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舆全览图

上一章:泰西地图学八 下一章:皇舆全览图二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莫允离只觉风吹过她的脸颊,她轻声问:“你为何带我来到这里?这是西北面的长城么?靖边长城附近炮火喧阗,正在激战,你为什么带我跑这么远?我要你送我回战场,你不仅不理会,还将带到这里来,要做什么?”

大胡子道:“公主殿下,你自己看。这段长城是古长城,已经废弃了。不是我们欣国的长城。”

莫允离极目远眺,却分辨不出来。她道:“我的目力没有你们学武之人那么好。”

那大胡子催马上前。长城似乎近在眼前,很快就到,可是他们却足足又走了半个时辰。随着他们向上攀登,莫允离也看清楚了那倒塌的城墙。只见城墙上爬满的绿藤,她心中一阵失望,原来这真是已经废弃的长城,而不是她希望看到的欣国建造的长城。

他们来到了那被藤蔓覆盖的长城之前。

莫允离仰望着这一段已经倾圮的长城,不解地望着大胡子。

大胡子却抱着她翻身下马。

他的脸色变得严肃起来,在莫允离面前单膝下跪。

莫允离见惯了这样的场面,只是微微动动眉毛:“这是何意?你要向本宫忏悔,你现在就送本宫回去吧。”

他郑重地道:“公主殿下,我乃幽云楼的副楼主,名叫许时慧,跟您一样,身负摩柯一脉的传承。如今我将我们幽云楼中的地图传承,献给公主殿下,请公主豁免我幽云楼众人。我幽云楼上下万名弟子,他们皆未曾参与楼主叛国阴谋。只是讨生活的普通人。”

莫允离看着大胡子真诚的目光,不由问:“若你的地图是真的,而你所言也属实,我自会为你说情。只是你们幽云楼有万名楼众,牵涉甚广,兹事体大,本宫不可听你一言,即做决定。”

大胡子看着她,这个结果他也心中有所准备,并不失望。

莫允离轻声问:“你为什么找上我?你在那样混乱的时刻,在众目睽睽之下,将我劫走,你真的像你所说,只是为了给幽云楼求个出路么?没有别的企图么?”

大胡子目光一闪,他觉得公主似乎比他得到的消息要更聪明。或者给自己的消息的人,有所隐瞒。

莫允离看他的模样,又道:“不要对本宫说谎。”

大胡子站了起来道:“我知道公主善于辨识人心。可是公主,不是只有说谎才能骗人。说实话也一样啊。”

莫允离望着他,她的眼睛明亮又美丽,好像这初升的骄阳。她轻声道:“是呢,人要骗你,那是防不胜防。所以到了此时此地,你肯告诉我实情么?”

此刻宁骥一脸焦急,正在策马狂奔。他的身后跟着一队精干的卫士。昨夜公主被劫走,宁骥和冷鹰大惊,他们俩人立刻就冲出去寻人。莫言晨必须得坐镇靖边,实在走不开,没法跟他们一起来。他只能派出了城中的人马跟着他们。

昨夜大雨将所有的痕迹都冲刷得干干净净,他们两人追出去没多久就失去了踪迹,只能分兵寻找。如今他们已经连夜将靖边城外二十里的范围内搜索了一番。靖边这里,地广人稀,走多远都没有村落,一个人要藏起来太容易了。

宁骥在离城很远的村落中,打听到了一个消息,村民说雨声渐渐停歇的时候,昨夜在村边似乎听到了马蹄声。

他找到了大家所说地点,发现了浅浅的足印,一直往西北去。他向村民打听,西北有什么。村民告诉他,那里除了山顶上有崩塌的古长城之外,什么都没有了。

宁骥虽然不明白敌人为什么要带着莫允离去那里,但是他一刻也不敢停,就径直追了下来。

随着大雨停歇,路上留下的痕迹逐渐多了起来。他确定自己追踪对了方向,放出了信号通知冷鹰,让他也赶过来。

留守在城中的莫言晨正在紧张地修复城门。敌人对长城的攻击和在城中的变乱同时发生,这是他意料之中的事情。

只是敌人筹谋已久,虽然他做了准备,还是被他们钻了空子。幸好城门未曾被彻底毁坏。想想若是让他们阴谋得逞。在长城酣战之时,这北门被他们放火攻破,那就太可怕了。

为了安全起见,他把所有人都带在身边。连昏迷的诺莎香琼,他也安置在了他的守卫之所。

裴媛看着略显疲惫的他,端茶给他道:“殿下,你说宁护卫和冷鹰能不能追上那人。”

莫言晨接过茶水,却看了一眼站在裴媛身后,正从城墙上往下看的沈幽幽,道:“沈姑娘,你觉得呢?”

沈幽幽没想到太子会问她,她抬起头来,耳边的耳环,正发着幽幽的光,让她显得更加美丽:“不必担心,那人若想伤害公主,不必这么大费周折。若想将公主当做人质,那么也该提出他们的要求。如今都没有,说明公主暂且是平安的。”

莫言晨脸上没有笑容道:“那么沈姑娘,你觉得对方到底是何人,又想要什么?”

