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西地图学五

上一章:泰西地图学四 下一章:泰西地图学六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阿允说的好。皇图霸业早成空。所以我们欣国吸取前人教训,不在暗中搞幽云楼这样的组织,也广开 言论。百年前天地大变,人口十不存一,若是再热衷窝里斗,还怎么能恢复元气。”

莫言晨冒着瓢泼大雨,出现在他们面前。

莫允离一惊,抬手遮住头脸,便迈步伸手去雨里拉哥哥:“哥哥,这么大雨,你也不打伞。”

莫言晨哈哈一笑,跟着妹妹来到屋檐下。他正好对上了裴媛望着他十分担忧的目光,他低头一抖,将水珠抖了大家一身,道:“凉快不凉快?”

莫允离嗔道:“哥哥!”

莫言晨拉开了房门,道:“不要站在外面。进来说话吧。”那守门的小丫头十分尽责道:“夫人正在休息呢。”

莫言晨脸上的笑容并没有改变,他道:“没事。夫人一个人也寂寞。让她听听大家的人声,也许她会早一点儿醒过来。”

裴媛忽然道:“香琼姑娘,一定会平安的。”

莫言晨望着她笑着点点头。莫允离跟着进来,却不知道该如何开解哥哥。哥哥笑得再开怀,然而他眼神中的难过,却骗不了她。

进了屋中,只见诺莎香琼盖着一张薄被子,躺在床上,床帐低垂,人影影影绰绰。

想想诺莎香琼当日明艳动人的模样,再看看今天她的情形,莫允离也有一点难过。宁骥从后面握紧了她的手。她没有拒绝也牵住了他的手。既然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那就让我们珍惜此刻吧。

小丫头手脚麻利地帮大家倒了茶就退了出去。

莫言晨看着外面沉沉的雨幕,阴云密布,屋中也显得黑暗起来。他道:“阿允,裴姑娘,你们明日启程回京城吧。”

莫允离一惊:“我不走,我还没有找到那图。”

宁骥却问:“真的要打仗了么?”

莫言晨脸上有点沉重,他点点头道:“是的,这里是四战之地。君子不立危墙之下,你们走吧。阿允,九鼎如今已经齐聚。只剩豫州鼎还在铁墨手中。阿允你的任务已经完成,你不要再此处停留了,回京城吧。”

莫言晨看着宁骥,宁骥也变得严肃起来道:“豫州鼎,我回铁墨之后,就让母后归还。”

莫允离想到他在铁墨的尴尬处境,和他所面临的危险,不由担心地问道:“小哥哥,你这样做安全吗?”

莫言晨看着妹妹,心中暗叹,真是女大不中留,在宁骥面前,连九鼎都不能排第一了。

他肃然道:“宁骥,摩米和铁勒十两人,已经被秘密看押,由上官大人派出精锐送往京城。这次不会让他们在路上再次逃脱。你可以放心。”

宁骥点头道:“有劳。他们作恶多端,就让他们在欣国监狱中忏悔罪行吧。”

宁骥想了想又道:“宁行空这个身份,就让他也就此终结吧。”

莫允离松了口气道:“那太好了,鲁茸卓玛也说你这缩骨功,非常危险,让你不要再练习了。”她凝视着宁行空的脸,心中又有点不舍,这个人,这个身份陪她走过千山万水,她经常忘记这个容貌是假的。真实的宁骥不长这模样。

宁骥看出了莫允离眼中的不舍,他立刻道:“阿允,你要舍不得这个样子,那以后我们避开人,到没人地方我扮给你看。”

莫言晨咳了一声,道:“小子,不要当着我的面拐带我妹妹。”

莫允离的脸有点红,而莫言晨看着宁骥严肃地问道:“你下定决心要跟你叔父摊牌了么?”

莫允离大吃一惊,宁骥抬起头来,眼中闪着坚定的光芒道:“是。但在此之前,还请太子殿下,遵守我和阿允的婚约。”

莫言晨没想到这小子直截了当就提出了要求,他笑骂道:“这我管不了。阿允,你怎么说?”

莫允离的脸微微红了,像一朵刚刚绽放的鲜嫩牡丹,她小声道:“全凭父皇母后做主。”

宁骥有点急。莫言晨得意地笑起来了:“听到没?臭小子,你别再玩花样了。回铁墨将你的新账老账都算了,再来欣国负荆请罪,到时候看父皇有没有消气吧。”

宁骥一听,不由微微一喜。却听莫言晨接着道:“我父皇近日,便要亲率大军,讨伐铁墨。”

这下大家都齐声惊呼:“什么?”

宁骥立刻明白了,道:“谢过皇帝陛下,太子陛下!”莫言晨点头道:“这是你夺位的最好机会。你莫要再耽搁,赶紧回铁墨。你若为王……”

宁骥接着道:“我得皇帝陛下相助,夺回属于我的王位,我若为王,愿与欣国结秦晋之好,签订条约,永不攻伐!”

