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上一章:第77章 下一章:第79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坐在回家的火车上,陆少阳颇为自责。只要一想到那样娇弱的江夏被公安带走,他心里很不是滋味。如果他在,一定不会让她受这种委屈。

握紧拳头,陆少阳第一次觉得自己的力量太单薄,需要借助别人才能够保护江夏。

虽然知道老班长一定会把江夏救出来,可是没看到江夏本人,陆少阳的心一路上都没有落地。

他只要一闭上眼睛,就会梦到江夏无助地被关在禁闭室里。那里空气不流通,甚至有些阴暗。

她饿不饿?渴不渴?害不害怕?

因此,当陆少阳快步走出火车站,看到江夏的时候,他一把将她抱起来了。

“对不起,夏夏,我回来晚了。对不起,对不起!”

感受到陆少阳宽厚踏实的怀抱,江夏热泪盈眶,“我没事,你不用道歉。你看,我好好的。没被欺负,没受委屈。”

江夏第一次主动拉着陆少阳的手,将他的大掌覆盖在自己脸上。虽然粗糙,但是安心。

四十多小时的车程,他肯定是一接到电话就赶了回来。看着空手跑出站的陆少阳,江夏除了感动还有就是心疼。

“我们回家,好不好?”这里毕竟是公共场合,江夏很快松开陆少阳的手。

“嗯,回家!”

开往临水镇的客车上,陆少阳把靠窗户的位置留给江夏,“现在还晕车吗?”

江夏嘴角上扬,“有你在我就不晕车了。”

看到江夏的笑容,陆少阳努力克制住自己想要亲她的冲动,“那怎么办,我的糖果岂不是白买了?”这是他上火车之前,在火车站附近特意为江夏买的。

摊开手掌,透明的糖纸包裹着的酸溜溜在空气中散发着一股香甜的味道。

江夏伸手去拿糖果,却被陆少阳狡猾地用大掌攥在手心。

凑到江夏耳边,陆少阳轻轻地低语道:“乖,叫我一声老公。”

湿热的气息在耳边喷洒,江夏心跳加速,又娇又软地瞪了陆少阳一眼,他怎么变成了这般不要脸的模样?

接触到陆少阳如同太阳一般耀眼的目光,江夏心里化成了一汪水。这样的陆少阳,让她说什么她都愿意。

“好老公,给我吃一颗糖,好不好?”

江夏同样凑在陆少阳的耳边,说话的时候眼睛盯着他的侧脸。果然,她的话还没说完,陆少阳的脸红了。

感受到陆少阳的手掌松动,江夏抽出自己的手,先剥了一个糖果喂到陆少阳嘴里,然后自己再吃了一颗。她靠在陆少阳的肩膀上,只觉得这是自己吃过最好吃的糖果。

空气中,弥漫着爱恋的香甜味,一直甜到心底。

晚上,在陆家,陈淑芬脸上的笑一直没有停过。哪怕家里的厂子被查封,也抵挡不住儿子回来、儿媳妇顺利被放出来的欢喜。

“包子出锅啰!”

“妈,您辛苦了!”江夏用手帕给陈淑芬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她一直忙到现在连口水都没有喝过。

“不辛苦,一点都不辛苦。你们爱吃就好,大家都多吃点。锅里还有两笼包子,管够!”陈淑芬拉下江夏给自己擦汗的手,“夏夏,你别忙了,坐下来吃点东西。”

厨房里,吴秀群和江家两位嫂子也正在做着自己的拿手菜,家里好久没有这么热闹了。

这里虽然是陆家,可是他们早就成了一家人,心都在一处,劲儿也往一处使。

陆家就陆少阳一个孩子,而且常年在部队。江家人是真切地感受到亲家公和亲家母俩老带着两个孩子有多不容易。

饭厅里,李定坤和李红梅姐弟两人对视一眼,从彼此的眼里看到了珍惜和感动。他们自从拜了江父江母为干爹干妈之后,真切感受到了家的温暖。这是他们做梦也没想到的好日子。

“阿坤,我们喝一个。”陆少阳举起酒杯,看向李定坤。

他是真心感谢李家姐弟,从阿阮口中,陆少阳知道,上一次要不是多亏了李定坤出手相救,江夏肯定会被翻过来的夹板车砸到。

“少阳哥,干!”李定坤本就是豪爽的性格,一切尽在酒中。

因为陆少阳难得的回家机会,陆友德把自己珍藏的好酒拿了出来。这是两大家子包括李家姐弟在内的第一次正式聚会,没有酒怎么行?

