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上一章:第74章 下一章:第76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江夏并不知道苏晓月背后做的事情,她刚刚收到陆少阳的来信。

算一算时间,几乎他们前脚走,这封信也就跟着邮寄出来。

“媳妇,展信佳!你和孩子回家以后,仿佛把我的心也一起带走了。宿舍里,校园里到处都是你们的身影。写这封信的时候,我正看着我们俩在长城的合影。你放心,买房的事情我一定会放在心上,要是有合适的我想办法给你打电话。媳妇,我好想你……”

看完陆少阳寄回来的信,江夏珍重地将它和之前陆少阳写的所有来信放在一起。

数一数铁盒子里来信,竟然多达七封。

展开信纸,江夏面带微笑,把家里和自己最近的状况都写了上去。不知不觉,等她写完回头一看,原来已经写了四页纸。

想起当初自己为了完成任务凑出来的一页信纸,不知道陆少阳当时看到是什么样的心情。

且说,镇上的领导最先收到苏晓月的举报信。苏晓月不愧是语文老师,写的罪状一条又一条,从侵占国有资产,到走资本主义道路,拖社-会-主-义后腿,镇上领导看完之后眉毛跳了又跳。

这事儿,他可决断不了。

于是,收到举报信的当天,他骑着自行车来到县城。

镇上的书记找到赵建国的时候,举报信正放在他的待处理事项当中,他听了老王的话,连忙从一叠文件中翻出那封举报信,然后拆开递给对方。

“老王,你看看是不是跟你收到的是一样的?”赵建国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在办公室里来回踱步。

镇上的王书记一看,连忙点头,“赵书记,是的,两封举报信一模一样,您看。”他从拿出自己带过来的举报信,将它们放在一起。

“胡闹!”赵建国看完信之后,一掌拍在办公桌上,显然非常生气。

王书记有点拿不准他的意思,领导到底觉得谁在胡闹?是举报信里的江夏,还是写举报信这个人?

也不怪王书记会有这样拿不定主意的时候,这件事可大可小,弄不好江夏就会有牢狱之灾。

可是,按照他自己的想法,再结合最近人民日报的学习精神,国家已经允许私有制经济成为经济形式的一部分,只是还没有正式的红头文件下达,原来的政策并没有完全废止。

“老王,你怎么看?”赵建国长叹一口气,在座位上坐了下来。

“书记,我以为江夏这个私人服装厂如果拿到了营业执照,就说明她是合法经营,符合国家的法律要求。至于举报信里提到的走资本主义道路和侵占国家资产,我觉得这个帽子太大了。风声鹤唳的时代已经结束,我们都知道它给社会经济造成的影响。江夏办厂这件事,不应该成为典型。”王书记能够来找赵建国,已经说明了他的态度。

赵建国是从北京派下来的年轻干部,他本来就是带着上级安排的消除陈旧思想、鼓励创新发展的任务来到这里的。

刚才他生气,是因为人民群众中居然还有如此冥顽不灵的人。

他们还以为现在是那个特殊的时期,随随便便一封举报信就可以让把别人逼上绝路?

只要有他在,他就绝对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然而,还没等赵建国和王书记商量出处理的办法,省城分管检举信-访的省委副书记也收到了检举信。

一看被检举人所在的地方,他眼睛微眯起来。这不是赵建国管辖的区域吗?

自从赵建国来了地方之后,省委书记一直拿他当接班人培养。他们这些老干部经常在会议上被点名批评,手里的权利也一点点被削弱。

现在,这么好的机会,他可不能错过了。

“小马,马上组织开会讨论关于临水镇有人侵占国有资产,走资本主义道路的重大事件。”他手里拿着举报信,连忙安排相关人员跟进处理。

第二天上午,江夏刚刚画完秋装的图纸,两辆警车停在盛夏服装厂门口,一大队公安干警涌入服装厂。

“哪位是江夏,马上叫她出来!你们厂已经被查封,所有人立刻停止作业。”

“听到没有?叫你们停止生产。把你们的负责人叫出来!”

