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上一章:第95章 下一章:第97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周海笙不怒反笑,看邓秋雷的眼神就像是在看神经病一般。

“说完了吗?”

一个人越是强调什么,他就越缺什么。

邓秋雷当了三年的班长,从入学开始就把周海笙当做眼中钉,没少在暗中给他下绊子。这间接也说明了,他知道自己不如周海笙,所以才会每次都针对他。

“哟呵,你们看看他恼羞成怒的模样,被我说中了吧?没关系,当服务生也不是什么丢脸的事情,毕竟,你的设计能力太弱了,没人愿意雇佣你。”邓秋雷鄙夷地看着周海笙,他最大的乐趣就是看对方出丑。

周海笙收起脸上的笑容,一步步走近邓秋雷。他单手拉住邓秋雷的领带,将他拽了过来。

“抄袭狗,你除了会汪汪叫,还能会点别的不?”

邓秋雷没有想到一向沉默寡言的周海笙居然会反抗,一时之间被他眼里的厉色震慑住,竟然愣在当场。

还是他身后的朋友反应迅速,上前将他从周海笙手里解放了出来。

回过神来,邓秋雷浑身的血液全部往头脑上涌去。他凶狠扑过去推周海笙,却被察觉不对劲的保安快步跑过来,给拦了下来。

“这位先生,如果你要闹事的话,请你出去!我们酒店不欢迎你!”安保人员横在他们中间,说话的时候视线从客人身上转移到对面的几位刚进来的男士身上。他们自然是要维护贵宾的利益。

邓秋雷冷笑一声,理了理自己的身上的西装,鄙夷地看向周海笙。

“听到没?让你滚出去!”

周海笙仿佛听到一个非常好笑的笑话,他很久没有这么开心过了,眉宇飞扬间,他轻松的打了一个响指,“某些人从来就没有自知之明,以为自己是条龙,其实连条虫都不如。”

邓秋雷举起的拳头还没有落下,整个人就被保安架了起来。

“如果你再对我们的贵宾动手,我们就只能送你去派出所了。”

看着周海笙离开的背影,邓秋雷眼睛瞪得老大。周海笙是五星级酒店的贵宾?有没有搞错!

而他的朋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退出很远的距离,背对着邓秋雷。刚才真他妈丢人!以后还是离邓秋雷远一点比较好。

餐厅里,江夏看向朝她走来的周海笙。

跟第一次见面相比,他整个人外表几乎没有变化。熟悉的人却可以看出来,周海笙如同一把出鞘的宝剑,蓄势待发。行走间,隐隐透着一股子特立独行的气质。

“怎么耽搁了这么久?路上出了什么事情吗?”

周海笙摇了摇头,“没什么,遇到了一只小狗而已。”

江夏挑了挑眉毛,恐怕没有周海笙说的这么简单吧?既然他不想多说,江夏也没有追问下去。

午餐很快上桌,江夏很喜欢这边的饮食,吃饭的时候胃口大开。用餐的时候,江夏抬头看了一眼周海笙身上简单到不行的黑色中山装,他好像很喜欢黑色,穿衣的风格从认识到现在就没变过。

江夏并不知道,她看周海笙的目光就像是看晚辈一般。

“海笙,下午陪我去趟商场可以吗?”

周海笙以为江夏想要买东西,想着自己跟过去可以帮忙提,于是点了点头。然而等到了商场之后他才知道,原来江夏是想要给自己添置几套新的衣服。

“不用了,我身上的就挺好。”

面对周海笙的拒绝,江夏只是笑着把手上的衣服递给他,让他去试衣间里换上,看看合不合适。

江夏带周海笙来的是一家老品牌手工西装店,刚刚看了好几家,也就这家的款式,能够入得了江夏的眼。说起来是她的疏忽,差点忘记给周海笙置办几套像样的行头。

无论哪个时代,绝大部分人都是先敬罗衣后敬人。

而且,把自己打扮得体,在西方国家也是一种有礼貌的表现。

江夏以前一直没有关注,现在一看才发现周海笙的身材比例极好,是个天生的衣架子。来盛夏服装厂上班之前,他的身材偏瘦削,养了几个月之后,脸上多了一丝血色,而且整个人看起来壮了一些。

