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上一章:第65章 下一章:第67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陆少阳激动地往前走了几步,高高挥舞着双手,但是被火车站工作人员拦住。

“这位解放军同志,对不起!你不能进去。这是火车站的规定,任何人不得违反。”

“哦,对不起,我很久没有看到家人了,有些激动。”陆少阳退回到栏杆外面,他把双手放在嘴边当喇叭,“阿阮,海铭,江夏,我在这里!”

这声呐喊,把周围人的目光全都吸引了过来,但是陆少阳浑然不在意。他的眼睛从孩子身上转移到江夏身上,她穿裙子的样子可真好看!

“那里,爸爸在那里!”刘阮和海铭激动地指着陆少阳所在的方向。

他们即便看到了陆少阳,也牢记着江夏叮嘱他们不能乱跑这件事。

于是,出站口一位身穿白色连衣裙的女人牵着两个孩子奔向她丈夫的画面,引起了大家的关注。尤其当大家看到身穿军装常服的男人,脸上不由得多了一些祝福的笑容。

“爸爸!”刘阮和海铭直到跑到陆少阳面前,才松开江夏的手,扑进陆少阳怀里。他们尖叫一声,抬手用力的抱住蹲下身来接住他们的爸爸。

陆少阳一手抱起一个孩子,眼眶微微有些泛红,他笑着看向江夏,“夏夏,辛苦你了!”

江夏没有察觉到陆少阳称呼的变化,她额头上跑出了密密地细汗,看到没有之前那么黑的陆少阳,她忍不住嘴角上翘,“你居然比我上次见你的时候白了一些。”

陆少阳用自己的脸贴了贴孩子的脸,“爸爸很黑吗?”

“黑是黑,不过很英俊!夏夏,我说的对吗?”刘阮回头看了一眼江夏,英俊这个词是她最近才学会的,用在爸爸身上刚刚好,英勇好看的意思。

陆海铭直接用自己的双手捧住陆少阳的脸,然后在他的侧脸亲了一口,“爸爸,你最帅了。黑也帅,不黑也帅!”

两个孩子的话把陆少阳和江夏逗乐了,他们完全就是陆少阳最忠实的粉丝。

现在,可不就是粉丝见面会的场景?

陆少阳放下两个孩子,然后大步走向江夏,无论他的内心如何激动,他的面上依然稳重,他伸出右手,“热坏了吧?把包给我,我来背。”

江夏顺从地取下孩子和自己的背包,递给陆少阳的时候手指不小心触碰到他长满老茧的手掌。

他该不会是中暑了吧?手心怎么这么热?

陆少阳对上江夏关心的眼神,不由地靠近她,“怎么,你也觉得我很好看?”

这样的陆少阳是江夏从来没有见过的模样,有些痞,眼神里带着让她不敢直视的炙热,她轻轻地推了一把陆少阳,“你说什么呢?请注意影响,这里是公共场合。”

刘阮和陆海铭贼兮兮地看着靠得很近的爸爸和夏夏,两人开始像地下党一般交头接耳。

“我告诉你一个秘密,爸爸刚才肯定很想亲夏夏。”刘阮低头在陆海铭耳边说悄悄话。

陆海铭有些不解,“那他为什么不亲下去?”

刘阮捂着弟弟的嘴,“小笨蛋!你小声一些,我们是来当爸爸的小帮手的,而不是拖后腿的。以后,一切行动听指挥,知道了吗?”

陆海铭眨了眨眼睛,表示他听懂了。

“阿阮,你们在干什么?”江夏抬头,发现刘阮轻轻地蒙着海铭的嘴巴,看样子似乎在让他别说话。

“没什么。爸爸,夏夏,我们可以走了吗?”

