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上一章:第94章 下一章:第96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短短的半个月时间里,黄桂花暴瘦了十斤。原本一百斤出头的她现在只有九十三斤。

大家尽量不在她的面前提起刘杨这个人,可是免不了工厂里还是有他留下的痕迹。对于埋头苦干的黄桂花来说,生活还在继续。

远在北京,刘杨的外婆好不容易从手术室里出来,渡过难关。等刘杨准备再次回到临水镇的时候,胡智芳却以死相逼,坚决不同意他离开北京。

为此,刘家闹得鸡飞狗跳。

在刘爸爸的一个耳光中,刘杨忽然明白了:自己不是不爱黄桂花,也不是因为父母的逼迫退缩。

是他太弱小了,弱小到连给黄桂花一份正大光明的爱都做不到。他的户口本在爸妈手里,而他如果想要跟桂花结婚,就必然会让她处在这种不被婆家人认可的环境中。

他那么爱她,如何舍得她遭受这样的对待?

于是,刘杨放弃了直接的对抗,他主动申请进入科技研究单位。凭着他扎实的专业功底和基层的工作经验,他很快得到同事和领导的认可。

胡智芳以为自己赢了,然而一个月之后,她发现自己输得彻底。

儿子自从进入新的单位之后,把所有的精力都投入到工作中去。他住单位宿舍,每天工作十多个小时,剩下的时间还要学习,分出很少的时间睡觉。单位和宿舍两点一线,甚至连周末都不休息。

胡智芳再次看到儿子的时候,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那个胡子拉碴,头发长得可以扎起来的男人真的是自己的儿子?

她抱着刘杨痛哭出声,“杨杨,你别这样好不好?”

刘杨冷漠地推开她,丝毫不理会妈妈的哭泣。转身离开的时候,一颗眼泪顺着他的眼角滑落。等他终于可以掌控自己人生的时候,桂花还会等着自己吗?

他没有写信给黄桂花,也没有给她空头支票般的承诺。

终究是他的不够强大,没能够给她撑起一片万里无云的天空。

一个月的时间,黄桂花培养出了三名优秀的剪裁工人。她找到江夏,主动要求换到销售岗位工作。

大半年过去,黄桂花经历两次感情变故。如果说第一次只是一点点皮外伤的话,这次刘杨的离开彻底伤了她的筋骨。

江夏看着眼前画着淡妆,无论是气质还是身材都堪比模特的黄桂花,打心眼里心疼她所经历的一切。

“桂花姐,你先跟在何海彦身后学习一段时间。他在销售方面很有天赋,会给你一些帮助的。”

“夏夏,你同意了?”黄桂花原本准备了好多说辞来劝说江夏,没想到她竟然爽快地答应了。

“其实,我在很早之前就有这样的打算。工厂的工作过于枯燥,而且你在剪裁岗位已经做到极致,就连周海笙都对你赞不绝口。销售是一个不错的挑战,我相信桂花姐很快就可以拿下销售冠军。”

现在无论是工厂生产部门还是销售部门,每个月都会评选出先进个人和先进班组进行奖励。

这是一种激励,也是企业文化的沉淀。

大家对盛夏服装厂越来越有归属感,知道只有工厂越好,他们的工资和待遇才会越好。

跟国企磨洋工的工作态度不同,凡是盛夏服装厂的工人,恨不得每天工作十个小时,恨不得自己手上的动作能够再快一点。他们每一分钟的劳作都是为自己赚钱,不是为工厂,也不是为老板。

多劳多得,按劳分配的新的生产方式已经彻底在盛夏服装厂贯彻落实。

何海彦知道黄桂花调到销售部门,兴奋得差点跳起来。他专门提前把自己这半年来总结的销售经验写在小本子上,原本打算直接送给黄桂花的他犹豫了一下,这样他们相处的时间就少了很多。

