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上一章:第21章 下一章:第23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陈淑芬听了这话长叹一口气,她如何不明白江夏这么努力的原因。

“这件事,等少阳和你爸爸回家我们再好好商量一下,好不好?你别太累,有妈给你撑着,咱不怕。”陈淑芬点了点江夏的鼻子,这闺女,她稀罕。

放学的铃声响起,刘阮的心早就飞到了校门口。

今天会是爸爸来接她,还是夏夏?

“刘阮,再见!”

“谢谢你给我的大白兔奶糖,我要带回去给我妹妹吃。”

“刘阮,明天见!”

面对大家的热情,刘阮有些不知所措,她着急忙慌地跑出教室,却差点撞到苏晓月身上。

“苏老师,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苏晓月笑着扶稳她,“没关系,你回去告诉家里一声,明天我去你家家访。”

刘阮闻言诧异地抬起头,她最近都没有打架,上课也乖乖听讲,为什么苏老师要去家访?难不成跟爸爸回来有关?

“哦,我知道了。”

“走吧,回家路上注意安全。”

刘阮懵懵懂懂从学校里出来,看到陆少阳的身影,她一路小跑步来到他身边,“爸爸,夏夏呢?她今天回来了吧?”他们计划回江家这件事,刘阮是知道的。

陆少阳有些意外,没想到阿阮开口第一件事就是问江夏。

“她回来了,上车吧。”陆少阳特意在后座上加了软垫,这样坐起来不会太硬。他虽然不善言辞,却能看得出来,刘阮今天很开心。

五月的傍晚微风徐徐,天边的火烧云红彤彤的,太阳很快就要消失在地平面。这对没有血缘关系的父女,十分珍惜这段相处的时间。

陆少阳斟酌了一下,问出上午的疑惑,“阿阮,你最近跟人打架了?”

坐在后座的刘阮有些奇怪,“爸爸,你为什么会这么问?”

她很快想起之前发生的事,语气笃定地嘟囔道:“一定是苏老师告诉你的!”刘阮并没有隐瞒,而是把事情的经过简单地跟陆少阳说了一遍。

“爸爸,我觉得苏老师那样做是不对的。”

陆少阳听了刘阮的话,再回想起她上午说这件事的神态。她的意思是因为家里人对刘阮关心少,所以导致她在外面跟人打架,被人欺负?

右脚点地,陆少阳停车转身看向后座上的刘阮。

“阿阮,说说你的看法。”

见爸爸如此重视这件事,刘阮也就把自己的想法都说了出来。

“我们小孩子其实最忌讳打小报告的人,打架归打架,可是没人愿意把事情上升到两个家庭之间的矛盾。周深他们的确打了我,但是我也没有让他们好过。可是,爸爸,并不是苏老师警告了他们,他们就改变了对我的态度。那只是表面功夫。”

刘阮的话刷新了陆少阳对她的认识,老排长的女儿果然跟他一样聪明。

他点了点头,示意刘阮继续说。

“我不知道苏老师为什么要跟你说这件事,事实上,我和小伙伴的矛盾在您回来的那天彻底解决了。”刘阮把奶奶分布料给邻居,以及江夏对他们姐弟两人的提点都说了出来。

陆少阳仔仔细细地看了看刘阮的脸,确认没有留下任何疤痕。

“爸爸,我没事。”刘阮拉了拉陆少阳的衣服,“我想跟你商量件事,你可不可以不要跟夏夏离婚?”

“你很喜欢她?”陆少阳爱怜地摸了摸她的发顶,他对孩子和父母的关心实在是太少了。

“嗯,她帮我洗头洗澡,还给我和海铭剪指甲。我之前误会她了,她不是别人口中的样子。就像我不是他们口中的坏孩子一样。”刘阮毕竟才九岁,表达能力有限。

见陆少阳没有回答自己,刘阮有些着急,“爸爸,夏夏这么漂亮,难道你不喜欢?”

“这事,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陆少阳并没有因为刘阮是个孩子而敷衍她。现在摆在他们面前的有比离婚更重要的事。

父女两人继续回家的路,刘阮说了苏老师明天要来家访的事情。

想起苏老师,陆少阳皱了皱眉头,直觉告诉他,这个老师非常有心机,说话做事目的很不单纯。要不是他问了刘阮,还真的容易被苏老师的话诱导。

“槐花包子出锅啰!”伴随着陈淑芬的一声吆喝,陆家的堂屋此刻十分热闹。

陆少阳把刘阮接回家后,便去屋后请来了付卫兵一家人。付卫兵有两个姐姐,都嫁到外地去了,付家平日里也就老俩口以及付卫兵三口人。

他们也没空手来,端了一锅绿豆粥以及一篮子韭菜。

厨房里,陈淑芬捡了两饭盒包子放在一旁。一盒让老陆给黄师傅带去尝个鲜,另一个赶明儿给住院的亲家带去。

“妈,您还在忙什么?快坐下吃饭了。”江夏见陈淑芬还没上桌,忙过来厨房看看。

“这就来,我看你婶子拿来的韭菜新鲜,再给加个韭菜炒鸡蛋。”陈淑芬用围裙擦了擦手,听着孩子们的欢呼声,她心里高兴。

江夏主动留下来给陈淑芬打下手,却被婆婆塞了一个包子到她手里。

“尝尝妈的手艺。”

手里的包子喧腾热和,江夏把它扳开,喂到婆婆嘴边,“妈,您先吃。”

“哎!”陈淑芬笑着张口,只觉得这是自己吃过的最好吃的包子。

孩子们眼大肚子小,两个包子一碗稀饭便将小肚子撑得圆滚滚。年长一些的刘阮带着两个弟弟去老槐树下遛弯,顺便给家里的大人腾位置。

八仙桌刚好坐满,陆家当家人陆友德满意地看向儿子和儿媳,这才是他所期待的生活。不求大富大贵、大鱼大肉,只求一家人平平安安、和和气气。

晚上八点半,陆少阳蹑手蹑脚从海铭房里出来。他看了一眼父母和江夏房里的灯,都还亮着。

如果这会儿开门出去,必然会惊动他们。

陆少阳抬头看了一眼围墙,踩在洗衣台上,他翻身从围墙一跃而出。

“嘿,少阳,这儿!”付卫兵远远地看到陆少阳的身影,连忙挥了挥手。好兄弟要收拾人渣,他哪能错过?