陆少阳背好背包,然后一手抱起一个孩子。他回头看了一眼身边的江夏,如果还能再空出一只手来牵她,那就再好不过了。

他们四人来到距离火车站不远的公交站台,这里有一路公交车直达军校大门口。刚刚站了不到三分钟,直达军校门口的公交车缓缓地驶了过来。

阿阮和海铭还从来没有坐过公交车,他们一脸兴奋地上车。

在售票员的指引下,四人来到公交车最后一排的位置上坐下。陆少阳把海铭抱在身上,他的左手和右手分别坐着江夏和刘阮。

“爸爸,那是什么?”

“爸爸,这里的街道好宽呀!”

“爸爸,你看那栋楼房,好高哟。它有多少层楼?我来数一数,一、二、三……”

陆少阳用右手环住海铭,一边回答孩子们的问题,一边试探着用左手靠近江夏的手。终于,在公交车行驶到一半的时候,他用自己的大手包裹住江夏的小手。

跟他想的一样小小的,软软的,还有一丝凉凉的触感。

早在陆少阳用手背试探自己的时候,江夏就有了心理准备。

没看出来,陆少阳居然是个闷骚的性格。面上一本正经地回答孩子们的问题,实际上在狭窄的座位上,他借助海铭的身体挡住前排的视线,一直握着自己的手。

他的手掌有些热,而且还有些微汗水。江夏不太习惯,动了动自己被握住的右手。

陆少阳好似明白她的意思,看了她一眼之后,松开包裹住她手掌的拳头,不过十秒钟的时间,他改为分开她的手指,跟她十指紧扣。

江夏转头瞪了陆少阳一眼,却偏偏被陆海铭给看到。

“夏夏,你怎么了?是不是晕车?”江夏晕车这件事,陆家人都知道,自然也包括陆海铭和刘阮姐弟。

“喏,给你糖果。爸爸,你放我下来吧,我去姐姐身边坐。天气本来就热,我们要给夏夏多留出一些空间来。”陆海铭掏出糖果递给嫁给你下,然后从爸爸身上下来,坐到了刘阮的身边。刚好之前坐在这里的人下车,他才有了一个独立的座位。

虽然舍不得,陆少阳也只能松开江夏的手。公交车毕竟是公共场合,即便他们是合法夫妻,太过亲密也不好。

“喝点水吗?”从包里拿出水壶,陆少阳有些自责,他看江夏没事,还以为她不晕车了。

江夏的确有些口渴了,她接过陆少阳手中的水,“你给阿阮和海铭也拿壶水,瞧他们热得满头大汗。”

