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上一章:第70章 下一章:第72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生产任务紧,服装厂里离不了人。大家商量之后,一致决定由两边的老人享受一下坐新拖拉机的待遇,顺便把江夏和孩子接回家。

江父和江母这还是第一次到火车站来,看到黑压压的人群,他们不由得有些紧张。

“火车站就是这样,人来人往的。估计这会儿正好是上下客的高峰期,我们往那边走,出站口在斜对面。”陆友德和陈淑芬来城里的次数多,而且也有过坐火车的经验。他们看出了亲家的不自在,开口安抚道。

不一会儿,他们一行五人在出站口站定,眼巴巴地望着铁栅栏内往外走的旅客。

“看到夏夏了没?”陈淑芬踮起脚尖,她昨天晚上就没睡好,心里特别盼着江夏和两孩子。

“你着什么急?看看时间,现在才四点五十分。下火车还要走这么长一段路,何况夏夏带着两个孩子。”陆友德话虽这么说,可是眼睛却不错地看着出站口。

李定坤把最好的位置让给四位老人,自己琢磨着要怎么跟江夏汇报自己这次外出的收获。

他去上海找到老朋友,对方一听说他有采购拖拉机的需求,连忙把他请到饭店。一顿好吃好喝之后,李定坤这才了解到,原来老朋友家里有人在拖拉机厂上班。正为拖拉机销售的事情发愁呢!

厂里给了他家人十台拖拉机的销售指标,眼看着马上就要到考评时间,还有两台拖拉机没有卖出去。

因为李定坤曾经帮过朋友大忙,所以他也就实话实说。即便是做不成买卖,仁义也是在的。

要不然,大半个月的时间,弄两台拖拉机会来肯的是不能够的。而且,因为他可以尽快付全款,对方还给了一个不少的优惠。拖拉机已经拉回来了,大头的尾款还等着江夏回来签字才能付出去。

出站口,刘阮和陆海铭只要一想到马上就可以见到家人,立刻恢复了活蹦乱跳。

江夏跟孩子们的感受差不多,千好万好不如回家好。

“爷爷奶奶!”

“还有外公和外婆!”

自从江家人搬到厂里来住之后,刘阮和陆海铭自然而然的改了称呼,叫江夏的爸爸妈妈为外公外婆。

“夏夏,你们可算是回来了。”陈淑芬有些激动,这闺女一走,她心里总是空落落的。也不知道江夏和孩子在北京会不会水土不服,吃的好吗?睡得香吗?

现在看到他们好好地站在自己面前,陈淑芬喜得连忙拉住江夏的手,两个孩子则被李定坤给抱了起来。

“夏夏,拖拉机买回来了,就在停车场。我们现在就过去?”

“等一下,我们还有行李没有送过来。”江夏一手拉着一个妈妈,没想到他们居然为了接自己特意从镇上赶了过来。

十分钟后,李定坤扛着行李领着大家来到拖拉机面前。

孩子们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个大家伙,他们好奇地摸摸这里,看看那里。它真的是自己家里的吗?

“好嘞,各位乘客请上车!”李定坤安置好行李,把提前准备好的上车要踩的木凳从车厢里拿了出来。

江夏一眼就看到了车厢里的软垫,看来这是大嫂和二嫂为了怕他们坐在车厢里颠簸,特意缝制的。分别放在车厢的左右两侧,款约0.5米,长大概有1.5米,足够坐下他们所有的人。

“坐拖拉机啰!”两个孩子异常兴奋,不过还是在江夏的劝说下没有站起来,而是乖乖地坐在大人身边。

拖拉机平稳地驶出停车场,江夏这才想起来,开拖拉机应该要有驾驶执照吧?李定坤之前有考过驾照吗,他算不算无证驾驶?

