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上一章:第81章 下一章:第83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江夏只要一想到陆少阳帮自己穿衣服的画面,不由得脸红心热,头摇得跟拔浪鼓似的,“不用不用,我自己可以的。”

低沉性感的笑声在耳边响起,“看来,我的夏夏宝贝精力还挺好的。我们来做点别的事情。”

江夏双手抵在陆少阳胸前,这是什么意思?

“哎,你属狗的吗?不许咬,不许留下痕迹。少阳,我疼,嗯……”酥酥麻麻的感觉在脖子上扩散开来,江夏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想把他拉得更近,还是把他推开。

白嫩的脚踝缠在陆少阳的小腿上,说好的早起,看来今天又做不到了。

最后,还真是陆少阳给江夏穿的衣服,等衣服穿好,两人就像连体婴儿一般紧紧地贴在一起。

“夏夏?”

“嗯。”

“夏夏!”

“你是复读机吗?”

“复读机是什么东西?像收录机一样的吗?”

江夏转身,用食指推起陆少阳的鼻头,“这头猪猪还挺聪明的嘛。”

陆少阳一点也不介意江夏捉弄自己,他用手包裹着江夏的食指,眼底露出深意,“夏夏,什么时候,我们生个小猪宝宝?”

听见陆少阳提到孩子,江夏推着陆少阳在写字台面前的凳子上坐下,面色有些迟疑,“少阳,我们商量一下。我暂时不想要孩子。”

她才二十岁,服装厂刚成立没多久,阿阮和海铭还需要分心引导,她是真的没有多余的时间和精力花在怀孕生子上。

在说出孩子这话的时候,陆少阳心里已经有了准备。

“这么严肃做什么?夏夏,我爱你,不是因为你能跟我生孩子。而是,我只想跟你生,其他人都不行。我知道你一个人在家辛苦,刚才的话有效期是十年。女人太晚生孩子也不好,三十岁之前,什么时候你准备好了,我们什么时候要。如果你不想生,也行,反正我们都有阿阮和海铭了。”

陆少阳把江夏拉到自己的大腿上坐下,将她搂在怀里。

他是真的心疼江夏。

早会上,江夏看着那个站在大家面前宣布半军事化管理细则的男人。他双腿修长站得笔直,说话的时候目光坚毅,认真阐述细则的举手投足都是那么吸引人。

“我们会设置储物柜,一人一个,用来放你们的私人物品。我要申明一点,不是厂里不相信大家,为了规范管理,所有工人在进出工厂的时候都会例行检查。车间大门口,每天都会张贴出勤情况及生产情况,每天评选出生产标兵……”

大家干劲十足,对于陆少阳提出来的新要求和新规定,工人们的态度是欣然接受的。

他们都是江夏在招聘的时候精心挑选过的工人,对盛夏服装厂也怀有感恩之心。

江夏忽然发现,自从陆少阳回家之后,她到厂子里除了画设计稿之外,好像也没有别的事了。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大哥和二哥已经不再是记忆里那个老实巴交的农村汉子。他们开始承担起厂里的日常事务,只有在遇到自己拿不定主意的时候,才会找她商量。

或许,这就是他给予的宠爱。

没有浪漫的行动,也没有甜言蜜语,但是江夏可以真切感受到这份爱意。

早会结束后,大家迅速投入生产。原本的计件工资已经很高了,现在又多了超产奖,每个工人都恨不得自己多长出一双手才好。车间里除了忙碌的声音,听不到一点闲聊的杂音。

陆少阳在车间里走了一圈,发现厂里存在安全隐患。没有配备消防器材,也没有明显得安全疏散路线和应急预案。

他拿出随身携带的笔记本,把自己看到的问题都记录下来。

还有两天就要离开,陆少阳巴不得自己能够多为江夏,多为厂里做点事。这样,他在外面也能放心。

办公室里,江夏把今年所有的夏装图纸都画好放进带锁的抽屉里。盛夏服饰之所以会被大家所追捧,除了物美价廉之外,还跟江夏不定时推出新样式有关。

夏天天气炎热,大家每天都要换洗衣服。对于爱美的年轻女人来说,衣柜里只有两三件夏装怎么够?

盛夏服饰又出新款式的衬衣和裙子了?只花不到一周的工钱就能买一件自己喜欢的衣服,女孩子们心里一合计,这衣服至少能够穿三年。

划算!赶紧买!

