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1章 感谢你的同时还想弄死你

上一章:第1130章 民族脊梁 下一章:第1132章 进击的巨人!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等李程远出了门。

贾文浩看了看李东,心里叹息一声,面色稍显凝重道:“李总,事已至此,事情总是要想办法解决的。今天,我既然来了,自然是希望能取得共识,让双方都满意。韩雨这边,错了就是错了,我也不替她推脱。远方城的项目,既然属于远方,那韩雨就主动退出,造成的损失,也由韩雨自己承担。不知道这样,李总可否满意?”

李东忍不住笑道:“贾省这话说的,能有什么损失?难道贾省也不看好远方城项目?我倒是觉得,远方城项目还是大有可为的,赚钱的买卖,贾夫人退出做什么?”

贾文浩的意思,李东自然是听懂了。

这时候韩雨退出,损失不算太大。

哪怕赔偿20亿,实际上也不用韩雨去承担,亏个几千万,撑死了上亿,那就顶天了。

当然,几千万听起来是不多,可实际上,这种损失也足以让很多人绝望。

贾文浩为了平这笔账,恐怕也要付出不小的代价。

到了这时候,贾文浩不会走旁门左道的,最大的可能,他会让贾家出血。

几千万上亿的代价,也够贾家喝一壶了。

在贾文浩看来,这个代价不小了,贾家也要伤筋动骨。

可显然,李东不满意,或者说不满足。

贾文浩吐了口气,沉声道:“李总,真要僵持下去,对大家都没好处。而且,韩雨在项目上投资了3亿,真要拖到最后,这笔钱,也不见得就会损失。”

李东忍不住笑了起来,轻咳一声才道:“贾省大概是不知道我们的合约具体内容,我给贾省简单说一下,您看如何?”

贾文浩心中咯噔一跳。

他早就盘算过,韩雨他们这次入瓮了,可具体怎么入瓮的,他现在也不是太了解。

李东既然这么说,显然是有把握的。

贾文浩吸了口气,点头道:“愿闻其详。”

“其实合约也简单,没什么复杂的。远方集团,以远方城项目为主体,招商引资,引入天方集团240亿,控股60%。但是呢,贾省注意了,这个项目,是以远方城项目为主体……”

贾文浩微微蹙眉,有些不太明白,李东为什么要重复这句话。

就当他沉思的时候,李东又道:“是远方城,不是现在的10座远方城,而是整个项目。也就是说,我们可以增建20座,30座,乃至更多的远方城项目。”

贾文浩瞳孔一缩,接着就皱眉道:“这种文字游戏,李总不觉得太过粗浅了吗?就算真的,合同能不能成立,那也不一定。”

李东嗤笑道:“当然是能的,我咨询过我们的法务团队,放心,贾省,合同是没问题的。关于项目主体,合约上甚至都有过注明。上面有明确的注释,远方城项目,包括,但不局限于目前的10座远方城。”

贾文浩点头,好半晌才道:“就算如此,那又如何?”

“简单啊。”李东笑呵呵道:“原本呢,我们不是控股方,也无权要求增设远方城。

10座远方城,那就是整个主体。

可一旦,我们拿回控股权,就有权要求继续增加远方城项目计划。

我已经决定了,一旦拿到控股权,就增设10座远方城,计划投资400亿。

而按照合约规定,天方有义务也有责任,必须要做相应的增资计划。

按照他们现在的比例,再增资,那还是240亿。

加上先前欠下的190亿,总共是430亿,要在两年内陆续到账。

当然,他们有一个好处,半年内,可以出售手中的股份。

可430亿的大方案,大计划,在这时候,贾省真的相信,有人愿意接手吗?

不可能的!

而一旦半年后,甚至现在,他们拿不出相应的资金,要不自己违约主动退出,要不就强撑着坚持下去。

而没了资金发展,远方城停工造成的一切损失,都由相应过错方承担全部责任。

800亿的远方城计划,停工三个月,造成的损失,就数以亿计甚至十亿计。

那时候,他们一方面要赔偿损失,一方面还要想办法筹钱。

当然,要是他们愿意以超低价卖出这些股份,说不定也有人愿意接手。

不过没有控股权在手,花费几百亿,就为了参与远方城项目,我很难相信,有哪个傻子愿意接手。

啧啧,到最后,说不定一分钱拿不到,还得赔我钱才对。”

贾文浩差点吐血,不敢置信道:“这种合约,真是他们签的?”

