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上一章:第8章 下一章:第10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不得不说,陆家大家长非常聪明,竟然从谣言中分析出了事实真相。

陈淑芬有些意外,却仍旧不相信丈夫的猜测,“老陆,夏夏这要是没结婚,康学斌惦记着也还说得过去。夏夏已经跟咱们儿子结婚了,这便是离了婚,康家还真能让他娶了夏夏?”

陆友德摇了摇头,老婆子想得太简单了。

“那是因为你不懂男人。康学斌未必真的想娶江夏,但是他肯定想江夏和少阳离婚!”说到这里,陆友德非常生气,倒不是气江夏,而是觉得康学斌简直是男人中的败类。

他以为离婚之后的江夏就只能靠着他,任他为所欲为还不用承担责任?

陈淑芬渐渐地明白了丈夫的意思,她右手往桌上一拍,“这不是欺负人吗?我要去找夏夏好好聊一聊,千万不能上了康学斌的当。”

说着,陈淑芬着急地站起身来,她是真的心疼江夏。

“回来,站住!你现在去找江夏,不是让她难堪吗?她好歹进了我们陆家的门,我瞧着这闺女是个好孩子。你放心,厂里有我看着,出不了事。我就不应该跟你说,你脸上根本藏不住事。你要是真的有空,就买些好东西去你大哥家。看看能不能给江夏两个哥哥安排工作,江家的日子好过了,江夏也能踏实过日子不是?”

陆友德可是实实在在聪慧的人,轻松抓住事情最关键的地方。

然而,他们却不知道,江夏早已经不是原来的江夏。

“阿阮,明天我抽时间把你和海铭的衣服改一改,保管比原来更好看,好不好?”江夏整理完两个孩子的衣服,心里很是感慨。

陈淑芬显然没少在两个孩子身上花心思,现在条件有限,她几乎把最好的拿出来给刘阮和陆海铭。

“夏夏,算了吧,这太麻烦了。”刘阮完全是一副小大人的语气。

她心中的别扭劲过去,也渐渐了解江夏的为人。自己之前做的、说的那么过分,江夏都没跟自己计较,说明她是个好人。

对于江夏,她有一种天然的认同感。刘阮发现,她们都是别人口中的坏人。但是,夏夏比她应对得好。

她喜欢称呼江夏的名字。在她看来,只比她大十一岁的江夏就是个漂亮的大姐姐,而不是大家口中可恶的后妈。

姐弟两人相视一笑,乐的不是有漂亮的衣服穿,而是江夏对他们的关心。

“早点睡觉,明天还要上学呢。”江夏牵着陆海铭的手走出房间。

陆海铭脸上的兴奋还没有褪去,他今年才刚刚分床睡,就住在刘阮隔壁的房间。

“夏夏,你可不可以给我讲个故事?要不然,唱个歌也行。”跟江夏熟悉了之后,陆海铭开始大胆地提出要求。这是他心底最大的愿望,于是他眼晶晶地望着江夏。

摸了摸陆海铭的头,江夏笑着答应,“走吧,海铭今天想要听什么故事?”

陈淑芬在堂屋坐了许久,当她回房路过海铭的房间,清晰地听到了江夏给孩子讲故事的声音,她眼眶一热,捂住嘴快步走回自己房间。

陈淑芬一点也不傻,当家的把话说这么明白。知道江夏极有可能被康学斌骗了,她又是心疼又是着急,第二天早上起床嘴角便冒了两个水泡。

“妈,您的嘴怎么了?是不是上火?”江夏吃早饭的时候看到了陈淑芬的嘴,担心地问道。

“嗨,没事儿,我昨天吃了些辣椒。”

陆海铭见状,从凳子上下来,跑到陈淑芬身边,“奶奶,我给你呼呼,呼呼就好了。”

刘阮瞥了一眼弟弟,这个大傻瓜,大人骗小孩子的把戏也拿出来用。

不过,她眼底的关心可一点都不比弟弟陆海铭少。

“妈,您多喝点水,家里有没有油葱?要不然去邻居家要点也行。撕开涂在嘴角,第二天就好了。”江夏放下碗筷,打算去院子里找。

“别,你好好吃饭,还要赶时间上班呢,我等会儿自己弄。”

陈淑芬心里暖洋洋的,他们都是自己的心肝肉,没白疼。

把刘阮送到学校之后,江夏骑车来到罐头厂。只不过,一路走来,大家都对自己指指点点,看她的表情也有些不正常。

江夏没太在意,上班的第一件事就是清点仓库。

“夏夏,你还在忙啥?出大事了!”不一会儿,门口传来了黄姐着急的声音。

“黄姐,我在点货呢,你找我有事?”江夏不慌不忙从仓库里出来,脸上带着笑。

“看你还笑得出来,你知道他们怎么编排你的吗?走,我带你去找那帮臭娘们理论去!什么东西,我看她们就是闲的,净爱嚼舌根儿。”

黄桂花气鼓鼓地拉着江夏的手,眉毛差点倒竖起来。

“怎么回事?”

“也不知道是谁传出来的,说你高中的时候就跟康学斌有一腿。现在嫁人了也不老实,脚踏两只船。她们还说,要把你拉去做坏女人的典型!”

江夏脸上没有了笑意,她心中冷冷一笑,除了侯芳,还能有谁知道原主的事。

“哎,夏夏,你去哪儿?你可别吓你黄姐!”

黄桂花见江夏怒气冲冲向外跑去,恨不得给自己一嘴巴,叫你嘴快!

