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后番外

上一章:皇舆全览图八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七月的草原,夏夜繁星点点,好像钻石一般。

莫允离和宁骥站在他们华丽的毡房外面,透过碧纱帘子看着毡房之中的他们的宝贝小女儿。

隔壁的毡房之中,两个小王子的低语终于消失了。

宁骥搂着莫允离,在她耳边轻声道:“我方才看过他们了,老大和老二不打架了,他们俩头挨头睡得很香。”

莫允离只觉耳边痒痒的,推着他的下巴,却被他刚生出来的小胡茬扎到了,她的眼睛在繁星之下显得那么美丽。宁骥抱着她,只觉得似乎拥住了整个宇宙。他轻声道:“阿允,我们再生一个吧。”

莫允离的脸红了,她的身子比过去丰腴了一些,然而她的脸却依然像小姑娘时候一样纯真美丽,她道:“说好的,生了小王子,我们就出海去的。”

宁骥搂紧了她,轻轻吻着她的脸颊,道:“阿允,不是我食言啊。是你有了老三,我们就不敢上船了么。”

莫允离的脸更红了,她道“都怪你,那夜的盛典你那么疯。你是故意的,你一定是故意。”

宁骥噙住了她的唇瓣,他低声道:“阿允,你都不知道,去年盛典那夜你喝了一点酒,你那时候有多么热情,圣人也忍不住的。”

莫允离嗔道:“你还说……”

却听毡房之中,小公主在睡梦中翻了个身,“咿呀”了一声。莫允离和宁骥唬的立刻不敢动了。他们俩悄悄望向毡房之中。

只见他们刚百天的小女儿睡得正香。莫允离松了口气,宁骥望着圆嘟嘟,漂亮的好像仙子的婴儿,他轻声道:“阿允,你告诉我,你小时候,是不是也像我们的宝贝一样可爱?”

莫允离望着他,红着脸道:“我怎么能知道呢?那你呢,你小时候明明不是这样的黑铁塔的。”

说话之间,宁骥忽然将她抱了起来,莫允离吓得一跳,忙紧紧搂住丈夫。

娇小的她被高大的铁墨王抱在胸前,她的脚尖都离地好几寸了。

旅行结束之后,宁骥恢复了真实的样貌。开始的时候,莫允离总是被他唬一跳,他比冷鹰还高。

宁骥将妻子抱了起来,星光之下,两人的眼睛都好像闪着星星,他喜欢这样彼此注视着的感觉。那一刻他觉得妻子的眼睛中只有他。

莫允离却微微扭脸,躲开了他热情的吻。宁骥的吻落在了她细嫩白皙的脸颊上,他轻轻咬了一口道:“阿允,我们多难得的独处啊。对我好一点儿啊,阿允。”

莫允离想到了丈夫那令她全身都发颤的热情,她不由脸都红了。她轻声道:“你答应我的事儿呢?我们什么时候出海去?现在小公主百岁啦。等孩子断奶之后,我一定要走了。你要不答应,我就找裴姐姐和沈姐姐跟我一起去。”

宁骥一听,他却有点得意地说:“阿允,你不知道吧?门扇那小子狂追不舍,沈姑娘终于答应他,下一次出海的时候,让他同船护卫了。我们孩子都三个了,你就别打扰门扇的好机会了。”

莫允离搂紧了丈夫,脚下悬空的感觉,让她很不踏实她嗔道:“放我下来。还有裴姐姐呢。”

宁骥笑了小声道:“你忘了么?裴女官出宫的时候到了。她在宫中服役满期了。”

莫允离睁大了眼睛:“她要出宫么?可我上个月才接到了她的信。她问我要不要来一起出海。皇上准许她跟船出行了。”

宁骥一愣:“为什么我得到的消息是,江琛杰要大婚了?”

莫允离轻声叹了口气,也有点遗憾:“这么说,裴姐姐还是要坚持自己的理想啊。”她又看着丈夫道:“结婚有什么好呀。我也后悔了……”

她的话音却被宁骥吞没了,宁骥一边吻她,一边道:“阿允,现在后悔太迟啦。好的,你说什么就是什么。等断奶之后,我们就跟着下一波出海的船队去西洋玩。去那美洲大陆也好。你说什么都行。”

莫允离眼睛亮晶晶的:“说好了。这次不许再食言啦。”

说着宁骥便一边吻着她,一边将她压倒在了仲夏柔软鲜嫩的草丛之中。

莫允离不由伸手抵在了他的胸前,她悦耳的声音变得细碎,洒在草原青草芳香的夜风和熠熠星光之中:“我的这条裙子,才上身呢……”

等热情过去之后,莫允离躺在丈夫怀里,只觉一根手指也累得动不了,而她的心却像浸在了暖洋洋的流水之中,她枕着他坚实的大腿,抬头望着星光。

她知道丈夫这是早有预谋,所有侍奉的人,包括在王帐周围巡逻的侍卫,都被他打发得远远的。他不断地亲吻着她,仿佛她就是世上最珍贵的东西。他凝望着她的时候,眼中的爱意,让她浑身都热了起来。

然而她却忽然想起了出嫁之前的那个夜晚。母后抱着她痛哭了一场,说如果那小子敢对你不好,哪怕有一丝丝的怠慢,你都不要忍,立刻跟着我们陪嫁的三千护卫回欣国。

莫允离不由也轻轻吻着他,心中想,然而出嫁之后,她却挑不出他一点儿错处来。她那三千护卫,好多娶了漂亮的草原姑娘。如果她现在想走,那就得带着妻子,拖儿带女一起走了。

宁骥看她绝丽的脸上露出了微笑,让他的心又不争气地跳了起来。他向他的母妃讨要豫州鼎的时候,他母妃曾说,多么美的女孩儿,你到手了也就当成瓦砾一般了。

然而他知道母妃说错了。他们都养育了三个孩子了,在他心里,他的妻子还是跟当初他见到的小公主一样,美得令他沉醉。

他低下头来,轻轻咬着她的耳垂,撩拨着她的心弦:“我亲爱的王后陛下,在想什么呢?笑得那么开心?”