莫允离望着他,宁骥也回望着她。

宁骥轻声道:“阿允,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自从你我相认之后,我就在心中暗暗下了决心,我不会让你陷入两难的境地之中。铁墨的野心,将在我的手中终结。”

他的话说的铿锵有力,莫允离眼中立刻出现了泪花。莫允离知道他这决定,到底有多少是为了自己。她不由十分感动,微微转过头去,不想让宁骥发现自己的眼泪。

而莫言晨笑了,拍拍宁骥的肩膀道:“这才是我的好兄弟。那么你收拾一下,就准备回去吧。不要再耽搁了。”

宁骥看着莫允离,只觉十分不舍。莫允离望着他,心中不由想到了少年时代,他们分离之时的情景。她差一点就要拉住他的袖子,不让他走了。然而最终她还是翕动嘴唇,轻声道:“早去早回。我在京城等你。”

却听裴媛道:“太子殿下,那张残图和幽云楼怎么办?”

大家才想起来此来为了何事。莫言晨听完他们的话,想了想,眉头皱了起来道:“阿允说的对,那些大世家,自己蓄养私兵,在地方上乃是一方豪强。幽云楼势力虽然大,到底是犯忌讳的灰色组织,在加上跟前朝皇室的关系,世家大族们,各个精似鬼,不会贸然趟这趟浑水。”

莫允离自从哥哥说了让宁骥回国,她就有点心思不宁,此刻哥哥在分析情况,可她却很难集中注意力。

她的心在喊着,小哥哥不要走,我要你陪着我。我们说好的,我去哪里你就去哪里。可是她的理智,却告诉她那是不可能的。当年不行,现在也不行。

他们都有各自的生活。这短暂的画地图旅程,让他们相遇相伴,如今旅程接近终点,他们必须回到他们的日常生活中去。

莫允离只是凝视着宁骥,她的眼中越来越湿,在暗淡的天色之下,依然闪着光,好像钻石一样,让宁骥的心都有点灼烧的疼痛。

莫言晨此刻发现了他们二人的神情,知道他们俩都没有在听自己的话。他将妹妹搂紧了怀中,摸摸她的头发道:“阿允,别难过。你想要什么,父皇母后跟哥哥都一定达成你的愿望。”

宁骥身子一颤,抬头看着莫言晨。莫言晨收起了玩笑的神情,而是十分认真的看着他:“不要让我妹妹哭。我妹妹不会嫁给敌国王子,你也知道。你要履行承诺。”

莫允离终于小声啜泣起来,她搂紧哥哥道:“哥哥,你要保护小哥哥,也要保护父皇。”

宁骥听到公主那细细的啜泣声,只觉自己的心都被揪起来了。他忍不住朝她走了一步,沙哑着嗓子道:“阿允,你别担心。这次我一定会信守承诺。”

莫言晨看着他,问:“如果失言呢?”

宁骥举起手正要发誓,莫允离从哥哥怀中抬起头来,不由伸手去拉他的手,不让他放什么狠话。

宁骥被她柔软又温暖的手一拉,只觉脑海中轰的一声,也忘了要说什么,只是怔怔地望着她。

莫言晨咳了一声,装出凶狠的模样道:“如果你失言,我就在皇宫门口搭个擂台,为阿允选婿,让海内的青年都来,我要给阿允挑一个最好的夫君!”

裴媛笑了道:“这真好!”而宁骥吓得面色有点白,他有点哀怨地看着太子道:“这太狠了!我绝不敢失言。”

莫允离本来觉得意兴阑珊,但是见宁骥似乎很在乎啊,她收回了她的手,点头道:“嗯,就这样好了。”

莫言晨叹气道:“阿允,你现在想知道你那残图在哪里了么?”

莫允离有点不好意思地点点头,她道:“哥哥告诉阿允。”

莫言晨正要开口,却听远远一声闷雷,闪电照亮了整个屋子。在这瞬间,他好像看到了睡在帘中的人睁开了眼睛。

他大惊失色,扑了过去,一把将帘子撩开,露出里面诺莎香琼苍白而美丽的脸,他抱起她,急切地问:“香琼,你醒了么?”

他高声喊道:“快请大夫!”

宁骥忙推门出去吩咐小丫头。那小丫头撑了一把油纸伞,提腿就跑。

他回到屋中,只见莫允离和裴媛围在床前,莫言晨抱着诺莎香琼,他的指头按在她的脉搏上,脸上的神色在剧烈变化着。

莫允离仔细看着哥哥怀中的诺莎香琼,只觉她的脸色似乎比在高原之中好了一点儿。

莫言晨低沉着嗓子道:“她的脉象似有变动,她大约是真的要醒了!”

却听大门被推开来,水声哗哗,有人踏着雨水狂奔而来。

宁骥忙去开门,裴媛有点惊讶:“这么快就请到了么?”

然而进来的却是一位全副盔甲的士兵,雨水顺着他的盔甲留了一地,他进来就跪倒道:“太子,断玥国人发兵了!靖边城外长城的守卫发现敌人!”

上一章:泰西地图学四 下一章:泰西地图学六
热门: 乱臣 糙汉娶夫记 斯德哥尔摩综合征 影后小娇妻,在线装失忆 云中歌3 六十年代娇妹 侯门长媳 沙雕炮灰和霸总的千层套路 执掌无限 阴阳艳医