所有人都惊呆了,他们看着身穿公安制服的人冲进工厂,一行人分成两队,分别将生产车间和办公室里的人都看管起来。

江夏不慌不忙地从办公室里走出来,“公安同志,我就是江夏。你们有查封令和抓捕令吗?”

早在她开办服装厂的时候,就想过会有这样的一天。只是没想到,他们再低调也扛不过这个敏感时期。

领头的公安仿佛一早知道江夏会这么问,他看了一眼一脸正气的江夏,从包里掏出两章盖了鲜章的打印纸。

“这是查封令和抓捕令。现在,你可以跟我们走了吗?”

“夏夏,不能跟他们走!”陈淑芬扑过去一把拉住江夏的手,“你们要抓就抓我,我才是这里的老板。”

陆友德气得一把扔掉手里的帽子,“公安同志,我们做了什么违法乱纪的事情,凭什么要查封我们,还要抓走我儿媳妇?我的儿子在部队当兵,我们是军属。你们不能这样欺负人!”

“就是,我们是合法经营,有营业执照的!”江家大哥着急地看了一眼妹妹,夏夏不能被抓走。

“公安同志,你们是不是弄错了?”黄桂花和李红梅到现在也没回过神来,他们到底哪里违法了?

其余江家人和服装厂的工人齐齐地站在江夏面前,就是不允许这些公安靠近。他们用实际行动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一听说江夏是军属,在场公安的脸色稍微缓和了一些。

领头的公安没想到江夏居然是军人的妻子,“各位同志,你们别激动。有人写了举报信,并且交到了省委。现在,领导已经成立专项小组彻查此事,我们也只是例行公事,希望你们理解。”

“我们不理解,你们说抓人就抓人,按照你说的,现在这件事根本就没有调查清楚。万一,你们抓错了呢?”

陈淑芬的泼辣劲儿在这个时候淋漓尽致的发挥了出来。她紧紧握着江夏的手,仿佛谁要带走江夏她就会跟人拼命一样。

“就是,你们不能抓走夏夏。我们不同意!”

在两边僵持不下的时候,江夏站了出来。

“公安同志,我可以跟你们走。但是,请允许我交代几件事。”

领头的公安点了点头,他也不想为难军属。毕竟,他们这里也有很多人是从部队上专业过来的,知道军属尤其是军嫂的不容易。

“爸爸妈妈,我知道您们担心我疼我,怕我过去受委屈。您放心,我就是去配合他们调查清楚。大哥,这里待会儿就会被查封。你先把所有工人的工资结清,一分都不能欠。至于批发商有货没有发的,要是他们愿意等,我们盛夏服装厂保证一定会尽快把货交到他们手里。如果他们不愿意等,支付他们违约金。省城的店铺暂停营业,家里就交给你了。”

江夏看了一圈家里人和招聘进来的工人,然后松开陈淑芬的手,大步向门口的警车走去。

“夏夏!”

听到大家的喊声,江夏停住脚步回头,“你们放心,我一定会尽快回来的。”

眼看着第一辆警车开走,江家人和陆家人的心提了起来。哪有夏夏说得那么轻松,真的到了公安局,还不知道会遭受到什么样的对待!

剩下的公安留下来执行查封事宜,这里的动静早已经引起了大家的围观。

“盛夏服装厂怎么了?为什么江夏会被抓?”

“嘘,你还不知道吗?私人办厂是违法的,你看我们镇上有几个厂子是私人开的?这厂子只能由国家开办!”

“呀,这可怎么办?江夏会不会坐牢?她这么好的一个人,如果进去了,那可真是可惜了。”

“这不是我们老百姓管得了的事情。你没听说吗?抓走江夏的人是省里的,也就是说镇上和县委有可能都不知道。”

“究竟是谁举报的?这也太黑心肠了!我倒是觉得盛夏服装厂没错,要不是他们做衣服出来,我们哪里能够买到这么好看又便宜的衣服。还举报到了省城,这是得有多大的仇?”