陆少阳快步来到付卫兵身边,“走!”

镇上电影院,康学斌和一个长相清秀的女孩正从里面走出来,他们肩膀挨着肩膀,显然姿态十分暧昧。

“丽丽,做我的女朋友,好吗?”

康学斌想要趁机去牵女孩的手,却被她羞涩地躲开。

“太晚了,我要回家。不然我爸妈该担心我了。”

“有什么好担心的,你爸妈又不是不知道你跟我一起出来看电影。好啦,我也不勉强你,那我们明天再见吧。”康学斌说完,挥了挥手便离开,没有丝毫的犹豫。

女孩站在原地跺了跺脚,这个康学斌到底是什么意思!

吹着口哨,康学斌脚下的自行车骑得很是潇洒。他只是跟丽丽玩玩而已,没想到她居然当真了。要说他认识这么多年轻漂亮的女人,还是江夏最特别。

街道转角处,一个麻布口袋从天而降。

“喂……哎哟!”康学斌还没来得及喊出来,铁一般的拳头落在他身上。

除了痛呼,康学斌根本没有任何还手的能力。

到底是谁在打他?

很快,他就痛得蜷缩成一团,只觉得自己身体快要散架,他痛得恨不得立马昏过去。可惜,对方似乎洞悉了他的意思,硬是用疼痛让他更加清醒。

十分钟后,付卫兵拉住陆少阳的手,朝他摇了摇头。

明白好友的意思,陆少阳最后踹了康学斌一脚,今天就这么算了。

河堤坝上,付卫兵将手里的汽水打开,递给陆少阳。

“就喝这个?”

付卫兵笑着瞪了一眼陆少阳,“不然呢,你以为是酒?”

两人相视一笑,伴随着玻璃瓶碰撞的声音,他们又找到了儿时一起悄悄做坏事的隐密乐趣。

“说真的,你会胖揍康学斌我很意外。”付卫兵随手捡起一个石子儿,扔进河里。

陆少阳一口气喝掉半瓶汽水,“你要是知道康学斌对江家人做了什么,你就不会这么说了。”

“真准备和江夏好好过日子?”按理说,他们已经结婚,自己不应该说这话。可是,根据付卫兵的观察,江夏和陆少阳明显没有进展,他们就像是同住一个屋檐下的陌生人。

付卫兵打赌,他们现在肯定是分房睡的。

睨了好友一眼,陆少阳仰头喝下剩余的饮料。

“你不懂!”

付卫兵倒是被气笑了,“我不懂?你们现在已经结婚,合法夫妻哪有分床睡的。何况你爸妈和两孩子又这么喜欢她。依我看,你就别端着,好听的话你不会说,保证书你总写过吧?”

拍了拍好友的肩膀,付卫兵语重心长地说道:“江夏是个不错的女人,就连我妈都这么说。你自己好好想想,女人都是要哄的。江夏这么漂亮贤惠,是你小子的福气!”

第二天早上,康学斌被早起上班的路人发现,送往医院。

经过检查,他身体并无大碍,医生给他处理完表面的擦伤,就让他回家休息。

“你们有没有搞错?”康学斌气愤地推了一把自己面前的医生,“你看看我,我被人打得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怎么会没事!”

他喊完之后,丝毫没有觉得自己现在的举动和说法是冲突的。

医生很无奈,“同志,你要是不相信,我们可以给你拍片。你的骨骼和肌肉都没有损伤,昨天晚上你可能吓坏了所以才会没劲在地上躺了一夜。”

听医生这么一说,康学斌觉得自己简直丢脸丢到家了。

他身体有没有问题,难道他自己不知道?

昨天那人就差把他打死!

“好啊,我知道了,你跟那人是一伙的。我要报警,你们,一个都跑不了!”康学斌气得把清创室里的东西都砸了。

作者有话要说:墙裂推荐基友小说:《皇后又又又见鬼啦》by:二恰

文案:秋禾为了报仇成为宫女,却意外的发现自己的眼睛能见鬼……

在冷宫一头撞死的前贵妃:废物!这群东西都收拾不了还想报仇?

跌落莲花池淹死的前宠妃:我此生愿望就是给陛下再跳一支舞,等等皇帝怎么换人了?

爱子如命的皇太后:我只想再看我儿一眼便知足了!

没被吓死反而有了靠山的秋禾,从冷宫宫女一路爬到了御前第一红人。

被盯上的各宫嫔妃们:瑟瑟发抖……

四皇子:这个漂亮宫女怎么一会楚楚可怜的模样,一会又手撕仇敌,她到底有几副面孔???

“过来,告诉爷,你究竟是谁?”

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小宫女x玩世不恭腹黑四皇子

推荐热门小说穿成反派后妈怎么办,本站提供穿成反派后妈怎么办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穿成反派后妈怎么办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21章 下一章:第23章
热门: 入骨相思意 曼陀罗华之楼兰新娘 默脉 蜂蜜夹心糖 佳期如梦之今生今世 一个女人的史诗 盛世医妃 冒牌大英雄 九阳剑圣 御妖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