一刻钟之后,周海笙换好衣服从试衣间里走出来。

这一瞬间,江夏能够明显感觉到,服装店里所有的员工视线都聚焦了过来,他们的眼里有着惊叹和难以置信。

只是换了一身衣服而已,这位男士的气场发生了非常大的变化。

面对这样严肃、浑身上下透着不妥协气质的周海笙,说他是某个大家族的富家子弟,也是有人相信的。

“难怪老话常说:人靠衣装,佛靠金装。你换了一身衣服,我都快不认识你了。服务员,这套、这套、还有那套,再加上他身上这套,一起开票吧。”

周海笙甚至来不及拒绝,江夏已经拿着单子去付款了。

看着她离开的背影,周海笙默默地回到试衣间,换回自己黑色的中山装。

虽然他本人是设计师,但是他从来不在乎自己的穿着。或者说他的关注力从来都在设计上,而不在自己身上。他默默把吊牌上的价格记在心里,准备发工资后把这笔钱还给江夏。

在他心里,江夏是老师一般的存在。她在设计上给予了自己很多有用的意见和启发。就连这次能够去法国参赛,也多亏了江夏的帮忙。

周海笙以为买完衣服他们就可以回酒店了,没想到江夏竟然把他带到了理发店。

这家理发店位于百货商场的斜对面,店里有很多稀奇古怪的烫发和染发的工具,看起来像是一家非常时髦的理发店。

“老板,麻烦你帮他打理一下他的头发。”

坐在镜子面前的周海笙,还是第一次这么认真地打量自己。他的头发向来散落在耳旁,从来没有束缚过。长度还没到肩膀,发质乌黑透亮。

“小伙子,你想怎么剪?”理发师用手拢了拢周海笙的长发,他每天经手理发的少说也有几十人,见到男人留长发,倒也不稀奇。

他将这些长发攥在手里,露出周海笙棱角分明的脸庞。

这位男同志分明长得极帅,却偏偏留了一头这样乱糟糟的长发,还穿着这样土气的衣衫,简直糟蹋了这张脸。理发师心里吐槽道。

“随便。你看着剪,我都行。”

收到这样的答复,理发师下意识地笑着摇了摇头。

“是你说的让我自由发挥,可别后悔!”

理发师松开手里的长发,拿起剪刀咔嚓咔嚓,毫不犹豫给它剪短了。他剪了一刀之后,不忘看一眼镜子里周海笙的表情。发现他是真的不在乎,于是手上的动作更加麻利。

江夏坐在一旁的长椅上,饶有兴致地看着周海笙的长发在理发师的手中变成短发。

看来她没选错地方,这家理发店理发师的手艺非常好。江夏用右手托着下巴,目不转睛的看着展露出脸型的周海笙。

他要是早点把长发剪掉,就凭着他这张脸,也不至于混的像之前那样差。

人们对于长相好看的人,往往都具有较高的耐心和包容心。

“好咧,你看你满意吗?”理发师放下手中的剪刀,第一次对自己的作品非常有信心。

周海笙站起身来,用手摘掉身上挂着的围帘,“老板,多少钱?”

什么样的发型对他来说并不重要,既然江夏觉得他有必要换一个发型,那就换吧。正好跟过去迷茫失落的自己说再见。

从理发店出来,周海笙停住脚步,转头看向江夏。

“不就是换了个发型吗?还是你带我来剪的头发,我看起来很别扭?”周海笙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短发,江夏一直在笑着看自己。对他来说,剪短头发之后,人好像精神了一些,他甚至觉得整个世界好像明亮轻松了不少。

江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不,一点都不。你要是换上今天刚买的西装,顶着这样的发型回厂里,我敢打保票,保安一定会把你拦下来。因为,他们绝对认不出你来。”

她要不是一路跟着周海笙,都不敢相信眼前的人,居然是那个有些呆萌古板的设计师。

江夏的表现都还算好,第二天找到酒店套房来的王思琴,被突然出现在酒店套房里的帅气男人给吓了一跳。

“夏夏,他是谁?”在王思琴的印象中,她从来没有听江夏说过有这样一位年轻帅气的朋友。

该不会是骗子吧?