于是,等黄桂花来到省城的直销店的时候,何海彦已经给她规划好了一个月的实习时间。

在实习期间,黄桂花每天要写销售心得,何海彦也会一对一的跟她传授销售过程中的一些技巧和应对方式。

黄桂花以为这是每一个销售员必经之路,是厂里设定好的学习流程。殊不知,这是何海彦精心为她一个人打造的培训计划。

江夏知道了何海彦的做法,忽然有所感触,以后所有岗位的新人,都可以按照这样的途径学习考试合格之后才能转正。至于培训人员,自然由内部竞聘产生。

收到陆少阳的来信时,天气已经是深秋冬初。江夏换上了薄棉袄,骑车的时候需要帽子、手套、围巾全副武装。

她的皮肤娇气得紧,被冷风一吹就是青一块紫一块的,看起来可吓人了。

“媳妇吾爱,展信佳!算一算时间,当我提笔的时候,距离我们上次分开已经三十六天。我看着照片上的你,总是在想:天冷了,你的手脚冻不冻?晚上被子暖不暖和?要不我从北京给你买床羊绒被寄过去,听说那玩意儿暖和。顺便也给爸妈和孩子们各买一床。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现在职位又升了一级,已经是正营长的职位。当什么样的军官对我来说不重要,不过,我听说以后级别够了国家给分房子。这样,咱们就不用操心买房的事情了。”

看到这里,江夏轻轻地笑了,她可以想象少阳写这封信时候的表情。

上次在背包里看到遗书,她真的是吓坏了。好在陆少阳消化了任务给他身上带来的戾气,整个人渐渐变得平和起来。江夏知道,或许是她和爸妈的到来,安抚了陆少阳躁动不安的心。

整整七页信纸,江夏小心翼翼地收起来。在专门装陆少阳来信的盒子里,江夏把所有的来信挨个数了一遍。一共十二封信,平均每个月有两封来信。

陈淑芬和陆友德得知儿子升职的消息,高兴地买了一挂鞭炮回来。

噼里啪啦的爆竹声中,陈淑芬包的饺子出锅了。

“阿阮吃几个?”

“奶奶,我长大了,现在能吃十二个。”

“奶奶,海铭也长大了,能吃十个!”

“眼大肚子小,海铭同学,浪费粮食是可耻的行为。你上次吃饺子才吃了六个而已。”

被姐姐戳穿之后,陆海铭面子上有些过不去,“那好吧,奶奶,我只要八个,八个我肯定能吃完。”

江夏的胃口一直不大,在陈淑芬的劝说下,她难得吃了八个饺子。今天的饺子是荠菜肉馅的,味道特别鲜。陆家早就过了吃肉还要省着吃的日子,现在隔天就是一顿肉,每到饭点总是香气诱人。

从北京回来之后,陈淑芬和陆友德听了江夏的劝,主动喝牛奶、吃鸡蛋,调整饮食的荤素营养搭配。不仅把家里两个孩子养得白胖了些,就连江夏手冷脚冷的老毛病,也得到了缓解。

陆少阳说得没错,江夏的确在天气凉的时候就会自己不产热。被窝里要是不放汤婆子,她是睡不暖和的。

信件收到没几天,陆少阳从北京寄过来的羊绒被也被江夏从邮局拿了回家。

晚上,盖着陆少阳邮寄回来的被子,江夏难得睡了一个舒舒服服的觉。

秋末冬初,正是换季的时节。盛夏服装厂除了老厂还在生产一部分批发商已经下订单的秋装之外,新厂已经全面停止生产秋装,冬装正在备货。

经历过两次换季,盛夏服装厂没有一件呆滞的存货。江夏对大家的硬性要求就是:不允许有卖不出去的衣服堆积在仓库。哪怕是直销店,也不允许有大量的库存。

现在厂里已经给所有的直销店配备了电话。除了自己使用之外,还可以对外作为公共电话收费。

换季时节,江夏照例给赵书记一家人、李大全处长,以及别的好友送上盛夏服饰的新品。在江夏看来,她真的不是在贿赂对方。他们都不是普通人,穿上盛夏服饰的衣服,还可以免费给他们厂打广告,衣服就算是支付的隐形代言费了。

