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上一章:第17章 下一章:第19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第二天早上,江夏懒洋洋地翻了个身,她是被门口的对话吵醒的。

“爸爸,你挡着我了,我要去叫夏夏吃饭。”

“谁让你叫她夏夏的?”这是陆少阳的声音。

“我今年九岁,夏夏今年才二十岁。爸,你想想,夏夏年轻又漂亮,我要是叫她妈妈,不是把她叫老了吗?”刘阮说到后面,声音渐渐小了。

“你的意思是我很老?”

“不,不是,爸爸威武帅气。好啦,请你让开。”

“她昨天很晚才睡,你让她多睡一会儿。要是有事,你可以告诉我。”陆少阳的声音渐远,看样子他牵着刘阮离开了房门口。

“爸爸,你不在的时候,都是夏夏送我上学。”

再后面的话,江夏就听不清楚了。她伸了个懒腰,换掉身上的睡衣。她似乎不应该用自己在书里看到的感受来衡量陆少阳,他比自己想象中更有担当。

她不知道具体是什么原因,让陆少阳把过世战友的孩子接到身边照顾。从他昨天晚上随手能够从口袋里摸出糖果来,江夏觉得自己对他好像有些误解,他并非把孩子接来就不过问。

江夏洗漱之后来到堂屋,陆家人正在吃早饭。

“夏夏,怎么不多睡会儿?过来坐,妈今天熬了花生粥,还做了你爱吃的煎饼。”陈淑芬拿起碗准备给江夏盛饭。

江夏快步走过去,“妈,您坐着吃饭,我自己来就好。”

“夏夏,这个给你。”陆海铭把自己面前的鸡蛋推到江夏面前。

陆少阳挑了挑眉,这才几天,就连两个孩子都站到了江夏那边。她是不是对家里人用了什么魔法?

江夏拿起鸡蛋,轻轻地敲开,然后递给陆海铭,“你之前不是答应过我要多吃饭,长高高的吗?海铭现在就像是院子里的小树苗,需要营养。”

陆海铭皱了皱眉头,“可是,夏夏,你都瘦了。”

饭桌上的人被陆海铭的话逗乐了,刘阮放下手中的碗筷,恨铁不成钢似的点了点弟弟的额头。

“听夏夏的话乖乖吃掉,别以为我们不知道你不喜欢鸡蛋的味道。你现在是我们家最矮的人,如果你不想自己长大了也是最矮的那一个,我建议你还是别挣扎了。”

陆少阳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刘阮,他看了一眼爸妈,发现他们都欣慰地看着江夏。

难道说,孩子的转变跟江夏有关?

“陆少阳同志,我可以提一个要求吗?”刘阮郑重其事地转头看向自己身边的爸爸。

“请说。”

“你能够送我去上学吗?你还从来没有送我去过。”

刘阮说完,悄悄地看了一眼江夏。得到鼓励的眼神,刘阮这才挺直腰背看向陆少阳。

她知道陆少阳不是她的亲爸爸,陆家人对自己好得没话说,她却早熟的知道自己不能给他们添麻烦。像这样提要求的事情,她还是第一次做,所以心里很没底,怕他们会嫌自己麻烦。

“当然没问题!”

陆少阳把阿阮的表现看在眼里,他在家里的时间太少了,也不知道两个孩子在外面受了多少委屈。

他知道父母对两个孩子掏心挖肺的好,但是他们毕竟年纪大了;身为爷爷奶奶,他们无法取代孩子需要的父爱和母爱。

饭桌下,陆少阳握紧拳头,他第一次意识到:自己不是一个合格的父亲。

他却忘记了,常年在部队生活的他连对象都没有,更别提知晓一个父亲应该做的事情。

陈淑芬和陆友德对视一眼,给家里带来这些变化的人,是那个乖巧懂事的儿媳妇江夏。相信儿子会慢慢感受到江夏的好。

“爸妈,江夏,海铭,你们慢慢吃,我先送阿阮去学校。”陆少阳放下碗筷,牵起刘阮的手。

江夏从来没有见过阿阮笑得这么开心,她朝小女孩点了点头,示意她做得很好。

去学校的路上,陆少阳提醒坐在后座上的刘阮,“你摸摸我上衣口袋,里面有神秘宝藏哟。”

“是大白兔奶糖!”刘阮惊喜地叫了出来。

“拿到学校去,跟你的好朋友一起分享吧。”陆少阳难得声音有些温柔。

谁知道,坐在后座的刘阮却一声不吭。就连抱着陆少阳的手都无力的垂了下来。

陆少阳感受到气氛不对劲,连忙长腿点地,把车停下,转头看向孩子,“阿阮,你怎么了?”

“爸爸,我没有朋友。他们都说我是扫把星,不跟我玩。”刘阮的眼泪大颗大颗的滑落,她知道自己不应该在爸爸面前哭,可是她控制不住自己。

就在昨天,刘阮把周六从省城买来的糖果带到学校去,想要学奶奶一样跟同学搞好关系。结果,她的死对头班长一把打翻了她手里的糖果,还招呼大家不要接受她的糖衣炮弹。

那些糖果连她自己都舍不得吃,却被对方无情的打落在地。

刘阮知道江家出事,夏夏很忙,也不敢把学校的事情跟爷爷奶奶说。

陆少阳一把抱起刘阮,让她的视线可以直视自己,“阿阮,你不是扫把星。你是爸爸的福星,也是我们全家人捧在手中的宝贝。”

再多的话卡在陆少阳的喉咙里,他不善言辞,这些已经是他的极限。

“嗯,我知道,夏夏也是这么说的。”

