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上一章:第7章 下一章:第9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江夏的消息并不难打听,毕竟她刚来就很是出名。只是侯芳没想到,江夏竟然嫁得这么好。

在八十年代初,能够嫁给军人是每一个女孩子的梦想。

更重要的是,侯芳听说江夏是陈科长的侄儿媳妇,难怪一来就可以分到轻松安逸的工作。

侯芳高中毕业之后,父母好不容易托关系把她送到罐头厂上班,这已经是她工作的第二年。她在宣传部门工作,主要负责搞文化建设。

眼看着明天就是五四青年节,现在正是她最忙的时候。

身为文艺汇演的主持人和组织者之一,侯芳这几天走路都带风。可是,自从在食堂遇到江夏后,她的心情大打折扣。

“芳芳,我也想参加跳舞,你看我行吗?”

“侯芳同志,我们的诗歌朗诵还差一个领队人,我看就你能胜任。”

“你们别都来烦芳芳,没看到她这些天都累瘦了吗?”

五四青年节是个非常重要的节日,工厂领导下达指示,让大家先以文艺汇演为重,工作的事情可以稍微推一推。

侯芳这些日子的地位水涨船高,大家都巴结得紧。此刻,她手里拿着主持稿,心思却没在这上面。

江夏不是出身贫穷的农村家庭吗?

为什么能够嫁给陈科长的侄儿?

高中的时候有她压着,自己一直跟校花无缘。现在倒好,她一来自己这个厂花的名头就得拱手相让,凭什么呀?

侯芳握紧手中的稿子,不由自主咬紧了牙关。

既然江夏这么喜欢出风头,自己这个老同学自然是要给她发挥的舞台。

“好了,大家听我说,文艺汇演明天下午两点准时开始。舞蹈队的,我们再多排练几次。想要这个时候加入舞蹈队的同志们,我只能说抱歉。你们现在学习也来不及了。”

身穿白色衬衣的侯芳扫了一眼在场的同事,眉毛微微上扬。

她知道怎么给江夏难堪了!

当听到同事们羡慕地说起江夏的时候,侯芳有些低落的开口,“我也是才知道夏夏结婚了。她的丈夫是谁,你们知道吗?”

“听说是陈科长的侄儿,一个当兵的。”

听了这话,侯芳的表情有些古怪,“哎呀,我真是太意外了。当时,我们班上所有的同学都以为她要跟康学斌结婚的。”

说完,侯芳有些后悔地捂住自己的嘴,好似自己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

康学斌是谁?有人好奇地问道。

“康学斌,该不会就是造纸厂厂长的儿子吧?”

说话的人瞪大了眼睛,脸上露出八卦的表情,仿佛知道了什么了不起的秘密。如此一来,彻底勾起了大家的好奇心。

“小芳,跟我们说说江夏高中的事情吧?”

“对啊、对啊,她是不是跟康学斌处过对象?”

“我觉得造纸厂厂长的儿子比当兵的更有前途,江夏为什么选择了陈科长的侄儿?”

“瞧你们说的这么轻松,厂长家庭会看得起江夏?听说,她们家穷得都揭不开锅了。”

发现群众的力量超乎自己想象,侯芳心里乐开了花,面上却显得很生气,“你们别再说了,背后说人不好。何况夏夏还是我的好朋友。只要她现在过得幸福,康学斌同志肯定也会祝福夏夏的。”

侯芳说完,起身离开了。在她身后,女同志们熊熊的八卦之心哪能这么容易被扑灭。

“听侯芳这么一说,江夏好像跟康学斌之间有什么。”

“没你想的这么龌鹾吧?江夏现在已经跟别人结婚了。”

“我可是听说江夏的丈夫结婚第二天就回部队去了,连回门都是她自己回去的。丈夫不在家,她又长得这么招人……”

此时的江夏正在整理之前库管留下来的烂摊子,数据资料乱七八糟的,她花了半天时间才弄好。

虽然不知道这个工作会做多久,她还是习惯做事就要做好,不然就不做。

库管有独立的办公室,隔壁就是库房,她管理的是成品库,熟悉了产品就会很轻松。

“江夏,这是今天的入库单,东西还在门口,你去数数?”一个年轻的男人敲了敲门,他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说完他的脸变得绯红。

第一次跟这么漂亮的女同志说话,他手脚都不知道该怎么放。

江夏看着同手同脚走出去的同事,心里有些好笑。

仔仔细细将入库的东西都数了一遍,江夏这才在入库单上签字。

看她工作认真,年轻的男人也就不那么紧张,一边将货品按照江夏的要求摆放好,一边说起了闲话,“江夏,你可真是负责。以前的库管都是坐在办公室打毛线,直接让我们放进去完事。有时候数对不上,还怪我们入库入少了。”

江夏笑了笑,“你放心,我们日清日结,保管不会出错。”

不到一天的时间,已婚妇女江夏跟造纸厂厂长儿子的绯闻便在罐头厂扩散开来。

江夏守着自己的库房,根本不知道外面是怎么编排她的。到了下班的点,她骑上自行车就去学校接人。说好的要接送阿阮上下学,江夏可没有忘记。

小学门口,刘阮踮起脚尖盼着,夏夏怎么还不来?

在她背后,几个同班同学议论纷纷。

“你们说扫把星今天放学这么积极,是在等谁?”

“听说她爸爸结婚了,娶了个后妈进门。总不会是她的后妈来接她吧?”

