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上一章:第20章 下一章:第22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陆少阳面无表情地停了下来,说实话,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现在有些生气。他气的不是江夏,也不是江家人,而是恨不得把康学斌套起来打一顿。

早知道,上次该把他的手废了!

“我没招惹康学斌!你放心,在我们离婚之前,我绝对不会做有损你以及你家人名声的事情。”江夏不管陆少阳信不信她,有的话还是提前说清楚得好。

离婚两个字听起来有些刺耳,陆少阳看了江夏一眼,什么话都没说,扭头就走。

她就这么想跟自己离婚?

回到江家,胡小兰把江夏拉到一旁。此时,陆少阳正在厨房背后劈柴火,江家现在男人都不在家,这些体力活他能够多做些也是好的。

“夏夏,你跟大嫂说实话,你是不是还跟那个康学斌有联系?”

江夏眨了眨眼睛,二哥不是说他家里人谁都没说吗?为什么大嫂也知道这件事?

“没有,大嫂。我结婚后他来找过我两次,都被我骂走了。”

刚刚王会计的话别人或许还听不明白,胡小兰却是都知道,江夏念高中的时候一直被一个叫做康学斌的男同学纠缠。所以,这才有了大嫂的问话。

“那就好,这件事你别有心理负担。就算康学斌不找事儿,村里那些看不起我们江家的人还是会落井下石。夏夏,大嫂说句心里话,你这门亲事是我们全家人仔仔细细给你选的,就怕你不小心被人给骗了。现在看来,陆少阳是个有担当的男人,你要珍惜!”

康学斌这件事是所有江家人心中的秘密,他们为了江夏的面子都没有说出来。却不知,其实每个人早就知道了。

江夏感动得不知道说什么好,家里人因为她闹成现在这幅模样,却没有一个人指责她。嫂子还竭力帮她开脱,就怕她受到伤害。

“大嫂!”

“还有件事,你等着,我去给你拿个东西。”

胡小兰急忙回到自己房间,然后拿出一张字据递给江夏。

“大嫂的字写得不好,夏夏你凑活着看。爸手术的钱是亲家母拿的吧?咱不能白拿陆家的钱,这样你在婆家会挺不直腰杆的。这是我和你二嫂给你打的借条,这钱我们一定会还上!”

江夏握紧手中的字据,轻轻地抿了抿嘴唇。

她知道,江父出事的时候家里总共只有三十多块钱。依照现在的生产能力,有这张八千块的借条压着,江家人未来十五年,恐怕都得勒紧裤腰带过日子。

即便是这样,两位大嫂也没有丝毫犹豫,挑起了家庭重担。

若是她今天没有回来,大嫂会不会真的被抓走,按上莫须有的罪名?二嫂和江母守着五个孩子,求助无门,江家该怎么办?

“大嫂,你和二嫂跟我学做衣服吧。我保证,这笔钱很快就可以还给陆家!”江夏低头擦了擦眼泪,然后面带笑容着看着胡小兰。

“好!我们都听你的。”

胡小兰什么都没问,她一直知道自家小妹是个有本事的人。夏夏办事,他们全家都放心。

村委会发生的事情,自然瞒不过江母吴秀群和江家二嫂谭亚红。她们匆忙从旱地里赶回来,看到胡小兰没事,江夏和陆少阳也在,这才安心。

得知女婿跟女儿一起回来,吴秀群连忙转身去抓鸡。家里也没有什么好招待的,总不能姑爷来了连个荤菜都没有。

江夏见状,赶忙拦住。

“妈,别杀鸡了。等陆少阳忙完,我们还得回陆家。他答应了刘阮放学去接她。”

吴秀群这还是第一次听女儿主动提起陆家的孩子,当初要不是陆少阳养着两个别人的孩子,这门亲事哪里轮得上他们江家。

“那我去给你们收拾点山货带回去,陆家这次可帮了我们家大忙。夏夏,你跟妈过来,妈有话对你说。”

江夏点了点头,跟在江母身后来到她和江父的房间。江家的仓库就修建在他们房里,那个时代好多家庭都这么干,倒也不稀奇。毕竟,粮食可是稀罕的东西,普通农民家的命根子。

拉着女儿的手坐在床头,吴秀群帮她将耳边的碎发别在耳后。

“夏夏,你从小就是个有主意的孩子。只是,你的性格太过刚强,要学着柔和一点。家里的事情不怪你,都是爸妈没本事。我现在就盼着你爸能够早点回来,我们一家人好好攒钱,把欠亲家母的帐给还上。听妈的话,跟少阳好好过日子,行不行?”

对上吴秀群期盼的眼神,江夏点了点头。

来的时候陆少阳背了一背篓东西,回去的时候还是一背篓。他知道,自己要是不收下,江家人内心肯定会不安的。

江家的事情有徐志看着,后续陆少阳根本不用担心。

两人一路无话,回到陆家陆少阳连水都没有喝上一口,便赶着去接刘阮放学。

陆少阳前脚刚走,黄桂花便提着一篮子槐花来到陆家门口。听说夏夏娘家出事请假一周,她也不确定这会儿过来江夏在不在家。

“孃孃,你找谁?”陆海铭刚跟小伙伴们玩了回家,就看到一个身材跟奶奶一样高大的女人在门口发呆。

黄桂花一贯的大嗓门在看到小萝卜头陆海铭的时候,竟然意外变得柔和。

“小朋友,你好,我找江夏,她在家吗?”黄桂花上下打量着对面的小男孩,只见他一身白色衬衣外搭一件小马甲,黑色的裤子既耐脏又好看。

这是谁家的孩子,真俊!