夏天的傍晚天气虽然闷热,但是拖拉机行驶间带来的风缓解了一部分燥热。

没开出多远,两个孩子便靠在大人身上睡着了。

“夏夏,你要是累了,可以靠着我眯一下。”陈淑芬拍了拍自己的肩膀,示意江夏靠过来。

“妈,我不累。”她和两个妈妈坐一边,阿阮靠在她的大腿上,陈淑芬的右手边是吴秀群。对面,陆海铭趴在陆友德的大腿上睡得香甜,江父坐在陆友德身边。

见两边父母都望着自己,江夏从背包里拿出这次去北京拍的照片。

正好现在有空,拿给他们看一看。不然,等会儿回家了,家里还有大哥大嫂和二哥二嫂两家人,看不过来。

“这是我们去北京拍的照片,你们瞧,少阳念军校之后是不是没有那么黑了?”

“还有这张,这是天-安-门升国旗的时候拍的。”

“这里是长城,阿阮和海铭很厉害,全程都是自己走完的。”

对于两边的父母来说,即便是没能去一趟北京,看看照片也是极好的。在这个淳朴的时代,大家对北京、对天-安-门有着一种难以形容的情怀。

尤其是陈淑芬和陆友德,自从陆少阳去了部队,他们跟儿子相处的时间很少。就连照片,也只有寥寥几张。现在,能够看到少阳和江夏的合照,还有他们四个人一起拍的全家福,他们忍不住眼眶湿润了。

“爸妈,我和少阳商量好了,下半年有空的话,我去北京买套房子。到时候,我们一大家子去北京也有了住处。”江夏握住婆婆的手,看向两边爸妈。

陆友德笑了,“夏夏说了算,我们家你来当家!”

倒是吴秀群和江金盛多问了一句,“北京的房子不便宜吧?你们手头上的钱够吗?不够的话我们这里还有。”

“不贵,很便宜的。你们放心,我手里有钱。”

正在开车的李定坤听到买房二字,连忙在拖拉机的突突声中喊道:“江夏,你买房怎么不告诉我,我也去买一套跟你们做邻居。”

“回家再细说,你先好好开车。”江夏大声回了一句。这个时代的拖拉机,噪声还挺大的。司机的座位本来就在车厢前面一些,不大声一点李定坤听不见。

“好,我们回家说。”

傍晚七点,拖拉机在服装厂门口停了下来。最先跑出来迎接他们的是五个侄儿和侄女,他们跳着脚想要上拖拉机坐坐。

“慢点,你们别着急。先让小姑他们下来,你们再上去。”江瑞清一把拦住几个孩子,暑假这些天他们一直在厂里帮着打包,倒也为难了他们。不让他们干活还不行,几个孩子吵着要帮他们分担。

“小姑,你终于回来了!”

“小姑,我好想你!”

“小姑,累不累呀?”

江夏刚刚从拖拉机上下来,便被孩子们围得团团转。

他们的叫喊声吵醒了刘阮和陆海铭,姐弟两人揉了揉眼睛,在大人的帮助下从拖拉机上下来。

“朝文,朝武,朝南,朝北,珊珊妹妹,快点来我这里,我有好吃的糖果。”刘阮冲小伙伴们招了招手,这才算是把江夏从他们手中解救了出来。

七个孩子专门找了一个石板分糖果、聊天,大人们同样也齐聚吃饭的食堂。

江夏把带回来的礼物分发给大家,都是一些在本地不好买的东西。大哥、二哥、李定坤的礼物是钢笔,陆友德和江金盛一人一只手表,陈淑芬和吴秀群则是一人一个银手镯,大嫂、二嫂、李红梅、黄桂花的礼物是北京一个老牌子的面霜。

除了这些,江夏还带了许多有特色的吃食和生活用品回来。

大家心里清楚,这些是江夏和陆少阳夫妻两人的心意。毕竟,所有的东西加在一起,可不是一笔小数目。

晚上的吃食是由江家大嫂和二嫂置办出来的,大家热热闹闹地吃了一顿团圆饭,看了江夏带回来的照片,这才各自回家休息。

“阿坤哥,你要把黄姐安全送回家哟!”

