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上一章:第3章 下一章:第5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五分钟前,付卫兵下班回家。他是镇上的会计,家就住在陆家隔壁。

远远地,付卫兵看到一男一女正在拉拉扯扯。他皱了皱眉,虽说现在思想解放,也不能在大庭广众之下纠缠不清吧?

女人侧身说话的时候,付卫兵正好看清她的容貌。

那不是少阳刚过门的媳妇吗?

身为和陆少阳一起穿开裆裤长大的朋友,付卫兵眼色一深,加快了蹬自行车的频率。

拉着江夏的男人背对着付卫兵,他看不清楚对方的长相。这人胆子可真大,竟然当街耍流氓。少阳媳妇的姿态是拒绝的,这让付卫兵松了一口气。

“你是不是不想跟陆少阳离婚了?”

听到这话,付卫兵险些从自行车上摔下来。

他哥们儿昨天才刚刚结婚,这个男人竟然怂恿弟媳妇离婚?

陆少阳接到紧急任务返回部队付卫兵是知道的,但是他并不知道陆少阳已经同意和江夏离婚。

扔下自行车,付卫兵把康学斌按在地上一顿狂揍,即便他后来认出了这是造纸厂厂长的儿子,付卫兵下手也丝毫没有留情。

什么东西?竟然撺掇少阳的媳妇离婚!

江夏见两个男人扭打在一起,骑上自行车转身就走。

反正她谁也不认识,留在那里也是多余。她可不管原主跟谁做出过口头上的承诺,既然现在她穿成了小说中的江夏,她就只会做自己。

打人的间隙,付卫兵抬头发现江夏已经离开,他踹了一脚缩成一团的康学斌,“我警告你,要是再敢骚扰江夏,信不信我打断你的手脚!”

“呸!”

康学斌吐出一口血水。

他似笑非笑地看着付卫兵,“付会计,你可是有老婆的人。难不成,你也看上了江夏?”

付卫兵被气笑了,他掏出手帕擦了擦自己打人的手,然后扔在康学斌脸上。

“人渣!”

转身把自行车扶起来,付卫兵长腿跨上车,轻蔑地看向坐起来的康学斌,“你最好打听清楚我兄弟陆少阳是什么人。别以为仗着你爸爸是厂长,你就可以耍流氓!不信,你可以试试。”

付卫兵走了很久,康学斌才慢慢地站起来。

“嘶!”

他抬手摸了摸自己嘴角,付卫兵下手可真够狠的。又不是他老婆,他紧张个屁!

康学斌想到肤白貌美的江夏,眼神里闪过一丝势在必得。

但凡是他看上的,就没有到不了手的!

陆少阳凭什么可以娶江夏?不就是穿身军装,有什么了不起。康学斌一瘸一拐地走远,他在心里给付卫兵记了一笔。

江夏骑车回陆家,在离家门口不远的地方,她看到一个女人牵着刘阮的手往胡同里走去。江夏有些疑惑,连忙把自行车骑到大门内放好,快步追了上去。

如果对方是坏人,刘阮这么小,肯定分辨不出来。

胡同尽头,入目是一颗上百年的老槐树,这里明显是孩子们的乐园。老槐树周围全是住宅,而陆家就在老槐树的西南面。

男孩子们滚铁环的声音铃铃作响,旁边还有孩子在抽陀螺、跳房子、跳橡皮筋,看起来很是热闹。

没有走近,江夏的脚步在转角处停了下来。

只见大槐树下,刘阮瘦小的脸蛋红肿起来,又青又紫看着很是吓人。眼睛下面不知道被什么锋利的东西划破一道口子,正在渗出血珠。

江夏皱了皱眉头,为什么不能先给孩子处理好伤口?

站在刘阮身边的女人扎着两条乌黑的长辫,一身白衬衣和黑色女式西装裤看起来很新潮,她这会儿正在问话。

“刚才,是谁打了刘阮,给我站出来!”

孩子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停下了手中的游戏。

几个年纪大一些的孩子面露嘲讽,原来是搬救兵去了。他们眼神不善地看着刘阮。

丑八怪!

其中一个男孩子背着女人做口型,他挤眉弄眼的模样看起来很滑稽,目的很简单,就是想要看刘阮发飙。

刘阮早就对这样的目光免疫,她根本不在乎。倒是身边的苏老师,让她有些茫然。

她为什么要帮自己出头?

刚才在家门口遇到苏老师,刘阮本来是想躲开的,没想到被她带到这里来了。

女人挑了挑眉,似乎孩子的反应在她意料之中。

她来到孩子们中间,眼神一一扫过在场的所有孩子。他们的年纪从三岁到十多岁不等,还保持着小团体的站姿,眼神有着防备。

“没人承认是吧?”女人从口袋里掏出一把糖果,“你们谁看到刘阮挨打了?说出你看到的都可以有两颗糖。”

孩子们有些意动,看了一眼身边的小伙伴,对方手里可是有大白兔奶糖!

“我……我看到了,是周深打的。”

“我也看到了,还有李小强和赵永兵。”

被伙伴们指认出来,三个年纪约莫十多岁的男孩子面露忿色,打架输不起还去告大人,简直丢人。

他们威胁的眼神落在刘阮的脸上:下次再看到你,别想好过!

刘阮不甘示弱地瞪回去,谁怕谁。

“你们知道他们为什么打架吗?”

