屈你来给我当助手。”周海笙有些抱歉,他对小伍的感官不是太好,不想让她参与到服装制作中来。

“没事儿,反正都是给我自己做衣服,不是吗?”

在制作室里,江夏一切以周海笙为主导。她全力配合,两人的合作可以用天衣无缝来形容。成衣的效果比周海笙预想的还要好,对于没有完成的作品,他拿出了十二分认真的态度。

五套服装中,出乎江夏的意料,竟然有一套是白色婚纱。

除此之外,还有一套香槟色的晚礼服、一套职业装、一套睡衣,以及一套改良旗袍。

晚礼服和婚纱是西式设计,不同于周海笙一贯的简洁风格,使用层叠繁复的花纹和精致到衣领和裙摆的匠心设计。旗袍和睡衣偏民国复古风,中式设计中使用了大量民族特有元素。职业装最让江夏惊艳,完全不同于这个时代的女式西装,江夏在上面看到了后世的线条美。

足足花了二十多天的时间,五套作品全部完成。在工作人员和评委的监督下,这些作品被送入保管室。

江夏和周海笙回酒店睡了整整一天一夜。他们实在是太累了!

时间终于来到复赛的最后一天。所有入围复赛的二十名来自不同国家的设计师,都会在舞台上展示他们的作品。考虑到换装需要,作品的展示是交叉进行的。

王思琴、梁雪雁、小伍作为亲友团成员,获得了比较靠前的位置。周海笙和江夏则在后台为展示工作做准备。

“夏夏姐亲自上台展示,噢,天呐!我太激动了!”梁雪雁双手握拳,期待地看着后台。

王思琴调整好手中的相机,她们都不知道周海笙的作品是什么样的。但是,毫无疑问,她们对江夏和周海笙非常有信心。

“你们看,海伦娜公主也来了!”小伍的心思就不在舞台上,她的目光在前面的席位上转了一圈,最后锁定在上次帮助他们的贵人身上。

梁雪雁和王思琴顺着小伍所指的方向看过去,那是整个展示场地中最好的席位。

“她长得可真美!”梁雪雁由衷感叹道。

海伦娜公主的美是精致的,就像是一朵盛开的玫瑰,热烈而又张扬,没有人可以忽视她的存在。她无论在哪里,都会是焦点。跟江夏温婉的美完全不同,江夏的美更像是中国神话故事里的仙女。

“我猜,她应该跟我同龄?”王思琴今年三十五岁。

并不是说海伦娜公主显老,而是她保养得实在是太好,让人看不出一点岁月的痕迹,仿佛她还是一个妙龄少女。但是,眼神是骗不了人的,妙龄少女不会有这样的眼神。

“嘘,小声一点。海伦娜公主的年龄是个秘密,根据推断,你猜的应该没错。”

小伍去了卫生间回来,意外在后排看到了两个熟悉的身影。

“伍晴?你怎么在这里!”邓秋雷一把拉住了小伍的胳膊,在这里看到同胞,真的是太意外了。

皱了皱眉头,小伍不着痕迹地把胳膊从邓秋雷手中拿出来。她已经知道邓秋雷拿周海笙的作品参赛,自然对他没什么好脸色。碍于他背后的王教授,小伍礼貌地停下来打招呼,“王教授好!”

“小伍,你是来参加比赛的?”王教授对眼前的伍晴有些印象,她运气不好遇到邓秋雷没能进入决赛。

“不,我是陪周海笙来参加比赛的。”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伍晴心里特别痛快。邓秋雷用周海笙的作品打败了自己,并不能说明自己不如邓秋雷。内心深处,她是希望看到邓秋雷和王教授吃瘪的。

王教授以为自己耳朵听差了,“小伍,你再说一遍。”

谁知,伍晴只是笑了笑,“王教授,比赛马上就要开始了。我得先回到座位上去。”

在邓秋雷和王教授关注的眼神中,伍晴得意地来到位于前排的座位。她现在最大的心愿就是周海笙能够拿下这场比赛的冠军,打脸邓秋雷师生的同时,还能顺便帮自己出口气。

王教授是代表学院来参观比赛的,翻译这会儿正好不在,他就是想要拿到参赛者的资料,也没处找人。

他心里安慰自己,或许这个周海笙并不是他们认识的周海笙,只是重名而已。

邓秋雷没有王教授这么乐观,想起之前被五星级酒店当做贵宾的周海笙。他到底是通过什么渠道拿到的参赛资格?