于是,盛夏服装厂直销店再次被大家一抢而空。

“阿坤,快点送货过来,店里一点存货也没有了,就连货架上的衣服都快被抢光了。”江瑞福打电话回来,他累得嗓子都哑了,但是声音里全是兴奋。

因为暂时没有接批发订单,厂里现在的生产都紧着自家的服装店。

李定坤挂断电话,按照新的流程签字确定发货数量之后,这才把江瑞清签字后的单子交到库房。这是以前厂里没有的中间环节,现在都给补上了。

“阿坤,你要去省城?我跟你一起去。”陆少阳从车间里出来,帮着李定坤一起把衣服搬到拖拉机上。

这会儿天还不是太热,身穿军绿色迷彩的陆少阳轻轻松松一手提起两大袋子衣服,他胸口的肌肉胀鼓鼓的,一看就知道爆发力十足。

江夏听到动静,从办公室里走出来,“少阳,我想跟你一起去。”

李定坤放下手里最后一袋子衣服,笑着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反正少阳也会开拖拉机,你们去送货吧。我去给车间里帮忙,存货又被搬空了,刚才生产的人还说,总觉得背后有一条狼狗在撵她们似的。”

他可不想当电灯泡,夏夏和少阳也不容易,眼看着少阳马上就要回学校了,多一些相处时间也好。

十分钟后,江夏带着遮阳帽,坐在驾驶席位旁边,跟着陆少阳一起出发去省城。拖拉机虽然吵,但是不气闷,何况有陆少阳在身边,江夏满心满眼里全是欢喜。

陆少阳也没闲着,把自己在车间里看到的告诉了江夏。

他这次跟着去送货,也是想要采购一批消防器材回来。任何时候,安全都是不可忽略的小事。明天开早会,他已经想好了自己要说的重点。他带大哥主持几天早会,以后这件事还是会交给大哥来做。

“老公,你怎么懂这么多?”江夏现在完全是老公粉,陆少阳在她眼里就是闪闪发亮的星星。

被江夏崇拜的眼神看着,陆少阳特别满足,“夏夏,我不在家这段时间,你要好好照顾自己。遇到问题去找老班和阿兵他们,或者给我打电话。我会尽量在你需要我的时候赶回来。”

陆少阳知道,江夏以后肯定会站在一个更高更大的平台上。他的宝贝,比任何人都优秀。他也要努力充实自己,成为她的依靠。

省城盛夏服装店,何海彦为难地看着自己面前的两位中年大妈。

“你松手!这件衣服是我先看上的。”身材微胖的大婶嗓门洪亮,一嗓子嚎出来跟吵架差不多。

“放屁,明明是我先拿在手里的。老板,这件衣服我要了!”瘦高的大婶一眼看向何海彦,显然要他给个说法。

两人分别拽着衣服的一头,谁也没有要松手的意思。

这是店里同款式的最后一件衬衣,要不然何海彦也不会这么为难,“两位姐姐,我们新的衣服正在送来的路上。别的地方都没有卖的新款式,马上就送到。要不然,你们再等等?”

何海彦人长得斯文帅气,说话的语气也跟亲切,店里生意这么好,说到底也有他的功劳。

然而,此时他的话并没有起到作用。

“我就要这一件,除了它,我再看不上别的。”

“哟哟哟,瞧瞧你的水桶腰,买了你穿得上吗?不是我说你,花钱也是白瞎。你还是放弃吧,肥婆!”

“你说谁是肥婆,你个瘦竹竿,风都能够吹到的病秧子。你给我松开,这是我的!”

江夏刚刚从拖拉机上下来,忽然发现店里有些不太正常。

顾客们围在一起,好似在看什么热闹。

撕拉一声,两位争抢衣服的大妈手上分别一用力,好好的一件衬衣在她们的手中被撕成两半,可见她们都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来争抢这件衣服。

“哦豁!这下好了,谁都买不成了。为了一件衣服,居然闹成这样。”

“老板会让她们赔钱的吧?一人均摊二块五毛钱,真不值当。”

两位大妈面面相觑,一听说赔钱,她们下意识地捂好自己的钱包。然后扭头看向何海彦,“老板,我们也不想这样的。”

就在这个时候,江夏分开人群走了过来,她捡起地上的衣服,轻笑出声,“这得有多想买这件衣服,才能用这么大的力气。其实,你们都不适合穿这件衣服。”

大家并不知道江夏就是盛夏服饰的创始人,还以为她只是好心想要劝服两位大妈。

“您长得有福气,应该穿这件花开富贵的衣裳;您的身材苗条修长,穿这件圆领的衣服很好看。不信,你们可以试试。”江夏从衣服架子上选了两件衣服,分别递给她们。

何海彦见江夏及时赶到,不由得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

衣服撕烂了不要紧,他最担心的是因为这件事影响盛夏服饰的名声。要是被好事者把今天发生的事情传出去,大家还以为他们家的衣服有质量问题。

两分钟后,争抢衣服的大妈心满意足地看着自己身上的衣服,的确比刚才那件好看。

“哎呀,真是对不住,把你们的衣服给撕烂了。不过,你们家的衣服质量可真好,刚才我吃奶的劲儿都使出来了。”身材微胖的大妈见江夏是这家店的主人,连忙道歉。

“是啊,都是我们不对。这衣服,我赔了!”瘦高的大妈豪爽地开口。

“大姐,哪能让你赔,这衣服是我撕烂的,我赔。”