江夏站在大门口,不放心地叮嘱道。现在天已经完全黑透了,黄桂花一个人回家不太安全。

“夏夏你就放心吧,我们先把桂花送回家,然后再回去。正好顺路!”李红梅坐在弟弟自行车的后座上挥了挥手,她自从搬了新家之后,弟弟一直都跟她住在一起。只不过,李定坤常在外面跑,有时候晚上也不着家。

黄桂花推着自行车,车筐里还放着江夏给自己带的面霜,以及她非要让自己给家里人带回去的糖果。

“夏夏,你是不是忘了,我可是女大力士,谁那么不长眼欺负我?”

江夏上前轻轻地拍了拍黄桂花,“黄姐,你说什么呢,女人都是需要被保护的。不分力气大还是力气小。”

目送他们离开,江夏这才转身招呼孩子们回家睡觉。

黄桂花的家离服装厂骑车需要二十分钟。夏天的夜里,外面还有些许乘凉的人,但是这个时间点,大部分人都回家睡觉去了,街头巷尾来往的行人很少。

不多时,黄家大门口到了。

“红梅,阿坤,我就不请你们进去坐了。回家注意安全,明天见!”黄桂花朝两人挥了挥手。

“嗯,明天见!”

看着他们姐弟走远,黄桂花推开大门走了进去。停好自行车,她发现爸妈都还没睡,坐在客厅里等她,似乎有话要对她说。

“爸妈,还没睡呢?”黄桂花把手里的糖果递给妈妈,“给,这是夏夏从北京带回来的,你们尝尝。”

黄妈妈接过糖果袋子打开一看,“哟,可都是些高级货。陆家人和江家人都对你很不错,你要好好干活,知道吗?”

黄爸爸轻咳一声,示意老婆子说重点。

“桂花,你过来坐下,妈妈跟你商量件事儿。”黄妈妈回过神来,想起他们今天等桂花回来的目的。

黄桂花有些奇怪,他们不是向来很少干涉自己吗?上次因为从罐头厂离职的事情跟家里虽然闹了矛盾,可是从那以后,她和爸妈的关系不仅没有疏远,反而更好了。

她坐下之后,发现爸爸妈妈在相互使眼色。

“你们不是要说事情吗?”

黄妈妈瞪了一眼丈夫,主动拉过女儿的手,“桂花,你觉得斜对面的林婶子为人怎么样?”

“还行吧,我那天在路上遇到她,帮她拉了粮食回来。怎么?她跟你说了什么?”黄桂花只是性格直率,人又不傻。妈妈这么晚等她回来,还专门提到林婶子,肯定她找妈妈说过什么。

“是这样的,她娘家有个侄儿,今年正好二十二岁。听说在电缆厂上班,是个搞技术的。你觉得怎么样?”黄妈妈小心翼翼地观察女儿的脸色,就怕她不愿意。

罐头厂里发生的事情早就传到黄家爸妈耳中,他们也知道女儿在感情上比较艰难。

明明她家桂花是个好孩子,却总是被人误解。说到底,还是怪他们两口子,把桂花生得这样结实,少了些女儿家的娇柔。这段时间他们也看出来了,桂花可能是受了打击突然就瘦了下来。

变瘦之后,她家桂花怎么瞧也是个俊俏的闺女,一点不比别人差。

“年龄太小了,我不想谈。爸妈,我累了,想去休息。你们也早点睡。”黄桂花从凳子上站起身来,毫不犹豫地转身回房。

“俗话说得好,女大三,抱金砖。别人都不嫌弃你年龄大,你倒嫌弃别人小。桂花,怎么就不行了?”黄妈妈着急地站了起来,拿眼睛去看自己丈夫,示意他开口劝女儿。

父母讨论的声音还在身后,黄桂花自顾自地倒水洗漱。

男人有什么好的?如果遇上一个像红梅姐前夫那种,还不如一个人来得自在。黄桂花倒掉洗脚水,抬头看了一眼天上的月亮。她觉得一个人也挺好的。

躺在床上,黄桂花居然失眠了。

她体会过恋爱时的脸红心跳,知道处对象、结婚生子是大部分女人的必经之路。就算不为了自己,她一直这么单着,父母和弟弟也会成为别人眼中的笑料。要不然,去见见?反正不合适就拉倒。