强忍住笑意,江夏轻咳了一声。

“琴姐,你好好看看,你真的不认识他吗?”

王思琴眨了眨眼睛,左右环顾了一圈,周海笙去哪里了?而这个帅气男人手中拿着铅笔,面前的桌上放着设计稿。

“不会吧!你就是周海笙?”

为了这事儿,江夏笑了很久,也更加明确:发型和服装对一个人来说太重要了,重要到选对发型和服装之后,整个人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

“天呐,我在他身上找不到一点点跟上一次见面相似的痕迹。周海笙,你介意说说为什么隐藏自己的容貌吗?”

周海笙自然不会回答王思琴这么无聊的问题,他从来不觉得自己好看,也没觉得换了个发型和服装对他自己来说有什么影响。他礼貌地点了点头,给王思琴倒了一杯水过来。

王思琴道谢之后,双手接过杯子,说明今天的来意。

“我们的资料已经提交了上去,明天上午九点到法国大使馆门口排队。如果顺利的话,我们明天下午就可以拿到签证。”

“法国好签吗?”江夏对这个时代的签证审核不是特别了解。

在她记忆中,好似这个时期本身就有一股出国热。去美国和日本的居多,欧洲的反而很少。

“除了一些常规性的问题,面签官主要是看你去法国的目的。我们应该很容易通过的,夏夏别担心。”

果然跟王思琴所预料的一般,拿签证的流程虽然冗长了一点,但是结果是好的。他们计划要去法国的人都顺利拿到签证,飞机票也预订好,五天后出发去法国。

胡万华知道江夏在管理上有一些独特的见解,因此特地邀请她到新的工厂和销售公司参观指导。

上次采购设备的时候江夏来过,提了一些自己的想法。这次到访,相当于检验一下改善成果。

“我们现在最大的竞争对手是hd服装公司,夏夏,你听说过这家公司吗?”胡万华说着,把手里的资料递了过来。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江夏的位置在胡万华的公司等同于顾问一般。

江夏摇了摇头,她对广州这边的行情并不是很了解。

跟老家的服装市场不同,广州这边的服装生意面临着很多强有力的竞争对手。经历过火灾之后,胡万华的品牌想要借机转型,从低端市场转入中端市场。

过去的这些年里,跟着胡万华品牌一起成长的消费者渐渐对自己衣柜里的衣服不满,他们有了更高层次的需求。

在这一前提下,胡万华工厂的转型抓住了一个非常巧妙地时机。

“大家请看这个金字塔图,我们原本处在最低的一层,现在想要往上更进一步。二层市场的占领者肯定不愿意我们来瓜分现有的市场份额,那么我们要做的就是树立我们的品牌形象,提高我们的服务意识。让消费者看到,我们是更优的选择。”

对胡万华和王思琴,江夏是毫无保留的。

她把品牌旗舰店的理念和服装的定位和盘托出,强调抓住消费者的心理需求,这才是在中端市场站稳脚跟的关键。

周海笙崇拜地看着在前面做报告的江夏,他们都是设计师,江夏跟自己完全不同。她把自己的设计和市场相结合,总能抓住消费者的心理需求。

所以,这就是为什么每次她的作品更受消费者喜欢的原因?