“小声点,苏老师过来了。”

叮铃铃,一阵铃铛声从刘阮背后传来,苏晓月将脚点在地上,“刘阮,上车,我送你回家。”

听见老师的声音,刘阮转过身来,“苏老师,不用了。我妈妈马上就来。”

昨天晚上她翻来覆去想了好几遍,苏老师应该是关心她,才会问她爸爸和夏夏的事情。

妈妈两个字,刺激了苏晓月的神经。她才是刘阮的后妈,江夏只是个过客。苏晓月皱了皱眉头,刘阮不是应该很讨厌江夏吗?怎么跟上辈子完全不一样了?

还没等苏晓月开口,江夏已经骑车来到了校门口,“阿阮,我是不是来晚了?”

“没有,我刚出来。夏夏,我们走吧。苏老师,再见!”刘阮看到江夏很是开心,她坐在自行车后座上,向苏晓月挥手告别。

花了一天的时间,刘阮总算疏通了自己心中的纠结。江夏的好与坏不能听别人说,她要相信自己的眼睛。

“再见!”

苏晓月对上江夏的目光,眼里闪过一丝疑惑。难道,江夏也重生了?

她明明记得,上辈子江夏在和陆少阳结婚的第二天就去办理了离婚手续,并且火速从陆家搬回了江家。现在他们不仅没有离婚,陆家人好似也都非常喜欢江夏,实在是跟上辈子的情况相差甚远。

目送江夏和刘阮有说有笑的离开,苏晓月眼睛微微一眯。

她得找个时间去陆家家访,了解一下情况。

为了庆祝江夏上班,陈淑芬好不容易买了点肉回家。陆家的餐桌上,还是近几天以来第一次有肉吃,刘阮和陆海铭开心极了,眼巴巴地守着灶台,就等开饭。

“夏夏,今天的工作顺利吗?有没有人找你麻烦?”饭桌上,陈淑芬关心地问道。

江夏咽下口中的粥,笑着摇了摇头,“没有人找麻烦,大家都挺照顾我的。”

刘阮和陆海铭虽然馋肉,却只吃了两三块便不再去夹。江夏看在眼里,疼在心里。

“阿阮,海铭,来,吃肉!”江夏把菜碗朝向自己这边的肉都夹给了两个孩子。

“夏夏,你也吃。”陈淑芬有些着急,一斤肉还是少了些,江夏还没吃上肉,菜碗里便没剩下几块。

“妈,我中午在食堂吃了肉的。你们也吃,别省着。”

在陈淑芬的关注下,江夏夹了一块肉放进自己碗里。

饭桌上,陆友德今天格外沉默,他似乎有心事,整个人心不在焉的,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老陆?老陆!你这是怎么了?”洗了碗出来,陈淑芬发现自家老头还坐在饭桌上,脸上的表情不是很好看。

陆友德长舒了一口气,“孩子都洗漱完了?江夏呢?”

“夏夏在阿阮房里,说是要给她整理一下房间。海铭这会儿正在跟阿阮闹腾呢,你听,他们好开心呀。”陈淑芬有些感慨,他们对孩子再好,始终年纪大了,不像夏夏一样懂孩子的心。

自打夏夏来了以后,孩子们脸上的笑容也多了。

阿阮和海铭都是好孩子,谁真心对他们好,他们心里清楚着呢!

“坐,我有事情跟你说。”陆友德看了一眼妻子,指着对面的座位说道。

取下身上的围裙,陈淑芬笑骂,“难得看你一本正经,我今天洗耳恭听,看你能够说出什么名堂来。”

坐下半天不见老头子开口,陈淑芬这才觉得有些不对劲,“老陆,你倒是说话呀!”

“我今天在厂子里听到一些关于江夏的传言,不跟你说我今天晚上恐怕是睡不着觉。”

陆友德抹了一把脸,到了他这个岁数,早已经不是能够被流言所左右的。只不过,把听来的话刨边去尾,再结合前几天江夏的动静,陆友德也大致猜到了些事情。

陈淑芬闻言,垮下脸来,有些赌气,“老陆,不是我说你,你一把年纪了,还相信那些流言蜚语?他们是不是说江夏的坏话了?我就知道,厂子里那些女同志没事就喜欢八卦,她们肯定见不得夏夏比她们好看,比她们能干。”

要不怎么说陈淑芬是个颜控,丈夫事情还没说完,她就先站到了江夏这边。

不知情的,还以为她是江夏亲妈。

“你瞧瞧你,我话说完了吗?你喜欢江夏我知道,但是也不能盲目信任。毛-主-席说了,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我这不是在跟你说我的想法吗?”

陆友德罕见的面露严肃,第一次跟媳妇说话语气有些重。

见丈夫这般模样,陈淑芬只得深吸一口,“好,你说吧。我听着,也不偏袒谁。”

“今天,我听他们说,江夏、侯芳,还有造纸厂厂长的儿子康学斌都是高中同学。高中的时候,江夏好像跟康学斌谈过朋友,只是最后不知道为什么没有结婚。淑芬,你说江夏要跟少阳离婚,会不会就是康学斌怂恿的?”

推荐热门小说穿成反派后妈怎么办,本站提供穿成反派后妈怎么办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穿成反派后妈怎么办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7章 下一章:第9章
热门: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山野村色 乡村首富 奶油味暗恋 在逃生游戏里当BOSS 你想都不要想! 十二年,故人戏 落花时节又逢君 问斜阳 女庶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