“包子下酒,越吃越有。亲家,我们也干一个?”江金盛今天特别高兴。别看他们厂子现在还没解封,他高兴的是儿女们都立起来了,高兴的是女儿得到陆家人的疼爱,高兴的是两家人的日子越来越有奔头。

“好,说得好!”陆友德举杯。

等晚上散席的时候,江夏和陆少阳送走李家姐弟以及娘家人。

现在江家人暂住到李红梅家,因为是干亲关系,倒也说得过去。主要是陆家的房子不够住,不然陆友德和陈淑芬还巴不得亲家住自己家里。

关上大门,江夏感觉自己腰间一紧,肩头一重。

原来,陆少阳直接从背后搂住她,头靠在她的肩膀上。

“少阳,你松开,爸妈和孩子都在,你这样像什么话?”江夏有些害羞,背后的陆少阳就像是一团火,烧灼了她的心。

陆少阳仿佛有些醉了,“媳妇,给我抱抱。”

江夏又好气又好笑,双手搭在他的手背上拉开,“先去洗漱,好不好?你身上一股子汗味儿。”

“真的?”陆少阳立刻站直身体,抬起自己的袖子闻了闻。

看到江夏狡猾的眼神,他反应过来,伸手刮了一下江夏的鼻子,“小骗子!”

江夏推着陆少阳往前走,“快去洗漱,坐了这么久的火车,你不累吗?”

陆少阳回头看了一眼江夏,眼底一片火热。晚上还有非常重要的事情,他现在精力十足,一点都不累。

等江夏把房间收拾妥当去看两个孩子,却发现婆婆和公公一人带着一个孩子已经在讲睡前故事了。站在孩子房间门口,听着两位老人的声音,江夏抬头看了一眼天上的月亮。

公公婆婆对自己真是好得没话说。

江夏转身去洗漱,发现漱口水已经倒好,就连牙膏也挤在牙刷上。浴室里传来陆少阳洗澡的声音,江夏忽然有些脸红心跳。

刷了牙,江夏估摸着陆少阳也快要洗好了。她将长发盘起来,从衣柜里找出最保守的一套长袖睡衣放在袋子里,准备等会儿洗了澡穿。

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大床,江夏双手捂着脸。

今天晚上她好像没有理由再把陆少阳赶出去睡了。

听到开门的声音,江夏立刻从凳子上跳了起来。转身发现陆少阳只穿了一条裤子,上半身什么也没穿就走了进来,江夏连忙背过身去,“你怎么不穿衣服呢?”

陆少阳的轻笑声在耳边响起,“爸妈和孩子都睡了不影响,再说刚洗了澡身上滚烫,不信你摸摸。”说着他拉起江夏的手放在自己胸口。

江夏想要抽手却被陆少阳握得紧紧地,她低着头,不敢看陆少阳的眼睛。只觉得手掌下的心脏怦怦直跳,火热的温度熨烫了她的心。

“松开,我要去洗澡了。”江夏鼓起勇气瞪了陆少阳一眼,流氓!

陆少阳深深地看了一眼江夏,手上微微一用力,江夏便被他抱在怀里。

就在江夏有些惊慌失措的时候,一个吻落在她的额头,然后陆少阳松开了她,“去洗吧,水我已经给你准备好了。”

磨磨蹭蹭足足有四十分钟,江夏看了一眼身上的睡衣,确定没有不合体的地方,她鼓起勇气轻轻地推开房门。

房间里的大灯已经关了,只留下床头的昏黄的台灯还亮着。

大床上,陆少阳背对着大门侧身躺着,看样子似乎睡着了,她推门进来对方都没动。

江夏深吸一口气然后缓缓吐出,轻手轻脚地关了房门。松开头发,江夏来到床前。陆少阳睡在外侧,且背对着她。江夏不想叫醒陆少阳,她就只能从陆少阳的身上翻过去,才能睡在内侧。

就在她踩在床上,弯腰准备向里的时候,忽然一阵天旋地转,她被翻身而起的陆少阳压在身上。

对上他火热的眼睛,江夏嘟嘴抱怨道:“你吓着我了,明明没睡着,为什么装睡?”

陆少阳答非所问,“你穿这么厚,难道不热吗?”

江夏脸色一红,“你以为都像你,暴露狂。我的睡衣刚刚好,不冷不热。”

“是吗?”陆少阳双手撑在江夏身侧,身体往下压,“你的脸都红了,还说不热。”

“我真的不热,你压着我了。”江夏屏住呼吸,下意识地伸舌头舔了舔嘴唇,为什么会有一种口干舌燥的感觉?

江夏早知道会有这样一天,可是越是到这个时候她越紧张,甚至有些害怕,所以才假装回避。

突然被吻住,江夏有些心慌。陆少阳的吻比之前的任何一次都来得凶猛,仿佛要把她的吞下去一般,江夏的心微微收拢,整个人蜷缩在他怀里,怯怯的,柔柔的。

房间里的温度直线攀升,江夏紧紧地咬着嘴唇,不让自己发出声音来。

陆少阳搂着她,用鼻尖蹭了蹭她的耳廓,“夏夏,叫出来,让我听到你的声音。”

江夏根本发不出声音,她直摇头,汗水打湿了她的头发,一颗又一颗晶莹的汗珠顺着她的下巴滑落,滴入陆少阳宽阔结实的胸膛。这一幕落入陆少阳眼中,他眼色加深。

准备了很久,陆少阳的额头青筋暴涨,江夏心疼地摸着他的脸,将身体完全放松,顺着他完成登陆的动作。

“唔,痛!”

