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舆全览图四

上一章:皇舆全览图三 下一章:皇舆全览图五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许时慧带着莫允离一路狂奔,身后敌人在紧紧追赶,不断叫骂着。好在许时慧他熟悉地形,他挑的都是十分难走的小道,即便他们人困马乏,还一马载二人,也依然跟身后追兵保持着距离。

莫允离忍不住回头望望,却正好看到了一道火红的烟花腾空,爆出明亮的小花,她开心地道:“不要担心,有人来救我了。”

许时慧十分惊讶,他挑的地方时间,都很难追踪,师弟也就算了,为什么官府的人居然也来的这么快。还是师弟在城中露了马脚,被官府的人盯上了。

他不敢停留,只是尽量迂回前进,以期能支持到援兵来的时候。

而他们身后的敌人们也看到了那道烟花。那师弟问黑斗篷:“怎么办?不知道他跟那明阳公主谈得如何了。这官兵的人来了,我们还要不要追?”

黑斗篷看了一眼他,此人胆小贪财,一点儿也不像幽云楼这样的杀手组织出来的人。他低沉着嗓子道:“到了现在,你以为你还有退路吗?”

师弟眼冒凶光,下了决心道:“赶在官兵到来之前,将他们捉住,我们手中就有筹码了!”

他们一个追一个逃,策马狂奔了一个多时辰,那许时慧丝毫不敢放松,胯下的马儿终于有点力竭了。

他们的速度慢了下来,而身后的敌人也立刻发现了这一点,更加不要命的追了上来。为首的黑斗篷和师弟的马最快,他们两人已经跟后面的人马拉开了一段距离。

莫允离不断地回头,看到了对方已经越追越近,她十分紧张地问许时慧:“你跟你师弟的武艺谁强?”

许时慧叹气道:“我师弟从小聪慧,闻一知百,他的武艺胜于我。”

莫允离心中一沉,那黑斗篷的武艺自己也见过,十分厉害,宁骥身负内伤之时,完全处在下风。如今又加了一个敌手,即便对方只有两人追上了,显然他们也逃不出去了。

她仔细回想着这些天自己所得到的信息,她心中忽然有了明悟。

许时慧道:“公主殿下,等一会儿你一定要抓紧我。”

莫允离紧张起来,正要问,却见许时慧一提缰绳,马儿飞跃而起。莫允离的心都要跟着飞了起来,他们奋力奔上了一座石头小山丘,在嶙峋的岩石之间跳来跳去,马儿发出哀鸣,似乎是被尖利的岩石划伤了。

许时慧低头对马儿道:“乖,就在此一举了!”说着,许时慧对公主道:“我们从这里绕过一条小溪,再向西北,有一座欣国的军营。”

莫允离闻言不由升起了希望,只要到了欣国军营,他们就得救了。

说话之间,他们已经从这小山丘的右边绕了过去。而莫允离却惊呆了,她轻声问:“小河在哪里?”

他们前方是滚滚浊流,哪里是小河,分明是一条江,江面至少有五六丈宽,马儿再神骏,都没法越过去了。

然而那许时慧却丝毫没有停歇,他道:“公主不要担心!”

说着他抱紧了公主,直接从山丘上拍马冲了下来。莫允离吓了一跳:“你要做什么?”

马儿已经一声长嘶,跳进了水里。而此时身后的追兵,刚刚攀上了山岗,看得十分清楚。那黑斗篷人运气大叫:“不会害你性命,投降不杀,不要自寻死路!”

许时慧却充耳不闻,莫允离吓得闭上了眼睛,然而她只听着马儿嘶鸣着,却在江水之中浮了起来。许时慧大吼道:“好样的,快,游过去!”

莫允离只觉膝盖以下都浸到了河水之中,冰凉的河水,让她浑身打着哆嗦。而那马儿却一边嘶鸣,一边努力朝对岸游过去。

莫允离捏着一把汗,她竟不知道原来马儿会游泳。

但是那追过来的师弟跟黑斗篷却只是站在河岸边,他们的马儿犹豫着,完全不肯下水。

那黑斗篷,眼看莫允离他们两人的马儿越游越远,他的眼神一变道:“哪里跑!”他从马上腾空跃起,竟使出了轻功,脚尖点水,朝他们扑了过来。

莫允离听到声音在马上回头,正好看到了黑斗篷像一只兀鹫一般,眼中凶光毕露,朝他们扑了过来。莫允离吓得大叫一声。

许时慧早已听到风声,他猛然拔出剑来,朝空中的黑斗篷猛砍。黑斗篷却不闪避,只是陡然从斗篷中伸出一双手掌,抓住了莫允离。

莫允离被他这样一拽,差一点儿从马上掉下去,而许时慧的那一剑正好被跟在黑斗篷后面他的师弟拦住,他师弟大叫:“师兄,把地图交出来,我饶你不死!”

在这样险象环生之时,却听一阵劲风破空而来,那黑斗篷手疾眼快,松开了拉着莫允离的手。莫允离只听对岸有人喊道:“大胆贼子,放开公主!”