设计师最大的成就感,来源于自己的作品得到肯定。

登上飞往法国的飞机,江夏打开随身携带的小包。钱夹中,有一张他们一家四口的合照。

阿阮和海铭站在他们面前,姐弟俩手拉着手,笑得合不拢嘴。她细看的时候才发现,一向站姿笔挺的少阳竟然在拍照的那瞬间身体微微侧向自己。

江夏知道,现在的陆少阳肯定很忙。进入到军校之后,陆少阳就像是一块海绵,不断地吸收自己渴求的知识。

再有一年,江夏给自己订了一年的计划。把厂里的事情安排妥当之后,她就带着公公婆婆和孩子去北京找他。分居两地,总归不是长久之计。

从飞机场出来,江夏一眼就看到了身穿米色羽绒服翘首以盼的梁雪雁,她好像又长高了。

“夏夏姐,这里!”梁雪雁激动地挥舞着双手,在一群白皮肤黄头发的人群中,江夏他们一行人显得格外突出。

“我来给你们介绍一下,她是我的朋友梁雪雁。雪雁,这位是琴姐,他们公司的设计师小伍;还有这位,本次巴黎之行的主角周海笙。”

大家相互认识之后,一起登上梁雪雁安排的商务车。

然而,等他们到达梁雪雁提前预定好的酒店,却被告知房间已经被占用。

“你们怎么弄的?我朋友都来了,现在你们告诉我没房间?我要投诉你们!”梁雪雁气愤地涨得满脸通红,她就知道这段时间酒店紧俏,这才提前预定好房间。

“这位女士,您的预约流程不符合我们酒店的管理要求,昨天已经被取消。您留的联系电话拨打之后无人接听,我们联系不到您。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只能说声抱歉。”

酒店的经理说话的时候看了一眼对面黄皮肤黑头发,明显是亚洲人的江夏他们。

这只是官方的说法而已,流程符不符合,当然他们自己说了算。

梁雪雁还想据理力争,却被江夏拉住了胳膊。

“没事儿,我们换一家酒店。”

“夏夏姐,因为服装设计大赛的缘故,附近的酒店早就被订满了。我们就算是去别家,很有可能还是没有房间。要不,我再争取一下。这家酒店离比赛会场最近,步行十分钟就可以到。”

梁雪雁最近在忙着期末考试,她完全没想到会有这样的变故。

挽住梁雪雁的胳膊,江夏带着她往外走去,“没关系,咱们先去别的酒店看看再说。如果没有,我们可以想其他办法。”

商务车是梁雪雁租来的,司机还等在酒店门口。听说要去别的地方,他叽里咕噜说了一串法文,脸上的神情显然有些着急。

江夏虽然英文交流没问题,但是法文她是听不懂的。

“这位先生,麻烦把我们载到附近最好的酒店就行。”当一口流利的英文从江夏口中说出,司机眼里闪过一丝惊艳。他点了点头,示意大家上车。

江夏有些疲惫地靠在后座上,现在他们最需要的就是安顿下来休息,贵就贵一点吧,反正钱就是赚来花的。

当商务车停在一座金碧辉煌的酒店门口,下车的王思琴微微一愣。

“夏夏,这里该不会是皇室宫殿吧?太奢华了!”

欧式风格的酒店大厅宽敞明亮,来往的客人看起来非富即贵。工作人员各司其职,仿佛这里不是酒店,而是一家私人别院。

服务人员听说他们想要办理入住,很快把他们领到前台。

“十分抱歉,我们的酒店已经住满了。”前台工作人员的礼仪十分到位,丝毫没有轻慢的意思。

“套房也没有了吗?如果我没有记错,你们酒店一般都预留有贵宾套房。如果方便的话,麻烦你请示一下你们领导,我们现在需要安顿下来休息。”江夏诚恳地看着对方。

工作人员有些诧异,他们的确还有预留的套房,但是如果不是贵宾,无法享受这一权利。

眼前的女人看起来非常年轻,瓷娃娃一般的脸庞有些疲惫。她弄不清楚江夏的身份,也不敢冒然得罪。前台有些犹豫,右手已经按在电话上,看样子准备打电话请示。

“把客人安排到十二楼!”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管家模样中年男人走了过来。他朝江夏行了一个礼之后,对前台的工作人员安排道。

