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0章 民族脊梁

上一章:第1129章 心灰意冷 下一章:第1131章 感谢你的同时还想弄死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渔庄二楼。

贾文浩走走看看,面带笑容道:“生意还不错,考虑过进军酒店餐饮行业吗?”

“没。”

李东摇头,否认道:“远方城虽然有配套酒店,不过我不准备自己做。盖好楼,找几家知名酒店合作,我们收租子就行。产业多元化,不代表产业复杂化。什么都做,贪多嚼不烂,就算现在,远方一些管理层已经极力反对我继续扩张了。”

贾文浩淡笑道:“我还以为,只要什么赚钱,你就什么都会做,现在看来,我倒是想岔了。”

李东也笑道:“贾省这话倒也不算错。赚钱的买卖,我自然是想做的。可酒店餐饮,尤其是大酒店,现在看着是赚钱,可以后就不好说了。”

贾文浩眉头微微跳动,略带异色道:“怎么说?”

如今的餐饮行业,尤其是高档酒店,生意不要太好。

哪怕是金融危机,酒店餐饮也不亏钱。

越高档的酒店,利润越高。

起码相比较李东的超市,真要在酒店行业投资这么多,做高档酒店,那还真比超市利润大的多。

李东不知道想到了什么,面带讥嘲道:“说句不好听的,贾省别见怪。

现在的高档酒店,做的是哪些人的生意,这个贾省应该比我清楚。

星级酒店,住宿方面,公家的人占三成。

餐饮方面,政府机关能占五成。

只要和政府机关打好关系,躺着都能赚钱,反正不是自己的钱,不花白不花。

可贾省觉得,这种事会成为常态吗?

现在不管,不代表以后不管。

随着时间推移,迟早你们那些小金库都得收回去,到时候,有的是人哭。”

贾文浩脸色微变,接着就摇头道:“你过于以偏概全了,我承认,这种事是有,而且并不少见。可说高档酒店,专靠政府机构,这话不正确。随着经济的发展,人民群众的日子越来越好过,现在的高档酒店,未来的面向人群会逐渐大众化。那时候,就算政策出现变化,也不会影响到酒店的生意。”

“那就拭目以待吧。”

李东懒得多说什么,见贾文浩还想再说,李东笑呵呵道:“贾省,这种事咱们就别讨论了,争个输赢没意义。”

未来酒店行业,生意难做,也不单单是政策的变化。

关键一点,还是整体竞争变的更激烈了。

连小旅馆的住宿条件,有时候都能达到现在星级酒店的标准,大酒店自然越来越难过。

不过为这事,和贾文浩辩论下去没意思。

两人也不是为这事来的,说这些废话浪费时间而已。

说话的工夫,两人到了最里面的一个包间门外。

……

东方渔庄,地方说大不大,说小也不算太小。

楼上楼下,加在一起将近500个平方。

二楼,被隔成大大小小16个包间。

至于包间名,又不是什么高档餐厅,自然是比较俗套的。

两人进的包间,便是花好月圆厅。

李东来东方渔庄次数不少,倒也没关注包间名。

却不想贾文浩看了一眼,接着就微微怔神,轻声低吟道:“人意共怜花月满,花好月圆人又散。欢情去逐远云空,往事过如幽梦断……”

一首张先的《木兰花·般涉调》,被贾文浩吟出来,凭空多了几分惆怅。

李东忍不住蹙眉,贾文浩城府极深。

他文化水平不低,受过最顶尖的高等教育,说一声学院派也不为过。

不过贾文浩一直自认自己是实干派,从不来这些无病呻吟的东西。

在江北几年,连杜安民,都有人知道他酷爱读书,一手毛笔字,也颇得众人钦佩。

反观贾文浩,却是从没人说过他喜欢吟诗作对。

真要有这爱好,早就有人钻研了。

现在倒好,偏偏在自己面前,来这么一出,要说是情难自禁,李东还真不是太相信。

贾文浩仿佛也醒悟了过来,略显惆怅道:“见笑了,一时情难自禁,让李总看了笑话。”

李东笑道:“贾省太谦虚了,谁不知道贾省学富五车。一个包间名,瞬间就让贾省说出了典故,多了几分韵味,佩服!不过在我看来,贾省不适合吟这些诗词,缺了几分气魄。换成我是贾省,这时候,当来一句‘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才对!”