“大妹子,是我先说难听的话,我要向你道歉。对不起,我不该那样说你,我就是想要买那件衣服而已,我不是成心的。”

江夏见店里的气氛和谐起来,朝两位大妈摆了摆手,“这衣服就不用你们赔了,我们店里自己承担。”

大家都在眼巴巴地望着新衣服上架,江夏和陆少阳来店里之后就没闲过。两个小时之后,他们才有机会在凳子上坐下喝口茶水。

这天气,也太热了。

何海彦家住在城里,所以他清楚哪里有消防器材卖。

陆少阳打听好位置,带着江夏一起出发。他们采购好需要的东西,还得趁天黑之前往镇上赶。这一天忙碌下来,江夏娇弱的身体有些吃不消,当天夜里就开始发烧。

睡到迷迷糊糊的,江夏听见陆少阳在叫自己。

“夏夏,夏夏,你怎么了?”

她想要开口,可是嗓子干得发疼,头也晕乎乎的。艰难地睁开眼睛,江夏感觉自己浑身无力,眼眶也有些发烫。

“是不是口渴了?”陆少阳转身倒来一杯温水,扶着江夏坐起来,喂到她的唇边。

小口小口地吞咽着,江夏依赖地看着陆少阳,“少阳,我可能有点发烧。”

“你等一下,我找个体温计过来。”为了不惊动爸妈,陆少阳轻手轻脚地走了出去。很快,他手里拿着一个水银温度计进来。

五分钟后,陆少阳紧张地看着手里的温度计,“三十八度八,夏夏,我带你去看医生。”

“不用,我可能今天晒了太阳有点中暑。多喝一点水就好了。”江夏拉住陆少阳的胳膊摇了摇,她不想去医院,不想吃苦苦的药,更不想打针。

看着说话软绵绵、脸色苍白的江夏,陆少阳把她搂进怀里。

“我今天不应该带你进城,明明天气这么热。夏夏,我去给你弄个冷毛巾敷在额头上,这样你会舒服一点。”

江夏点了点头,她现在只想睡觉。

折腾了一夜,第二天天亮的时候,江夏的体温总算是恢复到正常状态。她声音稍微有些哑,脸色不如之前那般红润。

睁开眼睛,江夏发现陆少阳趴在床头睡着了。他下巴冒出了黑色的胡渣,眉头皱在一起,看起来睡得不太踏实。

不由自主地抬手,江夏的掌心划过陆少阳下巴上的胡渣,带来牵动心扉的感触。

“醒了?夏夏,你现在觉得怎么样?”

“我现在只想,亲你!”

江夏双手捧着陆少阳的脸,缓缓地把自己的红唇凑过去。这是一个不带任何情-欲的吻,江夏学着陆少阳亲吻自己的样子,一点一点吮吸他的唇。

“夏夏,呃……”

陆少阳的话被江夏封在口里,这样的她,怎么让他放心离开?

半个小时后,江夏的脸上泛着红晕,她害羞地趴在陆少阳的胸口,不敢直视他的双眼。

摸了摸江夏的发顶,陆少阳轻笑出声,“夏夏,是你强吻了我,为什么害羞的人是你?这样也好,把让你生病的病毒都传给我……”

江夏抬头捂住陆少阳的嘴,“都跟你说了我昨天晚上只是有些暑热,等热气散了自然就好啦。”

两人收拾好从房间里出来,江夏摇了摇陆少阳的胳膊,可怜巴巴地看着他。

刚才,陆少阳原本打算今天不许江夏去厂里,让她在家休息。现在看她撒娇的模样,陆少阳早就心软了,“去厂里也行,不许下车间,也不许去外面晒太阳,多喝水,多吃水果。”