公交车开了足足两个小时,才到达军校大门口。清晨出火车站的时候太阳还没有那么火热,现在正是太阳光毒辣的时候,江夏的脸都晒红了。

在门卫处做了登记之后,陆少阳领着他们朝行政楼走去。

“从这里回宿舍虽然要绕路,但是不用晒太阳。要不然,你们喝点水,我们歇会儿再走。”陆少阳说着停了下来,回头看了一眼江夏和孩子们绯红的脸蛋,有些心疼。

他皮糙肉厚倒是没所谓,夏夏和孩子们的皮肤都嫩着呢,经不起晒。

“没事,我们都还能走。现在回去还好点,等会儿太阳该更热情了。”江夏摆了摆手,站在一楼的大厅走廊上,一股凉风徐徐吹来,很是舒服。

现在差不多是上午十点钟,江夏的话倒也没说错。于是,三人继续前进,在即将走出行政楼的时候,迎面一个教师模样的人领着三个身穿迷彩夏装的军人走了过来。

“张教授好!”陆少阳站直身体,行了一个军礼。

“少阳,他们就是你的家人吧?你们好,我是陆少阳的老师,我姓张,单名一个跃字。”张教授这话是看着江夏说的,这位应该就是陆少阳的媳妇了。

他知道陆少阳领养了两个战友的孩子,所以看向江夏的眼神有着打量,也有认可。她选择跟陆少阳在一起,说明已经做好了准备。看来,这个女娃子不光长得好看,心灵也挺美。

“师爷好!”刘阮和陆海铭学着爸爸的样子行了一个军礼。这个称呼是江夏之前在火车上教过他们的,这会儿正好排上了用场。

“张教授,您好!”江夏尊敬地看向对面的老者,她听陆少阳在信里提到过这位老师。

“好,好,好!”张教授接连说了三个好字,他看了看两个孩子,虎父无犬子!他们被陆家人照顾得很好。对于陆少阳的媳妇,张教授的印象也是极好的。

“走吧,早点回宿舍休息。少阳,后天带你媳妇和孩子来家里吃饭,你师娘听说他们要来,可是盼了很久。”张教授笑着点头,然后带着身后的学生离开。

跟在张教授身后的三人算是陆少阳的师兄,他们已经从军校毕业好几年了。今天正好回学校看望老师,没想到会碰到传说中的陆少阳。

刚才那个场合下,张教授寻思着行政楼不是说话的地方,所以也就没有为他们做专门的介绍。

以后有的是时间,何必赶在这一小会儿。

走出很远之后,张教授背后的一个中年男人开口问道:“老师,他就是那个在大比武中拿下个人第一的陆少阳?那俩个孩子是陆峰和刘大乔的孩子?”

陆峰和刘大乔的英雄事迹早就传遍了全军。大家也是在很久之后才知道,原来他们的孩子成了孤儿。

陆少阳能够提前想到这一点,并且把他们的孩子都接过来养在自己名下。但凡是知道这件事的人,无一不对陆少阳另眼相看。

“嗯,他就是陆少阳。”

张教授背后的三人对视一眼,他们打心眼里佩服陆少阳的能力和品性。既然老师如此看重他,他们这些当师兄的也该帮扶一把。不为别的,只因为他是陆少阳。

二十分钟之后,江夏和两个孩子终于来到陆少阳的单间宿舍。

“爸爸,这里就是你的房间吗?”刘阮和陆海铭好奇地四下打量,豆腐块一样的被子,桌上的书本放得整整齐齐。在大床的旁边,还放了一张大约一米二的折叠床。

陆少阳放下背包,替江夏和孩子们打了两盆洗脸水过来。

“这里就是我的宿舍,请问领导有何指示?”他笑着看向孩子,脸上的笑容带着发自内心的宠爱。

“嗯,卫生做得很不错,东西摆放也整齐,以后继续保持。”刘阮背着双手,跟领导视察一般,点评道。

江夏闻言也笑了,她点了点刘阮的鼻子,“你这个小调皮!”

中午时分,江夏和孩子们身体有些乏了,不想去食堂吃饭。陆少阳便从食堂给他们打了一些爽口的凉面、凉皮、粥、凉糕回宿舍。

吃过午饭玩耍了一小会儿,孩子们的困意来袭。坐火车,尤其是长途火车其实是件很累人的事情。刘阮和陆海铭能够有这样的表现,已经非常不错了。

别说是孩子,就连江夏也有些吃不消。

她总觉得自己好像还在火车上,摇摇晃晃的,耳边似乎还有汽笛的声音。

“要不,你也跟孩子们一起睡个午觉?”陆少阳心疼地看着江夏,她眼底有点青黑,脸上也写满了疲惫。

江夏犹豫了一下,“少阳,我想洗个澡。”

火车上是没有办法洗澡的,大夏天坚持了两天没洗澡,这对于江夏来说已经是极限。她现在最想的不是睡觉,而是把身上的汗渍洗掉。

洗澡两个字让陆少阳的心跳加速,还好他脸色黑,掩饰了他的脸红。

“学校的澡堂开放时间是下午六点到八点。如果你想现在洗澡,我去给你打两壶开水回来,你在卫生间里也可以洗。”说着,陆少阳提着水壶出了门。

江夏的背包里也就放了些换洗和衣服和个人洗护用品。她趁陆少阳出去打水,连忙把换洗的衣服找了出来,放在卫生间里。

两个孩子已经呼呼大睡,江夏见他们出汗,连忙找来扇子给他们扇风。

没过多久,陆少阳提着水壶回来了。他把水壶放进卫生间,走过来接替了江夏的动作,“去吧,这里条件有限,你先克服一下。”他不是没想过给孩子和江夏在附近的招待所预定两间房,可是,只要一想到那样就不能跟她共处一室,陆少阳就毫不犹豫地放弃了。