如果没有别人的帮助,邓秋雷不相信周海笙能有今天。

说起来,也是周海笙的实力超强,在众多的参赛作品中脱颖而出。本次新锐服装设计大赛针对的就是年轻的设计师,组委会没有设置门槛,只用设计者提交五副自己设计的作品,就能参加初赛。

还没等翻译回来,比赛已经正式开始。

能够进入到复赛的二十名设计师都是有实力的新锐力量,在灯光的照射下,他们的作品依次在舞台上进行展示。获得在场观众的热烈掌声。

海伦娜公主兴趣缺缺,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指甲。

或许,她今天不该来,这里好吵!

忽然,她感觉背后的人瞬间安静了下来。

抬头一看,她眉毛微微上扬,原来是那个东方瓷娃娃。

只见江夏一身改良版的民国风复古白月牙旗袍款款走来,她的长发盘在脑后,耳垂上两颗粉色的珍珠在灯光下熠熠生辉。婀娜的身材在旗袍的包裹下展露无遗,室内暖气很足,她白嫩的双腿似乎比身上的旗袍还要耀眼。

王思琴手中的相机举起来就没有放下过,太美了!

舞台上,江夏不太习惯强烈的灯光。她毕竟不是专业模特,走路的姿势和停转可能不是那么流畅自然,但是完全不影响她给大家带来的震撼。

服装展示环节,模特的选择非常重要。

好的模特可以给衣服加分不少,反之则会给衣服减分。

海伦娜公主带头鼓掌,这个东方瓷娃娃让她原本有些郁闷的心情忽然好转。

没有什么比看美人和美服更让人放松的事情。

观众席位的最后排,终于拿到参赛名单的王教授傻眼了。

周海笙三个字让他瞳孔放大,脑海里浮现了一个积压很多年的画面:他把设计稿扔在地上,不屑地用脚踩了两下;“就这样的作品还拿出来丢人现眼,周海笙,你到底是怎么考上服装设计学院的?”

现在想想,那份作品并不是没有可取之处,可是不知道哪里来的墨团破坏了作品最亮眼的地方。

“老师,老师你怎么了?”邓秋雷连着叫了王教授好几遍,都没有得到他的回应。

王教授茫然地看过来,邓秋雷是周海笙的同班同学,他一直是自己最信任的班长,会是他做的吗?

“老师,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周海笙也是您的学生,他能够有今天,还不是多亏了您的教导。”邓秋雷恭维地看着老师,心里却把周海笙骂了个狗血淋头。

“闭嘴!”王教授厉声喝道。

他实在是没有脸面继续待下去,跟翻译打了个招呼,他转身就走。

在这里的每一分钟,每一个周海笙的作品上台展示,都是在打他的脸。曾经他有多看不起这个学生,现在他的脸就有多疼。至于邓秋雷,都怪自己眼瞎了,才会觉得他是可塑之才。

舞台上的旗袍跟广州服装大赛邓秋雷的作品如出一辙,如果他还不知道事情的真相,他就是真的老糊涂了!

眼看着老师愤然离去,邓秋雷一点跟过去的意思都没有。

他好不容易争取到这次出国的机会,怎么也要给自己身上镀一层金才行。

以后他顶着周海笙同班好友的头衔,还可以在国内有一个好的名声。没人去追究他们是不是真的关系好,只要攀上了还愁没有自己发挥才华的平台?

民国旗袍只是一个开胃菜,接下来的睡衣更是把全场推入一个小高-潮。

第一次有人在这么重要的场合展示睡衣,毕竟这种服装只是在家里穿,除了自己最亲近的人,外人很少有机会看到。市场上的睡衣也没有这么好看的。

粉色的丝绸吊带让海伦娜眼里闪过一道光芒,这件衣服,她想要拥有。

两轮下来,几乎所有的人都记住了那个来自东方的设计师周海笙,还有他的模特,一个长得特别仙的东方瓷娃娃。

前面的两件衣服都有着浓浓的东方风格,大家虽然惊艳,却少有共鸣。等江夏换上欧式晚礼服和白色婚纱出场,就连海伦娜都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一个来自东方的设计师,竟然可以设计出让皇室公主心动的礼服。

这场比赛的结果已经毫无悬念,周海笙以压倒性的优势获得本次比赛的冠军。他今年才二十四岁,在此之前,他从来没有在任何场合崭露过头角。可以说是新锐服装设计大赛的一匹黑马。

所有选手的作品是可以现场拍卖的,当然这不是硬性要求,看选手的意愿。

有很多人找到周海笙,想要买下他的作品,都被他拒绝了。这些作品从他设计之初,就是为江夏量身打造的。这份知遇之恩,远不是几件衣服的价值可以衡量的。

“我不要瓷娃娃身上的衣服,我想要你帮我定制几套衣服,可以吗?”海伦娜公主亲自来到周海笙面前。

她很少直接跟设计师对话,一般都是管家代劳。由此可见,她对周海笙极为重视。

周海笙感激海伦娜公主在酒店时提供的便利,当场答应下来。

给身份贵重的人设计衣服是一把双刃剑,做得好声名四起;做得不好,很有可能在这个行业都做不下去。周海笙相信,眼前的美艳公主并不是很难相处的人。

“我的管家会跟你预约时间,我希望到时候你能带着瓷娃娃一起过来。”

