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上一章:第9章 下一章:第11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下午两点,文艺汇演准时开始。身穿白色衬、黑色西裤的侯芳跟另外一名男同事一起,笑着来到舞台中间。

“各位尊敬的领导、亲爱的同志们,五四青年节是我们重要的……”

为了消掉脸上的红肿,侯芳很是费了一番功夫。此刻站在舞台上,她的脸上看起来并没有异样。

即便出了上午那件事,也不可能临时换节目主持人。

因此,侯芳表面上看起来依然风风光光。

不得不承认,侯芳还是有两把刷子。在几百号人的面前,她的主持落落大方,开场的几个节目也得到了大家热烈地掌声。尤其是前排的领导们,频频点头,示意今年的文艺汇演很有看头。

最后一个压轴的节目手风琴演奏刚刚上场,另一位男主持一脸为难地左右踱步。

“大志,你这是怎么了?”

“是啊,你哪里不舒服吗?”

后台工作人员一听说主持人周大志不舒服,连忙围了过来。

“不是,我……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你们看吧!”周大志拿出一张纸条,递给大家。

“周大志同志,我想请你帮个忙。相信你也清楚,上午我好不容易摆脱流言蜚语的困扰。我想借这个机会,演唱一首歌曲表达我的感谢,谢谢大家对我的宽容和信任。”纸条的结尾,写着江夏的名字。

可真是难为了大志!

“大志,你为什么不早说?”

“我也是才看到纸条,它什么时候放进我口袋的我都不知道。”周大志双手一摊,满脸无辜。

上午江夏才跟侯芳闹翻,自然不会找她帮忙。纸条上的理由合情合理,没有人怀疑它的真假。

“大志,既然江夏同志想要上台表演,你就帮她一把。她也挺不容易的,刚到厂里就被大家误会。去吧,我们给你作证,不是你擅作主张。”

舞台上,手风琴的表演已经结束。领导手里都有节目清单,自然知道文艺汇演即将完美落幕。

谁知,男主持周大志却在这个时候上台,他举起话筒,看向坐在后排的江夏,“下面,有请江夏同志给我们带来一首她精心准备的歌曲,大家掌声欢迎!”

坐在前排中间的厂长有些意外,他低声对身边的陈科长说道:“老陈,你这个侄儿媳妇我可是听说了,把库房管理得妥妥贴贴。没想到,在文艺上还有特长,着实不错。”

江夏已经做好了退席的准备,忽然听到自己的名字,她冷冷一笑,果然跟她猜的一样,侯芳同志这是有备而来呀!

这个时候,她要是以不会唱歌为由拒绝上台,在大家心中的印象就会大打折扣。如果上台唱得不好,也会成为大家的笑柄。

侯芳就这么笃定她不会唱歌?

上午因为扇侯芳耳光出名,下午文艺汇演还给她加戏,这是嫌她还不够招摇吗?

没问题!

既然侯芳想把自己往稀泥里踩,那就让她清楚地知道,自己不是软柿子,没这么好欺负。

黄桂花眼看着江夏上台,忍不住拍了一下自己大腿,“气死老娘了,等会儿我要去撕了侯芳的皮,你们可别拦着我!”

他们搬运组跟库房的关系最是密切,黄桂花哪能不知道江夏一心扑在工作上,根本就对文艺汇演没上心。

别人还以为江夏想出风头,她可是知道,夏夏这是被侯芳那个贱人给整了。

厂长身边,陈科长眉毛微微挑起,云淡风轻地看向厂长,“您还没看出来?我这个侄儿媳妇既漂亮又能干,有人嫉妒了呗。”

话虽这么说,他心里可没有面上这么轻松。

怎么说江夏也是自家人,看着她被人欺负,不得不上台,陈科长心里很是窝火。

陈家人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护短。对自己认可的人,无条件的包容和信任。这一点,陈淑芬和她哥哥简直一模一样。

“一首《橄榄树》,送给各位领导和同事,祝大家五四青年节快乐!不要问我从哪里来,我的故乡在远方,为什么流浪……”

当江夏的歌声响起,广场上一点杂音都没有。

太好听了!

空灵的声音带着穿破人心的力量,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舞台上的江夏所吸引。

这才是压轴的节目,甚至秒杀前面最炫丽的舞蹈。没想到,江夏不仅人长得漂亮,就连歌声也这么动听。

舞台下,陆友德的面色稍微缓和了一些。他对江夏的了解很少,只知道老婆子很喜欢这个女娃。今天这两件事合在一起,明显是有人刻意想要整江夏,都被她轻松化解。

如果说之前陆家只是陈淑芬想要留住这个儿媳妇,那么现在陆友德也加入其中。

这么好的儿媳妇,打着灯笼也找不到。

所有的人都沉浸在优美的歌声中,不知不觉一首歌演唱完毕。

“谢谢大家!”

江夏唱完之后并没有多说什么,转身把话筒交给已经傻掉的周大志。

文艺汇演正式结束,但是舞台背后却一点也不平静。

“周大志,你给我说清楚,什么叫做我们夏夏请你帮忙?我还就跟你较了真!今天,我可是一直都跟在江夏身边,她什么时候给你递的纸条,我怎么不知道呢?夏夏,你瞧,这是你写的字吗?”