贾文浩脸色微变,接着就恢复常态,面带笑容道:“还是李总雄心壮志,有气吞山河之志,难怪远方这几年,越做越大。贾某可比不得李总,安于现状便可。”

“贾省又和我开玩笑了,我算什么气吞山河,一介商贾罢了。哪怕当了首富,还不是任人鱼肉。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不管是什么年代,商人就是商人。都说破家的县令,灭门的府尹,哪怕是红顶商人,那也挡不住上下两张口。”

李东话说到这份上,贾文浩装不下去了。

两人从没进门开始,就打起了机锋。

不过贾文浩要含蓄一些,李东却是比他直接的多。

最后这话,更是讥讽意味大过字面上的意思。

什么是两张口,官字两张口!

谁为刀俎,说的不正是韩雨这帮人。

搁在100年前,这话不算错。

搁在现在,其实也不算太错,可不是太错,说明这话还是有错的。

贾文浩敢承认这话吗?

做到了首富这个位置上,还存在破家的县令吗?

贾文浩要是接这话,传出去了,恐怕马上被商界排斥。

没有接话茬,贾文浩笑了笑道:“李总开玩笑了,现在李总可是被大家当成财神爷供着,别说两张口,十张口那还不是顺着李总说。”

“不敢,我李东有自知之明。大家互惠互利,你得到你想要的,我得到我想要的。我可从来不敢把谁当成鱼肉,哪怕一个科长,我李东都是谨小慎微,生怕稍有得罪。混口饭吃不容易,被人砸了饭碗,还不知道怎么凄惨呢。”

一边说着,两人一边进了包间。

服务员进门帮着倒茶,李东拿起茶杯,举杯笑道:“贾省,粗茶一杯,怠慢了。”

“李总这是讽刺我了。”

贾文浩故作不快,端起茶杯就喝了一口,笑容满面道:“当年,我还亲自上山摘过茶,有段时间,我喝野茶上瘾,自己摘,自己炒,虽然品相不怎么样,不过味道却是多年难以忘怀。”

“还有这事?”

李东极为捧场,连忙问起了详情。

贾文浩也不隐瞒,笑呵呵地说起了往事。

贾文浩这一路,走的不算容易,当然,那是相对其他人而言。

副县长、县长、县委书记、副市长……

直到到现在的副省长,贾文浩花了20年去奋斗,去打拼,成就也算斐然。

20年下来,贾文浩为此耗尽了心血。

眼看着,他有望再进一步,却忽然发现,原本觉得会走的最顺利的一步,居然出了问题!

被寄以厚望的新城,好像忽然成了滑铁卢。

这一关过不去,他前面20年的奋斗,可能成为一场空,这是贾文浩不能承受的失败。

不但是贾文浩,也是所有人都不能接受的。

为了新城计划,他们放弃了太多的东西。

贾文浩尽管没说透,可李东能听懂他的意思。

然而,到了现在,贾文浩无路可退,李东就可以退吗?

你的软弱,你的退让,只会让你更被动。

贾文浩奋斗了20年是不假,李东尽管没他时间长,可这五年来,他也放弃了太多的东西!

五年时间,兢兢业业,如履薄冰。

他好不容易走到了这一步,却屡屡被人针对,被人当成肥肉,李东岂能甘心!

贾文浩说完,李东也不理他,径直道:“不到万不得已,我李东也不想和谁斗个你死我活。

商人,赚钱才是目的,以和为贵。

我李东,脾气算不上好,得罪的人也不少。

可我自认,我应该没得罪过贾夫人才对。

当初,森泰就对我虎视眈眈,几度伸手,想要将我生吞活剥。

我侥幸躲过去了,京城那一次,看似我成了大赢家,可一旦我输了呢?

半个远方,就这么丢了!

那次,贾夫人联合其他人,逼我应战,这个,贾省不至于让我承人情才对。

5个亿,我是赚了,可这是用半个远方换来的。

有人要是想用这点辖制我,那得问当初参加的其他人答不答应!

当然,我实力低微,见好就收,也不敢追究什么,事情过了就过了吧。

结果倒好,一而再,再而三地算计我,真当我死人不成?