海伦娜公主离开的时候看了一眼江夏,当初之所以选择帮助他们,单纯只是因为她喜欢东方文化,而且江夏入了她的眼,她不忍心看到江夏入住酒店受到阻碍。

如果她的女儿活下来,或许也像这个女孩一样讨人喜欢。

周海笙是不会法文的,他们之间的交流全靠组委会安排的翻译。

大家虽然遗憾不能买到他的作品,却也记住了他的名字。海伦娜公主一向是巴黎时尚的风向标,连她都看中的设计师,未来肯定前途无量。

“周海笙,我是威廉姆森。我的工作室还缺一个设计师的席位,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加入我的工作室?我会亲自指导你在设计上的困惑。”一位大胡子男人的到来,让周围的人抽了一口气。

国际服装设计大拿威廉姆森竟然向周海笙抛出了橄榄枝,这是多少人做梦都不敢想的事情。

一旦进入到他的工作室,就意味着可以接手一些奢侈品品牌的设计项目。

说是一步登天的平台,也不为过。

这一次,不仅仅是新锐的设计师们,就连一些老的设计师也羡慕不已。这个东方男人运气也太好了,竟然得到威廉姆森的邀请。

他们在心里呐喊着:放开他,让我来!

周海笙从踏入服装设计这个领域起,就听过威廉姆森的名字。

只是没想到,他们会在这样的场合相见。威廉姆森的话如果他没有理解错,还有收徒的意思在里面。

“很荣幸收到您的邀请,抱歉,我对自己现在的工作很满意,暂时没有离开的打算。”周海笙扭头看了一眼江夏,把她介绍给威廉姆森,“这位就是我的老板兼老师江夏女士!”

周海笙的话在会场引起一阵轩然大波,这个年轻到仿佛还未成年的东方瓷娃娃竟然是周海笙的老板兼老师?

天呐!

太难以置信了!

威廉姆森绅士地朝江夏行礼,“这位女士,您真是太有眼光了!”

他相信周海笙的话,因为他在周海笙的眼里看到了毫无保留地信任。如果真是这样,这位女士一定不是普通人。

换做是他,让他给学生和下属做模特,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江夏微微颔首,此时的她身上还穿着最后展示的那套职业装,“威廉姆森先生,感谢您对海笙的认可。如果有机会,能够去您的工作室参观学习那就再好不过了。”

她的英文发音就像她这个人一样,令人惊艳。

威廉姆森双手递上自己的名片,“随时欢迎你们的到来!”

在人群的外围,邓秋雷有些着急。眼看着大家就要散场,他还没来得及跟周海笙说上一句话。

他扒开面前的众人,“让一让,麻烦你们让一让,周海笙是我同学。”

然而,在男士身高普遍一米八以上的会场,邓秋雷才一米七的身高就有些不够看。

加上他说的中文,别人根本听不懂他在说什么。其中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被推之后愤怒地提起他的衣领,把他扔了出去。

“保安,他是不是没有门票混进来的?把他拖出去!”

邓秋雷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就被保安给架走了。

周海笙拿到服装设计大赛的冠军,江夏第一件事就是给家里人打电话报喜。这段时间以来,他们早把周海笙当成了厂里最重要的一员。

“夏夏,我没听错吧?第一名!夏夏,海笙在你身边吗?我想跟他说句话。”电话是江瑞清接到的,他对背后的人喊了一句,让大家都来他的办公室。

周海笙站在旁边应了一句,“厂长,你说,我在呢!”

“你小子!我们就知道你一定会成功的。听好了,下面是我们送给你的礼物。”然后,电话那头传来了窸窸窣窣的声音。

“周海笙,风里雨里,我们在厂里等你!祝贺你,你是我们大家的骄傲。”

这一刻,周海笙的眼眶湿润了。

他听到了很多熟悉的声音,那些都是他到了盛夏服装厂后,给他帮助、给他温暖的同事。

推荐热门小说穿成反派后妈怎么办,本站提供穿成反派后妈怎么办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穿成反派后妈怎么办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96章 下一章:第98章
热门: 燃烧吧!火鸟 巫界术士 江南岸(江南岸原著小说) 美食主播必须十项全能 魂断阿寒湖 八步道人 面包树上的女人 我在逃生游戏当万人迷 献给亲爱的邵先生 乡村美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