李东耸肩道:“当然,只要控股权不在我手上,一切都平安无事了。当时时间仓促,加上他们掌控60%的股权,没什么好担心的。合约嘛,只要主体上没损失,签了就签了。这也没什么好说的,更别说有些人,连合约看都没看过。”

贾文浩一脸的难以置信,不过很快,他就想明白了。

沈雪华、孙月华这些都是聪明人,大家都相信她们,不会吃这个亏。

包括庄凡这些人,恐怕都相信这一点。

可他们没想到,这两人居然会反水。

只要他们不反水,其他人很难和李东达成协议的,李东想拿回控股权也不可能。

既然不可能,其他的自然都不存在了。

等个半年,卖了项目所有权,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可他们也不想想,世上哪有那么绝对的事!

换成是贾文浩,绝不会这么轻易就相信别人。

贾文浩吐了口气,凝眉道:“李总,这种合约,我看不见得就一定能成立……”

李东无所谓地笑道:“好吧,既然贾省不信,那我也没办法。

成不成立,不是我说的算,也不是你说的算。

真要不信,打官司好了。

三五年的,这种官司出不了结果的,这点贾省应该清楚。

涉及数百亿资金的合约,就算有人推动,也不会那么快就定下来。

我可以等的,不过嘛,50亿在我手上,就算最后合约不成立,该赔偿的损失还是要赔的。

另外,贾省觉得,有些人真敢出面和我打官司吗?

要是敢,那就出面好了,这种官司,涉及几百亿资金,方方面面的都得查清楚才行。

资金来源,股东所有者,不查清楚了,怎么判决。

全国百姓,恐怕也会关注这个案子,我就等结果好了。”

贾文浩瞳孔微缩,真要查个底朝天,能不出问题吗?

别的不说,韩雨那3亿,就是个大麻烦。

其他人,也不见得好到哪去。

不过贾文浩还是提醒道:“这样一来,你把人就得罪光了。”

李东愣了一下,接着就捧腹大笑。

好一会,李东才郁闷道:“贾省,能不能别和我开玩笑了。

我本来就得罪光了,不是我得罪他们,是他们得罪我。

既然如此,难道我还要憋着?

我就是再傻,也不至于被人骑到头上了还无动于衷吧。

而且,你觉得,我就这么弱?

这么大的把柄在这,啧啧,落井下石的人就够某些人好看了,还有工夫找我麻烦。”

贾文浩皱眉不语,半晌才道:“你真要实施这个计划?”

“必然的。”

“可这样一来,他们血本无归,最终还会将责任搁在韩雨头上。那我们的谈判有何意义?最后,韩雨还是成为众矢之的。”

李东不以为然道:“贾省,这和我有关系吗?”

“你!”

贾文浩有些愤怒,又有些颓然。

是啊,和他有关系吗?

韩雨他们自己利令智昏,居然连这种几百亿的合约都没做过详细研讨,还能怪谁!

他们蠢到,相信所有人都不会背叛,相信一切都在自己掌控之中,简直天真到了极限!

事到如今,贾文浩是真的有些无奈了。

还谈什么?

谈成了,大不了韩雨退出,其他人李东不会放过的。

他付出了这么大的代价,冒着这么多的风险,会这么轻易放下其他人?

其他人无法脱身,韩雨最终还是会被牵连。

而不谈,他的新城方案怎么办?

贾文浩当然明白,这时候,其实他最轻松的,就是彻底放弃韩雨,那就没事了。

可别看他嘴上说的狠,一刀两段,真的能一刀两断吗?

就算真的能,韩雨出事,他一样要负连带责任。

总之,他现在是真的两头为难。

李东见状笑呵呵道:“贾省,这事其实也不是很难解决。”

贾文浩冷静道:“李总有何高见?”

