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舆全览图二

上一章:皇舆全览图 下一章:皇舆全览图三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莫允离没想到这长城居然是明长城。她不解地望着这沉睡在群山之中的卧龙。她道:“我们欣国开国之后,北面的防线,主要依据明长城而建,修葺了不少明长城。据我所知,靖边附近的长城也是明长城,为什么这一段长城会被废弃呢?”

许时慧眼中闪过一丝惊异道:“公主对长城也有研究么?”

莫允离认真地道:“兵堡等是我们绘制地图需要重点标注的东西啊。”她有点疑惑地看着此人:“你说你是摩柯一脉的传人,那你应该精于地图术,你还问这样的问题?”

许时慧大胡子之下的老脸一红,有点不好意思:“不瞒公主说,我从小就讨厌读书,没有学到师父的地图术。我本来有个极为聪慧的小师弟,师父说我不想学就不用学,师弟可以继承。没想到……”

莫允离看那大胡子眼中闪过一道厉色,忽然心中一抖。

许时慧有点咬牙切齿地说:“没想到我师父会被人暗算,我们这一支本来在幽云楼中举足轻重,师父一死,我们的力量立刻被剪除,而我那师弟,干脆投靠了楼主。”

莫允离早就听说幽云楼内斗激烈,这许时慧当下说来,话语之中蕴藏着多少刀光剑影。

莫允离看着眼前这几百年前的烽火台,虽然已经残破不堪,却依然十分雄伟,似乎在诉说着岁月变迁英雄铁血,转头便成空。

她问:“既然如此,那你确定地图还在原位么?会不会已经被你师弟取走了?”

许时慧叹了口气道:“殿下啊,您这么聪明就不可爱了。”

他也望着烽火台轻声道:“不会的。我师父他老人家说师弟太过聪明,心思不定,也许之后会改弦更张。他也不便用摩柯一脉的誓言约束他。我虽然无心地图术,但是我是大师兄,我有传承责任。所以我们当年从摩柯一脉分裂之时,带出来的最要紧的地图,只有我知道下落。”

莫允离心中只希望自己能在这里补全《坤舆万国全图》。

他们站在烽火台上,雨后的大风吹过,吹动烽火台凹凸不平的沧桑石阶上的积水。

莫允离看着清澈的水坑之中倒影着自己的一只眼睛,那只眼睛中都是焦急。她微微一愣。

却听许时慧道:“公主请你原谅。我选在此时带您来,也是情非得已。除却我们幽云楼内斗的缘故之外,还因为要开启先祖留在这里的地图传承,必须得是暴雨过后。靖边这地方,常年干旱,像昨夜那样的暴雨,也可能在立秋之前都不会再有了。我等不到那个时候了。”

莫允离十分好奇地望着他。只见许时慧看着头顶的烈日,脸上出现了一滴汗珠。骄阳炙烤着地面,四周水汽蒸腾,让这干旱之地,变得有点潮湿闷热。

许时慧走进了烽火台。头顶的青砖一半都塌了,看上去十分残破,也有点危险。她总觉得那些长满了青苔的破碎巨石,随时都可能会掉下来。

莫允离小心地跨过水坑,跟在许时慧走进烽火台。失去了阳光,此地瞬间变得阴暗起来。莫允离不由向外跨了一步,正好半边脸在阴影之中,半边脸还能看到太阳,她只觉冷热阴阳好像在她身体中交汇起来,十分舒服。

她不由轻轻叹息一声。许时慧正仔细地盯着那长满了青苔和藤蔓的墙壁看,听到这一声叹息,他回过头来,不由一愣。

他忙道:“公主殿下,您别动。”

莫允离微微眯着的眼睛睁大了,她看着许时慧走了过来,神色十分凝重。

莫允离不知道他在看什么,她只觉得阳光似乎变成调皮的精灵,在她脸上跳动着,洒下金粉来。

她灵机一动,从怀中掏出了镜子,自己看着自己的面颊。这一看,她也愣住了。她的脸上有一条极细的光斑,随着清风微微闪动着,时隐时现。

莫允离惊讶地放下镜子,却见许时慧仔细看着莫允离头顶的那块巨大的断成两块的青砖。

莫允离也顺着他的目光朝上看,不由愣了。那青砖的断口虽然被岁月腐蚀,有点坑坑洼洼,可是依然可以看出来当初它断裂得十分齐整。

断口怎么看都不像是自然断裂开的。却见许时慧忽然腾身跃起。莫允离虽然见他出手不多,但是总觉得他的武功是自己见过的人当中,排在前三的高手,宁骥和冷鹰联手都未必是他的对手。

只见许时慧伸手去摸了摸那断口道:“果然是这里!”他带着如释重负的欣喜道:“这块巨大的青砖,乃是剑气砍削而成。”

莫允离看那厚达一尺半的坚固青砖,不由吃惊道:“这真是武力惊人。”

那许时慧看着莫允离笑道:“是的,你如今继承了昆仑主脉的摩柯一脉传承,但是这段掌故,你未必知晓。这是我们摩柯一脉的开山祖师在前朝灭亡之时,逃离京城,路过此地,看到前朝溃兵正在劫掠百姓,怒而出剑,将这烽火台劈成了两半。”

莫允离睁大了眼睛,她问:“不是说我们师祖是前朝画地图的文官么?”