人群之中,苏晓月看着江夏被带走,看着服装厂里的人被赶出来,大门上被贴上封条。她心里痛快极了!那种轻飘飘的感觉,好像马上就要飞起来了。

哼着歌儿,苏晓月骑着自行车离开。终于等到这一天,看她江夏以后还怎么跟自己作对。

服装厂被查封后,那些工人纷纷表示自己不要工钱,请求江瑞清快点想办法把江夏营救出来。江瑞清感动地看着这些女工,“你们放心,夏夏一定会没事的,我们服装厂还能再办起来。”

江家人原本就住在厂里,现在服装厂被查封,李红梅把他们全都带到了自己家。她的新家宽敞,正好能够安顿好江家人。

省城盛夏服装店,江瑞福接到来自家里的电话,他深吸一口气,付了电话费之后撒腿就往店里冲。

“小何,阿坤,家里出事了!”

何海彦和李定坤听说江夏被抓,服装厂被查封都惊呆了。

“狗日的,要是被我知道是谁举报的,劳资弄死他!”李定坤把手里的衣服挂好,一拳砸在旁边的墙壁上。

何海彦则连忙跟店里的顾客道歉;“不好意思,厂里出了点事,我们店暂停营业。抱歉,具体开业的时间会提前告知大家。”

五分钟后,盛夏服装店关门。

“瑞福哥,我们去找一下李处长吧。他之前跟夏夏的关系好,说不定可以帮得上忙。”何海彦见江瑞福急得直扣头发,心里也有些慌乱。江夏到底是个女人,被抓到公安局去还不知道是个什么光景。

“对,你说得对!我们现在就去!”江瑞福仿佛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

之前的百货商店销售科长李大全,现在已经是政府城市综合开发部门的处长。江夏以前带江瑞福来找过李大全,所以他知道李大全的办公室在哪里。

听说江夏出事,李处长立刻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肯定会被人嫉妒。你们别着急,我马上去想办法。这样,我现在要出去找人,你们先回家等消息。记住,别病急乱投医。切记给相关领导送礼,知道吗?现在对这方面查得可严了,搞不好还会弄个行贿的罪名。”李大全不放心,再三叮嘱道。

从李大全办公室出来,江瑞福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

“小何,你先回家等消息。你放心,欠你的工钱一分也不会少。你的好,我和夏夏都会记在心上。”

何海彦看了一眼李定坤和江瑞福,“瑞福哥,你说这话就见外了。如果你们不嫌我碍事,我想跟你们一起回临水镇。人多力量大,我不能在这个时候躲开。万一遇到事,我也可以搭把手,是不是?”

“好兄弟!走,一起上车。”李定坤拍了拍何海彦的肩膀,在这个关键的时刻,最能看出一个人的人品。

中午想着天热,刘杨买了一大袋子冰棍骑车到盛夏服装厂,准备给黄桂花一个惊喜,却发现这里竟然被查封了。

“婶子,你知道服装厂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小伙子,老板江夏被抓走了,说她走资本主义道路。喏,你瞧,这张封条才贴上去没多久。”

“婶子,你知道厂里的其他人去哪里了吗?他们没被抓走吧?”刘杨听了之后气愤不已,什么叫做走资本主义道路?这些人可真是搞笑!他今年刚刚大学毕业,加上家庭环境,刘杨对现在的经济政策格外上心。因此,他特别清楚,盛夏服装厂完全是被那些守旧份子给害了。

“其他人都没事,只有江夏被抓走了。他们好像都去了李红梅家,你还真问对了人。我家就住在服装厂背后,当时我听他们拿着行李离开的时候说了地址。”

刘杨知道了李家的位置,道谢之后转身骑车赶了过去。他现在最担心的是黄桂花,也不知道她有没有被吓到?

此时的李家,陈淑芬和陆友德也都跟着一起过来了。

“老陆,你快点给少阳打电话,让他想办法马上回来。夏夏不能在公安局里过夜,她一个女孩子,被带走之后还不知道会面对什么。”陈淑芬着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

“我马上就去打,幸好这次寄信回来的时候留了一个学校的电话。”陆友德推着自行车出门,去找共用电话。

吴秀群已经扛不住压力,低声哭了起来。江金盛拍了拍妻子的后背,“你哭什么?夏夏会没事的。她这么聪明,一定会机灵应对。”说完这话,他自己也用手捂住脸。都是他们这些当父母的没用。

北京,陆少阳正在图书馆查资料。他抬头,忽然看到张教授在借阅室门口朝他招手,面色有些着急。

陆少阳放下书本,快步走了过去,“教授,您找我有事?”