“简单啊,与其担惊受怕的,不如先下手为强。既然注定要被报复记恨,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彻底将他们干掉好了。我相信,以贾省的能量,处理好他们还不简单。而且,事后远方和龙华,全力支持新城开发,那时候,贾省集荣耀于一身,还在乎这些小事?”

“哼!”

贾文浩没有回话,心里却是暗骂。

说的倒是简单,真要这么简单,我干脆干掉你好了!

韩雨合作的对象,他不是全部清楚。

可贾文浩也知道一些人,比如说庄凡,比如说某位大公子,比如说那个老路……

总之,这些人没一个好惹的。

收拾他们,也许比收拾李东的难度还高。

他真要有这能耐,干脆收拾李东好了,还用得着受李东挑唆。

李东见他犹豫,也不在意,淡笑道:“既然贾省不愿意,那当我没说好了。喝酒,吃饭,其他的咱们不谈了,谈了伤感情。”

贾文浩吐了口气,沉吟片刻道:“这些空话就别说了,条件,我不是不能答应,但是……”

“贾省请说!”

“我要杜安民配合,全力以赴的配合,甚至更多人的配合,你能做到吗?”

“咳咳……”

李东干笑一声,开玩笑呢!

摇了摇头,李东拒绝道:“杜市长的事,我无权插手,也不可能替他答应。贾省要是不愿意,我说了,当我没说。反正我的目的也不在于此,赚点小钱花花就够了。当然,贾夫人的那些钱不要回去,主动退出,新城项目,我们马上恢复。看在贾省的面子上,我也不会让贾夫人为难不是。”

“3亿,无偿退出?”贾文浩憋着火气道。

李东耸肩,却是不肯回话。

贾文浩气的够呛,无偿退出,这就算了,还得承受其他人的报复攻击。

这样一来,他损失就太惨重了。

甚至不比现在轻松,真要如此,他还来干嘛!

贾文浩再度犹豫起来,最终道:“部分,不能是全部,全部出手,我无能为力。真要如此,我宁愿放弃,李东,你知道我的性格。”

“抱歉,我还真不太清楚。”李东呵呵笑了一句,见贾文浩火气不小,又道:“开玩笑,贾省的性格我当然懂。部分就部分吧,贾省自己喜欢就好,我无所谓的。”

“你!”

贾文浩真的火大了,李东明摆着是不同意,偏偏还做出这番姿态。

说实话,李东真要能说服杜安民,以及杜安民所代表的一些人,甚至江北一些人全力支持。

贾文浩说不定真就答应了,他们联手,这次也许就是个天大的机会。

可李东不愿意,指望他一个人,主动找死去吗?

谈到现在,可以说进入了僵局。

李东不再说话,贾文浩也不再说话。

两人闷头喝了几杯,过了很长时间,贾文浩再度道:“李东,非要如此?”

李东摇头道:“那倒不至于,真要这样,贾省以后还不得恨死我。”

“那你到底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贾省离婚好了,多简单的事。”

“我@#%……”

贾文浩是真想骂人,多少年了,他都没现在这么憋屈过。

你这叫不得罪我?

你这让我不恨你?

你这是往死了得罪我!

真要愿意离婚,那还用得着李东教他,他自己难道想不到?

贾文浩强压火气,最终妥协道:“杜市长那边你不愿意联系,那我去联系,还有秦书记、刘书记他们,他们要是都愿意出力,我全力以赴!但是,他们不愿意,这次就当我们没见过。李东,此事不成,我已经尽到了我最大的努力。韩雨,你随便吧。贾家,包括我,不会为了韩雨,付出血的代价。”

说完这话,贾文浩将面前的酒一饮而尽,起身便走。

李东也没有起身相送,默默地品着酒。

他知道,这次是把贾文浩得罪狠了。

可即使如此,他也不在乎。

成了,那最好,其他人全部完蛋,贾文浩还得防着那些人反扑,没工夫搭理自己。

不成,也一样。

李东发动计划,让那些人血本无归,韩雨和李东都是主谋,那些人会一起恨上他们。

这时候,李东反而和贾文浩站在了一边,贾文浩就算厌恶自己,也不会对付自己。

也就是说,成了,败了,贾文浩短时间内对李东都没威胁。

真正等到有威胁的时候,还不知道要多少年。

10年?还是20年?