许时慧笑了道:“一个普通的职方郎中,如何能得到那么多古地图。师祖他老人家,乃是一位绝顶高手,与当时幽云楼的楼主相交莫逆。师祖逃离京城之时,当时的幽云楼楼主还想着要光复前朝。到此地师祖出剑,说,自作孽不可活。前朝倒行逆施,民不聊生,将这守卫百姓的烽火台,当做鱼肉乡民之所,已经病入膏肓,无药可救。他要遁入空门,再不要提复国两字。”

莫允离不想其中还有这段公案,她虽然继承了摩柯一脉,但却太匆忙,老和尚也不曾对她讲过他们的历史。如今听到这样的故事,心中不由黯然。前朝兵马强盛,依然转瞬成灰,我们欣国万万不能步其后尘。为上位者,自当勤政爱民。

她轻声道:“我们师祖,果然是个真男儿。”

许时慧也叹道:“国破家亡,虽是真男儿也无法力挽狂澜。如今他能留下这一份完整的地图传承,已经很了不得了。”

说着他拔剑在手,骄阳映在他的剑尖上,闪着璀璨的光芒。莫允离被刺得眼睛痛,不由微微一闭眼,却听着许时慧大喝一声,莫允离只觉面上一阵劲风闪过,瞬间光芒消失了。她忙睁开眼睛,看到许时慧正跃到她头顶,朝她头顶的青砖挥出一剑。

只听轰隆隆一阵巨响,头顶上砂石掉落,莫允离忙掩面低头。

她心中大骇,只怕这一剑会让屋顶彻底塌下来。然而却随着轰隆隆的巨石断裂声,传来了许时慧高兴的喊声:“果然在这里!”

莫允离忙顶着不断掉落的砂石,在这腾起的尘雾之中抬起头,仔细观察着头顶。

只见头顶的青石本来被那块祖师爷砍断的青石压住了,如今那许时慧一剑挥出,他不曾去砍石头,但却用剑尖,将巨大的青石挑到了一边。因为下雨冲刷,潮气又重,青石之间的黏合砂石有点松动,他这一剑挥出,力道恰到好处,将其上的青石挑开,却没有伤害到下面脆弱的结构。

莫允离才发现两块青石叠放在一起,形成了一个巧妙的角度,将下面一个锈迹斑斑的箱子,掩藏起来。任谁也想不到,这里居然会放着前朝大内的秘密宝图。

许时慧飞身跃起,又挥出数剑,那箱子放在这里年深日久,早就跟周遭的青石融为一体,许时慧这几剑,将那箱子跟石壁分割开来,他一探手,把箱子抱在了怀中。

莫允离看着他抱着箱子跳了下来,郑重地将箱子放在了一块干燥地方。

莫允离望着这黑乎乎的不起眼的箱子,分辨其上的花纹,却发现上面蟠龙欲飞,显然是御用之物。她也不由期待起来。只见

许时慧从怀中掏出了一把钥匙,清理了一下锁孔,便插了进去。只听咯吱作响,闷闷的一声,钥匙转动了一圈,箱子开了。

莫允离紧张地望着许时慧缓缓打开箱子。她看到最上面放的,正是那张《坤舆万国全图》剩下的三分之一残图。

她正要拿,却见许时慧啪得一声,将盒子盖上了,他望着公主微笑道:“公主殿下啊,您还未曾告诉我,您的决定。”

莫允离想了想,就方才那一眼,她就看到了那残图下面露出来的一个皇字,她猜测那就是前朝圣祖命人所绘的《皇舆全览图》。

然而幽云楼据这许时慧讲,有万人之众,何去何从,就在自己一言,她不由有点犹豫。

许时慧望着她道:“公主殿下秀外慧中,又是我们摩柯一脉的传人。当年在前朝覆灭之时,彼时的幽云楼楼主,听从了我们师祖的劝告,不曾有过什么不臣之举。他只是留下话来,让弟子们远居江湖,不要踏入庙堂。如今时过境迁局势大变,幽云楼也需要改弦更张了。现今的楼主想谋反,我们并不想。欣国治下,国泰民安。我们幽云楼也曾是精忠报国之士,还望公主为我们谋一条活路,救救大家。”

莫允离没想到这大胡子口才了得,见他说得那般情真意切,她只问道:“将地图放在这里的,不是我们的祖师,是祖师的徒弟,加入幽云楼的那人对么?”

大胡子点头道:“是。当年他离开昆仑,依然心系师父,便将他得到的地图放在这里。即是怀念,又是给我们一条后路。公主,请您看在我们同出一脉的份上,答应我们吧!”

上一章:皇舆全览图 下一章:皇舆全览图三
热门: 聊天室那头的你 你别欺负我 凡人修仙传 半劫小仙 魂断阿寒湖 凌天传说 降维碾压[快穿] 至此终年 重生后太子扒了我的小马甲 破产后我嫁入了豪门[穿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