江夏转身,视线从中年男人的身上,转移到不远处一位优雅华贵的女士身上。只见对方微笑地朝自己点了点头,然后转身登上一辆黑色的加长版轿车。

身穿燕尾服的管家看出了江夏眼底的疑惑,但是他什么都没说,交代前台之后,跟着上了紧随其后的轿车。

酒店门口所有的工作人员都恭敬地站在原地目送车队离开,就连前台也不例外。

“她是什么人?”江夏不解地问道。

车队开出视线范围,前台工作人员有些吃惊,“您不知道吗?她是皇室最受宠爱的公主海伦娜。”眼前的东方瓷娃娃也不知道走了什么好运,竟然得到公主的亲睐,还把自己的专属楼层安排给他们入住。

梁雪雁有些激动地抓住江夏的手臂,知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她强忍住倾泻而出的兴奋。

办理好入住手续,江夏他们在工作人员恭敬地带领下,来到十二楼。

“尊贵的客人,这层楼是海伦娜公主的专属。温馨提示大家,套房出门就是电梯,有任何需要都可以按铃叫我们。”将贵宾带到套房门口,工作人员转身离开。

“夏夏姐,你认识海伦娜公主?”梁雪雁总算是把心底的话问了出来。

江夏看大家都有疑惑,安抚地拍了拍梁雪雁挽着自己的手,“我们先进去再说。”

进入套房内,江夏发现这家酒店贵也有它贵的道理。后世流行的欧式复古元素,在这里得到了最真实的还原。视线绕着房间转了一圈,看清楚房间内的布局,江夏满意地点了点头,脑海里的设计灵感争先恐后窜了出来,这是环境带给她的设计创意。

“说实话,我不认识海伦娜公主,我也不知道她为什么要帮我们。”

管家走过来解围的时候,只对江夏行了礼,这就足以说明,这个方便之门是因为她而打开的。

“也是,你们都是第一次来法国,自然没有机会见面。既然找到了住的地方,你们就好好休息吧,我先走了。对了,这是我添加了中文备注的简易地图,你们拿着。我明天还有考试,后天一早再来酒店找你们。”

梁雪雁知道他们需要休息,很快告辞离开。她现在得抓紧时间回去复习,国外的功课一点不比国内轻松。

四个房间他们正好一人分配一个,王思琴和周海笙看起来还好,倒是跟着王思琴一起来的设计师小伍眼神有些迷失。她从来没有想过,自己还有机会入住这么高档的酒店。

江夏回房之前,跟周海笙说了自己需要多睡一会儿,让他们醒来之后自己叫餐,不要打扰她。

关上房门,江夏连行李都没有收拾,径直拿出画板。她蜷腿坐在沙发上,从天亮画到天黑。一副又一副的作品散落在她的周围。这次江夏画的,大多数是宫廷式晚礼服,也有家居服和运动时穿的休闲服。

直到第二天天亮,江夏这才收起画板,站起来伸了一个懒腰。

把地上散落的设计稿依次捡起来,江夏的脑海里闪过一副又一副的图画。这些图纸已经在她的脑海里成型,展示出了成品效果图。

在门口贴了一张小纸条,江夏洗漱之后蒙头大睡。

周海笙他们看到纸条,知道江夏昨天熬夜画图纸,吃饭的时候也就没有叫他。

昨天梁雪雁走的时候,已经把新锐服装设计大赛的流程交给了周海笙。他这会儿正坐在阳台上看主办方给的资料。阳光从窗户外面照进来,落在他严肃认真的脸上,映出一道又一道光圈。

推荐热门小说穿成反派后妈怎么办,本站提供穿成反派后妈怎么办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穿成反派后妈怎么办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95章 下一章:第97章
热门: 斗魂 审判日[无限] 穿成人鱼后,我嫁给了一条龙 望夫崖 重生后对家成了我锦鲤[娱乐圈] 和系统作对后我成了天才导演 (综漫同人)在横滨当守护神的日子 本宫专治各种不服 真爱没有尽头 同林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