那时候,李东要不一飞冲天,要不早就被他自己弄垮了。

到了那时候,他还忌惮贾文浩的报复?

而且过了那么长时间,贾文浩还会记这个仇吗?

人到了一定的阶段,有些事,一笑而过,那都很正常。

所以,李东才会无所顾忌,得罪死了贾文浩都不在乎。

而贾文浩,只要脑袋还清醒,就不会选择和李东鱼死网破。

和一个商人鱼死网破,憋屈不憋屈?

比现在都憋屈!

李东此刻倒是有些期待贾文浩的选择了,这家伙会离婚吗?

离婚,虽然不能全部撇清自己,可责任不重。

大不了,耽误个三五年,长的十年也顶天了,但是不用付出惨重的代价。

不离婚,要不先下手为强,主动干掉别人。

要不……

最后一个可能,借其他人的手干掉李东,其实也不是不行。

这点,李东还真考虑过。

不过想来想去,自己也没那么容易就被弄死了,短时间内倒是不用太担心。

当然,该做的防范还是要做的。

要尽快发动计划,拖住所有人,让贾文浩短时间内不能说服驱动别人。

将利弊衡量清楚,李东轻轻叹了口气,真累。

他其实也不想这样,不过到了现在,不是他想不想的问题,他也没办法。

……

与此同时。

贾文浩坐在车中,闭着眼沉思。

离婚吗?

脑海中不自觉闪过韩雨的影子,其实离婚还是其次,关键还是后续影响问题。

一个不好,他这辈子,也许真就到此为止了。

不离婚,那就要解决问题。

李东说的先下手为强,不见得就是坏事,真要下手,一旦赢了,也许他会获得惊人的回报。

可危险太大了!

不过,李东这边发动的话,那就有把柄了,几十亿的资金,可不是小问题。

韩雨这边的3亿……

想到这,贾文浩打了个电话出去。

电话过了一会才接通,一通,贾文浩便道:“爸,贾家的所有产业变卖,能值多少钱?”

电话对面的老人愣了一下,半晌才道:“出事了?”

“嗯,您先和我说说,我心里有个数。”

“电话里不方便,你什么时候回来?”

贾文浩猛然惊醒,自己有些疏忽了,这种事居然还要父亲提醒。

想到这,贾文浩默念几句,将有些杂乱的心思平复下来。

自己还是差了一筹,没能做到每逢大事必静气,也没能做到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

和父亲相比,自己还缺了几分老练,也许这次,便是对自己的磨砺。

“我明天回去。”说完这话,贾文浩放下了电话。

脑海中忽然又闪过李东的身影,贾文浩呢喃道:“也许,我该感谢你。”

感谢你,让我清醒了,解决掉韩雨的后患。

感谢你,让我察觉到了自身的缺点,让我更为圆满。

感谢你,让我寻找到了机会,也许这次他真的能更上一层楼。

同样的,还得感谢李东,让他明白了,任何人都不可小觑。

其实,他嘴上不说,心里终究是小觑了李东,要不然也不会放任韩雨。

一个二十几岁的年轻人,一个草根崛起的首富,让他疏忽大意了。

这是不可饶恕的错误!

多少年了,他的激情,他的警惕,差点在江北磨灭。

以这样的心态,真的可以发起冲锋吗?

不可能的,如果还是如此,他最后依旧会失败。

想着想着,贾文浩心里又加了一句,感谢归感谢,你千万别露出破绽,要不然,今天的账,一起算!

他贾文浩,第一次如此狼狈,如此被动。

推荐热门小说重生之财源滚滚,本站提供重生之财源滚滚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重生之财源滚滚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1130章 民族脊梁 下一章:第1132章 进击的巨人!
热门: 直到时光的尽头 何日君再来 叮,你的小傻几已上线 独立电影人 昭奚旧草 一妃难求,贵女不愿嫁 第一狂妃:绝色邪王宠妻无度 乡间轻曲 穆斯林的葬礼 当病弱竹马分化成最强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