莫允离吓得心都要跳出来了,抬头望去,却见对面河岸上有人骑着马,手持弓箭,一边怒喝,一边射击,那弓箭带着劲风,显然发箭人内力惊人。他逼得那黑斗篷手忙脚乱,没法在河面上立足,内力一送,掉进河中。

莫允离又惊又喜道:“乔公公!”对岸的人,正是乔公公。莫允离一是惊讶乔公公的武艺居然如此深,她一路上还是第一次看到乔公公出手。二是不明白他不是留在昆仑养伤,为何突然到此。

那边许时慧已经跟他师弟对了十几招,他们二人交战之时,许时慧不敢分心旁顾,一时马儿失去了约束,不再向对岸游去,而是顺着河流,急速漂流而下。

乔公公也急忙催马在对面河岸,紧紧跟着他们二人,同时不断朝黑斗篷射箭。

却见那黑斗篷见这样下去太被动,忽然一个猛扎子潜到了水中。乔公公立刻失去了目标,他当机立断,便开始声援许时慧。

许时慧本来武艺不及他的师弟,但是他师弟要分出一分内力使出轻功站在水上,因此两人拼了个旗鼓相当。现在乔公公忽然加进了战团,那师弟立刻落了下风。而莫允离此刻也急忙伸手抓住了缰绳,拉转马头,让马儿朝对面的河岸游去。

这马儿训练有素,虽然莫允离的手法生疏,但是依然听从她的安排,转过了方向。他们一时离乔公公更近了。

莫允离都能看清楚乔公公脸上的焦急之情。却见乔公公忽然从马上跃起,不在对岸等待,而是跃到水中来接应莫允离。莫允离忙喊道:“公公,小心!”

但看乔公公的身法快如闪电,莫允离看他施展轻功的模样,蓦然想起了一个人。她心中另一个疑团到此解开。原来如此!

乔公公踏水而来,莫允离满心欢喜,却听他突然喊道:“小心!”手中弓弦一扣,发出一串连珠箭。

莫允离只听水声哗哗,眼角的余光看到那黑斗篷忽然从水下钻了出来,手中长剑寒光闪闪,便朝马头砍去。

然而乔公公的三箭却来得恰到好处,逼得那黑斗篷不得不回剑自救。

正在此刻却听着河边一阵嘈杂,原来是被黑斗篷二人甩在后面的精锐到了。黑斗篷见一时难以占到便宜,便回身喝道:“布阵,放箭!杀了这老头!”

莫允离忙大叫:“不要!”而乔公公却冷哼一声,大声道:“黄口小儿也敢大放厥词!”他并不像那黑斗篷和许时慧的师弟一样,不敢在水面上停留,而是一只脚浅浅地踏进水中,便飘了起来。轻功造诣,显然极高。

那许时慧跟师弟斗得难解难分,他喝道:“师弟,你要悬崖勒马啊!”

那师弟却狠狠地说:“我什么都比你强,可老东西总是偏心你。明明我才是地图术的传人,他却将这地图传给了你!凭什么?”

乔公公已经杀到了他们身后,一剑挥出,便朝那师弟头上斩落,那一剑带着淋漓的水汽,石破天惊一般划破湖面,那师弟正在跟许时慧激战,全无招架之力,马上就要被砍中了。

莫允离吓得闭上了眼睛,却听一声刀剑相交,乔公公喝道:“你在做什么?”

莫允离惊讶地看着许时慧身子一晃,吐出一口血,方才竟是他替师弟挡住了乔公公必杀的一剑。他平息着气血,道:“老英雄,剑下留人!”

然而那师弟却面色苍白地一剑砍出道:“谁要你假惺惺!”许时慧受了伤,忙横剑去挡,但这一剑依然刺中了他的肩头,穿了过去。

莫允离大叫一声,却见乔公公扭头道:“公主,跑!”

莫允离闻言立刻拉紧缰绳,让马儿接着朝对岸游去。却听见身后一阵鼓噪,只听水声四溅,她忍不住回头一望,却不由大惊,对岸黑斗篷的精锐们已经结好了阵型了,他们如同飞蝗一般的羽箭,直朝乔公公飞了过来。

她一时心急,却见乔公公将一把剑使得密不透风,将箭支全部击飞,大笑道:“宵小,还有什么都使出来!”

却见黑斗篷忽的飞起,大喝道:“老头,不要嚣张!”

那许时慧捂着伤口,血从他的胳膊流到了手上,但他伸手拉住了缰绳道:“公主,我们快走!”

他的师弟方才刺中了许时慧,却不曾将剑拔出来,他只是愣愣地看着许时慧带着莫允离逃走,一时轻功都散了,落在了水中。

莫允离不由担心地喊道:“乔公公!”乔公公却不回头,她想起了昆仑山上鲁茸卓玛所说的话,知道乔公公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治好。

上一章:皇舆全览图三 下一章:皇舆全览图五
热门: 漂洋过海来看你 千亿宠婚 亿万星辰不及你 待我有罪时 御佛 我有一座随身监狱 所有人都在觊觎朕的美色 设计总监叕翘班了 我怀了全球的希望 太子出没之嫡妃就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