“少阳,你赶紧收拾东西回一趟家。你爸爸刚才打电话来,说江夏出事了……”张教授把陆友德的话转述了一遍,陆少阳听完拔腿就跑。

“哎,你这孩子。火车票我已经打电话托人给你买好了,你直接去车站领票就行。别慌,路上注意安全。”

“谢谢教授!”

陆少阳什么都没带,就这么直接冲到了火车站。一路上,他想了很多。服装厂的手续肯定没问题,关于私营的性质,只要说清楚也不是什么大问题。关键在于,到底是谁举报了江夏?而主导抓江夏的人又是谁?

达到火车站之后,距离发车还有两小时。陆少阳连忙找到公用电话,给老班长拨了个电话过去。

“老班,是我,少阳。我想求你件事,我媳妇被抓了。事情是这样的……”

陆少阳口中的班长是他刚入伍带他的顾卫星,现在正在省公安局担任副局长。去年复业到了地方,因为过硬的军事素养直接被省公安局要走。

而他留给江夏纸条上的电话,也就是顾卫星办公室的电话。

顾卫星听了陆少阳的话,立刻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少阳,你放心。我保证你媳妇不会受到任何伤害。我现在就去了解这件事,你别着急,有我在!”

有了老班长的保证,陆少阳也才算是稍微安心一点。

没等王书记和赵建国想好处理办法,盛夏服装厂被查封的消息传到了他们耳中。

赵建国非常生气,他差点砸了自己手里的茶杯。

“老王,你看看,就是因为干部队伍里有这样一群人,才会拖我们进步的后腿。盛夏服装厂怎么了?它的成立明明是一件好事,这代表着我们群众开始自力更生,它不仅解决了一部分群众的就业问题,还能满足大家对生活物资的需求。我要去省城,我们现在就去,绝对不能让我们这部分有觉悟的同志寒了心!”

他本来就主张新的经济形式出现,并且带领大家走上共同富裕的道路。因此,才会对江夏被抓这事特别重视。

所有的人都在行动,而被警车带走的江夏此刻也已经来到了省城公安局。

“姓名?”

“江夏。”

“年龄?”

“二十周岁。”

听到江夏这么年轻,做登记的公安干警不由得抬头看了她一眼。她好像一点也不慌,仿佛自己只是来公安局一日游而已。

“知道为什么被抓吗?”

江夏摇了摇头,“我不知道。”

“你被人举报,说你侵占国家资产,走资本主义道路。你认可这一事情吗?”这是每一个被抓捕的人都要惯例进行的询问。按照流程,询问完了之后就会把江夏关押到临时的禁闭室,等待案件的进一步审理。

江夏听了问话之后笑了,“警察同志,请问你知道侵占国家资产,走资本主义道路是如何定义的吗?我的厂房是租赁的国家的,但是我给了租金。我的确雇佣了工人,但是我按照国家法律规定的工作日上下班,还给他们发放了不低于国营工厂普通工人的工资。如果你们因为这两条抓我,我不服。”

询问的警察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他们只是按照上级命令做事,并不懂经济。是非对错,也不是他们能够断定的。

“抱歉,我们只是例行公事。”

做完登记之后,江夏被带到了公安局办公大楼背后的临时拘押房。她身上没有任何束缚,只是被暂时限制了人身自由。

而此时,关于江夏被抓的事情越闹越大,甚至惊动了省委书记。

推荐热门小说穿成反派后妈怎么办,本站提供穿成反派后妈怎么办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穿成反派后妈怎么办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74章 下一章:第76章
热门: 摘星3 一妃难求,贵女不愿嫁 不在回忆里错过你 吸血鬼王:永恒恋人 时光走了你还在 美女的超级保镖 审神者栽培手记[综] 菟丝花 盛世霸宠:一惹撒旦误终生 今天你告白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