有了胡芸芸和张敏作为盛夏服饰的代言人,江夏在评选结束之后把她们送到广州胡万华的公司集中培训了一个月。

胡万华本就为自己的代言人准备了课程,多带两个人对他来说并没有增加负担。比较之后,他哭笑不得地发现,夏夏选出来的代言人比他的实在好太多。

他并不清楚,胡芸芸和张敏都是过五关斩六将杀出重围的。

再加上江夏的火眼金睛,她们两人无论是形象气质还是人品修养,跟盛夏服装厂都是契合的。

正在厂里需要她们的时候,她们从广州拿到学习结束的结业证书,焕然一新的回到盛夏服装厂。早在当初成为冠军,选择跟盛夏服装厂签约的时候,条款里已经明确注明:只要她们接受盛夏服饰安排的培训,就会在原本的合同期上加上半年。

如果合同没到期就想解约,除了支付大笔违约金之外,代言人还需要把自己在培训期间发生的,由服装厂垫付的所有费用返还给公司。

“现在,我们来说说冬装的营销方案。这是批发部和零售部门分别给的意见,请大家打开面前的资料。”江瑞清现在已经完全能够独挡一面,对于工厂的经营管理,他虽然是新手上路,但是有杜文砚的指导以及江夏对大局的把控,他心里的压力小了很多。

何海彦接到江瑞清的眼神示意,开始阐述零售部门的想法。

“零售部门准备开一个新品发布会,由胡芸芸和张敏在舞台上展示我们的新款冬装。当然,只有她们两个人是不够的,我们还会在我们的员工中挑选一些合适的人,让她们也有机会上台。借着这次新品发布会,可以送一些代金卷和打折卷,刺激群众的购买力……”

身为零售部门的经理,何海彦身上的青涩早已褪去。

他本人不仅是领导,也是连续半年的销售冠军。在他的带领下,零售部门业绩蒸蒸日上,隐隐有赶超批发部门的趋势。

江瑞福感受到了压力,他接手批发部门差不多三个月,在李定坤的帮助下,他重新梳理了一遍厂里所有的二级批发代理商。把其中信誉不佳,背地调整销售价格的批发商清除出队伍。

“批发部门的想法是,我们打算开一个正式的代理商大会。把我们工厂的实力、发展前景展示给我们的代理商看,巩固合作关系。于此同时,我们也应该鼓励代理商发展壮大,在他们签约的区域内,给他们开店提供指导意见。除此之外,我有一点个人意见,对我们的代理商进行分级管理。”

坐在会议室里,江夏是欣慰的。

半年的时间,盛夏服装厂是靠在座的每一个人的努力发展起来的。

哥哥们的成长,团队的凝聚力,让她身上的担子轻了;更让她看到了服装厂未来的前景可能会超出自己的预期。

会议结束后,李定坤单独找到江夏。

“夏夏,我之前跟你提过,想要成立建筑工程队。现在厂里一切秩序井然,我也想要去做自己一直想做的事情。”

对于这一天,江夏心里早有准备,她自然没有不同意的,“阿坤哥,要是有需要帮忙的地方,记得告诉我。”

“一定!”

李定坤的离开,对厂里来说影响并不大。早在他有这个计划的时候,他已经有意识地在培养自己工作的接班人。

上次跟江夏一起去广州,他也学到了很多实际的东西。修房子这件事,第一得保证安全,第二才是质量,做好这两点,口碑也就出来了。

李定坤虽然走了,但是他在服装厂的股份还在。江夏执意给他保留着,按照盛夏服装厂现在的发展势头,年底的分红也不是一笔小数目。

他收拾好东西回到临水镇,发现姐姐家的门槛差点被人给踏破。

“红梅啊,我们可是好几年的邻居。你看看,婶子要是不行,还有你大姐。她心灵手巧,做衣服那可是一等一的好。”一位大婶想要冲过去拉住李红梅,却被李红梅闪身躲开。

“王家婶子,瞧您说的。我可是扫把星,还克夫,您最好离我远一点。要不然,沾上霉运,可就不好了。”

李红梅嘲讽地勾起嘴角,视线在对面众人的脸上走了一圈。当初前夫死的时候,怎么没见他们上来搭把手?现在看她日子好过了,就知道上来巴结了?