黄桂花根本不给周大志说话的机会,一把抢过他手中的字条。

什么玩意儿?

要欺负江夏,先过了她这关!

江夏没有说话,而是拿过随身携带的钢笔,在上面重复写下一句话,然后走到人群最外围的侯芳身边,将纸条递给她。

“侯芳同志,你机关算尽,却万万没想到我现在写的字,早已经不是高中时候的青涩模样吧?你可以模仿我读书时候的笔迹,却模仿不来我现在的!”

侯芳的额头直冒冷汗,怎么会这样?

她明明是模仿了江夏的笔迹写的纸条,为什么现在江夏写出来的字跟高中时候完全不同了?

她的字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看?笔锋犀利,一点也不像她高中时候的字迹,这分明是两个不同的人写的。

“没话说了吧?”黄桂花双手叉腰,来到侯芳面前,“我警告你,别以为我们大家都是傻子。你以为,你利用大家造江夏的谣我们都不知道?”

“昂?你给我说话!”

侯芳不由自主地后腿了两步,脸色惨白,“这件事跟我有什么关系?你们不能血口喷人!江夏,你上午根本不给我解释的机会,我真的没有传播关于你的谣言。我为什么要写这张纸条?我没有理由这么做。”

“有没有,你自己心里清楚!”

黄桂花毫不留情地戳了戳侯芳的心口,“为人不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门。侯芳,你心虚了。”

侯芳所做的事没有办法抓到证据,周大志也不知道纸条是别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塞进自己口袋里的。不过,侯芳心虚的模样倒是被大家看在眼里。

回到仓库,江夏感激地看向黄桂花,“黄姐,刚刚太谢谢你了!”

“别客气,我怎么能眼睁睁地看着你被欺负?你是个好同志,不能白白被人冤枉。”黄大姐耿直地拍着自己胸口,“夏夏你放心,我会护着你的。”

江夏实在找不到感谢黄桂花的方式,转身给她到了一杯水,然后悄悄地放了两滴灵泉进去。

黄桂花其实也就是长得胖了些,骨架子大,身材魁梧,如果细看她的五官,瘦下来一定会很好看。

“喏,黄姐,喝点水吧,我放了白糖的。”陈淑芬怕江夏喝不惯厂里的开水,特意给她准备了一小罐子白糖,让她带到办公室。

刚刚跟侯芳吵了半天,黄桂花还真是口渴了,她仰头一口喝完江夏递过来的水。

“夏夏,你下次少放点糖。白糖可是精贵的东西,省着点用。”

黄桂花喝完,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嘴角,这是她喝过的最好喝的糖水。

罐头厂里搞完活动就让大家下班回家了,这会儿去接阿阮还早,所以江夏打算去供销社看看。家里缺点彩色的棉线,最好能够买些扣子。

到了供销社,江夏可算是见识了这个时代贫乏的物资。东西倒是不贵,可是买什么都得要票。

糖票、布票、肉票、煤油票、粮票、自行车票、收录机票,江夏手里只有钱,好些东西都不能买。还好扣子和棉线不需要票,江夏很快选好了自己满意的东西。

“同志,一共两毛钱,去那边付钱再过来拿东西。”

“哎,好的,谢谢啊!”

江夏从口袋里拿出一张淡绿色的毛票,这在以后可是古董,她很小的时候就不流行用角票了。

估算着时间差不多,江夏骑车前往小学,却不妨在一条巷子口,被康学斌给拦了下来。

上次不知道对方的身份,江夏把他当成神经病。现在知道了康学斌的所作所为,江夏把他当人渣。

“你给我让开,再不让我要喊人抓流氓了。”

江夏横眉冷对,怎么看都觉得对面抹了头油的男人面目可憎。

“夏夏,你真的变了。之前你不是这样的!我是来告诉你好消息的,明天叫你两个哥哥来造纸厂报道,正式工人的名额我给你要来了。”

康学斌微微扬起下巴,满脸的骄傲。

这点小事,怎么能难得倒他?

他等着江夏心花怒放地冲过来感谢他,谁知道江夏却无动于衷,只是冷冷地看着自己。

她不是一直想要给两个哥哥弄到工人的名额吗?为什么会是现在这样的表情?康学斌睁大了眼睛,难以置信地皱了皱眉头。

如果江夏要求自己马上娶她,还是有些难度的。

毕竟,家里人说什么也不会同意他娶一个离婚的女人。

“哎,夏夏,你别走啊!你还想要什么?只要你说,我一定做到!”

“我要你离我远一点!”

“夏夏,别这样,我的心肝都掏给你了,不信你摸摸……”

康学斌追着上去想要拉江夏的手,却不妨被人反手扣在身后。

“疼,疼,疼!你给我松开,松开!”康学斌疼得龇牙咧嘴,扭头看向阻拦他的人。

推荐热门小说穿成反派后妈怎么办,本站提供穿成反派后妈怎么办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穿成反派后妈怎么办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9章 下一章:第11章
热门: 我们真的不合适! 我靠,被潜了 修神至尊 市长千金爱上我 异界魅影逍遥 太平 战魂神尊 不做软饭男 女妖魔成年后超凶[穿书] 队友太会撒娇了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