沈幽幽道:“太子殿下,宁护卫他们不是去追了么,追到了就什么都知道了吧。”

此时莫允离正随着那大胡子许时慧,小心地顺着山岭,爬上了倾圮的长城。

莫允离的目光落在了长城的城砖缝隙的一朵野花上。小小的淡黄色小花儿在阳光下带着昨夜的雨水,亮晶晶的。

她望着静静伏在莽莽群山之中的长城,心中有些惆怅,数千年变迁,多少王朝兴亡如电,不知道欣国未来的命运又当如何?

莫允离停下了脚步,那大胡子许时慧便也随之停下来,耐心地等待着她。

她望着他,抬头看了看眼前高大的城墙上耸立的烽火台。她还是第一次真正见到实物,感觉比书本上更加宏伟。只是到此他们攀了一层之后,前方的厚重的砖石砌成的道路就断绝了。碎石块堵住了去路。

莫允离问许时慧:“再向前,就没有了路啊,还要怎么走?”

许时慧笑了,示意她跟着来,她跟着他小心地爬上了乱石堆,只觉手掌都被尖锐的石头擦红了,衣裙上沾满了青苔,却觉得忽然腰间一轻,她被许时慧拎了起来。

许时慧道一声:“得罪了,公主殿下,你这样下去,我们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上去。”

说着莫允离只觉耳畔生风,许时慧拎着她一路踏着乱石,朝烽火台跃去。

莫允离趁此机会朝身后的群山望去,她心中忐忑,不知道前方等着她的是什么,也不知道小哥哥和哥哥他们能不能找到这里来。

与此同时,宁骥和冷鹰在群山之中策马狂奔。他们一会儿就停下查看一下马蹄印,确定他们没有追错方向。

“你看!”冷鹰忽然叫道,宁骥看到冷鹰从马蹄旁的草丛中捡起了一只耳环。宁骥劈手夺了过来,他的心剧烈地跳动起来,这耳环的模样,他记得十分清楚,这是莫允离的耳环。

他将那耳环紧紧赚在手掌中,仿佛这样就能跟女孩儿离的更紧,能听到女孩儿的心声一样:“我们没有追错方向!她就在附近。”

他们二人翻身上马,冷鹰忽然道:“在靖边城外,公主殿下曾经丢失过一次耳环。那次的耳环,不是她丢的,是你偷的对么?”

宁骥看着冷鹰,没有回答。冷鹰愤怒了道:“你这个龌龊的小子!那当时沈姑娘的耳环是不是也是你偷的?”

宁骥看着他,眼里浮现出一丝怜悯,他道:“门扇,你还是这么蠢。我又不喜欢沈姑娘,我为什么偷她的贴身物品。而且……”

冷鹰似乎被宁骥的话戳中了心窝,他愤怒的眼神变得有点闪烁:“而且啥子?你反正就是个龌龊的小子,总想着这些勾当!”

宁骥冷笑了两声道:“门扇你装什么纯情?你不龌龊,可你知道你心爱的女孩儿到底是什么样的人么?”

冷鹰脸憋得通红道:“你这混蛋小子,瞎说什么?谁是我……”却好像喉咙被人捏住了,说不出话来,他头上冒汗,喊道:“还不赶紧找公主!”说着翻身上马,疾驰而去,竟不理会宁骥。

宁骥望着他的背影,眼中闪过一丝忧虑。他将耳环塞进荷包之中,也忙追了下去,后面跟着沉默的铁骑,一时雨后泥泞的道路,溅起无数泥浆。

莫允离被那许时慧拎着,终于绕过了断裂的道路,塌陷的城墙,来到了上面的烽火台。只见烽火台已经塌了半边,碧绿的藤蔓从窗口中探出来,开满了小黄花,看上去既沧桑又美丽。

莫允离不由道:“放我下来。”

许时慧道:“公主,我们的要找的图就在这里。”

莫允离望着这烽火台,诧异地问:“放在这里?为什么?”

许时慧叹了口气道:“公主殿下一定知道我们幽云楼曾是前朝皇帝的秘密杀手。但是公主您一定不知道,我们幽云楼不仅培养杀手,也培养士兵。现在在欣国军中流行的合击战阵,其实是处于我们幽云楼先人之手。”

莫允离微微瞪大了眼睛,她见许时慧的脸色变得十分复杂。许时慧轻声道:“公主殿下,我们幽云楼也曾为国戍边,我们曾抵御外敌。”

莫允离忽然明白了,她不曾见过前朝地图,若是见过了她一定早就明白了:“这长城莫非是前朝修筑的长城吗?你们在这里与断玥国人战斗过?”

许时慧却笑了道:“公主殿下,您猜错了。前朝皇帝本就关外起兵,联合关外诸国,他们不看重长城的防守之功。很少修葺长城。这一段长城乃是明代长城。”

上一章:泰西地图学八 下一章:皇舆全览图二
热门: 烽皇 系铃人 天使来临的那一夏 救赎偏执主角后[穿书] 悍农:情荡狼洼岭 致朝与暮 纸玫瑰 替演 致青春2(原来你还在这里) 云中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