然而,李红梅小瞧了他们脸皮厚的程度。

“呸呸呸,是谁这么说你的,看婶子不去撕了她的嘴。咱们红梅可是出了名的能干,人长得美不说,心地还特别善良。红梅呀,我娘家有个侄子,今年刚刚二十二,身强体健。都说女大三,抱金砖,看你什么时候有空,我把人领来让你相看相看?”

“滚!”李定坤站在大门口一声爆喝。

大家一看李红梅的弟弟回来了,连忙灰溜溜地离开。

李定坤凶悍,大家都怕他。

“阿坤,你怎么回来了?饿不饿,我去给你煮一碗醪糟蛋。”李红梅见到弟弟很是开心,她从台阶上走下来,原本有些紧皱的眉头也舒展开来。

李定坤最近除了忙服装厂里的事情还在弄建筑工程队,因此已经快有一个月没有回来。

见姐姐气色还好,李定坤转身把大门关上,“姐,下次别随随便便让他们进来。要不,我给你弄两条狼狗回来。以后谁敢上门给你添堵,直接关门放狗。”

李红梅笑了笑,就算是弟弟不回来,她也能够应付这些人。

只不过,被人护着的感觉可真好。

李家堂屋之中,李红梅不一会儿就端了一大碗醪糟蛋进来,李定坤见状连忙起身接住,“姐,你也跟我一起吃吧。下次这种烫的东西,你招呼一声我来端就行。”

刚才,李定坤原本是要进厨房帮忙的,结果被姐姐推了出来。

李家姐弟好久没有坐在一起吃饭了,李定坤喝了醪糟蛋汤之后,感觉自己浑身都暖和了。等姐姐吃完,他这才跟姐姐说起自己的打算。组建工程队这事儿,他还没来得及跟姐姐商量。

“阿坤,你从小就很有主见,放手去做吧,姐姐支持你。”

“姐,你放心,我不走远。先在临水镇和龙安县附近把班子搭起来,饭得一口一口地吃。”李定坤主动洗了碗之后,推着自行车出了门。他得张罗招揽泥水匠,以前做小买卖的时候认识的人现在派上了用场。

目送弟弟离开,李红梅关好大门回到自己房间。

江夏平时会把最新的服装杂志,还有一些自己觉得不错的书籍给李红梅送过来。她现在几乎很少参与到生产中来,而是管理两个生产班组以及盛夏服装厂的一些报表事项。

翻开杂志,李红梅一边看,一边在旁边的笔记本上写下自己的心得体会,当然也有疑惑。等着下次去盛夏服装新厂的时候请教杜老师或者江夏。

遇到不认识的生僻字眼,李红梅还会翻看左手边的新华字典。

盛夏服装厂的每一个人都在进步,他们向着更好的生活迈进。并没有因为一时的成绩就得意洋洋,而是珍惜每一个学习的时间和机会。

省城盛夏服装直销店总是热闹非凡,前来选购衣服的人络绎不绝。

“廖阿姨,今天想要买件什么样的衣服?”黄桂花刚刚接待完一名客人,转头笑吟吟地走向进店的客人。

“哎哟,你居然能够记住我的姓。好闺女,阿姨今天不是来买衣服的。桂花,你看看橱窗外面,187那个大高个,长得俊不俊?”廖阿姨一把拉住黄桂花的手。

自打她在盛夏服装店买过衣服之后,她就惦记上黄桂花了。这么好的闺女听说还没结婚,可不是老天爷给自家准备的儿媳妇?

黄桂花没明白廖阿姨的意思,她眨了眨眼睛,“阿姨,他是您孩子?一看就遗传了您的相貌和身高上的优点,长得随您!”

廖阿姨一听,心里乐开了花,她最喜欢的就是黄桂花开朗的性格。

“要是介绍给你当男朋友,怎么样?”