莫允离抬手轻轻摸着他的脸颊,回到铁墨之后,他励精图治,每日十分辛劳,即便如此,他也将她照顾得很好。可是像年少时候那般任性玩乐,终究是不能再回来了。

她叹道:“有时候觉得,还是金糕快活。”

宁骥将她的手拉到了唇边,热烈地吻着她,只觉得她十指纤纤,十分好看,他道:“金糕那家伙,确实过得逍遥。他已经快将铁墨的草原部落都走遍了。他说,现在已经打通了跟泰西的交通了么?他要去泰西去寻找灵感了。他最近找到了一个泰西来的姑娘,正在跟人家学那地方的话。”

莫允离惊讶地笑了道:“金糕难道要用外国话写诗么?他的志向很高啊。”

两人却相视一笑,金糕看起来是又爱上新的姑娘了。莫允离轻声道:“希望这次他能够成功。”

宁骥看着莫允离,他将女孩儿抱了起来,让她坐在自己怀里。他的头抵着女孩儿的散乱的长发,他轻声道:“阿允,我总觉得好像梦一样。真不敢相信,我们真的在一起了。”

莫允离抱紧了他的胳膊,她轻声道:“我也这样觉得。有时候一觉睡醒,常觉得我还在奔驰的记里鼓车之上。”

宁骥叹道:“阿允,这些年你辛苦啦。你为铁墨东奔西走,如今我们草原的精准地图,也基本测绘完毕了。倒是中原地图的修订,因为你忙着帮我,都交给了裴夫子。”

说着,宁骥将莫允离的下巴抬起来,轻轻吻着她道:“阿允,前朝皇帝的地图,经泰西传教士和多位官员跋山涉水才测绘完毕,但是皇帝却将这样精准的地图藏在大内之中,只做皇家收藏,不曾流布天下,不管他们出于何等考量,这都不可取。”

莫允离点头道:“是啊,这样故步自封,只能自取灭亡。如今我们重新打通了东西交通要道,正要好好跟泰西交流,扬长避短才是。”

宁骥轻声道:“风起云涌的大时代即将到来了。百年前的天地大变,不止摧毁了欣国,也让泰西诸国损失惨重。如今他们的地图术反而落后我们了。前朝皇帝东西合璧的两张欣国详图,成了我们两边都需要参照学习的珍贵样本。这也是件始料未及的事儿。”

莫允离道:“可是泰西的地图传统,我也很想去看看啊。”

宁骥笑道:“对啊,王后陛下,可是个古地图的行家。你几乎找全了我们的古图,那么泰西诸国失落的地图传承,如果你去一趟,也许也会一个接一个地冒出来呢。”

莫允离的眼睛亮亮的,她道:“这次我们说好了,只要等孩子断奶,就一起去出海。国事就交给哥哥代理。”

宁骥听莫允离提到莫言晨,不由笑了道:“等两个小王子长大了,我们铁墨就跟欣国合并了。到时候我跟你一起去环游世界,什么都不管了。阿允,你也不要再羡慕金糕了。”

莫允离握紧了他的手,轻笑着说:“小哥哥,你一言九鼎,一定要办到啊。”

然而草原之上忽然响起了马蹄声,不一会儿侍从小心翼翼地来报:“大王、王后,欣国送来急报。”

宁骥只叫他们将信送进来,并没有松开怀中的妻子。他们两人将信拆开一看,不由面面相觑。

宁骥挠了挠头道:“大舅哥他太狡猾了。阿允啊,我们出海的事情,看来得再推一推了。”

只见信是莫言晨写来的,莫言晨在信上道:“阿允,我去追你嫂子了。你和宁骥回欣国都城来,帮我监国一阵子。等我追到了,就回来。”

莫允离笑了道:“香琼姐姐有了消息了。希望这次他能带人回来。”

诺莎香琼在他们回京路上就悄悄离开了。她身上的毒,不知道什么时候解了。这么多年来,太子一直在寻找她。

宁骥忽然将莫允离重新压到在了草地上,悄声道:“既然不出海了,阿允,我们就再生一个老四吧。”

深蓝的天空之中,一朵白云飘过,如同轻纱一般,遮住了星光,也遮住了草原上的流动的热情。阿花喔喔喔地扑棱着翅膀飞了过来,啄在了宁骥的脑门上。草原上隐隐传来了宁骥的小声哎呦声和莫允离的笑声。

上一章:皇舆全览图八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聊斋寻艳记 那个校霸是我的 大师穿成掉包豪门千金 七日约 神魂之判官 后来我们都哭了 不要和奸臣谈恋爱 NPC大佬绝不认输[穿书] 梦落芳华 烽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