女人不仅给检举的孩子发了糖,还给其余孩子每人一颗。

“我听到了,他们骂刘阮是野种!”

“还朝刘阮吐口水,扯她的头绳。”

“她的后爸娶了新媳妇,他们笑话刘阮以后要被后妈虐待,说她是扫把星。”

在孩子们七嘴八舌的声音中,刘阮的头渐渐垂了下来,她的拳头握得紧紧的。

转角处,这样的场景江夏再熟悉不过,她仿佛看到了小时候的自己。如同一个小刺猬一般,竖起倒刺保护自己。因为,身边好多的人都对她怀有敌意。

然而,刺猬的外表有多坚硬,内心就有多柔软。

“你们可真恶毒!上小学了吗?知道野种、扫把星的意思吗?都是从大人口中学来的吧!刘阮的爸爸叫做陆少阳,是一名部队高级军官,我是她的班主任老师。以后再让我知道你们欺负刘阮,我就去找你们的老师和校长,问问他们是如何教导你们的。”

女人的语气十分气愤,她丝毫没有留意到刘阮现在的表情。

“我告诉你们,如果刘阮的脸上留疤,我一定会去找你们家长。我国刑法规定,故意伤人是要承担刑事责任的。别以为你们年龄小,国家专门成立了少改所,就是关押犯法的孩子。现在只要你们向刘阮道歉,我就不去报公安。”

她故意模糊了年龄概念,还搬出法律条款。

江夏听到这里,忽然明白了对方的身份。

刘阮的班主任老师,可不就是原书的女主角苏晓月?

她明明记得书中的苏晓月并不喜欢刘阮和陆海铭,自从跟陆少阳结婚之后,两个孩子还是陆家父母照顾,她很快去到陆少阳所在的部队随军。

江夏皱了皱眉头,苏晓月从表面上看是在为刘阮撑腰,实际上却激化了孩子们之间的矛盾。

以后孩子们肯定会孤立刘阮,甚至极有可能再次发生打架事件。

打人的三个孩子听了苏老师的话,吓得脸色一白。刘阮的爸爸是军官,会不会认识公安?

“对不起,刘阮,我们错了。”

“我再也不扯你的头发,我保证。”

“刘阮,我们都是闹着玩的,对不对?没有老师说的这么严重。”

苏晓月来到刘阮身边,她牵起刘阮的手,“希望你们都是四有好少年,能够说话算话。”

十分钟后,陆家院子里,刘阮见到江夏,立刻背过身去。微微一顿,她抬脚往另一边走去,把背影留给江夏。

“等等!”

刘阮听到江夏的声音不仅没有停,反而开始小跑。

江夏又好气又好笑,快步追上去。她一把拉住刘阮的胳膊,眼神落在她的脸上,“你脸上的伤口需要消毒,家里有碘酒吗?”

“不关你的事!”

刘阮硬着脖子,对上江夏关切的眼神,她的心仿佛被烫了一下,微微颤抖。

她怎么可能会关心自己?

她不是不喜欢自己和海铭,还要跟爸爸离婚吗?

江夏的表现让刘阮不知所措,心里乱成一团。

昨天,她还故意弄了瘌-蛤-蟆到江夏的床上恶心她;今天早上,她还骂了江夏狐狸精。

她可是后妈!后妈不是最讨厌像她这样不听话的孩子吗?

似乎看穿了刘阮心中所想,江夏轻轻一笑,弯腰握住刘阮的手,“走吧,要是脸上留疤就不好看了。”

“怎么不走?”

刘阮抬头看向江夏,似乎在怀疑她刚才的话是不是真的。

被一双温暖细腻的手牵着,刘阮有些晃神,似乎有一股暖流顺着手心一路流淌进她的心窝。

四年前来到陆家,刘阮才刚刚五岁。今年九岁的刘阮个子小小,看起来跟七岁的孩子差不多。她知道自己的父母都去世了,再也没有别的亲人。

陆少阳去接她的时候,她已经被送到了孤儿院。

她比陆海铭先到陆家,也不像他来的时候是个什么都还不懂的奶娃娃。

刘阮早熟,像一个小大人。她感恩陆家人的养育之恩,把自己在外面受的委屈都藏在心底,也尽量不给大人惹麻烦。

唯一表现得激烈一些的,便是这次陆少阳结婚。

别人都说后妈是坏人,就连苏老师也是这样告诉她的。

可是,为什么江夏的笑容会这么温暖?

“哼,别以为你这样就可以收买我!”说完,刘阮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她明明不是这个意思。她把头扭到一旁,真是丢脸。

江夏蹲下身子,扶着刘阮的肩膀,视线和她相对,“阿阮,你是我见过最勇敢的女孩子。我们先处理伤口,好不好?”

刘阮的眼眶忽然红了,挣脱江夏的手,她咚咚咚朝自己的房间跑去。

笑着摇了摇头,江夏站起身来。

反派小时候都这么可爱吗?

看到刘阮倔强的小模样,江夏想起了小时候的自己。

推荐热门小说穿成反派后妈怎么办,本站提供穿成反派后妈怎么办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穿成反派后妈怎么办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3章 下一章:第5章
热门: 生死桥 世家(下) 情人 被偏执神明盯上后[快穿] 造物主实习指北 顶流也要继承家业 重生之大涅磐 你是故人来(嘘,你刚好在我心上2) 红玫瑰·二小姐的宠妻 我是一片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