黄桂花脸色微微一变,还没想到好的应答说辞,背后就传来了何海彦的声音。

“廖阿姨,可能要让您失望了,桂花她已经有男朋友了。”

送走客人之后,何海彦主动跟黄桂花道歉:“桂花,我刚才没经过你的同意就自作主张,希望你别介意。”

黄桂花摇了摇头,眉宇间的忧愁已经散开,“嗨,何老师,我还没有谢谢你呢。刚才多亏你帮我解围。不然的话,廖阿姨看样子不会这么快死心的。”

看着黄桂花转身去忙别的事情,何海彦卡在喉咙里的话咽了下去。

十二月底,黄桂花的业绩超过何海彦,正式拿到当月的销售冠军。从生产车间到销售精英,黄桂花完美地实现了跨界切换。

偶尔,她还是会默默做一些馒头挂在刘家大门口。

并不是因为她对刘杨还抱有期待,而是在看到颤颤巍巍相互扶持的刘爷爷和刘奶奶脸上越来越少的笑容之后,希望能够给他们一些安慰和惊喜。

黄爸爸和黄妈妈也不知道是从谁口中听说了刘杨妈妈反对他们在一起的事情。

眼看着女儿日渐消瘦,他们心里很是难过,好在桂花很快调整了过来。

刘杨送来的东西全都被黄妈妈扔进了垃圾桶里,下次再看到刘杨,她一定会送他一双白眼,警告他以后离自己女儿远一点。

盛夏服装厂的冬装新品发布会十分成功,大家现在特别认可盛夏服饰出品的服装。不仅价位是大家可以接受的,就连品质和设计也是一流的。通过代言人,大家对于盛夏服饰有了一个更加直观地了解。

忙碌的下午两点,江夏正在跟周海笙讨论冬装设计稿,办公室的电话铃声忽然响了起来。

“喂,你好,这里是盛夏服装厂。”

“夏夏姐,我是雪雁。”

“雪雁,你现在好吗?让我算算,现在巴黎应该是早上八点,你不是应正在上学吗?”江夏朝周海笙摆了摆手,示意他们的讨论暂停。

周海笙点了点头,收拾好东西转身离开江夏的办公室。

“夏夏姐,我很好。我们今天上午第一堂课的教授请假了,所以有个休息时间。就在刚才,我收到了一个特别棒的消息,迫不及待想要告诉你。夏夏姐,你知道吗?之前你给我的设计图稿已经入选了复赛。复赛在一个半月之后,所以时间有点紧张,你那边需要尽快安排你们厂的设计师来巴黎。我觉得你最好一起过来。这次新锐设计大赛规模很大,有很多知名的设计界大人物都要参加。”

梁雪雁的声音里全是兴奋,她看到图纸的时候就知道她们肯定会成功。

这通越洋电话足足打了半个小时,挂断电话的时候,江夏脚步轻快地来到广播室。

“喂喂,大家好,我是江夏。打断一下你们手上的工作,现在,我有一个特别好的消息要告诉大家。”

车间还在生产,大家听到江夏的声音,不由得停下了手中的活计。

“我们盛夏服装厂的周海笙设计师,已经成功进入法国巴黎新锐时装设计大赛的复赛。厂里食堂今天晚上给大家加餐,祝贺他!同时预祝他去法国比赛能够取得更好的成绩。”

江夏的话音落下,整个车间都沸腾了。

他们厂的设计师已经出国参加比赛,顺利进入复赛,而且还是去时尚之都法国!

杜文砚拍了拍周海笙的肩膀,他已经高兴得傻掉了。他一早就说过:是金子总会发光的。周海笙能够走到今天他一点也不意外,但是没有想到,这一天会来的这么快。

“海笙,恭喜你!”

“小周,好样的!”

“周海笙,你真棒!”

在大家的祝贺声中,周海笙恍然抬头,他的目光搜寻到江夏。几个月前,当她说要把自己的作品送到法国去参赛的时候,其实他并没有抱任何希望。

现在周海笙只有一个感受:幸福来得太突然,他想静一静。

推荐热门小说穿成反派后妈怎么办,本站提供穿成反派后妈怎么办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穿成反派后妈怎么办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94章 下一章:第96章
热门: 三年,我们在一起 都市超级医生 狼血神探 穿成万人迷的双胞胎哥哥 审判日[无限] 神上先生今天交稿了吗? 港黑式英雄二代 远古开荒记 六朝纪事 穿成魔尊后我成了团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