陆海铭也在观察黄桂花,确认她不像坏人之后,他挠了挠头发,“夏夏今天回江家去了,我也不知道她现在回来了没有。孃孃,请进来喝杯水吧。”

将人请进大门,陆海铭看到江夏的自行车在家,连忙欢呼,“夏夏回来了!夏夏,你在哪里?有人找你!”

黄桂花抬头看到陈淑芬,连忙打招呼道:“陈主任好!”

“嗨,我早就退休了,还叫什么主任。桂花来了,快进来坐。你是来找夏夏的?她刚回家,这会儿还在洗脸。”陈淑芬听了黄桂花的称呼,连连摆手。

厨房里,听到动静的江夏有些惊喜,她连忙倒了一瓷盅白糖开水端出去。

当然,江夏没忘记在里面放两滴灵泉。

“黄姐,稀客,请喝水。”

江夏走进堂屋的时候,陈淑芬正接过黄桂花手中的篮子,“桂花,晚上就留在家里吃饭。我们随时欢迎你来,下次可不许带东西来。夏夏,你瞧,她还特意带了一篮子槐花来。你们说话,我去厨房做槐花包子。”

陆海铭一听说晚上有包子吃,乐得跟在奶奶身后打转。

“夏夏,你咋又放这么多糖,小心你婆婆说你败家!”黄桂花见江夏好好的,这才放了心。

“黄姐,谢谢你来看我。”江夏很是感动,这个时代的人情味太浓,物质虽然贫乏了点,但是人与人之间的感情更加真挚。

放下瓷盅,黄桂花从口袋里掏出一个荷包。

“夏夏,这个你拿着。我听说你爸住院了,肯定需要钱。这是我自己攒下来的私房钱,借给你应急。你可不许拒绝,不然就是看不起我黄姐。”

黄桂花的爸爸是罐头厂的技术骨干,跟陆友德同在一个车间。

江夏才来罐头厂一个星期就请假,黄桂花还以为她生病了。多方打听之下,才得知江夏爸爸出事住院,江夏请了一个星期的长假。

“黄姐!”江夏不知道说什么好,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难。

“拿着,除非你嫌少?”

“怎么会,黄姐,你对我太好了。”

“夏夏,好好照顾你爸。帮我跟陈主任说一声,我就不在这儿吃晚饭了,家里还等着我呢。”黄桂花安慰地拍了拍江夏的肩膀,“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送走黄桂花,江夏打开荷包。十元的大团结一共有两小扎,合计两百元整。

陈淑芬知道黄桂花特意给江夏送钱过来,心中感慨万千,“黄师傅家一共有五个孩子,黄桂花是大姐,下面还有四个弟弟。她十八岁开始在罐头厂上班,因为力气大,性格耿直,得罪了不少人。她跟少阳同岁,现在还是独身一人。”

二十五岁的未婚女大力士?

江夏突然明白为什么有些年轻女工总是用那样的眼神看黄姐,原来是嘲讽她男人婆嫁不出去。

“这钱桂花是真心给你的,你先拿着。这份情,咱家记下了。”陈淑芬也没想到,儿媳到罐头厂上班才一个星期,就有了这么贴心的朋友。

说起来,江夏和黄桂花的友谊是在每天一盅糖开水的基础上建立起来的。

身为搬运组的组长,黄桂花并没有太多空闲的时间。等她忙完到江夏办公室,总会收到一杯甜甜的糖水。江夏还会用灵巧的手帮她把穿破的衣服补好。

第一次被人这么用心的对待,江夏和黄桂花都在心里记下了对方的好。

厨房里,陈淑芬在和面,江夏帮着清洗槐花,说起了今天回娘家发生的事情。

“妈,我有一件事想要征求您的意见,我想带着娘家嫂子一起做衣服。”从百货商店买来的布料还在家里堆着,如果单凭她一人来做,也不着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消耗完。

眼看着夏天就要到了,正是衬衣、滑雪衫、蝙蝠衫、阔脚裤上市的大好季节。江夏有信心,自己做的衣服一定会大卖。

“我看行。只是家里就一台缝纫机,不够用吧?”

陈淑芬并非盲目的信任,她不仅见过江夏自己改好的衣服,上午还亲自见证了江夏的设计能力。成衣虽然没有做出来,陈淑芬已经被江夏的才华所打动。

“这就是我想跟您说的第二件事,我想去趟广州。”

作者有话要说:墙裂推荐基友小说《总裁每天都在暗恋反派喵》by里木树

宋橘拥有橘猫和人类双重户籍,隐藏在公司上班的目标是——

活成总裁生命里最大的反派!

然而!每天冥思苦想出来的邪恶计划,全特么都能被总裁、梦到!

总裁捧着《猫语入门》一脸高深莫测:我怀疑你最近在辱骂我

宋橘伸出猫拳:我没有!

总裁:你对我喵喵叫的时候我录了音,然后一重播你就浑身炸毛,一副“劳资不打死你”的架势,可见你喵的一定不是好话

宋橘很惊恐:我我我真哒没有!!!

总裁偷偷给自己喷上猫薄荷香水:

嗯,我不该把你想得这么坏,坏的是我,发现不知不觉不见到你不是很习惯……

宋橘:……

这下子,她更惊恐了

推荐热门小说穿成反派后妈怎么办,本站提供穿成反派后妈怎么办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穿成反派后妈怎么办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20章 下一章:第22章
热门: 美艳女教师 法老的宠妃·终结篇 苍耳 重生九零末:六岁玄学大师 穿成炮灰攻之后 反派她声娇体软[快穿] 降维碾压[快穿] 三官六院(狗语者):守护俏师娘 可爱过敏原 小城畸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