她直来直往惯了,说话也不会委婉一点。

礼堂的大门被人猛地推开,发出哐啷一声巨响。把正在彩排五四青年节文艺汇演的同事们吓了一跳。

只见新来的库管江夏冷着一张脸走进来,径直来到侯芳面前。

“夏夏……”

啪的一声,一个响亮的耳光甩在侯芳的脸上。

所有人都惊呆了,他们完全没有想到,江夏会一言不发进来就打人。

侯芳捂着脸,完全被打蒙了。反应过来之后,她眨了眨眼睛,眼泪顺着脸颊滑落。一同参与彩排的男同事看不下去,快步走上来将侯芳护在身后,“江夏,你怎么能够打人呢?”

其他同事怕江夏再打人,围了过来。

黄桂花见状,冲上前,把江夏拉到自己身后。

“侯芳这个贱人,就是该打!我们就打了她,你想怎样?”

罐头厂第一女霸霸的名头可不是白得的,黄桂花一声吼,周围的人全部偃旗息鼓。

江夏从黄桂花身后站了出来,“侯芳,我们两年多没见,你不知道事情真相,我不怪你。可是,你怎么能够这样污蔑我?”

她倔强地仰着头,不让眼泪落下来。

“我的丈夫在前线执行任务,他结婚第二天就去保护人民、保卫国家。可是,身为他的妻子,我却在厂里被大家践踏。我以我的人格担保,我跟别的男人没有任何瓜葛,无论是婚前还是婚后。我更加不能让我的家人,因为我的软弱和胆小而背上不好的名声。”

江夏本就长得漂亮,这么一哭诉,就连原本护着侯芳的男同事也不自觉地拉开自己跟侯芳的距离。

环视了一圈礼堂中的人,江夏继续说道:“诽谤、污蔑军属是违法行为,如果传到了征兵办公室、民兵团部,是要追究责任的。轻则开除出厂,重则移送公安机关。我相信,我们罐头厂里的员工都是勤劳正直的人,不信谣,不传谣,也不会给我们的集体抹黑。”

原本议论过江夏的人,现在听她这么一说,背心直冒冷汗。

他们还真的没有依据,都是听别人说的。往上一追溯,没有人知道江夏在高中的具体表现,大家口口相传,越传越难听,越传越让人心惊。

事情的真相是什么已经不重要了,大家都生出一种被人利用的惶恐。

看着江夏哭着跑出礼堂,除了侯芳,所有的人心里都不是滋味。

这么好的同志,都被他们欺负成了什么模样?

“我黄桂花今天把话放在这里,从今以后谁要是敢欺负江夏,先问问我的拳头同不同意!”黄桂花挥了挥拳头,眼神恶狠狠地瞪向侯芳。

她最看不惯,就是这种背后耍手段的人。整天打扮得妖里妖气,也不知道想要勾引谁!

侯芳低着头,藏起眼里的恨意。江夏真的变了,她居然软硬兼施,把自己弄得下不来台。她便是不抬头,也知道大家看自己的眼神别有意味。

这一巴掌,不会就这么轻易算了。

江夏不仅打了自己,还迅速扭转了局势。侯芳承认,江夏这一步棋走得极好。

到底是老同学变了?还是背后有人支招?

礼堂发生的事情火速传遍罐头厂,就连厂长都有所耳闻。没有人指责江夏的行为,昨天还沸沸扬扬的流言蜚语很快转变了方向。

“老陆呀,我就知道你儿媳妇是个脚踏实地的孩子。这不,才接手工作不到两天,仓库被她管理得妥妥贴贴。”

“可不是吗?江夏这女娃子,不仅人长得好看,脑瓜子也灵活。”

“老陆,那些娘们儿的话你也别放心上,她们吃饱了没事干撑的。走走走,我还有个技术上的问题想要问问你。你可是我们一车间的技术骨干。”

陆友德面上看不出什么,心里却长舒了一口气。他昨天一夜没睡好,担心的就是今天厂里的谣言。三人成虎,说得可比他想象的还要难听。

幸好,夏夏的处理还算稳妥。

今天是五四青年节,下午半天罐头厂不组织生产,而是准备了一场文艺汇演。

吃过午饭,大家早早地来到礼堂占座。虽然每个车间、每个部门都划分了区域,但是能够坐在各自区域内的前排也是好的。

“江夏同志,来吃瓜子。”

“夏夏,你就是进厂晚了,不然也能报名参加唱歌跳舞。”

“瞧侯芳同志得意的样子,啧啧,还真当自己是根葱!”

“少说两句,当着江夏的面你能不能收一收你的嘴?江夏,你别在意,她就是嘴欠,哪壶不开提哪壶。”

拉着江夏聊天的都是些厂里有资历的老人,她们原本还不好意思跟江夏打招呼,可是经历了上午那一茬,她们对江夏多了一些认识。

散播谣言的也就侯芳身边那么几个人,大部分人反而因此认识了江夏。

江夏勉强地笑了笑,她其实并不难过,只是替原主感到不值。别人不是说她骄纵吗?她不坐实了这个名头岂不是辜负了那些污蔑她的人?

如果她没有猜错,侯芳肯定还有后招。

推荐热门小说穿成反派后妈怎么办,本站提供穿成反派后妈怎么办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穿成反派后妈怎么办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8章 下一章:第10章
热门: 微雨红尘 玄武天下 寒烟翠 后来我们都哭了 养了一只小狼崽 进击的村花[六零] 我可以和你一起住吗[娱乐圈] 审神者栽培手记[综] 纯阳大道 你是我的独家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