第二天早上,江夏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浑身酸痛。她把头埋进凉被里,脑海里全都是少儿不宜的画面。

门口传来阿阮和海铭的声音,“爸爸,你当着我们呢,我们要去叫夏夏吃饭。”

“夏夏今天想要多睡一会儿,你们别去打搅她。她最近是不是特别忙?好不容易爸爸回来了她才能够喘口气,让她多多休息。”陆少阳的声音渐渐走远。

江夏恨不得堵住陆少阳的嘴,都是因为他回来了,自己才连床都起不来!

这一天,江夏睡到中午十一点才起来。她原本还有些不好意思面对公公婆婆,谁知道家里只剩下她和陆少阳两个人在。

“夏夏,这是洗脸水,要不要我来帮你洗脸?”

江夏瞪了他一眼,一把拍开陆少阳的手,“爸妈和孩子呢?”

“他们带着孩子去李家了,中午不会回来吃饭。孩子也去找朝文他们玩去了。”陆少阳殷勤地准备好牙刷和簌口杯,一点也不觉得江夏凶,反而像极了生气的小兔子,鼓着脸,好可爱。

江夏闻言松了一口气,不然直接面对好尴尬呀!

吃过早饭加中午饭,江夏又困了。她昨天晚上几乎一夜没睡,早上补眠的几个小时根本不够。

陆少阳坐在床边给江夏摇扇子,看她睡得香甜,他不由得低头轻轻地吻了吻她的脸颊。他昨天晚上实在是有些控制不住,才让夏夏累着了。

一觉睡到下午四点钟,江夏这才恢复了饱满的精神状态。

转头看到靠在自己身边睡着了的陆少阳,江夏用眼睛仔细地勾勒他的眉眼。第一眼看到这个男人,江夏就觉得他挺帅的。现在,这个男人彻底变成了自己的。

江夏悄悄地凑过去,吻了吻他的嘴角。

“老婆,怎么不多睡一会儿?”陆少阳偷笑着醒来,眼里的光照亮了他们之间的小世界。

“我哪里老了?”江夏嘴角上扬,少阳刚刚睡醒的声音真好听。

“嗯,我看看。”陆少阳翻身把江夏压在身下,“等我看一遍,就知道答案了。”

江夏早有预料,她抬起下巴一脸坏笑,把手放在陆少阳的腋下,然后轻轻地挠动。

“哈哈,老婆,我错了。不不不,夏夏,好痒,你一点都不老,你是我心中最可爱的美少女。”

等江夏和陆少阳收拾好前往李家,已经是一个小时之后的事情了。

此时的李家十分安静,只听见江家大嫂胡小兰分享经验的声音,“做了这么久的衣领,我发现这种做法最节省时间,我演示一遍给你们看。”

只见她转动缝纫机,不到两分钟便做好了一个衣领。

“真的很快,看来做领子是有窍门的,胡大姐,你让我试一试好不好?我怕我不上手,以后会忘记。”

“好的,这里还有布料,你们谁想尝试都可以。”胡小兰让出位置。

原来,盛夏服装厂被查封之后,他们这些女工一天也没有闲下来。而是把过去两个月的制衣经验都拿出来分享,怎么样才能够用更短的时间做出合格的衣服,提高生产效率,这是大家讨论的焦点。

江夏从转角处走了出来,她感动地看着院子里满满当当坐着的工人。

她们背对着自己,全神贯注地看着前面正在演示的缝纫机。

大家的分享会结束,她们这才发现站在身后的江夏,于是都笑着跟她打招呼。

“夏夏来了?”

“夏夏,你看我们也闲着没事,不如想办法改善一下现在的制衣方法。”

“夏夏,你别担心,我们都不走。只要厂里解封,我们立刻回去生产,保证不耽搁任务。”

这一幕,深深地印入江夏脑海,以至于很多年以后,她都还记得这些人充满希望的笑脸。

“大嫂,把所有参加培训的员工都登记下来。厂里会按照你们的出勤,每天补助每人五块钱的工资,直到工厂顺利复工。”在江夏看来,所有的努力都会开出最美的花。

三天之后,盛夏服装厂终于接到了解封的通知书。

江夏亲自撕掉封条,推开工厂大门。经历过这次挫折,他们将迎来一个崭新的局面。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白白10瓶;安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推荐热门小说穿成反派后妈怎么办,本站提供穿成反派后妈怎么办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穿成反派后妈怎么办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77章 下一章:第79章
热门: 永无乡 [综英美]超英杀死我后 千金散尽还复来 和渣狗离婚后嫁入豪门 吞天决 佳期如梦之海上繁花 京洛再无佳人 偶像 庙前村旧事 降维碾压[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