刘阮抹了一把脸上的眼泪,绽放出一个灿烂的笑容。

她怎么忘了,夏夏还告诉她:困难像弹簧,你强它就弱,你弱它就强。

陆少阳轻轻地抱住孩子,等刘阮再大一些,他就不能像现在这样抱着她了。脑海里浮现老排长带笑的脸,跟刘阮刚才的笑容一模一样。

接下来的路程,陆少阳将刘阮放在自行车前面的杠子上。父女俩人有说有笑地来到学校。

一路走来,身穿军装常服的陆少阳吸引了很多同学的目光。

他们羡慕地看着刘阮,原来她的爸爸真的是一名军人。

“去吧,放学我来接你。”陆少阳一直把刘阮送到班级,“别忘了你答应我的事。”

刘阮肯定地点了点头,然后朝陆少阳敬了一个军礼。

以陆少阳挑剔的眼光来看,这个军礼他给满分。

看着刘阮高兴地走进教室,陆少阳找到学校的办公室。镇上的小学条件简陋,所有的老师都在一间宽敞明亮的房间里办公,包括校长。

得知陆少阳的来意,校长非常激动。

“感谢陆少阳同志!”

苏晓月像往常一样打扮得漂漂亮亮来到学校,她右手拿着饭盒,左手挎着自己刚买的手提包。在办公室看到陆少阳的背影,她嘴角微微勾起。

上辈子,她在巷口被二流子骚扰,是陆少阳出手救了她。

知道她是刘阮的班主任老师,他向她打听孩子在学校的表现。

她从小就崇拜军人,再加上陆少阳救了她,心生好感之下,她主动追求陆少阳。一年之后,他们走到了一起。她喜欢陆少阳,不想跟他两地分居,于是积极主动随军去了部队。

结果,相爱容易、相处太难。他们经常吵架,冷战已经成了家常便饭。

明面上,他们是别人羡慕的模范夫妻;实际上,苏晓月知道他们之间有很多问题。她需要很多的关爱,而他的眼里工作、那两个孩子、父母永远比她重要。

军嫂实在是太难当了!

幸运的是,在他们感情出现危机的时候,她怀孕了。婆婆还特意从老家赶过去照顾她。只可惜,那个孩子因为她的疏忽,没有机会来到这个世界。

当时躺在病床上,她就在想,如果再给她一次重生的机会,她一定会好好珍惜跟陆少阳之间的感情。

曾经自己以为陆少阳对自己的忽视,现在回想起来,不过是自己太过娇作而已。

“苏老师,这位解放军同志是你们班上刘阮同学的爸爸,他想跟你聊一聊孩子在学校的表现。陆少阳同志,这位就是刘阮的班主任老师苏晓月。”

校长将陆少阳带到苏晓月办公桌旁,为他们做介绍。

他们上辈子第一次见面不是这样的场景,这是不是意味着他们有机会重新开始?苏晓月收起别的心思,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刘阮爸爸,你好。”

“苏老师,你好!会不会打扰到你,请问你现在有空吗?”陆少阳看了一眼整齐的办公桌,还有上面翻开的教案。看样子,这个年轻的老师挺负责的。

“不会,我现在有时间。”苏晓月心里默念:只要是你找我,我随时都有时间。

校长考虑到他们交流需要一个稍微安静的环境,于是,将办公室隔壁的音乐教室打开。

“陆少阳同志,不知道你想问关于刘阮同学哪些方面的问题?”苏晓月清了清嗓子,对面坐着的是对她来说最熟悉的人。此刻,他眼里明明白白写着对孩子的关心,以及对自己能力的考量。

“我因为当兵的关系常年在部队,我想问问她学习以及和同学相处方面表现如何?”

这个问题当年他也这么问过自己,苏晓月眼神里透露着一丝回忆。

“苏老师?”陆少阳见她走神,微不可见得皱了皱眉。

苏晓月回过神来,脸上带着歉意,“抱歉,我刚刚回想起了一件事。大约十天前,我去家访,正好路过一个巷子。发现刘阮被别的孩子打得鼻青脸肿,我很是心疼,当时就责令那些孩子给刘阮道歉。他们也保证,以后不会再出现这样的情况。身为老师,我希望你们家里人应该多给孩子一些关心。”

见陆少阳一副沉思的模样,苏晓月心中冷冷一笑:江夏,你拿什么跟我比?陆少阳只能是我的。

“刘阮同学的学习很好,上次期中考试考了我们班上第三名。但是,她和同学的关系一直有些紧张,你放心,我会多组织一些课外活动,让同学们看到她是个好女孩。下学期,我还准备推选她当班长。”

昨天刘阮分糖果给同学却被拒绝的事情她是知道的。以刘阮的性格来看,她不可能会做这样的事情,很有可能是江夏教她这么做的。她得让陆少阳看到,自己比江夏更好。

果不其然,陆少阳听了苏晓月的话,感激地看了过来。

“真是麻烦你了,苏老师!”

作者有话要说:墙裂推荐基友的连载小说《穿越之民国千金》by茗荷儿——新文红包火热发放中

一场宿醉,即将大学毕业的杨佩瑶穿越成为杭城都督家中跟自己同名同姓的三小姐。杨佩瑶以为凭借自己的努力,终于扭转原身留下的不好印象,赢得爹娘的宠爱和信重,没想到还是没法避免因为家族利益而联姻的命运。

定亲宴上,她偷偷躲到洗手间里哭。

那个向来被父亲视为“宿敌”的男人突然出现在面前,伸出手,沉声问道:“你愿不愿意跟我走?”

推荐热门小说穿成反派后妈怎么办,本站提供穿成反派后妈怎么办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穿成反派后妈怎么办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17章 下一章:第19章
热门: 彭格列式教父成长日记 原始乡村梦 纯真年代 春乡艳少 我终于失去了你 归姝(见善) 太平 美食主播必须十项全能 春日宴(春日宴原著小说) 小姐,不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