哗啦啦的水声从卫生间里传来,陆少阳的呼吸稍微有些急促。

空气中好似多了一股花香,也不知道是江夏身上的香味,还是卫生间里香皂的味道。

陆少阳用毛巾给两个孩子擦了擦汗水,他们的变化他看在眼里。自从江夏进门之后,这个家也越来越像个家。爸妈舒心,孩子顺心,只是累了江夏一人。

到了这个时候,陆少阳才发现,自己能够给予江夏的实在太少。他拿什么去追求江夏?他是能够陪着她?还是能够帮她解决生活和工作中的难题?他连跟她相处的时间,都屈指可数。

陆少阳知道,江夏的服装厂办得非常成功。她给陆家人和江家人的生活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

他唯一有的优势,不过仗着他们还有一纸结婚证,以及她答应给自己一年的追求时间。低头看了看睡得正香的孩子,陆少阳的忽然觉得自己魔怔了。

就像这两个小家伙一样,他们不是他和江夏感情的障碍,而是维系感情的小帮手;他所忧虑的相处时间少,也不是问题。江夏需要的是什么?不就是一个可以包容她,纵容她,支持她,呵护她的人吗?

想通了这一切,陆少阳感觉自己浑身都是劲儿。

他有信心,没有人可以比他做得更好!

洗完澡,见还有一瓶多余的水,江夏顺便洗了个头。夏天温度本来就高,从水管里放出来的自来水本身就自带热度。清爽之后的江夏心情好了许多,她把换洗下来的衣服搓了,晾晒在卫生间外面的阳台上。

推开卫生间的门,江夏发现陆少阳正靠在门边。

“怎么?你要上厕所?”江夏擦头发的手微微一顿,然后侧身把门口的位置让了出来。

陆少阳摇了摇头,一把拿过她手中的毛巾,“你肯定也累了,坐下让我来帮你擦。”

原本,江夏还以为陆少阳会借机亲近自己,没想到他真的认认真真擦起了头发。她不由得在心里吐了吐舌头,怪自己自作多情咯!

“我帮你按摩一下头部?你放心,我特意跟一个班长学过,手艺挺好的。”陆少阳见江夏的头发差不多半干,顺手将毛巾搭在毛巾架上。

不等江夏回应,他的食指按压在江夏的太阳穴,拇指托着后脑勺,然后轻轻地转动揉捏。

“舒服吗?”

“嗯,这样会觉得很放松,好像整个人轻松了不少。”江夏缓缓地闭上眼睛,陆少阳的按摩手法还真的如他所说,手艺挺不错的。她的肩膀自然地垂了下来,这两天赶路的疲倦得到安抚。

不知道过了多久,江夏忽然感觉头上的手拿开,然后自己被人打横抱了起来。

她下意识地环住陆少阳的胳膊,睁开眼睛正好对上他灼热的视线。

“夏夏,做一道选择题好不好?我亲你,还是你亲我?”

作者有话要说:小剧场:

作者:请问江夏同学,你最讨厌陆少阳哪一点?

江夏:我最讨厌他让我做选择题,我根本没得选。。。

作者:那么,你最喜欢他哪一点?

江夏:花式公主抱

作者:2333333

推荐热门小说穿成反派后妈怎么办,本站提供穿成反派后妈怎么办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穿成反派后妈怎么办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65章 下一章:第67章
热门: 以武冲霄 华胥引 公子扶苏 至此终年 万界天尊 在水一方 寒烟翠 烈火如歌·大结局 前世宿敌和我同寝室 伪装绿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