第二天早上,听说女儿愿意相看,黄妈妈喜得差点拜菩萨。

“林婶子已经跟我说好了,今天下午五点在河边的桥墩那里见面。记得别迟到,还有你今天可以换身衣服吗?你身上这件衬衣也太普通了。”

黄桂花没所谓地耸了耸肩,“妈,来不及了,我得去上工了。”

“哎,你这丫头,怎么这么不懂事儿呢?”在黄妈妈的批评声中,黄桂花骑着自行车赶往服装厂。

刘杨大学学的是机械专业,他刚来电缆厂不到两个月,却已经完全熟悉了这里的设备。就连带他的老师傅都逢人就夸他,说大学生就是不一样,刚来就解决了一个设备方面的大难题。

身为工程师,他每天大部分时间在办公室。只有生产将设备运行的问题反馈上来的时候,他才会下去查看情况,找到问题的结点,然后给出解决方案。

这天,三车间的设备突然停工,他跟老师傅一起检查了好一会儿,才找到问题的症结。

这一通忙活下来,身上的衣服早就脏了。有洁癖的他忙完工作,连吃饭都顾不上,拿着换洗的衣服来到厂里的洗澡堂。

因为工厂里三班倒,澡堂这个时间点还是对外开放的状态。

“林勇,听说你今天下午五点要去桥墩相亲?哪家的姑娘,长得俊不俊?”

“我大姨给我介绍的,听说是个很不错的女孩,好像叫做黄桂花。”

听到这个名字,刘杨端着脏衣服打算出去的脚步一顿。他们口中的黄桂花,不知道是不是那天送奶奶到医院的那个女人。

“天呐,我没听错吧?真的是黄桂花?兄弟,那我可真是同情你。你们知道黄桂花是什么人吗?”

“什么人?说来听听!”

“说出来吓死你们,她可是罐头厂的女霸王。一个人可以扛起两百多斤的罐头,身体这么宽,脸这么大。你们可以自行想象一下。”

“不会吧,林勇,你还要去相亲吗?娶个女大力士回家,然后单手就可以把你举起来。哈哈,哈哈哈!”

“是啊,到了床上,还不把你给压扁了。”

刘杨扔下手里的衣服,大跨步走了过去,他一拳头朝正在笑话黄桂花的人砸了过去。他们凭什么这么说她!好歹对方也是个未婚的女孩子,却被他们说得这么不堪!

“刘工,你发什么疯?”

“卧槽,别打了,快住手!”

好半天,刘杨被人拉开。他一口血水吐在地上,“下一次,再让我听到你们背后说人坏话,我不会放过你们的!”

说完,他捡起地上的脏衣服,大步走出澡堂。

“你们说,他是不是有病?我们说黄桂花碍着他哪里了?”

“该不会他喜欢黄桂花吧?”

“这怎么可能,你们又不是不知道,他是从北京刚分配过来的大学生。恐怕连黄桂花的名字都没听过。”

“大概书呆子都是这样,不用理他。”

坐在办公室里,刘杨下意识地转动着手里的钢笔。不行,他一定要阻止今天下午的相亲。像黄桂花这么好的女孩儿,林勇根本不配!

推荐热门小说穿成反派后妈怎么办,本站提供穿成反派后妈怎么办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穿成反派后妈怎么办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70章 下一章:第72章
热门: 独步山河 你引起了我的注意 八步道人 滚出豪门后我成了团宠 风舞 乡村留守女人的韵事 刀破苍穹 穿越那一片蓝 中二病教你做人 女捕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