贾省,事到如今,我也不说什么虚话。

陈瑞,死定了!

贾夫人那边,我不会做绝,可侵吞光合上亿资产,暗中操控远方危机事件,应该够她喝一壶了。

至于其他人,走着瞧吧,我倒想看看,这次能拉多少人下马!”

话说到这地步,贾文浩不能再打机锋了。

轻轻叹息一声,贾文浩略显无奈道:“李总,韩雨这边,给你添麻烦了。

站在旁观者的角度,我感同身受。

不过李总也知道,是人,就有七情六欲。

我不是圣人,自然也不能例外。

在这滚滚红尘中生存,亲情、爱情、友情都无法割舍。

还请李总原谅我的自私,韩雨作为我的妻子,我不得不为她解释几句。

森泰的事,韩雨只是执行者,真正的策划者,是庄凡和其他人,这点想必李总也知道。

而关于那次的赌局,韩雨也只是被动参与者。

以及这次,韩雨也是受人唆使。

其实我就算不说,李总也该明白,就说这次,参与者甚多,孙家那位、还有杜夫人也参与其中。

具体内情如何,我不想过多探究。

说这些,不是为了推脱责任,也不是为了替韩雨开脱……”

贾文浩说着不是为韩雨开脱,实际上还是将责任撇了个干净。

李东却是不再吭声,自顾自地喝起茶来。

贾文浩眉头微微蹙起,又道:“李总,你和韩雨的个人恩怨,我会给你个交代。

不过新城事关重大,这是江北这几年来最大的民生工程。

老百姓在看着,上面在看着,江北政府也在看着。

这不是我贾文浩个人的私利。

说小点,远方和龙华这次的行为,是不顾大局,扰乱市场。

说的严重点,以商业挟制行政,这在国内,是任何人都无法容忍的。

远方和龙华此例一开,接下来,万众皆敌……”

李东冷笑道:“贾省太看得起我了,我一介商贾,哪敢干这种事。

远方和龙华这次的确出了点问题,我们也没办法。

至于贾省说的挟制,那更是不存在。

等几个月,我们和龙华会全力配合新的班子,将苏安新城,打造成新的中部明珠城市。

哪怕亏损,10亿20亿甚至更多,我可以接受!

像我这种一心为公的普通百姓,远方这种一心为社会主义添砖加瓦的企业,说一声民族脊梁,又有谁能说个不是!”

贾文浩脸色变了,“民族脊梁”这话不是李东的原话。

曾经,就有人这么称赞过远方。

而且,还上过新闻联播,引起全国热议的。

李东不说,他差点忘了这茬。

李东一说,贾文浩才猛然惊醒,这事真的麻烦了!

现在的远方,就是刺猬,你很难下口。

李东更是炸毛,一心想刺死你,你就算拔了他的刺,也要受伤流血。

而且,这刺能不能拔掉,贾文浩毫无把握。

威逼,显然是不成了。

贾文浩刚刚严肃的脸色渐渐缓和下来,对他而言,能以最小的代价解决问题,那最好不过。

可既然不能解决,那也在他考虑当中。

混迹官场20年,做到唾面自干,那是基本工夫。

李东话音落下,贾文浩就笑道:“李总,消消火,不要误解我的意思。我也就是提醒一句,毕竟事关重大。一旦让外人误会,岂不是凭空对远方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失。”

李东也笑道:“那谢谢贾省提醒了。”

“客气了。”

“……”

两人客套了几句,接下来没再谈下去,总要缓和一下,留有余地才对。

聊了几句闲话,李程远带人送菜进门。

李东急忙起身接菜,贾文浩也和李程远寒暄了几句,态度和善至极。

推荐热门小说重生之财源滚滚,本站提供重生之财源滚滚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重生之财源滚滚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1129章 心灰意冷 下一章:第1131章 感谢你的同时还想弄死你
热门: 谁的青春不腐朽 [综]我的土豪朋友们 魔尊每天都在逃婚 苦逼真太子 据说我攻略了大魔王[全息] 墨道归元 炮灰替身重生了 基建高手在红楼 你们谁看见我的龙了 在反派心尖蹦迪[穿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