江夏仰头看着陆少阳,连忙点头。

早会上,陆少阳教所有的人正确使用消防器材,并且把疏散路线和安全标示都贴在显眼的位置。他一遍又一遍的强调,遇到火灾、地震等人为或者自然灾害时,应该如何自救。

江瑞清这些天跟在陆少阳身后,着实学了不少东西。他把对待早会的态度,以及管理工厂的方式方法都记了下来。

对这个妹夫,他打心眼里佩服。

终于,分别的日子还是到了。陆少阳悄悄地从床上起来,回头看了一眼睡得香甜的江夏,他握紧手中的拳头,艰难地控制住想要亲吻她的冲动。

陆少阳前脚走出房间门,江夏立刻从床上坐了起来。

发了会儿呆,江夏穿好衣服,然后开始替陆少阳收拾行李。不一会儿,军用行李袋便被江夏塞得满满当当。

厨房里,陆少阳轻轻地抱了抱正在做饭的陈淑芬,“妈,别忙了,我洗漱后就走了。你在家里要保重身体,我和夏夏商量好了,以后把你们都接到北京去住。”

陈淑芬转过身来,认认真真地看着儿子。

“少阳,你记住妈妈的话,你先是一个军人,然后是一个父亲和丈夫,最后才是我和你爸爸的儿子。妈妈对你只有一个要求,平平安安的。答应我,好不好?”

陆少阳的眼眶红了,他声音有些哽咽,“妈,我会的。”

江夏站在厨房门口,听到婆婆的话,一行眼泪顺着脸颊滑落。她是自己见过的最有智慧的女人,公公到现在也这样宠着她,不是没有道理的。

洗漱完,吃了妈妈做的早饭之后,天还没亮。陆少阳轻手轻脚地推开房门,发现江夏坐在床头,台灯散发着昏黄的光。

“夏夏,你怎么早就起来了?怎么不多睡会儿?”陆少阳的语气故作轻松,好像平时那样。

走近了一看,发现江夏脸上挂着泪,陆少阳一下子就慌了。

“宝贝,你别哭。看着我,别哭好不好?”他把江夏抱进怀里,自己也忍不住背着江夏擦了擦眼角。

江夏不知道自己怎么了,眼泪就像是关不住的水笼头。听到陆少阳的声音,她反而哭得更厉害了。

“少阳,我爱你!”

火车上,陆少阳摸了摸自己的胸口,这上面似乎还有江夏流过的泪。

他看向窗户外飞速后退的田野,回想起自己早上和江夏在房里单独相处的场景。

“少阳,这张存折里有十万块钱。这是给你应急用的。如果,你看到合适的房子,也可以用来交定金。你在学校安心学习,我会照顾好爸妈还有孩子。”

可是,她自己还是个刚满二十的少女。

陆少阳走后,江夏好几天都没精打采的。她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秋装的设计上,直到赵建国带着一队人来盛夏服装厂参观。

“江夏同志,我们今天来是为了向你们取经的。”赵建国从走进厂里的那一刻开始,明显感受到这里跟国营企业的不同。

江夏看了一眼跟着赵建国身后的干部,该来的,迟早会来。

早在盛夏服装厂解封的那会儿,江夏已经预料到会有今天。他们有在县城开厂的打算,却一直没有去县城调研,等的也就是赵建国的出现。

也许,赵书记的本意是好的,想要带领着龙安县的经济走上一个新台阶。

可是,他忽视了一点,国营企业关系盘根错节,不是说改就能改的。至少在盛夏服装厂,她说了可以上算。但是,在国营企业那头,没有任何一个人敢于站出来说变革,也没有人敢于承担变革的后果,无论是好的还是不好的。

简单聊了几句,赵建国提出想要参观生产车间。

江夏点了点头,示意大哥带着他们按照访客参观的路线走。这也是陆少阳离开之前给厂里规划好的。车间里现在划分出了四块生产区域,每个区域之间有物流通道,也有员工通道和访客通道。

一圈看下来,跟在赵书记背后的干部有些吃惊。

他们以为盛夏服装厂只是一个小作坊而已,根本不用像书记这般重视。却没想到麻雀虽小,五脏俱全。甚至有很多地方,盛夏服装厂比国营工厂还做得好。

难怪,书记走访的第一站,就是临水镇的盛夏服装厂。

会客室里,所有的干部面前都只放了一杯茶水。有人不满地看了一眼江夏,这也太不懂事了,居然就让他们喝水,不准备些水果和点心吗?

“赵书记,我们厂里有消暑降温的绿豆汤,要不要来点?这天气,可真够热的。”江夏一眼就看出有人对他们的接待不满。他们没提前打招呼就上门了,该不满的人是自己吧。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aili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推荐热门小说穿成反派后妈怎么办,本站提供穿成反派后妈怎么办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穿成反派后妈怎么办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81章 下一章:第83章
热门: 液甲武神 娇冠天下 你是我唯一的星光 误入迷局 向导是不是重生的 清风吹散往事如烟灭1·桃李不言 回到民国当名媛 无上神通 大魔王的退休生活[无限流] 凌天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